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知一下
海量新知
5 9 0 0 3 3 0

管理混乱、奢靡腐败…易车哪来的钱撒币式营销?

柴狗夫斯基 | 世界很复杂,我们用简单的方式告 2021/09/15 14:05

哈喽大家好,我是宇宙第二反套路、防忽悠、揭秘商业和资本真相的镰刀粉碎机柴妹~

如果单看易车的818晚会,没人会觉得这是一家连年亏损的企业:包专机接送媒体、开天价红酒与顶级海鲜、豪掷千金邀请众多流量明星...

继去年狂砸几个亿霸屏北京电梯后,易车再次让众人看到了他的奢靡作风。

然而就在818晚会赚尽眼球的同一时间,工信部再次点名通报易车违规收集用户个人信息。

据统计,自私有化退市以来易车已连续多次因违规收集、使用个人信息被工信部点名,俨然成了工信部通报名单里的常客。

可即使被多次通报点名,易车依然我行我素,未见丝毫改正之心。其背后原因或许与易车的重重隐患息息相关。

01

违规收集并泄露用户信息

打开我们的老朋友黑猫投诉,输入关键词“易车”可以发现,有很多人怀疑易车APP泄露了自己的个人信息。

信息泄露这种事儿想找到源头说简单也不算简单,但说难倒也不难。

举个例子,小林(化名)在手机上安装其他APP时没有接到过骚扰电话,可当他安装易车APP后,每天都会接到好几个广告推销电话,而内容无一例外全部都是卖车。

试想一下,手机里关于车的APP只有易车,并且安装易车后就接到了一连串的推销电话,那么是谁泄露了自己信息,可谓是一目了然。

并且柴妹在投诉页面里看到有很多人表示,自己没有注册过易车,却一直有经销商打电话,还声称在易车网看到其号码。

这一点我们可以从工信部点名通报易车的理由里找到原因:易车经常违规调用通信录和地理位置权限。

也就是说,虽然你没有注册,但只要有认识的朋友注册过易车,你的信息也会随之泄露,遭到电话轰炸。

02

内部管理混乱,桎梏员工价值

在某乎「易车网员工待遇如何?」的问题下方,有许多易车网员工现身说法,重合率最高的一条就是“内部管理混乱”

前台因为认不出CEO老婆的快递被开除;普通员工因为招待好CEO被升为副总监。

还有知名自媒体人吐槽自己曾在易车工作的经历,前不久是内容部门的组长,结果部门领导离职后就莫名其妙变成评测部的员工,没过几天又变成了专门写软文的商务写手...

有人在脉脉询问易车福利待遇如何,称自己马上要入职易车,结果去了没几天就立刻跑路了。

对于易车和易车员工来说,2018年是一个分水岭。

自2018年开始,很多员工福利都被取消,底层员工的上升通道基本关闭。

据易车员工爆料,公司内部各种勾心斗角、拉帮结派,底层员工若是抱上领导大腿或许有涨薪与升职的机会。

可若没能与领导搞好关系,就只能是养老状态。

员工价值基本被锁死。

而员工薪资不涨,加班倒是挺多,还是无偿加班。

当有人询问易车被腾讯收购之后的员工待遇时,评论区只有一句话“易车内斗全网皆知”,背后意思大家细品。

03

高管天价薪酬,员工为CEO打工

虽然底层员工没有上升空间,但易车的高管们却能拿可观薪资,尤其是易车CEO,其年薪简直快掏空整个企业。

2018年,美国调查公司标普全球市场情报以亚太地区的上市企业为对象调查了最高经营者的薪酬。

调查结果显示,时任易车旗下的易鑫集团CEO张序安位列2017年亚洲高薪第二名,年薪高达7.79亿元人民币,是恒大集团CEO的2.5倍,联想集团CEO的6倍。

要知道易车连续五年亏损将近40亿元人民币,而按照张序安的年薪推算,其五年年薪超39亿元人民币。

两相对比之下,有网友调侃,CEO年薪和易车的亏损差一点点就对上了。

因此大家戏称张序安为业内有名的张八亿。

不仅CEO张序安,高管张宏宇(记住这个人,后面有亮点)的薪资虽然没有明确数字,但在公司连年亏损的情况下,他还能带着妻子出国游玩、且一次性花三百多万购买名表,就能看出这也是一位高薪的主儿。

除此之外,2019年有财务人员举报主管领导利用职务之便报销个人消费的戴森吸尘器等物品。

两年共计报销金额高达86万元。

该员工表示,她将这些资料上报给公司法务、人事、行政,未得到任何回复;之后她把举报邮件发送给其他领导和同事,却被迅速删除。

一家上市公司,竟然如此黑暗。

若高管拿到高薪之后更加认真负责的工作、带领企业向前发展,没有人会对这种行为发表任何不好的看法。

但从易车这些年的发展轨迹可以看出,那些拿到高薪的高管们,付出与回报根本不成正比。

04

易车与新意股权之争

除了上述的种种乱象之外,易车与子公司新意互动之间的股权之争,也给大众提供了不少谈资。

据悉,这场闹剧最早源于一份协议。

彼时,新意互动作为易车子公司,被后者控股57.0725%,2018年为了让新意互动上市,易车和其他股东签订了《投资协议》,明确约定将易车持有的新意互动股权降到 20%以下,由新意互动管理层控股并实现上市。

然而易车后续并不承认这份协议,认为自己没有承诺此事,双方产生矛盾。

之后易车还利用原有的大股东地位和对公司的控制关系,虚列公司对易车应付款项,抽逃了对公司的全部出资,导致双方矛盾加剧。

新意互动董事长曲伟海召开董事长依法决议解除易车在新意互动的股东资格,并罢免了易车委派新意互动的两名董事。

对此,易车拒不承认,反而自己单方面召开董事会,易车方面相关人员在会上强行以“二比一多数”的方式进行表决,以新意互动董事长曲伟海非法操纵为由罢免其职务,任命新意互动法人为孔祥林,总经理为张宏宇。

然而这位张宏宇,也就是我们在前文中提到的那位易车高管,因走私普通物品罪被上海市第三中级人民法院判处有期徒刑三年,缓刑三年。依法必须等到2026年11月25日之后才具有担任公司高级管理人员的资格。

双方你来我往闹得不可开交,直到如今这场闹剧还没落幕。

有趣的是,易车在外对此争议讳莫如深,闹起来的时间节点也很微妙,以至于坊间纷纷猜测其中是否有何内幕?

有投资人认为,当一家公司出售后,现任管理层为了保住自己的位置,会向新东家献上投名状。

而盈利状态比易车不知道好多少倍的新意互动,或许就是易车献给腾讯的投名状。

05

最坏的汽车时代与最“富有”的易车

2018年,是易车的分界点,也是中国汽车行业的分界点。

在此之前,得益于中国经济发展及人口红利,中国汽车行业迅速发展,汽车保有量也逐年增长。

然而这样的情况在2018年戛然而止,中国汽车销量多年以来首次出现下滑,并在之后的几年内出现利润销量双下滑。

市场环境愈发恶劣,无数车企站在淘汰边缘。

因此大家认为中国汽车正在进入一个最坏的时代,中国经销商渠道正面临推陈出新,兴衰巨变。

根据数据显示,2020年全国各类授权经销商网络总量33,733家,新入网经销商2362家,闭店退网3098家,净减835家,经销商退网率达9%。

在这种大家纷纷裁员降薪、寻求出路的情况下,易车却盛行奢靡之风、大搞千金噱头。

一边是生存艰难的汽车企业、一边是无比“富有”的易车网,仿佛为大家上演一出荒诞喜剧。

而易车本身也无比割裂,一边是外部高消费、内部高年薪的支出、一边是连年亏损无法盈利的业务。

不禁让人好奇,易车高管那些天价薪酬、动辄几个亿的奢靡营销费用都是哪来的?

单纯靠业务绝对不可能。

毕竟易车和懂车帝、汽车之家的业务区别很大,易车主要面向B端客户,靠为汽车厂商做营销发家,简而言之就是汽车厂商给易车钱帮他们卖车。

但易车在内容和C端用户上没有优势,需要从外部购买流量,这些年来研发投入也在逐渐减少。

而易车频繁泄露用户信息、内部员工价值锁死、高管天价薪酬、不惜与新意互动撕破脸、电梯广告和818晚会的奢靡作风也饱受质疑...

在种种因素的累积下,易车就算把厂商的钱全部拿去搞营销,也没办法有效转化用户和流量,不仅易车亏损,客户利益也遭受损害。

易车退市前薅投资人羊毛被追着骂、如今又薅客户羊毛试图靠烧钱走高点套现退场的老路。

殊不知易车最大的问题是内部管理和漠视用户,若易车一直屡教不改,那么等待它的迟早是一条死路。

更多“易车”相关内容

更多“易车”相关内容

新知精选

更多新知精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