别让同程集团和吴志祥跑了!

柴狗夫斯基 | 世界很复杂,我们用简单的方式告 2021/07/14 17:03

大家好,我是宇宙第二反套路、防忽悠、揭秘商业、资本真相的镰刀粉碎机柴妹。

前几天,有很多读者后台留言,让我们写写同程生活,本来不想写的,但回头来想想,这是一个涉及千家供应商、数万家庭血汗钱的事件,尤其在搜索资料后发现,可能有些不该被忽视的核心利益者似乎成功的躲开了这波舆论的声讨,这是不应该的,所以我们还是决定来讲一讲这件事,希望能帮助被欠款的人发一点声音……

社区团购竞争激烈,同程生活成为了第一个出局的大玩家,上周同程生活宣布暴雷,前一天还信誓旦旦的表示要升级转型,后一天就大厦崩塌谎言覆灭。无数的供应商成为了社区团购竞争的炮灰,货款更是疑似成为同程生活失败的陪葬。

根据媒体报道,同程生活拖欠货款的供应商数量超过一千家,拖欠的供应商货款高达5.7亿,数额最大的粮油公司,拖欠数额达到1440万, 加上2-3亿的银行欠款,总欠款额达到9亿元左右。

 

对于同程生活来说,这是一次创业的失败,对于上千的供应商来说,这十万甚至上千万的货款意味着他们的家庭、事业的全面溃败和洗牌,也许未来的日子就要在还债中度过了……

 

供应商们组建了微信群,里面详细罗列的同程生活所欠的货款费用!

 

崩溃的供应商面对暴雷的同程生活感到非常绝望,他们押进去的钱回收无望,烈日炎炎下同程生活总部有许多前来要债的供应商,他们举着“同程生活还钱”的横幅,有的下跪求货款,有的把刀架在脖子上,只求能拿回血汗钱。

根据连线insight报道,供应商表示在同程生活暴雷之前,已经有诸多预兆。

 

第一,账期的延后,刚入驻同程生活时,账期为T+7,后面逐渐延长至T+14,再到后期T+15的账期可以拖延两个月,也就是说同程生活暴雷的时候,很多供应商一个季度的货款都没有拿到。

 

并且同程生活还以各种理由拖欠结算日期,比如资料有问题,发票有问题等等,总之就以缓兵之计消磨时间。

 

第二,各种理由扣款,一位生鲜类供应商在3月底发了一车洋葱,同程生活显示客损率高达33%,这明显高于以往的客损率更像是故意找茬,扣掉的钱相当于十车洋葱的利润。

 

生鲜类供应商的利润原本就不高,加上同程生活采用的是供应商承担货损和售后服务成本,所以中途的运费和货损费成为了,低毛利之后的第二大杀利润因素,如果运输了一吨土豆,但同程生活平台只销售了一半,那么剩余的一半将会退回给供应商,加上社区团购之间的竞争,供应商被同程生活薅走的羊毛可以说是肉中带血!

(维权现场)

 

第三,发票的抬头换了。原本签署合同的主体是“苏州鲜橙科技有限公司”,四月份续签的时候变成了“苏州觅橙电子商务公司”,主体的变更也许正意味着同程生活有过全身而退的打算。

 

改换名字,或许只是一种金蝉脱壳的手法。

 

当供应商发现货款越欠越多的时候,他们慌了,这个时候同程生活的CEO何鹏宇跳出来说,同程生活正在进行升级转型,希望大家给他们一点时间,并且还不忘给供应商打鸡血,“过去3年,我把公司做到了10亿美金。未来3年,我有信心一定可以再把一个业务做到10亿美金!”

 

并且同程生活发公告表明:从即日起,苏州鲜橙科技原品牌“同程生活”更名为“蜜橙生活”,进一步加大团长私域流量及直播供应链投入,为团长提供更多优质商品,继续为用户创造价格。

 

一顿操作猛如虎,好像同程生活的命运只不过是打了个喷嚏,问题不大,不过更多的供应商怀疑这只不过是掩人耳目, 目的只是为了稳定大家的情绪,并且从舆论上试图摆脱和同程生活的关系。

 

7月7日,同程生活发布公告,表示经过多方努力,依然无法摆脱经营困境,公司决定提出破产申请。公司本着对供应商、员工及社会负责的态度,将依法积极推进债务处置工作,在法律范围内最大限度保护债权人的权益。

 

并且何鹏宇再次出面,似乎企图煽动供应商的情绪,表示“如果资产变现不能偿还债款,接下来要再次继续创业,只要我不死,就一定能东山再起。”

 

这种打鸡血方式,仿佛是将供应商的前途和自己的创业尝试捆绑到了一起,供应商当然不会买账,上次拖欠的货款还没有还,现在又成了正义的化身,号称要不断创业直到成功,这是把大家伙当陪演呢?

 

并且,同程生活给供应商的欠款解决方案也是耐人寻味。

 

一是,成立新的公司,供应商的货款作为新公司的投资款,如果三个月之后实现盈利,就将货款打给供应商。(话说这是给货款一个正当的流失机会?一次供应商和同程生活悲哀命运的深度绑定?还是一个摆脱货款的由头?不得而知。)

 

二是,以物抵资,签完字就可以走人。根据供应商方面的消息,当他同意以物抵债,到达同程生活的公司时,已经人去楼空,没有一件货品,也没有一毛钱。

 

大部分供应商都没有同意这明显就很敷衍的赔偿方式,于是同程生活又给出了另外两种方案。

 

一是,向供应商支付欠款的40%,在签署同意书之后的15天内支付一半货款,30天内支付另外一部分货款,剩下的60%,等同程生活破产清算之后法院分配。(负债累累的同程生活,法院破产清算能有多少大家心里有数。)

 

二是,向供应商支付欠款的60%,在签署同意书之后的15天内支付一半货款,30天内支付另外一部分货款,剩下的60%放弃追偿。

 

并且如果同程生活走到了破产清算的那一步,首先发放的是内部员工的工资费用,最后才是供应商的货款。能支付多少,能不能支付还是一个问号。

 

但同程生活无法支付,并不代表的同程艺龙无法支付,根据天眼查显示,同程艺龙的执行董事为吴志祥,同时他也是鲜橙科技(同程生活)的最大股东。

但事发之后,同程艺龙一直在不断的否认和鲜橙科技的关系。

 

根据百度资料同程生活“品牌历史”部分显示:2017年12月24日,同程集团内部孵化成立“场景电商项目部”,2018年8月1日,同程生活成立,升级为亿社区团购为主导模式的家庭消费社交电商。

并且同程生活的创始人何鹏宇同时也是同程旅游的高级副总裁。

我们再来看苏州鲜橙有限公司(同程生活)的股权结构图,根据天眼查显示,吴志祥占股7.1%,何鹏宇占股4%,尹祥(同程生活联合创始人兼董事)占股4%,其中何鹏宇为最终受益人

股东中另一家的重要的投资方苏州同程众创企业管理服务有限公司是由同程控股集团股份有限公司全资控股。

股东中的苏州锦鲜管理咨询合伙企业,由苏州鲜橙科技有限公司完全控股,实际控制人为何鹏宇。

股东中的苏州圆橙管理咨询合伙企业,苏州千鲜企业管理合伙企业的实际控制人皆为何鹏宇。

按照这些资料信息来看,同程生活的最终受益人之一必定是同程集团,并且吴志祥为鲜橙科技最大股东,鲜橙科技的股东公司中多家的实际控制人为何鹏宇,而同程生活在破产前一天改名为蜜橙生活,业内人士认为或许是为了从舆论上让两家公司撇清关系。

但是这个关系撇不清,除了我们上文提到的双方的资本关系,在此前的新闻宣传中,自同程生活成立以来,吴志祥和同程集团多次为同程生活站台。

去年年中同程生活再获融资,同程集团创始人、董事长吴志祥对外表示,“随着同程生活的迅猛发展,未来同程集团将会在生态平台内进行资源的有效整合和打通,各个业务板块将在用户、流量和产品层面寻求更多合作机会“。

类似这样的站台比比皆是。

而就在去年年底的“双十二苏州购物节”,同程生活还进行了亿元巨额补贴促进消费。

也就是说去年年底同程生活拿出亿元补贴消费者,并且在获得融资的时候,吴志祥出面为同程生活站台,同程集团想要打造下一下“美团外卖”,一边加大力度补贴,一边为同程生活宣传,转头在同程生活出事的时候就改名、撇清和同程艺龙的关系……

合着在企业融资、业务风光的时候,就是“我的”公司,一旦出事欠债了,摆出一副“雨我无瓜”的姿势,难道这是资本家的嘴脸吗?

而同程生活什么时候开始走下坡路的呢,大概是从巨头入场开始,去年美团、拼多多、京东等巨头入场做社区团购,挤压了同程生活原本的优势,导致从2020年下半年以来同程生活一直在走下坡路,在这样的情况下,同程生活竟然想着用供应商的货款续命,用供应商的钱来打价格战。这操作惊呆了一众路人。

 

补贴的时候,以为自己的BAT,大肆扩张,占领市场,亏损的时候就拿出演讲模板,打各种鸡血牌,各种声泪俱下,就是不还钱。这是没有BAT的命,却得了BAT的病?

而同程生活的行为直接暴露了它的老赖行为,换个马甲再破产,简单利索的脱身方式,是为了摆脱铺天盖地的舆论?还是一叶障目的自欺欺人?还是为了隔段时间继续忽悠?我们不得而知。

小柴想到马克思说过的一句话,资本来到世间,从头到脚,每一个毛孔都滴着血和肮脏的东西。

END

主笔 | 白小白

编辑 | 四少

更多“同程集团”相关内容

更多“同程集团”相关内容

新知精选

更多新知精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