新知一下
海量新知
5 8 8 6 3 2 9

万达联手红旗,小目标在东北,不说金句的王健林倒是挺过来了

财经无忌 | 商业财经故事 2021/10/14 15:31

文 | 韦航

“全部换乘红旗汽车!”

在接过中国一汽董事长徐留平的红旗轿车钥匙后,万达集团董事长王健林豪气宣言。对于这位经常登陆富豪榜的前中国首富来说,让万达副总裁以上高管坐上红旗汽车,并不是特别难的事情。

10月11日,中国一汽与万达集团宣布双方战略合作正式启动,中国一汽董事长、党委书记徐留平,万达集团董事长王健林出席启动仪式。双方重要人物到场,体现了对此次合作的重视。

一个是商业地产巨头,一个是知名国产汽车品牌,一场跨界合作即将到来。跨界合作的本质就是彼此成就,彼此为对方创造价值。

合作早有踪迹

从一系列动作看,双方合作早有踪迹。

今年7月14日,红旗最大经销商泰岳集团就曾发布消息称:一汽红旗、万达集团、泰岳集团在北京达成了初步合作意向。合作重点在于打造新汽车服务生态——“新汽车服务生态”是近年来汽车行业比较热门的概念。

今年8月20日,王健林再次访问中国一汽,主要针对整合万达旗下商业场景的合作,针对一汽红旗汽车品牌进行宣传推广和销售渠道拓展。

新知达人, 万达联手红旗,小目标在东北,不说金句的王健林倒是挺过来了

这么来看,国庆节后的官宣,自然是水到渠成。

这次合作重点分为三个方面,其中括服务,能源,会员三大维度

万达将与红旗及红旗伙伴共同成立汽车服务公司,依托万达旗下商业广场和文旅项目,在全国范围内建设“全新红旗商超体验店”,成为建设红旗用户体验生态的载体。针对未来发展,双方将以逐步完善的全新生态为基础,共同建设“红旗万达智慧社区”。

“新汽车服务生态”是近年来汽车行业比较热门的概念。中国的汽车产业从高速成长期,转变为市场成熟期。当前,汽车服务行业市场容量持续扩大,产业集中度低、商业模式不成熟,供应链冗长,缺乏规范化、规模化和品牌化的行业龙头。

根据中国汽车工业协会数据显示,中国有46万家汽车服务企业,其中汽车4S店占比5%,其余95%为汽车综合维修服务企业。根据调查,现在汽车服务的服务水平95%以上不令人满意。

通过一汽红旗切入汽车服务赛道,王健林显然是看到了市场发展机遇。

由于汽车服务行业需要通过设备对车辆进行维修和保养,这也就决定了汽车服务企业服务半径很短,虽然有些服务可以突破场地限制,比如上门保养,但是能突破地域限制的服务毕竟很少。

新知达人, 万达联手红旗,小目标在东北,不说金句的王健林倒是挺过来了

同时,汽车服务企业由于受到场地和人员制约,除了广告牌与传统媒体推广外,线上部分几乎没有推广,只有很少的一些企业通过团购的生活服务进行推广。汽车服务行业客户拓展与营销推广渠道单一。

由于客流的不稳定,客户选择随意度比较高。另外受到营销推广渠道制约,无法形成由高客流量带来的销售增长,这也制约了汽车服务类企业的销售增长。

这不是万达第一次涉足汽车相关领域,2016年其曾投资入股银隆新能源。天眼查显示,目前万达集团仍持有银隆新能源3.73%股份,是银隆新能源的第六大股东。

新知达人, 万达联手红旗,小目标在东北,不说金句的王健林倒是挺过来了

不过,公开资料显示,银隆新能源目前的财务状况并不乐观。今年1-7月,银隆新能源资产总额281.5亿元,负债总额227.3亿元;同期营业收入10.6亿元,净利润亏损7.63亿元,超过了去年全年净利润亏损额(6.88亿元)。

银隆新能源未来能否在格力电器的带领下彻底翻身还很难说,而红旗则是中国家喻户晓的自主汽车品牌,是一汽乃至中国汽车工业的一块“金漆招牌”。跟随一个老牌车企切入一个新兴的赛道,寻找更多发展机会也是一个不错的选择。

红旗转型电气化

在商场卖车,并不是万达首创。

今年以来,华为造车在市场引起了一阵热潮,其中小康股份旗下塞力斯SF5与华为合作,可以在华为专卖体验店卖车,直接让这款车变得火热。

赛力斯官方透露,SF5华为智选版上市一周时间,便收获了超6000笔订单,一个月全国订单已超一万辆。

在一汽与万达的合作中,一汽红旗本身也需要利用万达庞大的商业系统。

红旗作为民族品牌,其实也是最近三年开始发力。

2015年到2107年,一汽红旗的每年销量大概在5000辆左右,2018年,徐留平被任命一汽董事长后,红旗销量开始上涨,当年销量3.3万辆,2019年突破10万辆,2020年超20万辆,同时将2021年的销量目标定为40万辆。

而从今年数据来看,1-8月红旗累计销量180600辆,而红旗在7月31日晚发布的1-7月累计销量为170600辆来看,则红旗8月份销量大约为1万台,对比7月份2.56万辆的销量来看,红旗8月份的销量环比下降近61%。

新知达人, 万达联手红旗,小目标在东北,不说金句的王健林倒是挺过来了

距离2021年收尾只有两个月,要达到40万销量,红旗不得不从渠道中想更多的办法。

在原来计划中,红旗希望是在2035年向50万台级的目标迈进。

要学华为的一汽,在万达商场里展示销售门店的做法,某种程度上来说借鉴了新势力造车的商场门店直销模式。

在高端购物中心,对于车企的品牌印象、用户教育、覆盖人群以及理念传播有更多传播影响,像卖手机一样去卖红旗汽车,未尝不可。

同时,在能源生态建设方面,以全国线下的全新红旗商超体验店所在的万达旗下资源为基础,一汽红旗将利用万达遍布全国主要城市的7000多家停车场及智慧停车系统,向红旗车主提供充电桩、智慧停车等产业链上下游延伸服务。

在万达停车场里分配红旗专用充电桩,打通两者的会员体系,这无疑为招揽更多的红旗用户继续加码。

从中可以看出,红旗也在转型电气化时代。

电车时代整个汽车消费体验都会不一样,比如以前4s店通常都是在郊外,因为地盘大有地方停车。

新知达人, 万达联手红旗,小目标在东北,不说金句的王健林倒是挺过来了

现在电车的体验店大多都是在商场里面。电车本身的体验也不一样,以后都是承载内容将成为核心——比如开车先放三分钟广告,广告没看完不能启动。

现在全中国最大的商管就是万达,全国各地的万达广场,电车会成为一种新的生活方式,比如红旗车去万达不但停车免费,充电也可以免费。

去年,红旗隆重推出的新能源车型E-HS9豪华电动汽车销量未达到预期。根据乘联会公布的数据,这款电动汽车月销量只有几百辆,算不上是一款成功的新能源汽车。

红旗不仅想要更多用户,更要在电气化时代增加更多筹码。

最后,两者规划中的红旗万达智慧社区——产城融合的地产项目也是其中一个重点。在未来,万达帮一汽宣传车、卖车、养车、运营车,一汽帮万达打造特色汽车地产,体现了一定的互补性。

承受磨难目标向北

如果列举最近挺过来的富豪有哪些,王健林肯定算一个。

在2017年银监会约谈万达后,各家银行开始彻查万达集团的海外授信状况。一时间,万达集团面临股债双杀的局面。

2017年7月,万达卖掉文旅项目、酒店资产,减债440亿元,回收现金670亿元;2018年2月5日,卖掉万达电影12.77%的股权……此外,本被万达寄予厚望的海外资产也被陆续抛出。

后续几年,万达走入了卖卖卖的下降通道。在接受采访时,王健林回忆道,“那是万达集团历史上难忘的一年,万达经历了风波,承受了磨难”。

随后的万达年会,王健林连歌都不唱了,亚洲首富风光不再。公共场合露面的次数,也少了很多。就连热衷撕逼怼明星的王思聪,都蛰伏了好一段时间。

这倒成了王健林的转折点。没有了“自己挣的钱,想怎么买就怎么买”、“清华北大不如胆子大”等金句,万达借机开始轻资产运营、降杠杆之路。

最近,地产企业不停暴雷,华夏幸福、蓝光、新力、花样年、当代等地产商都在挣扎求生,争取不倒在黎明曙光之前。

而万达无债一身轻,王健林也就此开启了新一轮投资,这次他的“小目标”是东北。

2021年以来,王健林就很忙,脚步遍布吉林、贵州、珠海、天津、长春、大连、承德、眉山、肇庆等地,围绕“新万达”在当地的投资布局或进一步深耕,或拓展合作领域,行程拜访的对象无不是各地政府和当地的龙头企业。

新知达人, 万达联手红旗,小目标在东北,不说金句的王健林倒是挺过来了

整个8月,王健林就先后在大连、长春与当地政府和企业相关人士进行工作交流,合作内容涉及文旅、汽车服务生态、体育(足球改革)等产业。

如今万达将产业重心放到万达商业、万达文化、万达投资3个领域,王健林和万达正在重走回头路,同时,万达广场的“开发模式”,也发生变化。

今年8月,万达商管也传出上市的消息,目前其由独立第三方作为合作方,负责获取土地并承担拿地和建设的全部投资,拥有项目资产所有权,而万达商管则只负责项目的建筑规划设计、建设管理、商业规划及招商、运营管理。

此后,万达商管会授权合作方使用“万达广场”品牌,双方再按照项目开业后的经营净收益分成。

在如今房地产巨头们为三条红线焦头烂额之时,王健林与万达插上红旗,而这也是万达重整旗鼓后新投资棋局上的一环。

正所谓,身后有余忘缩手,眼前无路想回头。

更多“王健林”相关内容

更多“王健林”相关内容

新知精选

更多新知精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