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知一下
海量新知
5 9 0 9 1 2 6

贾玲宋丹丹马丽石榴姐,想搞笑必须丑?女喜剧人的底色与困境

IC实验室 | 关注大众消费、互联网商业和流行文化。 2021/08/27 22:13

 女性喜剧人的喜感,往往来源于她们主动异化了自己的女性身份。

前几天,我的一位虎扑JR朋友通知我,一年一度的虎扑步行街女神大赛又开始了。

纵览过去女神大赛的高人气选手,清一色的都是美女明星。而之前几届的冠军得主,从贾静雯到佟丽娅,从刘亦菲到高圆圆,哪个不是JR们的梦中情人,哪个不是男生们心里的白月光。

但在这届的虎扑女神候选人中,最具话题性的参赛者,却是贾玲。

贾玲

她在虎扑的喜爱度达到87,脚踢顶流,拳打小花,赵丽颖杨幂关晓彤等一众女明星都难以望其项背。

这届大赛,她被分在B组,首轮就要对阵肤白貌美的超越妹妹。

有趣的是,在社区里,凡是讨论这个话题的JR们,无不表示要把他们的玲儿投上第一。

他们的口号只有五个字:贾玲总冠军!

贾玲真的成了虎扑JR们的女神了吗?倒也没有。

说实话,以大众语境里女神的定义来看,贾玲显然不是那么符合,她还是更像当年春晚那个节目里「女神」瞿颖身边的那个 女汉子

大部分JR投贾玲,还是抱着玩梗的心态。

就像当年你一票我一票结果还是没出道的王菊一样,说到底,大家只是想看点精彩的,出人意外的剧情。

真正把 女喜剧人 贾玲当 女神 ,觉得贾玲性感,寥寥无几。而且不止是贾玲,我们的传统观念里女喜剧人总是与性感美丽无缘。

相反,总有人说她们 再怎么性感也掩饰不了自身的喜感

所以,这期内容,我想聊一个话题:女喜剧人为什么总是无法性感起来?

它不仅关系到贾玲、马丽这些具体的演员,也关于我们如何看待「女性」这个性别,关于我们如何理解喜剧深处的忧伤。

看过台湾综艺的朋友或许知道,女喜剧人还有另一个名字:叫女丑。

这个丑无论解释为小丑,还是生旦净末丑中的丑角,都是在舞台上搞笑的角色。

丑的职责,就是用愚蠢滑稽的动作和夸张的造型,愚弄自己为观众带来笑声。

丑的另一个含义,则是丑陋,是美的反义词。

但有趣的是我们所知的那些经典女丑最初都是美人。

《唐伯虎点秋香》中, 风华绝代、万人惊艳 的石榴姐一角曾给我幼小的心灵,带来了极大的震撼。

怎么会有一个人,丑得如此飞扬跋扈不加节制,她是我对这个行当最初的印象。

但很多人不知道饰演石榴姐的苑琼丹出道之时演了四年的古装美女,即便是高糊的图也掩盖不住姐年轻时的精致小脸眉眼中透着的灵气。

苑琼丹

1982年,19岁的苑琼丹考上了亚视艺员培训班,对于那个年代的大多数人来说,当演员不过是为了有份固定工资能拿,苑琼丹也不例外。

刚签约亚视拍戏时,苑琼丹接到的角色都是温柔娇羞的淑女,虽然她本人长得标致,可演技着实拉胯,怎么都撑不住这些角色。

公司就很直白地跟她说,她没有表演的天分。再给最后一部戏,拍完赶紧麻溜地走人。

这部戏是《十兄弟》苑琼丹在里面演了一个丫鬟,脸上有伤疤、笨笨呆呆的,没想到播出后收视还不错,苑琼丹饰演的角色广受观众喜爱。

就这样,苑琼丹歪打正着地找到了适合自己的戏路,开始了丑女专业户的生涯。

但丑女也不是好当的,演美女靠的是摄影、灯光、妆发和天赋,但丑角靠的是自己的努力。

《唐伯虎点秋香》中有一个桥段是唐伯虎没点中秋香,点中石榴姐。

当时揭开面具的那一瞬间,周星驰要苑琼丹做一种从来都没有人做过的表情,要求难度堪比甲方要五颜六色的黑。

苑琼丹尝试了许多次,可挑剔的星爷怎么都不满意,最后脸都试到抽筋。

后来她在采访中说,一想起当时受到的 摧残」,真是想死的心都有了。

更何况,苑琼丹再怎么说也是个天生丽质的女演员,能塑造出石榴姐这样的经典形象,难以想象她心里要迈过多少的坎儿。

在那个年代,风华正茂的女演员吃力扮丑往往只是为了留住演戏的饭碗,同为香港电影丑女专业户的余慕莲也是如此。

除了她之外,没有多少女明星愿意演那些满是丑态的角色,为了谋生,她只有做。

余慕莲

但对丑女标签,苑琼丹是心怀感恩的,她说: 「喜剧救了我,喜剧的开始也是我信心的开始,是我吃演戏这碗饭的开始 。」

毕竟多少演员一辈子默默无闻,能有一个标签,能被观众记住一个角色,就已经是幸事,哪还轮得到挑呢?

只不过女丑这个标签上,早已写好了价码。人红了,戏路也就定死了。

1989年,话剧演员宋丹丹首次登上央视春晚舞台,演出小品《懒汉相亲》。

《懒汉相亲》右一 宋丹丹

当时的宋丹丹还看不上小品,心里一万个不乐意,想的都是万一人艺的老师们看到自己演小品自己就没脸回去了。

但在导演的劝说下,她还是上了台。

为了演绎好农村妇女的形象,宋丹丹接受倪萍的建议改掉了地道的京腔,用上了山东普通话口音,配上大红花袄绿头巾。

一句 俺叫魏淑芬,女,29岁,至今未婚 成为了春晚经典,上亿人记住了宋丹丹这个名字。

第二年的央视元旦晚会,她和黄宏合作出演了小品《超生游击队》, 在小品中饰演一名超生孕妇,没想到这次反响比《懒汉相亲》更热烈。

《超生游击队》

很多人不知道的是,当时宋丹丹确实有了七个月的身孕,是带孕上阵。

在排练时,孕妇宋丹丹一会得休息,一会肚子又饿,一会又困,克服了作为孕妇的种种困难,才有了这出经典小品。

此后,宋丹丹和黄宏五上 春晚 」, 后来又和赵本山开始合作。一次次地登上春晚, 宋丹丹也一次次地突破着自己的形象。

1992年和黄宏合作《秧歌情》,谁能想到,台上那个缺牙老太太其实才32岁。

《秧歌情》

而和赵本山出演《昨天今天明天》时,宋丹丹也才39岁。

《昨天今天明天》

要知道,在走红春晚之前,宋丹丹可不是什么小老太太,而是人艺台柱子,戏路也都是年轻少女角色。

之前微博上有过一组她的话剧照片,绝对是「柳叶弯眉樱桃口,谁见了都乐意瞅,俺们隔壁那吴老二,瞅我一眼就浑身发抖」 (小品《昨天今天明天》当中的台词)

她刚拍戏时的目标是当艺术家,然而春晚爆火之后别提美女角色了,连正剧角色都很难接到。

观众一看到她就会想到那些小品, 根本代入不了其他角色。演话剧《茶馆》,她一登场观众就乐了。

宋丹丹后来也是《编辑部的故事》中戈玲和《大明宫词》里老年版太平的 候选人 ,最后都没有了下文。

再之后,最出名的代表作品便是《家有儿女》了。

《家有儿女》

除了戏路被限制外,喜剧标签也隔绝了她们与美的关联。

hold住姐 谢依霖就说过 女谐星是条不归路,当你选择这条路的时候,你就要放弃成为林志玲 。

左 谢依霖

去年的奇葩说里,脱口秀演员小鹿也表达过同样的观点。 男人幽默起来是很性感,很吸引异性的。但女人的幽默会消解性感。

小鹿

她说,很多男生看完她的表演,反应不是「这个女人好性感」,而是「多好一女孩白瞎了」。

其实,这和大众观念里存在着一个正统的 好女孩 形象有关。

无论是传统视角里,还是大众的认知中,女性都应该是美的代名词。 而女丑这种难登大雅之堂的,窘迫、搞怪的角色和人们理想中的女性形象存在着天然冲突。

说得更广义一点,女性喜剧人的喜感往往来源于她们主动异化了自己的女性身份。

贾玲的胖女生形象、蔡明的毒舌老太太形象,都颠覆了传统意义上 好女人 的形象,从而获得了反差感和喜剧感。

贾玲在吉林卫视曾经表演过一个小品叫《喜剧啊 喜剧》,在里面,她扮演一个女喜剧人,上来就是抖年龄和身材的包袱,在舞台上吃辣椒、喝酒。

演出完毕后,她接到男朋友的电话,男朋友不喜欢她在舞台上那样。要求她在 喜剧和男人之间选一个,贾玲选了前者。

当男朋友反复问贾玲,为什么要做这件事,贾玲反复答:因为喜欢。她每答一次,观众就动容一次。

她说,从进了相声圈那一天开始,就像错进了男澡堂子,但是她不会像别人赶紧逃出去,而是索性硬着头皮进去坐一会儿。

能够在男澡堂子里面不改色甚至游刃有余的女性, 有多少人会觉得她是性感的、美好的、甚至是正常的呢?

所以在刚做喜剧的时候,贾玲很不受待见。

在舞台上被导演骂过像猪,也赚不了几个钱,坚持不下去的时候老家那边介绍了一份工作,她动摇了,跟师父冯巩说了这事,后来冯巩知道了她的困难,才一路带着她。

台上逗人笑,台下辛酸泪。女喜剧演员再怎么说也是女性,而职业要求她们突破自己的内心局限。

如果说演艺圈里那些女神和小仙女是在脸上做整形,女喜剧人就只能在心里,给自己动刀子。

女丑无法代表传统意义上的美,更无法承载性幻想,也因此获得了美貌的女明星无法获得的自由。

我举个例子,如果你要剪一个cp视频,把流量小花和流量小生拉郎配,那你最好小心小心再小心,最好圈地自萌,不要被粉丝们观测到, 否则稍有不慎就容易被锤成猪头。

但如果把流量小花换成贾玲呢?

据不完全统计,贾玲在B站的老公有权志龙、李现、易烊千玺、范丞丞、王一博、王俊凯等等顶流,每到那种时尚晚会,那简直就是贾玲的B站老公开大会。

虽然拉郎视频多到可以申请吉尼斯世界纪录的程度,但她几乎没有真正的cp粉,她跟权志龙的甲醛cp名字是很上头,可大众也就图一乐。

粉丝不会相信自己的哥哥,会跟贾玲在一起,因此也不会对她抱有什么恶意。

一个残忍的真相是:相貌平平甚至还有点 缺陷」的人,对于大众来说,是没有攻击性的。

而大众,是最脆弱、最焦虑最无法接受一丁点攻击性的。贾玲调侃说自己胖能让观众笑,赵露思说自己微胖只会被骂凡尔赛和绿茶,因为放在普通人里,她根本就不胖。

赵露思

没有攻击性,喜剧演员们才能自由地去嬉笑怒骂,才有更大的边界去创造喜剧效果,所以女性喜剧演员们不能好看,甚至就算是美女也要努力扮丑或者装疯卖傻,喜剧就是这样残忍的艺术。

你们或许听过这样一句话,喜剧的内核是悲剧,年龄越大,越看不得喜剧。

记得小时候看《喜剧之王》,笑得前仰后合,长大后再看无论是尹天仇抢盒饭,还是他对柳飘飘说: 其实我是一个演员 ,都能在我的泪点上蹦迪。

悲情内核来源于陈佩斯的公开课《大道喜剧院:陈佩斯喜剧表演培训》当中反复提到一个理念。

陈佩斯

他认为: 一切喜剧都有一个悲情内核,笑是果,悲是因。 正因为有悲情的因素存在,有差势的存在,人们才有机会产生「笑」这一行为。

什么是差势,就是优劣、高低、贵贱。

换句话说,喜剧就是以对自我的折磨来换取他人的喜悦。以自我的低姿态,引起对方的优越感。

就像《喜剧之王》中唱的那样,站在我旁边,你不算可怜。

我相信大家日常生活中也会经历这样的时刻,有一些你无法逃避的问题与其从别人嘴里说出来让自己尴尬,倒不如自我调侃,达到一种 小丑竟是我 的幽默感。

很多人调侃自己的外貌、调侃自己单身,实际上,如果有得选,没有人不想长得好看,也没有人想一直打光棍。

喜剧演员就是这样,通过一次次地揭自己的伤疤来获得大家的快乐。

最后,聊回到贾玲。我觉得贾玲出现在虎扑直男的女神候选人中,并不是坏事。

尽管大部分人是戏谑心态,但也能看到,优秀的作品能让一个外形并不突出的女艺人进入大众的视野,甚至被讨论 是否性感

更有意义的地方在于,这件事让不少人开始反思,真正有资格被称为 女神 的艺人,是那些有颜值能出大片的,还是有作品能创作的?

这个问题不需要一个标准答案,各人有各人的选择。

但对于喜剧行业和女性喜剧人来说,光是这样的讨论,就已经足够有价值。

这意味着女喜剧人的边界在慢慢拓宽,无论是大众刻板印象,还是个人职业道路。

这几年,喜剧演员、尤其是女性喜剧演员所展现出的探索和变化,我认为是远远超乎过去的。

当辣目洋子、马丽、蔡明以性感造型登上《男人装》,颠覆的是 喜剧演员无法性感的思维定势。

马丽

当张小斐出现在《你好李焕英》,打破了 喜剧女演员必须丑 的惯例;

张小斐

贾玲跨界做导演,更是极大地抬高了中国喜剧以及中国女导演的天花板;

当那些女性喜剧演员越来越多出现在社会议题中,出现在时尚杂志中,展现出的是喜剧和时代情绪的连接。

普通演员也许可以将自己和角色分得很开,但优秀喜剧人的成功,都是靠挖掘自己、改变自己得来的。

女性喜剧人越是颠覆,越是挑战大众的刻板印象,就越能拓展自己的可能性,也越能在艺术中更进一步。

更多“女性喜剧人”相关内容

更多“女性喜剧人”相关内容

新知精选

更多新知精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