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知一下
海量新知
5 8 9 4 4 9 7

我在巴西为TikTok转录视频,每周90小时工时,时薪却只有70美分!

大数据文摘 | 普及数据思维,弘扬数据文化 2021/10/14 12:43

新知达人, 我在巴西为TikTok转录视频,每周90小时工时,时薪却只有70美分!

大数据文摘出品

作者:Caleb

如果这时,有一份工作摆在你面前,没有固定工作时间,支持远程办公,还是以美元支付,你会接受吗?

先别急着回答,要是再告诉你,这份工作是TikTok提供的,工作内容也很简单,就是观看 Tik T o k 视频,把音频部分记录下来即可。

相信 大部分都会和 Felipe一样 接受这份工 作。

但Felipe却只干了一周就辞职了。

正式工作后Felipe才发现,既没有合同也没有任何文件来规范他的工作。于是,这点赚外快的时间就变得非常折磨。

我们都知道,大部分TikTok视频都是以秒计量的,如果按照约定以美元支付薪水的话,每转录一个小时的短视频,就应该收入 14美元

但Felipe没想到的是,将这些只有数秒的短视频转录,凑足一小时的音频长度,竟然足足花了他大约 20个小时

这么一算,从结果来看,他每小时的薪水就只有 70美分 ,换算成巴西当地货币就只有3.85巴西雷亚尔,大约是巴西最低工资的四分之三。

新知达人, 我在巴西为TikTok转录视频,每周90小时工时,时薪却只有70美分!

工作量大,甚至没有按时发工资

2020 年,TikTok一跃成为全球下载次数最多的APP。

高人气也就意味着高收入,字节跳动去年的利润翻了一番,达到了 340亿 美元,比上一年增长了 111%

在巴西,TikTok尤其火爆。今年4月, Tik Tok 在巴西的下载量超过了任何其他国家。字节跳动也自然地着手扩大巴西的业务,比如聘请当地高管,公开招募管理岗位等。

同时,为了保持 Tik Tok 运行,公司也聘请了大量的工人来转录视频内容。

根据巴西当地四名转录工人表述,他们主要通过 分包商建立的WhatsApp群组进行沟通,同时完成日常转录工作。招募后,工人们会被分成小组进入到不同的群聊中。

但与工人们沟通过程中,他们都不约而同地抱怨到 工作量十分庞大 。甚至不少人表示,他们并 没有收到应得的薪水

字节跳动巴西办事处拒绝对此事置评,并将讨薪工人转介到了美国办事处,但同样没收到任何回复。

TikTok 转录员而言,他们 有正式合同, 薪酬是基于 转录的时长 而不是他们的工作时间。 这和其他不少数字工人面临的情况一样,这种转录工作是当下科技公司最喜欢的零工经济模式。这些工人 不受到某些劳动法的保护 ,他们被视为独立承包商,而不是雇员。

一条成熟的产业链,受伤的只有外包工人

可以想见的是,没有一个转录工人是由字节跳动直接雇用的,这条雇佣链条经由中间商,在 巴基斯坦绕了一圈,最后到了巴西。

这些分包商一般都会在社交媒体上寻找潜在工人。许多感兴趣的申请者的第一个联络人是一个叫做 Natasha De Rose 的WhatsApp账户,她是里约热内卢的一名临床心理学家,尽管她与公司看似没有直接联系,但却一直帮助招聘工人。

3月1日,Natasha的Facebook上发布了一则招聘贴,“谁需要自由职业,愿意在家办公,我正在招聘音频转录工作人员”。

招到足够的人之后,这些工人会被分到不同的WhatsApp群中,群名中都明显的列出了字节跳动的字样,其后还跟随了一个数字,Felipe此前在6.0组。

这项工作是完全虚拟的。在正式开始工作之前,他们需要在网上观看一个简短的培训视频。在给新员工的录音中,他们需要学会剪切音频、转录选定的片段,以及浏览用于服务的平台,同时他们还参加了葡萄牙语和关于转录规则的快速课程。

经理们都表示,这些工作最终是为字节跳动做的,转录服务是通过从一个以“Bytelemon”开头的链接中下载的应用程序完成的;页面上的一个横幅写着, 这款应用程序仅供字节跳动相关的工作人员和团队使用 ,登录的方式之一就是使用 字节跳动凭据

新知达人, 我在巴西为TikTok转录视频,每周90小时工时,时薪却只有70美分!

根据审查的会议视频和对话记录,资助该项目的资金来自国外,并从一个属于负责培训的项目经理Maria Clara Alarcão的账户中转出。

但根据了解,Alarcão和De Rose其实都 不能算是字节跳动的正式员工 。Alarcão的LinkedIn个人主页中的只关注了一家公司,即 转录服务平台Transcribe Guru ,其他方面并没有特别之处。

在给文本组的信息中, Alarcão 表示自己受雇于字节跳动。“她于4月3日在WhatsApp群中写道:‘正如我在会议上解释的那样,我们与一家中国公司字节跳动签约,主要为它们提供转录服务。’”

我们再过头来看看这家转录公司。Transcribe Guru由巴基斯坦商人Izhar Roghani共同创办,提供转录和翻译服务。该公司网站主页的客户名单中能看到字节跳动。

在一条WhatsApp音频信息中,巴西转录项目的经理之一Leandra Narciso解释说,她和她的同事们都只算是 外包工人 ,“Izhar甚至没有与字节跳动签订合同,他们是外包的”。

同时她补充到,尽管字节跳动是一家“好公司”,但这样的合作链条也就意味着更少的资金流向链条的末端。“当到达我们手上时,就所剩无几了”。

随后Roghani证实,Transcribe Guru与字节跳动没有签订直接的合同。他说,TikTok的工作是作为另一家名为 Little Walto Technologies 的巴基斯坦公司的分包商进行的。但他拒绝提供Little Walto的联系信息,该公司除了有一个在伊斯兰堡的地址外,没有网站或公开的联系信息。

新知达人, 我在巴西为TikTok转录视频,每周90小时工时,时薪却只有70美分!

Roghani 说,他不能向公开他们与 Little Walto 的合同,因为这是机密。当被问及他在巴西的分包商时, Roghan i 说他们也没有正式合同。“我们和 Alarcão也 没有合同,我们的工作是建立在 互相信任 的基础上”。

不停工作20小时,才能进入14美元的收入门槛

根据Felipe证实,他们这些处于分包链底层的转录工人被视为临时工种的独立承包商,按产量支付报酬,也就是说,工人的工资并非根据工作时间计算,而是 转录视频的总时间

薪酬标准将工人分为不同的生产水平,每天能完成300分钟或更多的人,每转录一小时视频可获得 14美元 ,更低转录时长的工人每小时只有 10美元

根据内部文件对完成一项任务所需时间的估计,转录一小时内容需要1200项任务,也即1200分钟。在3月份发给员工的WhatsApp信息中,De Rose确认,600个转录任务平均会产生半小时转录内容。换句话说, 想拿到14美元的薪酬,转录员需要不间断地工作20小时左右。

不过工人们也有相应的补偿方案。这些方案主要由Alarcão管理。4月11日,Alarcão与50名工人举行了一次线上会议,向他们解释工资的发放情况和方式等。但实际情况是,本来工资应在2月25日至3月24日支付,但会议当天, Alarcão 说她仍在等待钱到账。

同时,根据文件显示,2021年3月份,获得最多工作报酬的转录工人转录了超过5小时内容。如果我们按照翻译一小时内容需要20个小时估算,那这名工人至少工作了 100小时 ,获得了 72美元

即使是在这样的情况下,如果这是这位工人唯一的收入来源,那么他的报酬仍然远远低于政府规定的每月约200美元的最低工资。

新知达人, 我在巴西为TikTok转录视频,每周90小时工时,时薪却只有70美分!

没有工资,也没有奖金

有迹象表明,管理人员记录工人转录时间的文件似乎并非源自巴西。该电子表格包含五个标签,有 四个 是中文的。

在一次虚拟会议上, Alarcão 笑着说,这里有很多标签,所有东西都是中文的,与该项目有关的其他文件也是中文的。

在WhatsApp聊天中, Alarcão De Rose 也有自己的老板要对付。

一个只被称为“土耳其人”的人会向他们催问结果。在给转录员的一条信息中, De Rose 翻译了土耳其人的一条英文命令,作为激励工人提高生产力的手段,“请用训练有素的人替换那些转录量少或点击率低的工人”。

有不止一次的情况,公司暗示 工人的生产力不够高 ,在某些情况下, De Rose也会将这样的话传达到工人团队中。 她曾对Felipe所属的WhatsApp群组6说:“她不会在团队中安排更多工人,但前提是工作效率要提升。”

就在相关媒体要求字节跳动就其TikTok转录流程和政策发表评论的两周多后, Alarcão 向工人群发了一条信息,“很遗憾,我们准备关停这个项目,付款来源拒绝支付全额款项,他们 只支付被接受的转录文件 ”。

Alarcão说,提交时长前10名的奖金无法发了。她在WhatsApp群里给工人们解释:“明天我会解散关闭这个群,因为我们没有丝毫希望收到奖金”。

7月19日,WhatsApp群组被解散。

都是为了AI

虽然葡萄牙语项目步履维艰,但巴西TikTok的 其他语言 转录项目似乎并没有受到任何影响。

6月,De Rose在Facebook页面上发布了一条消息,“伙计们! 我正在招募人员从事转录工作,西班牙语、意大利语和法语。更多信息只在我的WHATSAPP上”。

据了解,这些工作结构仍然保持不变:工人们要加WhatsApp群,由团队经理密切监督。

这次,项目介绍会议由一个名叫Diogo Macedo的人主导,“ 我们要转录的音频都是TikTok,我们的老板是字节跳动, 他们主要是在人工智能领域进行研究。 我们所做的这项工作是为了 改进语音识别应用 他们收集我们发送的材料,将其导入系统,以改进应用程序”。

Macedo 说,这项工作就是在“培育人工智能”。他指出,转录框中已经有了文字,这是AI转录的,但文字有很多错误。随着转录被纠正,人工智能将逐渐得到改善,这在葡萄牙项目中也发生过。

在意大利的转录项目中,性能标准被设定得很高。在WhatsApp群聊中,Roghani发送了绩效电子表格和要求提高生产力的信息。“意大利人不遵守指示,我们和他们谈了数百次,但他们并不在意”。

在薪酬方面,意大利语小组被承诺的薪酬比葡萄牙语小组的要高,即每小时转录音频 32美元 尽管如此, 一位转录工人说, “全额付款仍然是一个问题”

居住在巴西的意大利教师Alessandra Zanotto想赚点外快,于是报名成为了一名转录员,她说她做的 一些工作从未得到过报酬 ,比如前两周的 超过 5000个 任务 ,这部分的工资应该在130美元左右。

新知达人, 我在巴西为TikTok转录视频,每周90小时工时,时薪却只有70美分!

Zanotto向公共劳动检察院对Alarcão提出了投诉,称她没有收到全额报酬。但劳动检察院拒绝了 Zanotto 的申诉,因为这不在他们的职责范围内。该机构将她的投诉转给了劳动和社会保障部的一个部门,该部门尚未回应评论请求。

为此, Zanotto争取了两个月 。她写信给招募她的项目经理Narciso,以及 A lar cão ,但都没有结果。

后来 Roghani 证实,延迟付款是因为这个月的大部分工作被客户以 “低质量” 拒绝了。

最后,Zanotto实在等不下去了,于是她 直接给字节跳动发了邮件 。她把邮件发给了她在字节跳动网站能找到的所有地址,以及该公司用于内部沟通的程序TCS上。

“我知道这是一种外包工作,这些人可能与字节跳动都没有直接关系,但我们在你们的一个平台上工作”,Zanotto在邮件中写道,“这损害了公司的形象”。她还提到,她是许多受雇为TikTok工作的转录工人中的一员,他们没有收到承诺的全部报酬。

Zan otto 从未收到回复。

更多“TikTok”相关内容

更多“TikTok”相关内容

新知精选

更多新知精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