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知一下
海量新知
6 0 8 4 6 9 5

电子竞技俱乐部与运动员签订合作协议,为何反被认定为劳动关系丨电子竞技法律风险

同川晓律 | 社交电商业务合规 2021/08/10 18:21

电子竞技产业是基于电竞赛事为核心的从上游游戏研发、代理商,到以赛事承办为核心的赛事运营商和俱乐部,再到下游宣传渠道直播平台,最后触达观众的赛事产业链。 结合电子竞技行业各主体的主要营利商业活动,我们通过真实案例对电子竞技行业特有的法律风险进行总结,并形成《电子竞技行业特有法律风险防范建议》系列文章,以期为从业者提供帮助。

本系列文章所提示的电子竞技行业特有法律风险目录如下:

1.电竞俱乐部与运动员合作法律风险

2.解说与直播平台合作的法律风险

3.电子竞技俱乐部赞助法律风险

4.电子竞技俱乐部合作推广法律风险

5.电子竞技俱乐部基地承租法律风险

6.赛事制作方与直播平台合作法律风险

7.电竞赛事赞助合作的法律风险

8.电竞赛事直播合作的法律风险

9.电竞赛事直播侵权的法律风险

10.电竞周边产品侵权的法律风险

……

未完待续

什么情况下,电子竞技俱乐部与

运动员的合作关系会被认定为

动关系

2021·SUMMER

在电子竞技俱乐部的组织机构中,赛训团队是整个俱乐部的核心部门,其核心为电子竞技选手,主要职责为参加电子竞技比赛。电子竞技俱乐部与电子竞技选手之间法律关系的稳定性,是电子竞技俱乐部运营中最重要的法律风险。电子竞技俱乐部最不愿看到其与电子竞技选手之间的法律关系被认定为劳动关系,从而导致电子竞技选手可以随时解约及基本无需支付违约金,反而可以要求电子竞技俱乐部补偿工资及支付经济补偿金。

本文对法院审判案例【案号:(2019)豫1303民初5654号】进行分析, 揭示何种情况下,电子竞技俱乐部与运动员的合作关系被认定为劳动关系,以及电子竞技俱乐部如何进行适当性防范。

一、案件基本情况

1.运动员主动出击,提起劳动仲裁获支持

2018年7月24日,电子竞技俱乐部南阳威七文化传媒有限公司(以下简称“ 电竞俱乐部 ”)成立。2018年7月25日,运动员程源(以下简称为“ 运动员 ”)与电竞俱乐部 签订《V7电子竞技选手经纪合同》及《选手服务合同》 【注: 《选手服务合同》 为腾讯科技有限公司提供的格式合同,腾讯要求俱乐部和俱乐部成员必须签署并且不允许协议双方按照自己意愿做任何修改】 。在 《V7电子竞技选手经纪合同》 中双方约定有“ 运动员自愿遵守电竞俱乐部的各项管理制度 ”、“运动员在活动中或者之外的行为,违反了本合同的规定,包括但不限于严重损害自己的口碑以及形象的行为、严重损害电竞俱乐部或者电竞俱乐部合作的第三方的名誉的行为,以及 工作态度不够敬业、积极,迟到、早退、缺席、犯错 ,等等,或因伤病无法完全履行本合同约定义务时,电竞俱乐部有权视其情况分别采取指正与警告、暂停或者减少支付报酬,中止履行本合同、解除本合同等行动以维护电竞俱乐部合法权益。对此运动员予以同意”和“ 运动员应自觉遵守各项规章制度,运动员应按时、积极参加电竞俱乐部安排、组织的电子竞技训练,努力完成规定的电子竞技训练、比赛任务 。除电竞俱乐部另有特殊安排的情况外, 运动员具体训练时间为每周一至周六,每天上班时间为13:00-22:00,期间运动员可视情况弹性休息,根据电子竞技比赛需要,训练时间也可以相应调整 ”等条款。在 《选手服务合同》 附录中,双方约定有“ 每年比赛税后工资60000(人民币),每月支付一次,其中包括,PUBG官方规定的参赛选手最低报酬5000元 ”、“ 当月工资在次月1-5日时支付 ”等条款”。

运动员因与电竞俱乐部发生劳动争议,向南阳市劳动人事争议仲裁委员会申请仲裁,申请解除劳动关系、支付拖欠工资及支付经济补偿金。劳动仲裁委经审理认为: (1)根据双方所签订《V7电子竞技选手经纪合同》《选手服务合同》所 约定内容,运动员与电竞俱乐部之间具有明显的从属性,这种从属性不仅体现在运动员的工作过程中,还体现在运动员对日常管理制度遵守上,根据合同约定,运动员必须遵守电竞俱乐部的相关管理制度,服从日常训练及参赛安排,否则将受到相应的处罚 。(2)电竞俱乐部为了参加相关比赛专门成立了Viruses7电子竞技俱乐部,而 运动员从事的工作正是电竞俱乐部开展该项业务的重要组成部分,且运动员为电子竞技俱乐部提供的劳动为有偿劳动,双方在《选手服务合同》附录中也明确约定了报酬标准及付款方式、付款时间 。根据《劳动和社会保障部关于确定劳动关系有关事项的通知》(劳社部发[2005]12号)“用人单位招用劳动者未订立书面劳动合同,但同时具备下列情形的,劳动关系成立:(一)用人单位和劳动者符合法律法规规定的主体资格;(二)用人单位依法制定的各项劳动规章制度适用于劳动者,劳动者受用工单位管理,从事用人单位安排的有报酬的劳动;(三)劳动者提供的劳动是用人单位业务的组成部分”的规定。 本委认为,本案中运动员和电竞俱乐部之间的关系符合上述情形,双方已形成事实劳动关系。

2.电竞俱乐部提起劳动争议诉讼抗争失败

基于劳动仲裁委的上述裁决内容,电竞俱乐部认为与运动员的法律关系并非劳动关系提起了诉讼 法院经审查认为 ,(1)电竞俱乐部与运动员均为符合法律、法规规定的劳动关系主体资格。(2) 运动员在电竞俱乐部工作期间受公司劳动规章制度的约束和管理 电竞俱乐部给运动员转款项 集中在1900元--2000元之间,转款时间大致在每月20日左右 ,电竞俱乐部称该资金是生活补助,明显不符合常理。所以 该资金可以认定为电竞俱乐部支付给运动员的工资报酬 。运动员所做的具体工作属于电竞俱乐部业务组成部分。因此,本院认定,运动员虽未与电竞俱乐部签订书面劳动合同,但存在事实上的劳动合同关系。(3) 《选手服务合同》的内容不违反法律、法规,应为有效合同。 《选手服务合同》是专业的电子竞技俱乐部与选手签订后,上传至腾讯官方俱乐部管理后台进行审核,审核通过后协议生效,方能成为PUBG正式认可注册的协议,进而俱乐部和选手才有资格参加由腾讯公司官方组织的网络游戏PUBG竞赛及相关活动。由此可见,该合同是电子竞技俱乐部参加腾讯公司官方组织的网络游戏PUBG竞赛及相关活动所必须与选手签订的。如不签订,则不能参加比赛获取比赛奖金。同时可以认为该合同是腾讯公司对电竞选手的一种间接保护,通过这种方式维护电竞选手的合法权益。电竞俱乐部与运动员签订该合同后参加了腾讯公司官方组织的资格赛,结果未入围无法进入正式比赛。 通过电竞俱乐部参赛的事实,可以看出电竞俱乐部是认可腾讯公司所提供统一格式的《选手服务合同》及其内容的。因此, 电竞俱乐部诉称与运动员签订《选手服务合同》不是真实意思的表示,本院不予认可 电竞俱乐部诉称《V7电子竞技选手经纪合同》与《选手服务合同》在双方薪酬支付及违约责任方面约定存在冲突,在双方薪酬支付方面《V7电子竞技选手经纪合同》仅仅约定了收益分配,其中包含比赛获得的奖金和其他盈利活动、其他经营类收益、赞助冠名收益。收益分配中并未明确约定具体工资发放标准、时间和办法。而《选手服务合同》中明确规定了工资发放标准、时间和办法,本院认为两个合同并不冲突,而是相互补充的关系。 因此,电竞俱乐部应按照《选手服务合同》中约定的工资标准向运动员支付工资。2018年7月25日,运动员与电竞俱乐部签订《选手服务合同》。该合同第三项:报酬部分内容为”基本工资每年比赛税后工资60000元(人民币),每月支付一次,其中包括,PUBG官方规定的参赛选手最低报酬5000元。”但电竞俱乐部并没有按照该合同的工资标准执行,而是选择低于该标准的1900元--2000元支付给运动员,违反了合同约定。因此,本院认定, 电竞俱乐部应支付拖欠运动员2018年8月至12月工资差额部分15000元及2018年7月(7天)、2019年1月、2019年2月(21天)未支付工资10000元,以上共计25000元

二、经验与教训

1.为何会被认定为劳动关系

根据仲裁委与法院的论述, 电子竞技俱乐部与运动员在签订经纪合同,却被认定为劳动关系的主要理由概括如下:

(1)电子竞技俱乐部与运动员基本均为具有民事主体资格的主体,符合劳动关系认定的主体资格要件。 运动员所做的具体工作本就属于电竞俱乐部业务组成部分,甚至说运动员从事的活动本身对俱乐部的生死存亡具有重要意义 《V7电子竞技选手经纪合同》与《选手服务合同》明确约定了运动员需要遵守电子竞技俱乐部的规章制度,存在上班、工资、处罚等极容易被认定为劳动关系的表述 在协议实际履行中,也存在着定时、定额发放约定“工资”的行为 。从劳动关系认定的构成要件来看,本案中电子竞技俱乐部与运动员的关系被认定为劳动关系从一开始就具有极高的风险。

(2) 在本案中,腾讯要求电子竞技俱乐部与运动员签订的《选手服务合同》对本案劳动关系的定性具有重要意义。 在该合同存在对运动员的最低工资标准及发放时间等情况下,电子竞技俱乐部未在《V7电子竞技选手经纪合同》或以补充协议的方式,对《V7电子竞技选手经纪合同》与《选手服务合同》的关系进行明确,也未对电子竞技俱乐部与运动员的关系不属于劳动关系进行明确。 因此,法院通过实际履行情况及结合合同约定,综合确认电子竞技俱乐部与运动员的关系属于劳动关系。

2.电子竞技俱乐部该如何做

根据我们的项目经验, 目前,很多电子竞技俱乐部对运动员的管理制度不够完善,会通过作息时间表、考勤打卡、宿舍管理等偏向劳动管理制度的方式对运动员进行管理,这种管理方式是这个行业的必然要求,也就是说,在实际管理过程中,电子竞技俱乐部的管理制度本质上与劳动管理制度很难区分 。但是回归到电子竞技俱乐部与运动员签订的合同本身,却可以将相同或者类似的行为通过约定转变为不同法律关系项下的行为,从而实现协议约定与实际履行一致。基于上述考虑,我们建议如下:

(1)制订一份完善的电子竞技俱乐部与运动员经纪合同 ,至少协议明确双方属于合作关系,合同中不用工资、加班、上班、请假、打卡、处罚、遵守规章制度等表述。另外,比较而言发达地区的法院和仲裁机构,对新兴商业模式中的法律关系界定更具有经验,如果可以,建议在协议中明确由北上广深等地区的法院或者仲裁委解决争议。

(2)通过补充协议、确认书等文件,积极明确腾讯等联盟官方要求电子竞技俱乐部与运动员必须签署的合同约定,与电子竞技俱乐部与运动员签署的经纪合同之间的法律关系和适用优先性 。至少保证,不会因为联盟必须签署合同导致电子竞技俱乐部与运动员被认定为劳动关系。

(3)制定更符合运动员管理的制度文件, 将其作为电子竞技俱乐部与运动员签署的经纪合同的附件,当作运动员的义务条款。至少在实际运动员管理中,不用加班、罚款、乐捐、打卡、工资等话术与运动员沟通。

(4)与运动员出现纠纷时,积极协商解决。 至少被运动员提起劳动仲裁时,应当积极提供证据证明双方并非属于劳动关系,争取不会拿到确认劳动关系的仲裁裁决书。

更多“法务”相关内容

更多“法务”相关内容

新知精选

更多新知精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