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知一下
海量新知
5 8 8 6 2 5 8

金石源:“双碳”视阈下的管理精进

人民财经 | 发现新财经 2021/07/30 08:45

新知达人, 金石源:“双碳”视阈下的管理精进

时新光 北京报道     责任编辑:华 莹

 

人类社会具有讽刺意味的是,直至进入20世纪后,人们开始意识到人类自身已深陷日益严重的生态环境危机之中,以海洋生物学家、著名科普作家、现代环境保护运动的先驱蕾切尔•卡森为代表的一批现代环保运动先驱,开始反思人与自然的关系。这个板荡世界中,需要一批生态觉醒者的念兹在兹,永矢弗谖。


《中华人民共和国国民经济和社会发展第十四个五年规划和2035远景目标纲要》指出,“全面提高资源利用效率;落实2030年应对气候变化国家自主贡献目标,锚定努力争取2060年前实现碳中和”。推动绿色发展,促进人与自然和谐共生,持续改善环境质量,构建集污水、垃圾、固废、危废、医废处理处置设施和监测监管能力于一体的环境基础设施体系。

 

金石源江苏金石源新材料有限公司创建于2013年,致力于集约、绿色、智能、低碳、可持续发展的新型现代化企业,以“锲而不舍,源清流清”的价值追求,深耕炉渣、粉煤灰、工业副产石膏、建筑垃圾等大宗固废的综合利用系国家高新技术企业

 

“变”和“不变”的管理哲学

 

“金石”:出自《荀子·劝学》锲而不舍,金石可镂”,隐喻经营企业需要的执、坚守、恒心毅力“ 源”, 《荀子·君道君子养源源清流清”。诠释既有深邃思想的引领,又有生态、低碳理念的投射。

 

当下中国经济的发展正面临与以往迥异的环境,我们必须打破既往的路径依赖。按照新制度经济学的观点,传统思想的刚性滞阻,往往是一种无效制度安排之所以得以维持的原因。经济的高质量发展,必须摒弃惯性思维,寻求“变”和“不变”的战略突破,寻求绿色、生态思想上的突破。

 

固废行业新商业模式的创领者行业“生态价值”的标杆“匠心文化”的典范”,这是金石源的企业愿景。我国大宗工业固废每年新增及历史堆存量大,若强化其综合利用,提升资源利用率,不仅能够节约原生资源和降低资源对外依存度,还可以减少大气、水和土壤污染风险。

 

目前,大宗工业固废综合利用产业总体呈现规模小、分散、低值、低效等特点,集约化水平低,工艺和设备能耗高,综合盈利能力弱。 部分综合利用产品经济效益低,耗能高,循环但不经济、不低碳的现象突出。金石源发展于这样一个时代背景。

 

日前,江苏金石源新材料有限公司董事长梅义荣,在谈到企业发展时表示,金石源厚植集成创新“驱动力”,涵养智能制造“新工艺”,培育基地市场“增长极”。实现企业由规模扩张的“数量导向”,转向智能低碳的“价值导向”。立足新发展阶段,贯彻新发展理念,构建新发展格局。以史为鉴,开创未来,为“双碳”目标的实现作出贡献。

 

 

有专家指出,固废综合利用是传统建材和新材料行业的一种补充方式,产业起步晚,缺乏龙头骨干企业带动,经济效益总体较差。部分项目技术和成本优势不明显,能耗高,污染物排放量大,导致出现低水平重复建设和低层次恶性竞争现象,制约产业的高效、高质、高值和规模化发展。部分项目建设前缺乏必要的技术研判和调研考察,加之对销售半径和市场风险分析不足,对同质化竞争的对手缺乏了解,都有可能影响企业的综合盈利能力。

 

“生态觉醒与这个板荡世界重新“对话”

 

金石源,锲而不舍,源清流清。涵养天下归心,道法自然。笃信众生喧嚣、娱乐精神浸透下的狂欢终将退出,惟道德、智慧、生态、利他、人与自然是命运共同体的觉醒与这个板荡的社会重新“对话”。

 

“金石源”的“双碳”视阈下的生态精进,有着“高质量发展”的“政治学”思考,体现出集约内涵式的“经济学”内涵,有着崇尚“文化学”的健康、平等、协调、共享、共存的多种文化的互补与渗透,反应出调节自然-技术-社会关系“社会学”的原理,还有着人与人与自然和谐共生“天人合一”的哲学底蕴

 

工业文明阶段,科学技术呈现爆发式增长,人类改造自然的能力得到了极大提升,在利益驱动下,人类对自然进行了掠夺式开发和征服式改造进入20世纪后,人们开始意识到人类自身已深陷日益严重的生态环境危机之中,以海洋生物学家、著名科普作家、现代环境保护运动的先驱蕾切尔•卡森为代表的一批现代环保运动先驱,开始反思人与自然的关系。

 

长三角区域是中国经济、金融、生态、产业高地的前沿,是中国经济结构转型升级的探路先锋,为我国产业经济水平最高、国际化发展程度最高的地区之一。金石源总部处于长三角北翼中心城市的盐城,是上海北向发展轴上的重要城市,向北连接连云港、青岛,向南经南通接上海,承接上海的辐射条件日益改善。

 

从需求端看,随着国家实施新基建等政策因素的带动,我国基础设施建设将不断加大,同时伴随绿色建材、装配式建筑、乡村振兴的深入推广,利用工业固废生产的再生产品,市场空间将会进一步拓展。

 

金石源以全面提高资源利用效率为目标,以推动资源综合利用产业绿色发展为核心,加强固废系统治理,创新固废利用模式,实施固废专项行动,促进固废实现绿色、高效、高质、高值、规模化利用以技术创新、制度创新、应用模式创新为动力,坚持不懈、久久为功

 

“产学研用介美云”的互为动因

 

金石源牵头与国内科研院所等组建“产学研用介美云”创新联合体“产学研用介美云”对固废综合利用的技术难点和共性问题协同攻关,加强先进适用技术推广应用研发一批先进适用的资源综合利用关键工艺、技术和装备

 

百年工业革命以及人性的认知,共同催生了管理革命。从温斯洛-泰勒的科学管理,到后来的人本管理、精益管理后,“生态管理”喷薄而出。“生态管理”即与商业伙伴在互惠、信赖基础上产生的共生、互生、再生的价值网活动,它是中国在数字文明逻辑下缔造的新管理范式。金石源与他们构建“平台组织、互动价值、大树生态”的赋能系统。

 

金石实施与装配式建筑企业的深度合作,开公司产品市场“增长极”。围绕工业与城市建筑垃圾等固废的规模化增值利用,大力发展固废大掺量绿色装配式建筑是建筑与建材行业转型升级的客观需求和必然趋势。作为世界混凝土研发、生产与使用大国,更应积极拥抱而不是回避行业技术挑战,力争在固废原料精细化预处理、大掺量固废装配式PC构件制备与绿色建材环境安全评价等领形成新的理论与技术突破。

 

金石源始终认为,固废的利用是建立在按照全生命周期评价方法评价任何建材产品处置废物是需要耗费能源、产生排放的,是会留下碳足迹的。目前对各种建筑材料的全生命周期评价并没有完全建立起来和全面推广应用,按照过去甚至现行的仅对利废产品生产和一次性应用的绿色评价方法是不能科学合理地评价产品的绿色度的。

 

固废的高质综合利用,不仅仅是一种经济模式,而是一个经济与社会交织的系统工程。它涵盖人与自然和谐共生、可持续发展、技术创新、环境保护、产业升级转型。任何用单一的思维看待这个问题,都不会得到合理的解决梅义荣如是说

 

金石源推崇“系统思维”,体现中国哲学的“整体关联、动态平衡、自然合理”;体现“系统环境特征、新要素变化”的大战略考量;体现“尊重历史,尊重发展”的唯物史观;体现“遵循事物发展突发性、渐进性,又考虑边界条件约束”的方法论。

 

 

新知精选

更多新知精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