内忧外患的快手,终究没能“救活”A站!

柴狗夫斯基 | 世界很复杂,我们用简单的方式告 2021/07/12 14:40

新知达人, 内忧外患的快手,终究没能“救活”A站!

“A站又出事情了?”

近日,有消息称,快手二次元负责人、A站负责人文旻已于近日从快手离职。A站业务也从原来单独管理,划转到由运营团队统一管理,目前的负责人为薛苏,此前负责快手小剧场(短剧)业务。

对这几年因为鬼灭、咒术等热门番剧刚入宅圈的阿宅来说,A站可能已经是一个“有听说过、但是又陌生”的词汇了,毕竟很多年轻人基本都是在B站上看番嘛,所以就顺便科普一下。

AcFun(又称“A站”)是一个以ACG相关视频为主要内容的弹幕式视频分享网站,最早创建于2007年6月6日,是国内最早的弹幕视频网站之一。口号为“天下漫友是一家”,网站文化为“认真你就输了”。网站的虚拟形象为AC娘,同时其附属站点也有与AC娘类似的形象。

新知达人, 内忧外患的快手,终究没能“救活”A站!

2008年3月,A站模仿日本弹幕视频网站Niconico推出了类似功能的弹幕播放器,称为弹幕式播放器。

那时候的A站站内氛围轻松欢快,吸引了大量宅圈内的同好者,让很多阿宅观众开始接触弹幕互动(吐槽)的乐趣,同时也孕育出很多在二创领域有不错表现的原创视频作者。

但是,后来站长管理不利,内部员工的矛盾问题也频频曝出,再加上服务器宕机等问题,A站的问题越来越多,播放器和社区体验下降,用户流失。

B站前站长“⑨bishi”(徐逸)就曾是A站的老用户,在2009年6月成立了另一个弹幕视频网站——mikufans(“B站的前身 ”)。

新知达人, 内忧外患的快手,终究没能“救活”A站!

2010年初,A站创始人之一的Xilin以400万出售了A站。从那个时候起,A站最重要的东西就已经慢慢失去了吧。

曾经辉煌过的A站被多次易手,在易主的过程中“养”出过“AcFun生放送”(“斗鱼”前身,后来独立)这样的产品。但是,从10年被出售到18年快手收购A站,都卖了多少次了?

B站从徐逸到陈睿才换了一次,而A站呢?从最早建站的Xilin,到赛门、陈少杰、孙旻、莫然、刘炎焱到最近离职的文旻等,管理团队不稳定,直接结果就是经营策略也不稳定,18年由快手接盘后还算稳定了,但经营状况还是不咋地。

如今,随着版权时代的到来,B站在国内二次元领域的布局早已让阿B站稳脚跟,而且是越来越稳。跟日本那边的动漫版权方、Cygames这样的二次元游戏巨头的合作关系也良好,没有A站介入的余地。

国内、国外的各种ACG都优先选择跟B站合作,A站要怎么斗?

快手那么卖力,还是没救活A站

至于2018年收购A站的快手这边,一边要跟抖音抢短视频市场,一边还在保持A站独立品牌、独立运营的情况下,在资金、资源、技术等给予A站的支持,但最终似乎也是徒劳了。

新知达人, 内忧外患的快手,终究没能“救活”A站!

2018年06月05日,中文在线发布公告,同意按照转让协议的约定以合计人民币1.4亿元的价格向快手出售A站权益,快手完成对Acfun的整体收购。

2019年6月18日,快手对外宣布,任命前网易文学漫画事业部副总经理文旻为 AcFun 新负责人。

在2020年的China Joy上,A站公布了运营数据:同比2019年7月份,A站核心的二次元内容消费量增长了85%,累计作者数量增长达到了90%,稿件数量则增长了79%,全部作者粉丝量增长了172%,"投蕉数"增长了76%。

新知达人, 内忧外患的快手,终究没能“救活”A站!

但这些数据都只是增长率,A站到底做出了什么样的成绩也是不得而知。不过,相比濒临“倒闭”那阵子,被快手收购后,A站的日子也开始渐渐好起来了。

  • 资源引流。比如说,快手春晚做活动的时候,就给A站做过引流。

  • 手游代理。快手、A站、龙拳风暴三方联合运营代理梦境链接,在iOS、安卓双端发行。这也是快手在2018年整体收购A站后,首次在二次元手游游戏业务有所行动。但是,无论是国内还是海外,《梦境链接》的表现都略显一般。

  • 资金投入。前几年,A站在2019年搞过的那个价值 5.7 亿元的 UP 主扶持计划,也在版权内容上投入了重金,比如说《佐贺偶像是传奇》,以前爱奇艺独播的《白箱》《摇曳露营》等优质番剧的版权到期后也被A站买走。

但是,今年4月番时开始实施的“先审后播”进一步加重A站的现状,花重金引进的番剧到现在都没得播,B站那边7月新番都开播了,A站这边四月新番都播不了,像是《本田小狼与我》到现在都没上线呢。

新知达人, 内忧外患的快手,终究没能“救活”A站!

新番的引流效应没了,番剧版权和up主激励计划的资金投入,但是,忙里忙外,A站的月活仍然只是百万级,关于A站的其他数据,快手在财报中也没有过渡体现。

根据媒体报道文旻离职主要是因为A站业绩不达标。在此前光合创作者大会上,快手也表示,在二次元核心用户的抓取上,快手正在将重心调整回主站,从文旻的离职来看,快手的耐心也只会越来越少。

文旻对于A站来说意味着什么?文旻在A站这几年,服务器稳定了,产品功能改善了,up主也赚到钱了,毕竟那个5.7 亿元的 up主扶持计划是实打实的钱啊……但是这究竟是归功于文旻带来的变化,还是快手投入的资源呢?

快手自身难保,A站自求多福?

快手这么多的扶持措施都不行,除非投入更大的资源,但目前的快手在于字节等的较量中明显处于下风,且主业亏损自身难保,也再难有足够的精力去扶持与自身调性、用户并不重合的A站。

根据此次快手的组织架构调整来看,主要涉及用户增长等多个部门,背后则是快速在不断飙涨的获客成本压力。

根据快手最新财报数据,2021年一季报,快手营收170.2亿元,同比增长36.6%,但同期净亏损高达577.5亿元,去年同期为304.9亿元,扩大近90%。经调整亏损49.2亿元,而在上一年同期,其净亏损为43.4亿元。

 

亏损持续扩大的主要原因则是由于营销费用的攀升。一季度,快手销售及营销开支费高达116.6亿元,占总营收的68.5%,同比扩大44%。

同时快手一季度平均DAU为2.95亿,相对于去年底的2.71亿增加2400万人。这也意味着,以116.6亿元的营销费用为前提,快手每个新增DAU的成本为485.8元。

高昂的获客成本背后则是快手面临着不可回避的内忧与外患。一方面快手营收结构不健康,核心的直播业务持续下滑,而广告业务起步较晚,难有市场话语权,一直被浓墨重彩的电商业务,目前本质也只是广告导流,对于具体的营收贡献并不明显,尤其多次售价事件后,电商业务遭受重创,如其一季度电商业务在一季度实现12.1亿元的营收,与去年四季度的17亿元收入相比,环比下滑28.3%。另一方面面临的行业竞争强度越来越高,这也意味着快速的持续烧钱将成为长期行为。

快手的境遇对于A站来说只能自求多福了。但对资本市场来说,A站有什么值得吸引投资或收购的亮点呢?

也有人提到:要是B站愿意收留的话,反正打不过,索性就加入呗,不如直接卖给陈叔叔算了。

但是,在过去,A、B两站也曾经有过两次合并机会,但是都没谈成,后来就各走各的了。

新知达人, 内忧外患的快手,终究没能“救活”A站!

现在的A站还剩什么,除了那些老番的版权、ac娘表情包,在圈内实在是没什么存在感了,早就是“时代的眼泪”了。

究其历史,“一手好牌打得稀烂”真的是完美契合A站啊……

主笔 | 俊二

编辑 | 四少

更多“A站”相关内容

更多“A站”相关内容

新知精选

更多新知精选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