飞鹤回头吃“毒草”,消费者都快被忽悠瘸了!

柴狗夫斯基 | 世界很复杂,我们用简单的方式告 2021/07/19 12:55

哈喽大家好,我是宇宙第二反套路、防忽悠、揭秘商业和资本真相的镰刀粉碎机柴妹~

咱们前段时间刚说完国产奶粉的猫腻,这不,飞鹤又闹幺蛾子了。

有人发现,小羊妙可的大股东突然从黑龙江岳佑贸易发展有限公司变成了黑龙江飞鹤乳业有限公司,且100%控股。

看起来,这似乎就是一次正常的商业架构调整。

主人公是飞鹤小羊妙可...

那这件事儿就没那么简单了。

虽然小羊妙可这家公司名气不大,但它却曾是飞鹤布局羊奶粉领域的重要一环。

后来发生重大食品安全事故,为了自保,飞鹤选择“弃车保帅”。

不过当时种种线索均表明,这只是飞鹤展现给大众看的假象

飞鹤表面上与问题企业划清关系,可实际上...

啥也不说了,咱们直接开扒。

陕西小羊妙可乳业有限公司旗下有一家99%控股企业,名为黑龙江关山乳业,这便是咱们要说的另一个主角。

让我们把时间回溯到2014年。

彼时,国产奶粉正因口碑崩塌而面临市场被进口奶粉挤占危机。

飞鹤奶粉为了发展,提前押注羊奶粉赛道,并以3亿元的价格收购关山乳业,控股70%,正式进军羊奶粉市场。

为了表现出二者的从属关系,关山乳业被冠以飞鹤之名。

飞鹤的本意,是借助关山乳业开拓羊奶粉市场。

可飞鹤董事长冷友斌千算万算都没算到,收购关山乳业后,好处没捞到,反倒先被扣上一口大锅。

2015年6月,关山乳业6批次产品国检不合格,其中两批次硝酸盐不合格,最高超标8倍;还有四批次硒不合格。

硝酸盐这玩意儿虽然本身对身体无害或毒性较轻,但人体摄入后会在细菌的作用下还原成亚硝酸盐,毒性非常大。

一夕之间,关山乳业与“毒奶粉”关联在一起。

看过国产奶粉那篇文章的朋友应该知道,那个时候,国产奶粉频频出事,关山乳业事件一曝光,直接给了当时的市场一棒槌。

也给了飞鹤奶粉一棒槌。

好家伙,爷搁这儿猥琐发育呢,结果你直接来个大招秒杀?

之后关山乳业停产、停售并召回相关批次产品,而飞鹤奶粉则被罚1120万元作为代价。

这还不算完。

身为关山乳业背后的大boss,在面临此等严重安全事故时,罚款还算小事,若口碑崩塌就完蛋了。

毕竟消费者可不管关山乳业和飞鹤奶粉之间的弯弯绕绕,只知道关山乳业是飞鹤旗下的公司。

既然关山乳业出了事儿,那飞鹤自然逃脱不了关系。

为了撇清自己,2015年8月,飞鹤奶粉删掉了关山乳业企业前的“飞鹤”二字。

但去了名儿,飞鹤还是不安心。

2016年12月,飞鹤干脆将关山乳业打包,以8400万元的价格贱卖给深圳岳佑。

买的时候花了3亿。

结果最后8400万就卖了。

可见飞鹤与关山乳业切割的想法有多迫切。

虽然关山乳业给飞鹤惹了一身骚还亏了那么多钱,但既然双方都做了切割,那么二者大概就相忘于江湖了吧?

可之后的种种迹象,却又表明...

飞鹤并没有真的放弃关山乳业。

疑点一:

飞鹤于2016年12月30日将关山乳业贱卖给深圳岳佑。

可深圳岳佑这家公司,成立于2016年12月13日。

发现没?

这家公司刚成立,没过几天就成了关山乳业的下家。

时间点巧合的过分。

看起来,深圳岳佑的诞生似乎就是为了接手关山乳业?

疑点二:

关山乳业被飞鹤收购时,入驻了很多飞鹤高管。

但关山乳业被卖给深圳岳佑后,这些高管却并没有完全离开。

比如来自飞鹤的梁爱云。

梁爱云曾是拜泉县飞鹤乳业有限责任公司、黑龙江飞鹤乳业有限公司拜泉粉公司的负责人。

身为飞鹤系员工,在关山乳业与飞鹤“脱离”后,依旧任职于关山乳业?

疑点三:

陇县人民政府官网于2018年1月24日发布了一篇工作报告。

报告内容指出,启动投资20亿元的飞鹤二期羊乳粉生产线、养殖基地项目,支持飞鹤关山新品牌布局全国销售网络......

注意时间点。

飞鹤2016年卖掉关山乳业。

而当地政府在2018年竟然说飞鹤关山新品牌?

恕柴妹直言,政府机关不可能犯如此明显的错误。

除非...这并不是错误。

疑点四:

2018年,关山乳业正式改名为小羊妙可。

旗下奶粉品牌也改成了“佳瑞妙可”。

颇有一种改头换面重新来过的架势。

可当时小羊妙可为何在奶粉包装上印着飞鹤的logo?

就连宣传页面也打着飞鹤的旗号?

彼时有博主特意写了一篇文章狙击小羊妙可,明明和飞鹤没有任何股权关系,却公然使用飞鹤商标。

通过配方注册的佳瑞妙可奶粉备案标签也没有“飞鹤”字样。

可以说,小羊妙可此举是严重的商标侵权。

那么飞鹤知道此事吗?

大企业最痛恨的商标侵权,尤其是被媒体曝光过的侵权事迹,飞鹤难道真的不知道吗?

而此事被曝光后,飞鹤方面一直没有动作。

若真是一家毫无关系的企业,想必飞鹤早就起诉对方了吧?

这种种疑点,让人们如何相信,飞鹤真的和关山乳业没有关系了?

而飞鹤这一手操作,不得不说,真6。

关山乳业曝出重大安全事故后,飞鹤先假装“大义灭亲”,将其卖掉,消费者便不能再将安全事故与飞鹤扯上关系。

之后关山乳业改名换姓,变成小羊妙可。

但一个新奶粉品牌,不足以得到消费者信任。

于是小羊妙可的产品包装加上飞鹤的名字,消费者看到就以为这是飞鹤旗下的奶粉,因为相信,所以纷纷购买。

此时谁还记得,这是一家曾出过重大安全事故的奶粉品牌呢?

因为打着飞鹤的旗号,小羊妙可逐渐在羊奶粉赛道占据一席之地。

此时,飞鹤再将其收回麾下,名正言顺进入羊奶粉市场。

想必大家也都发现了。

飞鹤奶粉绕这么大一个弯子,目的就是进军羊奶粉市场。

若说飞鹤第一次收购关山乳业是为了多一个业务的话,那么如今第二次收购小羊妙可,就是迫不得已。

这些年来,中国新生儿出生率越来越低。

导致国内婴幼儿奶粉市场销售量逐年下降。

在这种大环境下,飞鹤的市占率已经到达天花板。

可冷友斌说了,飞鹤要在2023年要实现销售额350亿元、2024至2028年实现集团销售额15%的复合年增长率。

单靠现有的奶粉业务,这个目标根本实现不了。

所以飞鹤想到了多年前便已埋下的棋——做羊奶粉的小羊妙可。

羊奶粉市场规模不小,整体也算是一个好方向,就算已经有澳优占据市场大头,飞鹤也能凭借自身影响力分一杯羹。

可问题在于,飞鹤实在有点忽悠人。

想做羊奶粉,就踏踏实实的做。

私下搞这些骚操作、拿一个曾经出过事儿的企业出来算什么?

当真以为换个马甲,从前的事故就可以一笔勾销?

一家曾经出过事儿的企业,我们应该原谅吗?

END

主笔 | 小陆

编辑 | 四少


更多“飞鹤”相关内容

更多“飞鹤”相关内容

新知精选

更多新知精选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