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知一下
海量新知
6 2 9 1 1 1 8

新材料、新研发:中国原创新材料的新经济之路

GEI新经济瞭望 | 中国新经济思想入口 2021/07/22 09:55

2021年6月28日,我在湖南长沙参加了博云新材成立二十周年大会,并做了主题为《新材料、新研发——中国原创新材料的新经济之路》的发言,讲了三个方面:一、新材料、新研发是新经济的新方向;二、新场景倒逼新材料、新研发;三、博云新材应该走怎样的新经济之路。

经常有人讨论,美国硅谷到底是“硅”还是“谷”,我们理解“谷”就是机制,“硅”就是材料。怎么理解“新材料、新研发”?“新材料”永远在发展和前进;“新研发”是新经济的产物,是新的时代用新的方式去研发。

新材料、新研发是新经济的新方向

一个时代的最基本特征是什么?我认为时代就是能源和材料,不同的时代是由不同的能源和材料定义的。在新经济时代有三大方向:第一是数据驱动一切,二是能源互联网,三是新材料新研发。

为什么数据这么重要,成为驱动一切的力量?这主要表现在四个方面:一是数据驱动企业成长,诞生新物种。比如现在诞生的独角兽、瞪羚、哪吒企业,这些新物种企业的增长规律也是数字决定的,数字驱动企业增长速度基本可以达到一年翻一番,甚至更多。希望博云新材的高层尤其是杨董事长要多关注新物种,博云新材如果能培育出新物种企业,绝对是国企改革的典范。二是数据引领产业跨界,爆发新赛道。三是数据参与科技创新,爆发新场景。注意我在这里讲产业、赛道和新场景用的是“爆发”一词。现在科技进入新经济时代产生了深刻的变化,科技的重点更多在于改变世界,爆发世界以前没有的新场景。四是数据赋能政府管理,带来新治理。博云如何发展,需要我们自己去探索,同时也需要和政府去交流新治理的方式。

给大家介绍一本书叫《富足》。这本书是美国硅谷的奇点学院院长彼得·戴曼迪斯写的。每任美国总统上台后都说,如果中国14亿人都进入中产阶级,世界是承受不了的,包括资源、能源、大宗商品都会承受不了。现在中美关系很紧张,本质就是基于这种认知下的决策。而作者认为这个观点只是从传统发展路径来看的,但是只要具有四大驱动力,即“指数级增长的技术”( 信息技术、人工智能、生物技术、纳米、材料技术等)、“DIY”创新者(如马斯克火箭、文特尔人类基因)、科技慈善家(以硅谷投资者为代表的天使投资人,改变世界:疾病、教育等)、“崛起中的10亿人”(未来的”新中产阶级“,能够利用并且反哺于技术和创新),未来世界就算承受100亿人口也是没有问题的。《富足》带给我们一种新认知,就是真正短缺的资源是很少的,真正的问题主要是如何利用资源。在现在这个时代,我们要做新经济,只有新经济才能创造出更大的空间。我想我们现在要干的事,不光是和美国直接竞争,更多的还要主动去创造新时代、新经济、新产业,要让新的模式在世界上开花,而不是在旧的动能上死拼。

所以,博云新材要发展,要坚持做“新材料、新研发”。什么是新研发?新的研发模式不再像过去是由科研机构主导的研发,不再是以往的“基础研究、应用研究、成果转化”这样一个线性逻辑,而是有更多的科学家、企业家、投资人等多元主体联合参与的新研发,从而实现与市场需求同步的“产业技术创新”。

现在社会上涌现了很多新型研发机构,博云新材也有多个研发平台,但要满足新材料、新研发的需求还是不够。我到博云新材陈列馆参观,最让我惊喜的是黄伯云院士说的两句话,和我的心思是不谋而合的,就是“大平台”和“大团队”。我认为现在中南大学和博云新材要干的事就是打造“大平台”,现有平台还是远远不够的,要有更多企业家和投资人参与到我们的创新中。

我前期到武汉光谷参加他们光纤产业发展的研讨会,会上20多个企业家、七八个院士在那讨论今年要重点投资的项目,参会的有大批投资人,准备了200多亿的资金等着要投入到这些项目中去。我最近跟吴厚平总裁讨论比较多,我经常给他说,现在的面太窄了,都是“碳碳”平台,而且只局限在兴湘集团、中南大学还不够,要搭建“大平台”,组建“大团队”。我希望在不远的将来,看到博云新材组建的新材料大平台,而且成为中南大学最主要的成果转化平台,也是有多元投资人加入的平台。

新研发和创业如何推进?我们可以看美国的典型,就是“拜杜法案”,它的本质就是创业者有其股。博云新材去探索创业者有其股,我们的创业团队、中南大学的大学生研究生,谁有想法、谁有理念,就要吸引到我们的平台上来,而且想办法给他们投资。但这已经是上一个时代(美国拜杜法案时代)的做法了,美国通过拜杜法案对其创新发展起到了很大的撬动作用,但到现在中国在这个方面还没有做得很好。中国现在进入新经济时代,新研发、新治理成为新经济探索的主要方向。如果说在拜杜法案时代,科技成果转化是十亿美元级的,比如方正和紫光,那么新经济、新治理创新机制下科技成果转化将是百亿美元级的,这就需要有更大的平台。在新经济时代,中国迅速缩小了和美国的差距,独角兽企业已经比美国多,新经济的场景创新比美国快,虽然中国传统的研发还落后于美国,但借助新经济、新研发,未来中国将超过美国,所以我们下一步最重要的就是跳出拜杜法案的规则限制,探索新经济、新治理的创新机制,这也是中国真正崛起的关键所在。

新场景倒逼新材料、新研发

场景创新是创造或模拟一个新的应用场景,然后通过这个场景倒逼技术创新,严格意义上讲是一种成果转化倒逼机制。长城所已经在全国很多城市召开了场景创新大会,其中重要的一项工作就是推动企业做场景创新。企业只要在新场景方面取得突破,就很有可能迎来爆发式成长,成为新物种。新经济时代做新场景要站在全球视野,长城所在疫情之前发布了包括无人支付在内的“中国十大场景”,对很多新产业的发展起到了巨大的推动作用。疫情使得中国很多场景在全球处于领先水平。

新场景具有四大特点,即“创意+小切口+爆发+新治理”。所谓新场景,不是需求研发,而是改变世界的创意,是创意和技术的结合;不是“摊煎饼式创新”,而是从“小切口”入手解决大问题;不是技术应用示范,而是商业和技术快速爆发式成长;需要通过新治理建立符合场景创新特征和规律的新规则。一个高价值的场景,往往会催生一批高成长企业,带动一个生态。长城所现在每年都会发布潜在新物种企业报告,我们希望和长沙合作办一次新赛道、新物种发布会。现在由于疫情影响及人口众多,中国在新场景上具有巨大的优势,场景丰富、数据多、爆发点多。长城所最近跟科技部等部委一直在沟通,酝酿出台国家“未来场景计划”,该计划包括新生活、新生产、智慧城市、新材料和未来产业五个领域的新场景。

博云新材现在干的事情更多的属于“小切口”,属于跟踪发展的模式。其实博云新材差得更多的是“创意”,在这里我想和周校长建议一下,我们要非常重视大学生,特别是从事材料研究的大学生的创意,鼓励他们敢想,要把博云新材涉及到的技术通过想象力来寻找爆发点,找到改变世界的那个场景。长城所去年发布了哪吒企业榜单,其中一家企业叫T3出行,天使轮融资拿了100亿,今年在待发布名单上的已有4家企业天使轮融资拿了100亿。这些案例表明,现在越来越多的创业来自创意,我们如果没有创意、打不开思路就不可能获得资本市场的认可。我看了博云新材的陈列厅,有那么多好的技术和成果,我感觉欠缺的就是创意,我希望中南大学可以定期举办学生创意大赛,让学生在新材料领域搞创新创意。上海曾经举办过一场“智慧城市”主题创新创意大赛,只要你能拿出好的创意,不但上海智慧城市相关的数据给你开放,政府和投资商还给你投资,上海有很多独角兽企业就是在这次创意大赛中脱颖而出。北京也是这样,由于疫情影响,北京市将城市数据完全共享给新物种企业,让这些新物种企业有爆发成长的机会。

我一直很想促成和中南大学合作,在国内搞材料创新大赛,从实力上讲非中南大学莫属,希望不远的将来到长沙来举办一次材料场景大赛或材料场景发布会,我相信未来材料场景创新的空间一定非常大。从博云新材的新场景探索思路上讲,建议重点从让阻力场景转变为“动力”场景的角度去考虑,这个我们以后可以有更多的具体探讨。

博云新材应该走怎样的新经济之路

首先新材料新研发应该有怎样的新使命。我在来博云新材的路上和江亮博士简单地交流了一下“材料基因工程”。听了江亮说的,我感到很激动,我对“材料基因工程”不太懂,但我很快联想到我们合作的一些医药项目,我们原来做一个医药可能要十年,但疫情出现后,由于新技术和新模式发展,新医药一年就可以研制出来并投入使用。我问过吴总,一个新材料研发出来要多久?博云新材能不能打造一个平台让新材料研发周期从原来的十年甚至二十年缩短到两年?让中国和美国的新材料竞争从过去面对面的直接竞争转变为换道超车的竞争。换句话讲就是,用中国的人多势众、大数据、平台化来走新材料新研发的道路。从这个意义上讲,我们的使命就是建设“材料基因工程”,加速新材料研制过程,增加材料研发的多样性,探索材料新应用领域,使中国新材料研发走出一条换道超车的道路。

二是打通场景—材料—创意—人才链条。在新材料研发过程中,需要做到场景引领,创意领先,而且要有坚实的人才储备作为支撑。材料研究是一个很繁琐的工作,但湖南人“耐得烦”,并且中南大学材料学科的毕业生遍布全球,在很多新材料前沿领域都有中南大学学生的身影,具有重要影响力,这就可以很好地解决人才支撑问题。我每次去美国必去两个地方,一个是硅谷,另一个是MIT的媒体实验室。我们国家很多领导人和科技部的领导也多次去参观过,一直想把这个模式引入到中国,在清华或者北大落地。这次一交流我恰恰觉得这个中国版的“媒体实验室”在中南大学实施更合适。什么是“媒体实验室”?它是创新创意的一个平台,面向全球发出标书,是由企业家、科学家、投资人和创业者组成团队,在“媒体实验室”进行创意场景试验,一旦突破后就进行股权划分,商业化运作。我在国内考察过清华、浙大,但都不具备建立媒体实验室的基础。我希望中南大学利用自身在新材料领域的强大实力和广泛影响力,争取能落地。这实际上也是搭建更大平台的运作方式,有别于我们过去只简单考虑成果怎么转化的小平台运作,让黄伯云院士“大平台”、“大团队”的要求能更好得实现。基于以上这些情况,我建议博云新材依托上市公司平台,发挥整合链条的积极作用,由博云新材和中南大学面向全球联合举办“新材料创意挑战赛”,搭建中南特色的“媒体实验室”(新材料新研发实验室),吸引本科生及中南大学的全球校友参与新材料新场景的设计,支持有创意的优质项目,对其给予资金、资源等方面的支持,助力其发挥出其不意的效果。

三是博云新材应走好大企业平台之路。博云新材现在就应该开始走大企业平台化之路。长城所研究发现,大企业平台化转型一般由跨界创新、业务拆分、布局新赛道、嫁接新经济、全面在线五大机制促成,中国有很多企业现在都在做开放场景和开放对接,使得企业蓬勃孕育出许多新物种,取得爆发式增长。为此,建议博云新材牵头,找来更多的企业家、投资者,还有中南大学的科学家共同参与,一起探讨新材料的未来场景应用:创建博云汇——建立一个从新创意、新人才到新研发、新场景的有效桥梁,以新场景、新市场作为科技资源配置的核心因素,将新研发的成果能够更好更快的转换出来。兴湘集团如果愿意,我们可以开展一次全面的对接会,让很多新物种企业来和国有企业对接,进行场景应用方面的合作

四是兴湘集团如何助力打造生态化组织。兴湘集团作为省属国有资本运营公司,国资委的考核应该重新考量,看你是否是一个生态型组织,成不成功在于你能不能培育出新物种企业,能不能组建生态化的新材料研发。兴湘集团应该成为构建创新创业生态圈的主导者,促进大中小企业在研发创新中通力合作,由此成为激发新经济活力的源头所在。

五是中南大学坚持新研发,打造创业型大学。长城所与宁波财经大学合作,将其打造为创业型大学,并且建设了一罐长城商学院,每年招生200人。今年这所大学还申报了一个创业管理专业,是教育部批准的国内第一个创业管理类学科。我希望中南大学也要努力创建创业型大学,实现从研究型大学向创业型大学的转变,成为中国的斯坦福。因为中南大学具备MIT“媒体实验室”的成功基因,而MIT是美国第一家也是最有名的创业型大学机构,美国经济差不多一半是由MIT毕业生影响产生的。所以,建议中南大学要坚持新研发,以创意、创业、创新为核心,对标MIT实验室,打造中国版具有中南特色的“媒体实验室”,致力于交叉领域,独创性、开放性的研发,探索“不切实际”的研发,为中国新经济时代换道超车闯出一条新路子。

六是长沙高新区怎样打造新经济活力区。后期长城所会和长沙高新区进行深度对接合作,我会建议长沙高新区要着力打造新经济活力区,要在高新区管辖范围内划出一个区域专门做新经济,重点打造赛道为新材料新研发和基础软件,中国的“媒体实验室”也要落户在这个新经济活力区。

最后,跟大家分享一下我这次到湖南学到的两件事,叫“耐得烦”和“霸得蛮”,我觉得好得很!“耐得烦”是搞新材料研发必不可少的素质,“霸得蛮”就是我们需要的企业家精神,我希望湖南的企业把“耐得烦”和“霸得蛮”精神在新经济发展中实践起来,发扬光大,从而取得更大的成绩,谢谢大家!

版权声明: 版权归北京市长城企业战略研究所所有,欲转载请关注公众号后直接回复“转载”或在文后留言,并注明来源。

更多“新材料”相关内容

更多“新材料”相关内容

新知精选

更多新知精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