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知一下
海量新知
6 0 8 4 6 9 0

以“网映文化”青岛电子竞技公开赛为例,合作举办赛事方如何取得赛事收益丨电子竞技法律风险

同川晓律 | 社交电商业务合规 2021/10/01 20:29

前言

电子竞技赛事是以体育竞技为核心,在竞技有效规则下以信息技术为载体,实现人与人在虚拟场景进行对抗运动的特殊事件。 合作举办电子竞技赛事需要具备强大的技术、经验,也需要财务、税务、法律等专业人士参与,从而保障电子竞技赛事的质量及实现各方的利益诉求。

那么我们应当如何设置赛事合作协议条款,以及如何通过履约管理,保障自身权益清晰明确,并在产生纠纷之后,尽可能免除及降低自身法律责任? 本文通过对法院审判案例【案号:(2017)沪02民终5569号】进行分析,为解决上述问题提供些许思考与建议。

一、案件基本情况

2021·SUMMER

1.赛事举办权的取得与赛事合作开发

2014年5月8日, 国家体育总局体育信息中心授权上海网映文化传播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为“网映文化”)承办2014年全国电子竞技公开赛。

2014年7月20日, 网映文化与明泽伟业(北京)投资有限公司(简称为“明泽伟业”)签订《合作协议书》 。该协议书载明:

(1)网映文化经国家体育总局体育信息中心授权,具有2014全国电子竞技公开赛比赛承办权及赛事商业开发权,并拟在山东省举办2014全国电子竞技公开赛。 明泽伟业具有与网映文化在山东省合作运营2014全国电子竞技大赛的资金实力、人脉和意愿。双方同意按照本协议的约定,在山东省合作运营2014全国电子竞技大赛。

(2)合作期限为本协议 签订之日至2014全国电子竞技公开赛结束并分配招商费用之日止。

(3)网映文化负责取得2014全国电子竞技公开赛比赛承办权及赛事商业开发权,在山东省举办2014全国电子竞技公开赛,并具体负责赛事的承办。 明泽伟业负责山东省及青岛市各相关政府部门的协调,并应在本协议签订之日起一周内,向网映文化支付5,000,000元的赛事运营费,作为网映文化对合作运营2014全国电子竞技大赛的投资和签署本协议的前提。

(4)甲、乙双方均可 通过赛事进行招商 ,双方招商取得的费用均统一汇入甲、乙双方共同管理的银行账户。 招商取得的费用在扣除招商费发票相关税金后,由双方在赛事结束后按照各自50%的比例进行分配。

2.赛事举办成功,但未支付500万赛事运营费

2014年12月5日至12月7日,网映文化在山东省青岛市举办2014NESO全国电子竞技公开赛。明泽伟业法定代表人徐希强出席开幕式。明泽公司为该赛事协办单位之一。网映文化支出包括搭建费、灯光费、场地租赁费、比赛奖金、明泽公司冠名费等共计六百余万元,而 2014年全国电子竞技大赛的获利途经只有一条即招 商,但网映公司、明泽公司均未招商成功 明泽公司未按期支付赛事运营费也未招商成功 ,不仅导致网映公司损失,也导致网映公司未获利。

2015年6月25日,明泽伟业法定代表人徐希强曾接受网映文化的访谈,陈述以下事实……明泽伟业与政府、海尔等公司商谈过此事,但最终因政府资金调配等原因, 明泽伟业未能成功招商

3.赛事运营费未支付的证据

2016年,明泽伟业在会计师询证函(网映文化发送) 签字确认 应“ 收账款需与实际发生的费用(即500万应收账款)一致 ,建议针对合作内容签署补充协议后回复询证函。”

明泽公司的法定代表人徐希强于2014年11月23日将“NESO2014全国电子竞技公开赛分组公布”链接分享到朋友圈。

2014年9月23日至2016年1月8日期间,明泽伟业法定代表人与网映文化法定代表人就2014年赛事运营、赞助等事宜进行了沟通, 载明明泽伟业在招商赞助效果不理想。

4.网映文化提起诉讼

因明泽伟业未如期支付赛事运营费,网映文化起诉至上海市静安区人民法院要求:

(1)明泽公司 支付网映公司赛事运营费500万元

(2)明泽公司支付网映公司逾期付款利息损失(以500万元为基数,按照中国人民银行同期同档贷款利率计算,自2014年7月28日起计算至实际清偿之日止)。

5.一审判决继续履行支付500万赛事运营费

(1)双方签订了合作协议书,且通过本案事实,双方积极履行协议。合作协议书符合双方真实意思,未违反法律、行政法规强制性规定,双方均应按照协议履行。

(2) 网映文化积极履行赛事举办义务,明泽伟业未支付500万元赛事运营费属于违约。 明泽公司以未支付赛事运营费、未进行招商作为实际行为终止协议履行,本质上属于终止协议。 在违约方无权终止的情况下,该等行为属于违约行为。网映文化有权要求继续履行合同,支付500万赛事运营费及支付利息损失。

6.二审网映文化主动调减至400万被法院支持

网映公司、明泽公司签订的《合作协议书》系双方当事人的真实意思表示,合法有效,双方均应恪守。 明泽公司不能因其单方招商未果作为拒绝履行上述付款义务约定的理由。 对于明泽公司以其诸多行为认可协议效力并予履行的事实。 明泽公司所称其在系争协议签订之后发现自己不具备履行合同的能力,决定不再履行并口头告知网映公司的意见,并无相应证据可予证实,且与其不断进行招商及以协办人身份出席赛事活动等行为相悖,故本院对此意见不予采信 。此外,双方还约定均可共同招商,在赛事结束将招商取得的费用在扣除相关税金后按50%比例分配,但 明泽公司并无证据证明双方实际招商成功并获取费 ,故亦无法实现利益分配。对于明泽公司认为其在签订系争协议时,网映公司扩大相关事实,误导其签订协议而存在过错一说,亦无相关证据所证明。因此,对明泽公司的上诉请求,本院难予支持。现网映公司将其诉请调整到400万元系其对自身权利的处置,本院予以准许。

二、经验与教训

1.赛事举办合作协议是赛事举办合作者权利义务的核心,核心条款的设置应当以赛事运营收入与成本为基础,合理确定赛事合作费用

网映文化作为头部的赛事运营公司,在赛事举办上具有丰富的经验与技术。在本案中,网映文化的主要权利是收取500万赛事运营费,但该赛事运营费性质如何、如何计算、是否可以分阶段支付、何种情况下可以减少金额或不予支付等,均未进一步明确。在赛事运营主要盈利点为赛事招商的情况下,支付赛事运营费的一方应当考虑收入与成本之间的关系,合理确定其支付的赛事运营费金额及时间。无任何限制条件单纯支付特定金额费用对收取款项一方有利,但极容易导致支付一方受损,容易导致协议违约。在目前司法环境下,商事协议被法院认为未生效、无效的几率极低,在发生争议之后,以协议无效抗辩很难得到法院支持。协议合法有效,违约行为及违约责任简单明了,法院会根据协议约定进行依法判决。

2.协议履行期间,积极收集对方违约证据。在特定文件上签订或者沟通,应当以事实为依据,积极反馈实际情况,获悉协议履行相关事实

在本案中,明泽伟业未支付赛事运营费的情况下,通过自身行为积极享受了协议项下大部分权益。在赛事招商受挫的情况下,未及时与对方沟通解决方案,调整赛事运营费用。在知悉对方获得政府补贴未向其分配后,也未及时与对方、政府或其他第三方机构核实确认该等补贴的真实性,未及时固定对方违约的证据。任何协议均不是完美的,协议履行过程中的沟通、证据搜集,均是为了后续争议解决。协议均是基于以往经验及对未来的预判,对双方的权利义务进行预设,在合同履行过程中,可能相关合作条件、事实内容已经发生了变更,那么作为协议一方,可以通过积极沟通变更相关内容,或者收集证据免除或减轻其将来可能承担的责任范围。因协议约定及履行过程已经确定了双方权利义务的应然状态和实然状态,法院审理也是基于上述案件事实,把所有希望寄托于争议解决,不符合司法实践。

写在最后,合作举办赛事是一项复杂的商业交易。交易方根据各自经验与技术对各自权利义务进行预设,在具体权利义务预设时,应从成本收益角度合理设置具体内容。在履行过程中,应当保证积极沟通,并通过邮件、微信、书面文件等形式对履约全程进行管理。这个过程,需要商业、财务、会计、律师等专业人士全程参与。立足司法实践,完善商业实践。

更多“法务”相关内容

更多“法务”相关内容

新知精选

更多新知精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