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知一下
海量新知
6 0 8 4 6 9 0

以英雄联盟主播“巨头毒纪”为例,游戏主播从斗鱼“跳槽”至虎牙花多少钱?丨电子竞技法律风险

同川晓律 | 社交电商业务合规 2021/09/28 16:07

电子竞技运动员是电子竞技行业稀缺的资源,但并非所有的游戏玩家都会成为职业运动员。 英雄联盟、王者荣耀等现象级游戏,催生了很多王者分段的玩家(以下简称“高玩”),这些玩家因游戏技术高超、与玩家互动技巧娴熟等因素,拥有极高的人气,粉丝数量众多,变现能力强。游戏主播也成为了主播圈里最具有经济价值的主播类型。

高玩一般会与经纪公司(如书殷中心、小象大鹅)、直播平台(如斗鱼、虎牙、YY),或者直接与直播平台(如斗鱼、虎牙、YY)签定合作协议,在指定平台进行直播、按照要求进行商业活动 。因各种因素,高玩会从A平台转向B平台进行直播,但该等行为往往为已签订合作协议所禁止,上述行为会导致高玩承担违约责任,支付高额违约金。

那么,具有巨大经济价值的高玩,换平台直播需要支付多少违约金,以及如何在协议履行过程中,保存好履约证据,以便免除或者降低违约责任? 本文通过对法院审判案例【案号:(2019)鄂01民终13333号】进行分析,揭示高玩跳平台直播,需要支付的违约金及判断标准,以及如何履约及固定履约证据,才能免除或者降低违约责任。

一、案件基本情况

2021·SUMMER

1.主播、经纪公司与斗鱼签约

2017年6月30日,鱼行天下公司与杨浩(即“巨头毒纪”)、书殷中心签订解说合作协议,约定鉴于鱼行天下公司是一家高科技互联网公司,拥有丰富的互联网资源,与国内诸多知名的游戏在线直播平台达成了战略联盟,书殷中心是一家从事经营游戏解说员经纪业务的单位,杨浩是专业的解说员, 鱼行天下公司愿意利用其自身优势为书殷中心、杨浩提供合作平台,书殷中心愿意与鱼行天下公司进行深度合作,指派杨浩作为独家解说员,在鱼行天下公司指定的斗鱼平台进行约定的解说;杨浩的网络推广用名为巨头毒纪;协议期限为2017年7月1日至2018年6月30日。 协议第1.6条约定,商业活动是指:(1)为电视台、电台、报纸、杂志、戏剧、演讲会、电子竞技比赛、综艺节目、演唱会演出及其他各种活动以及广告等表演活动,进行电视、电影的演出或(2)参加电视、电台、报纸、杂志等各种媒体的采访见面活动,担任各种活动中的嘉宾、主持、解说、评委等,参加剪彩、公益及商场公开活动,参加各种奖项、评选、颁奖典礼,接受颁奖及奖金,商业赞助或(3)以自身的艺术及公众形象为产品作代言、宣传,包括但不限于在解说过程中植入鱼行天下公司指定产品的广告或与其他指定的方式进行推广指定产品或(4)音乐作品的制作发行等。

2.主播跳槽至其他平台的违约金

《解说合作协议》协议第9.6条约定, 在本协议期限内,任何情况下,未得鱼行天下公司书面许可,书殷中心、杨浩均 不得单方提前解除本合同或 与第三方签订与本协议类似解说员合约或在第三方平台直播 ,不得与第三方存在仍在履行期限内的类似解说员协议, 若书殷中心、杨浩违反本条任一约定的,则构成重大违约,鱼行天下公司有权解除本协议并要求书殷中心、杨浩承担如下一种或多种违约责任:

(1)暂时中止书殷中心费用的结算和支付,直至书殷中心及杨浩纠正其违约行为;

(2)向鱼行天下公司返回应得的所有收益;

(3)要求书殷中心或杨浩一次性支付违约金30000000元;

(4) 要求书殷中心及杨浩在已履行合约期内以杨浩的单个自然月内最高应得收益的36倍作为违约金 ,并赔偿由此给鱼行天下公司造成的全部损失、向鱼行天下公司返还书殷中心及杨浩违约所得的全部收益等。

3.主播跳槽至其他平台的证据

《解说合作协议》签订后,协议签订后,杨浩在斗鱼平台进行游戏直播。2017年12月29日或30日,杨浩在斗鱼平台进行了最后一次直播。 2018年1月1日,杨浩在其个人微博发布信息,有“……2018年1月2日下午1点在新的平台虎牙tv继续我的直播”的内容 。其后,杨浩开始在虎牙公司运营的虎牙平台进行直播, 杨浩在虎牙直播被鱼行天下公司通过公证方式确认。

4.斗鱼提起诉讼,主播提起反诉

2018年6月26日,鱼行天下公司 以杨浩跳槽至虎牙根本违约为由 ,向一审法院提出诉讼请求: (1) 杨浩继续履行与鱼行天下公司2017年6月30日签订的解说合作协议,停止违约行为 (2) 杨浩支付违约金5000000元 ;(3)本案诉讼费、保全费、担保费、公证费等诉讼费用由杨浩承担。

杨浩 以鱼行天下公司违约支付合作费用、虚拟礼物及广告收入分成、商务推广费用为由 ,主张鱼行天下公司根本违约,向一审法院提起反诉请求, (1)解除2017年6月30日签订的解说合作协议 ;(2)鱼行天下公司支付尚欠的合作费用105000元,含基本合作费用60000元、礼物分成13000元、商务推广费用32000元;(3)诉讼费、公证费由鱼行天下公司承担。

5.一审法院判决跳槽根本违约,应支付违约金360万

(1)跳槽至虎牙平台,构成根本违约,应当支付违约金

从协议履行情况来看,杨浩于2017年12月29日或30日在斗鱼直播平台进行了最后一次直播,并于2018年1月1日在其个人微博发布“……2018年1月2日下午1点在新的平台虎牙tv继续我的直播……”的信息,其后即 到虎牙公司运营的虎牙直播平台进行直播,其行为违反了上述合作协议的约定,已构成根本违约,应当承担违约责任 因杨浩的违约行为导致直播平台固定受众流失、访问流量降低、发生损失显而易见,也必然对鱼行天下公司、斗鱼直播平台造成损失,虽然鱼行天下公司对其因杨浩违约行为导致的损失数额未能提供充分证据予以证实,但斗鱼平台及鱼行天下公司并非传统企业通过生产、贸易、服务等方式直接获取利润,因杨浩违约所导致的损失难有直接证据进行核算,因此,一审法院综合考量协议约定的薪酬标准、服务期限,酌定其支付违约金的数额为3600000元。

(2)已经跳槽,客观无法要求继续在原平台直播

鱼行天下公司要求杨浩继续履行协议的诉讼请求,因杨浩已到虎牙直播平台进行直播,在客观上已无法继续履行本案协议,故对于斗鱼平台要求继续履行合同(即继续在斗鱼平台直播)的请求不予支持。

(3)主播无法证明平台违约在先,不能因此免责

杨浩辩称鱼行天下公司拖延支付合作费用,违约在先,且未按约履行推广义务、锁定直播间人气使杨浩无法开展直播、未提供硬件支持,致使杨浩被迫解除合同,对此, 一审法院认为,鱼行天下公司未支付2017年12月合作费用属实,但杨浩于2018年1月1日之后即到虎牙平台进行直播,此时尚未达到合同约定的2017年12月直播费用的结算期限,而杨浩提出的鱼行天下公司未提供推广及硬件支持,显然与事实不符,其亦无充分证据证实该公司锁定其直播间人气 ,因此,不能认定鱼行天下公司存在违约行为导致杨浩离开斗鱼直播平台到与鱼行天下公司存在竞争关系的虎牙直播平台进行直播,杨浩的上述抗辩理由不能成立。

6.二审法院判维持原判,主播上诉调低违约金不被支持

(1)主播调减违约金的理由

主播上诉认为违约金过高,主要理由如下:

斗鱼未提供实际损失证明,即不能证明其受损失。 杨浩的解说行为是给斗鱼带来经济利益的行为,停止解说会使斗鱼不再支付之后的报酬金额,不会给斗鱼带来任何经济上的损失。

② 违约金以补偿性为主, 在斗鱼未提供任何损失时,应当以合同履行期限内杨浩实际获得的合作费用减去斗鱼欠付的合作费用差额为限,原则上斗鱼受损不超过杨浩的获益。

合作协议为1年,杨浩实际履行半年。法院应当制止斗鱼利用主播违约谋取高额利润。根据履行期间的合作收益,计算剩余合同期限的斗鱼合同履约收益,实际计算金额也未远低于一审判决的360万。

(2)约定违约金可知违约成本,一审已经调减,二审不再调整

二审法院认为,虽然鱼行天下公司对其因杨浩违约行为导致的损失数额未能提供充分证据予以证实,但斗鱼平台及鱼行天下公司并非传统企业通过生产、贸易、服务等方式直接获取利润,杨浩违约所导致的损失难有直接证据进行核算。 案涉解说合作协议约定违约金为3000万元。该违约金为缔约时明确可知的违约成本,一定程度上体现了缔约时双方对违约损失的预估、对履约利益的期待。 一审法院综合考量协议约定的薪酬标准、服务期限,在鱼行天下公司诉请违约金500万元的基础上将违约金调减至360万元,并无不当。该金额已经涵盖了鱼行天下公司因杨浩违约而产生的直接损失、预期可得利益,亦体现了对杨浩恶意违约的惩罚性。故对杨浩要求再次调减违约金的上诉主张,本院不予支持。

二、经验与教训

1.在合同未履行完毕时,高玩主播高调宣布并跳槽,从而导致构成根本违约

在高玩主播违约纠纷中,实际上跳槽的违约性质更加恶劣,违约行为更好固定。高玩主播为了吸引粉丝前往新平台消费、观赏,往往通过自己的微博、抖音、B站等账号宣布自己换平台,这种行为很容易被平台掌握,并基于此对主播新平台游戏直播进行公证取证。上述证据已经足够证明高玩主播跳槽,构成根本违约,支付高额违约金具有了前提条件。

2.主播认为平台迟延支付合作分成无合同依据及证据,无法证明平台具有过错,从而免除或者降低违约金

在主播诉讼中, 大部分主播都会主张平台、经纪公司未提供相应的扶持,未支付相应的款项,未履行合同相应的义务,但均未有证据予以证明。 在主播履约中,应该及时通过微信、书面文件、邮件等形式与平台、经纪公司就合作涉及的各项事情进行明确沟通, 例如某个商业活动什么时候举办,主播需要如何配合,是否有收益及收益什么时候支付;上述沟通记录等证据,均是可以厘清双方合作具体情况的客观反映,对法院判定双方过错具有重要意义。 但遗憾的是,很多主播的聊天记录未及时保存、或者任意删除,导致争议阶段无客观证据。

3.合同约定的高额违约金,并非一定按照主播履约收益进行调整,游戏主播超高人气、获益均会导致违约金过高

在高玩游戏主播诉讼中,合同都会约定高额的违约金,法院认为违约金的约定已经表明缔约双方时明确可知的违约成本,一定程度上体现了缔约时双方对违约损失的预估、对履约利益的期待。 稀缺性和高额收益的主播跳槽,一定程度上表明违约所产生的收益远远高于其成本 。另外,互联网直播平台的商业模式与传统意义的商贸企业不同,相应的实际损害无法客观体现,法院会基于商业实践对违约金本身进行与传统商贸企业不同的考量。

4.游戏主播应该怎么做,才能最大程度上保障自身利益

结合本案及我们的实践经验,主播在签订协议之后,对协议履行的管理相对混乱。我们建议采用如下方式:

(1)高玩主播可以在签约时,寻找专业的律师团队与平台、经纪公司进行充分的沟通,对协议条款进行相对公平合理的谈判和处理,保障自身基本权利的同时,尽量降低违约成本;

(2)签订协议之后,主播可以由经纪公司工作人员、律师团队对协议履行进行管理,包括但不限于发现平台、经纪公司人员违反相关约定,或者未尽职尽责提出书面改正意见;在因职业发展需要修改合作条件时,在方案结果论证之后,及时与平台、经纪公司进行沟通。

更多“法务”相关内容

更多“法务”相关内容

新知精选

更多新知精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