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知一下
海量新知
6 3 0 1 8 3 5

本雅明:机械复制改变了大众与艺术的关系

新大众哲学 | 普及哲学知识,过有意义人生。 2021/10/09 15:33




作者介绍


新知达人, 本雅明:机械复制改变了大众与艺术的关系


瓦尔特·本迪克斯·舍恩弗利斯·本雅明(德文:Walter Bendix Schoenflies Benjamin,1892年7月15日—1940年9月27日),犹太人学者。1892年7月15日生于德国柏林一个富有的犹太家庭,父亲原是一名巴黎银行家,之后来到柏林成为一个古董商。本雅明曾在弗莱堡、慕尼黑、柏林和伯尔尼研究哲学。1919年以“德国浪漫主义的艺术批评观”一文获得伯尔尼大学博士学位,但未能顺利取得大学教授资格。他的教授职位论文《德国悲剧的起源》曾被法兰克福大学否决,其评“如一片泥淖,令人不知所云”,但具有讽刺意味的是,如今该书却成为20世纪文学批评的经典。


新知达人, 本雅明:机械复制改变了大众与艺术的关系


艺术作品的机械复制性,极大地改变了大众对艺术的关系。它变革掉了那种最落后的关系,例如对毕加索的绘画。把艺术充分激变成了最进步的关系,例如卓别林的电影。在此之中,我所讨论的“进步行为”的特征在于:在社会实践中,进行观照和体验的快感,大众行家般的鉴赏态度,发生了密切关联。它是一种重要的社会标志。


实际上,艺术的社会意义减少得越多,观众的批判和欣赏态度也就被化解得越多——例加,绘画就鲜明地证实了这一点。通俗的东西,就是被人不带批判性地欣赏的。而对于真正创新的东西,人们则往往带着反感去加以批判。在电影院中,观众个人的批判态度和欣赏态度都化解了。这种化解的主要特点在于,没有任何一处艺术欣赏地点,能比得上在电影院中那样,个人的反应,会从一开始就被眼前直接密集呈现的艺术品所带动。欣赏电影的个人反应的总和,就组成了观众的强烈反应。个人的反应正由于太及时、太充分地表现了出来,因而从另一个角度来说,这些个人反应也就被制约了。在此,我们继续电影与绘画作一下比较,仍然是深有意味的。


一幅绘画,应该具备被某一个人或一些人观赏的特殊要求。而一个庞大的观众群,对绘画的同时观赏,就像19世纪所出现的情形那样,却是此种绘画陷入早期危机的一个症状。绘画艺术发生的危机,绝不单单是由照相摄影艺术产生而引起的,而是相对独立于照相摄影,而由大众对艺术品的要求所引起的。绘画无法像以前那样很轻易就成为一种大众性的共时的接受对象。然后,这一点,即容易成为大众欣赏对象,很适用于建筑艺术,适用于叙事诗,在现在很适用于电影。因为这种状况,原本难以去轻易得出有关绘画的社会作用的看法。然而,当绘画在某些特殊情形下并在某种程度上,一反其无法被大众快速接受的特性,而被迫直接面对于大众之时,大众对绘画的快速认同接受,就会发生一种起决定作用的损害性。


在中世纪的教堂和寺院,以及直至18世纪末的皇室宫廷中,所产生的对绘画的群众性的接受,并不是共时的,而是循序渐进的,由等级秩序所传递的。如果不是这样,那么,由此就会出现一种特殊的情况,绘画因其可机械复制性而充分引发冲突。不管人们是否曾把这种绘画放入美术馆还是陈列馆中,从而把它们展现在大众面前。大众在这样被动接受的机制中,还是不可能对自己加以组织和控制。而相反,大众如若面对荒诞电影会作出进步的反应,面对超现实主义的绘画,就必然成为落后的观众了。


来源 :本雅明:《机械复制时代的艺术作品》,陶林译,西苑出版社。


欢迎关注“新大众哲学”微信公众号:

权威发布马列经典著作编译出版资讯;

为读者提供第一手马列主义经典作家研究文本;

分享国内外研究马克思主义的最新成果;

投稿邮箱:xindazhongzhexue@sina.com


新知达人, 本雅明:机械复制改变了大众与艺术的关系


关注我们,过有意义的人生▼

新知达人, 本雅明:机械复制改变了大众与艺术的关系

 喜欢此文章请 点赞 ”和 在看 ”↓,分享是一种美德

新知精选

更多新知精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