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知一下
海量新知
6 3 0 1 8 3 5

逃离日本之后,“笼中鸟”卡洛斯·戈恩的宿命

出行财经 | 中国第一个汽车财经新媒体 2020/01/04 11:31

一场计划周密的抓捕让被誉为商界奇才的卡洛斯·戈恩折戟东京。被困于东京的一年多里,戈恩身负多项经济犯罪,成为笼中之鸟。最终,一场策划已久的逃亡行动让他身处世界的舆论中心。

逃离东京之后,拥有三国国籍的他藏身于黎巴嫩贝鲁特的一间戒备森严的“豪宅”内。或许三国国籍为他的逃离计划带来了便利,但也正因此,一个背景复杂的商业巨人引发了政治、经济与文化的震荡。

背景复杂的商业天才

戈恩在巴西出生,父亲是黎巴嫩商人,母亲是法国人。六岁时他和母亲及姐姐一起移居黎巴嫩,就读于一所法国耶稣会士学校。十年后,作为 6000 名候选者中的 300 名优胜者之一,他就读于法国国立高等综合理工学院,并获得工程学学位。接着他又经过同样激烈的竞争进入法国国立巴黎高等矿物学院,参加研究生培训。

在巴西、黎巴嫩及法国的生活经历让戈恩接受了不同文化语境的熏陶,也因此,他拥有了巴西、黎巴嫩、法国三国国籍。

新知达人, 逃离日本之后,“笼中鸟”卡洛斯·戈恩的宿命

1978年,24岁的戈恩加入米其林集团公司;1985年任米其林巴西分公司CEO;1989年任米其林北美分部CEO,彼时戈恩年仅35岁,已经成为米其林事实上的二把手。

成功帮助米其林重组北美公司并完成市场扩张的他得到了弗朗索瓦·米其林的认可,后者甚至把自己的接班人儿子爱德华交由戈恩培养。

“如果我不能爬得更高,我会很高兴永远保持这个位置吗?我不太确定。”这是彼时戈恩内心中的困惑。

但机会来得很快,1996年,戈恩获得了雷诺董事长罗伊斯·史威哲的青睐,成为了雷诺集团的副总裁。

如果说辗转三国的生活经历赋予了他对各种文化兼容并包的胸襟,那么在米其林美国公司的工作则教会了他如何在各种恶劣环境下应对自如,而在雷诺公司的任职经历则给了他对汽车行业敏锐的洞察力。

1999年,卡洛斯·戈恩以一个外来者的身份出任日产公司首席运营官18个月之后,就使连续亏损七年的日产扭亏为盈。

2000年6月,戈恩出任日产汽车总裁,一年后兼任总裁与首席执行官。

新知达人, 逃离日本之后,“笼中鸟”卡洛斯·戈恩的宿命

在他的带领下,日产汽车在2000财年实现了27亿美元的盈利。日产公司从“一个挣扎的企业,变成了一个健全的企业”。

为了拯救濒临破产的日产,戈恩进行了大刀阔斧的改革。“职能交叉团队计划”打破了日产汽车传统的组织架构,使得管理决策更透明,执行力更强。

在团队的共同讨论下,戈恩制定了著名的日产复兴计划(Nissan Revival Plan),宣布到2001年综合经营消灭赤字;2002年销售利润率达到4.5%,由利息的债务降低到7000亿日元以下。随后,戈恩还对公司结构进行了大胆的裁剪:减少一半的零部件供应商,由原先的1300家减少到600家左右;公司在三年内裁员21000人,关闭工厂5家;卖掉公司所有与汽车生产无关的非汽车产业,包括房地产股票和令日产自豪的航天部门。

但是,作为“外来者”的戈恩,他大刀阔斧的改革引起了日本传统主义者的不满,并且使日产公司感到深深的痛苦。可以说,戈恩创造的日产奇迹,是建立在许多日本工人和厂商的泪水上的。

而以“不将自己的文化因素强加到他人身上”为处理公司内部文化差异最核心原则的戈恩没有意识到,他对日产汽车的重构,在传统日产人心中就是一种强压。对于日产来说,他是拯救者,更是独裁者。

受制于外来者的痛苦,可能会被眼前的动荡与收益所掩盖,但当一切趋于平静,被遮蔽的痛苦将再次浮出水面。戈恩对公司架构的重构并不足以抚平文化与心理层面上的鸿沟。

而在雷诺对日产的收购中,虽然两家公司进行了交叉持股,但雷诺持有日产汽车43.4%的股份,日产汽车仅持有雷诺15%的股份,并且没有表决权。在这样的股权分配的状况下,日产汽车的发展在很大程度上会受到雷诺的钳制。

联盟的发展给日产带来好处的同时,日产与雷诺的关系也充满着危机。长期以来,日产和雷诺因在联盟中的权力失衡而关系紧张。一方面,雷诺希望一步步吞并日产,另一方面,日产希望在独立自主的同时寻求更多的话语权。日产在逐渐成长的同时,曾经那被遮蔽的痛苦又逐渐浮现在眼前。

笼中鸟:戈恩的逃离计划

2018年11月19日,正如日中天的跨国汽车公司领袖卡洛斯·戈恩(Carlos Ghosn)因被控金融犯罪在东京被捕,随后被移送到东京拘留中心。彼时的戈恩身兼数职,既是日产汽车和三菱汽车的董事长,也是雷诺集团董事长兼首席执行官,同时还是雷诺-日产-三菱联盟首席执行官。

自此,曾经的商业奇才成为了笼中之鸟。

关于这场抓捕的原因,众说纷纭,戈恩本人至今尚未承认日本方面对其的任何指控。戈恩被捕时,联盟正处于战略方向的十字路口。了解戈恩想法的人表示,戈恩对日产汽车在西川广人领导下的业绩下滑感到不满,并悄悄计划进行管理层改组。

一位知情人士透露,西班牙籍高管穆诺兹(Jose Munoz)是接替西川广人的主要人选之一。穆诺兹曾推动日产汽车北美业务增长,后来担任日产汽车全球首席绩效官。

“西川广人和他的一部分亲信会离开,戈恩会重组管理团队。”上述人士在谈到戈恩计划时说。

这种论调与戈恩今年的说法相吻合。在戈恩最近一次公开讲话视频中,他将自己的下台描述为一些担心失去权力的日产汽车高管们精心策划的“企业政变”。

“这是一场阴谋。这是在背后捅刀子。”戈恩认为,有人担心联盟的下一步会走向融合,走向合并,这种局面会从某种程度上威胁到一些人,或者说最终威胁到日产汽车的自主权。

新知达人, 逃离日本之后,“笼中鸟”卡洛斯·戈恩的宿命

如今,西川广人和穆诺兹都已经离开日产汽车。由于自身薪酬丑闻,西川广人被迫于2019年9月辞职。穆诺兹在今年1月离开日产汽车,当时正值日产汽车高管离职潮,他现在是现代汽车全球首席运营官。

戈恩的2018年计划也有意满足雷诺集团最大股东——法国政府的意愿。戈恩设想的雷诺-日产控股公司,是一种实现法国政府希冀两家公司“不可逆转”合并的一种方式。

在戈恩的眼里,日方对自己的指控是由日产汽车与日本政府“合作”扳倒自己的方式,目的是削弱雷诺在日产汽车中的影响力,保持其独立性。

虽然戈恩有过两次保释,但是保释条件十分苛刻,

今年早些时候,戈恩的一名法律团队成员透露,作为保释条件的一部分,他被施加了以下条件:

1.必须居住在东京。

2.不能出国旅游;必须把护照交给他的律师。

3.需要法庭许可才能进行超过两晚的旅行。

4.必须在他住宅的入口处安装监控摄像头。

5.禁止访问互联网和使用电子邮件。

6.只能在他的律师办公室使用一台没有联网的个人电脑。

7.禁止与案件当事人进行沟通。

8.需要法院的许可才能参加日产董事会会议。

9.禁止联系日产经理。

来源:路透社

而在第一次保释出狱之后,戈恩召开新闻发布会的心愿也因为接连而来的第二次入狱流产。这使戈恩意识到:保释对他来说,并无半点自由的踪迹。

但也因保释出狱,戈恩有了策划逃离的机会。

据悉,戈恩潜逃计划酝酿超过3个月,从头到尾行动非常专业。一家私人安保企业受雇于戈恩,多个小组分赴不同国家协同行动。不过,据消息人士说,戈恩不愿意公开逃离细节,不想牵连那些在日本为他提供帮助的人。

最终让戈恩完成通行的是一本法国护照。因为拥有三重国籍的身份,戈恩手上有两本法国护照、一本巴西护照及一本黎巴嫩护照。

根据日本司法机构的要求,戈恩有三本护照保管于律师手中,但因为得到保释,有一本法国护照由戈恩个人保管。

尽管成功通行,但戈恩的逃离之旅可谓十分曲折。他先是从日本关西机场乘私人飞机飞往土耳其伊斯坦布尔,继而转机黎巴嫩。

2019年12月31日,戈恩发表声明表示:“我现在在黎巴嫩,我将不再是一个被人为操纵的日本司法系统挟持的人质。在日本,他们实行有罪推定,歧视猖獗,并且我的基本人权也被剥夺。日本方面公然无视其必须维护国际法和条约的法律义务。我没有逃避正义——而是逃避了不公正和政治迫害。”

黎巴嫩的根

即便戈恩拥有三重国籍,有过在众多国家生活的经历,接受过不同文化的熏陶,但从本质上来说,他是一个黎巴嫩商人。这也是他选择逃离至黎巴嫩的重要原因。

出生于巴西的戈恩有黎巴嫩血统。他在贝鲁特长大,并与黎巴嫩保持着密切的联系。

戈恩从来都是一个极有抱负、也能够认清形势,却又有极端掌控欲的人。作为黎巴嫩人,他似乎并没有欧美企业家的那种社会责任感,而更多是体现了黎巴嫩商人的精明、决断和趋利性。在他的生活轨迹中,黎巴嫩商人从来都是四处漂泊,哪里有机会营商就会去到哪里,整个民族都是如此——他就是因为祖父、父母在巴西做小买卖,所以在巴西出生,直到六岁才回到黎巴嫩贝鲁特上学。

周二,在戈恩位于贝鲁特Achrafieh社区的封闭式别墅里,有少数警察和私人保安人员站岗。

新知达人, 逃离日本之后,“笼中鸟”卡洛斯·戈恩的宿命

一个自称是他的英国邻居的男人走过,留下一张卡片,上面写着“卡洛斯,欢迎回家!”。目前还不清楚戈恩是否在那个地址。

“这是一件好事,他终于摆脱了因为他可能——可能没有——很可能没有——做过的事情而被关起来的命运,”邻居说。

据《纽约时报》(New York Times)报道,一位知情人士透露,戈恩的妻子卡罗尔(Carole)现在和他一起住在黎巴嫩的一所房子里,房子外面有武装警卫。

戈恩为什么不选择前往法国呢?

据了解,2018年11月30日,法国总统埃马纽埃尔·马克龙(Emmanuel Macron)曾请日本首相安倍晋三(Shinzo Abe)在20国集团(G20)峰会上坐下来讨论此事,戈恩事件由此进入外交领域。

之后,在2019年1月18日,媒体报道称,马克龙对安倍晋三表示对戈恩在监狱里的处境感到担忧。他批评说,戈恩被关押的时间“太长、太严厉”。

新知达人, 逃离日本之后,“笼中鸟”卡洛斯·戈恩的宿命

马克龙被视为推动两家公司结成不可逆转的合作伙伴关系的政府力量,然而,他的这一举动却遭到日本质疑。有报道称,安倍晋三对法国的意图表示担忧,并告诉马克龙联盟关系不应被干扰。

值得注意的是,FCA与雷诺的合并事宜被前者诟病为法国政府的干扰,马克龙带领的法国政府之所以从中作梗,是因为其认为雷诺和日产才更应该进行更为深入的合并。

马克龙的敦促并没有加快戈恩获得自由的步伐,而戈恩的故乡——黎巴嫩却为戈恩进行了更为声势浩大的支援。

黎巴嫩人对这位汽车工业偶像备感自豪。尽管戈恩在国际舞台上失宠,但他在黎巴嫩仍被视为英雄。很多人都希望他有朝一日能在黎巴嫩政坛发挥更大作用,或帮助黎巴嫩挽救每况愈下的经济。

戈恩在日本被捕后,各地政界人士都动员起来为他辩护。其中一些人认为,他的被捕可能是政治或商业阴谋的一部分。

但转变来得很快。

新知达人, 逃离日本之后,“笼中鸟”卡洛斯·戈恩的宿命

“如果卡洛斯•戈恩认为他在黎巴嫩会安全,那么他就大错特错了。”2日,《华盛顿邮报》以此为题报道称,黎巴嫩多名律师已于2日向该国司法机构提出申诉,指控刚刚“逃回”黎巴嫩的戈恩曾以雷诺及日产汽车董事长身份访问“敌国”以色列,而黎巴嫩法律则禁止公民入境以色列。

报道称,比起被日本检方指控多项经济罪名,黎巴嫩律师团的指控可能会使戈恩处于更严峻的境地。目前,黎巴嫩司法机构正在调查该指控是否属实,将在9日公布结果。如果指控成立,戈恩将受到军事审判。当地司法官员称,如果被判有罪,持有黎巴嫩护照的戈恩可能在该国面临最高15年的监禁。

“他(戈恩)认为自己可以在这里受到保护,但那是不可能发生的。因为根据黎巴嫩法律,他访问过以色列,而以色列是一个敌国。” 黎巴嫩政治分析人士穆罕默德•奥贝德(Mohammed Obeid)表示:“首先,他存在腐败行为,其次,他是叛徒,那他怎么可能是黎巴嫩的英雄呢?也许有一些人欢迎他,但对大多数黎巴嫩人来说,他是一个通敌者。”

为了摆脱经济犯罪的制裁,戈恩逃离日本,回到故乡黎巴嫩,但却因此引发了更为猛烈的政治风暴。

当地时间1月2日,黎巴嫩方面收到国际刑警组织针对戈恩发出的“红色通缉令”。对于将如何处理这份“红色通缉令”,黎巴嫩方面表示,由于黎巴嫩与日本之间没有引渡协议,黎巴嫩将按照国内法律程序处理此案,有可能会传唤戈恩本人。

同时,对于戈恩潜逃一事,法国方面表示,因为戈恩牵涉到的指控都在日本国内,如果戈恩回到法国,法国不会将他遣返回日本。作为被告的戈恩本人现在逃离日本,也让案件能否继续审理充满了变数。

逃离东京这个笼子之后,戈恩没有如预想般呼吸到自由的空气,回到故乡黎巴嫩,可能只是回到了另一个笼子里。现在,他将面临的不仅仅是日本方面所谓的经济犯罪。还有外交层面的博弈,以及眼前即将出现的政治风暴。

卡洛斯·戈恩毫无疑问是一个商业奇才。他还是黎巴嫩人民眼中的民族英雄,是可能为黎巴嫩带来复苏的希望。除此之外,他还是一位“通敌者”,是国际刑警组织红色通缉令上的逃犯。

一年前的一场抓捕,让身处神坛的他陡然跌落,一同破碎的,还有雷诺日产联盟的亲密关系。事件至此,早已不是卡洛斯·戈恩的“独角戏”,更是多方势力博弈的角斗。经济犯罪已经退居其二,政治上的震荡才是问题的核心。

戈恩本人透露,将于1月8日召开个人记者会,他在声明中表示,他将利用新获得的自由讲述更多自己的故事。

他说:“我现在终于可以自由地与媒体沟通了,我期待着从下周开始。”

而被“背叛”的他,是将狙击曾经由自己一手培育的日产汽车,还是从中作梗的日本政府呢?但无论如何,雷诺日产联盟的关系,已经没有恢复至事件发生前的可能。

而这场精心策划的逃离,只是一个开场。

新知精选

更多新知精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