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知一下
海量新知
5 9 7 0 4 8 1

维维豆奶为什么不“香”了?

食品观察家 | 食品行业得瞭望者和观察者! 2021/07/08 08:00
继4月23日维维股份收到了上交所的监管工作函后,时隔两个多月终于做出了回复。

新知达人, 维维豆奶为什么不“香”了?

7月5日,维维股份发布了《关于公司有关资金占用及违规担保事项监管工作函的回复公告》。

在这份回复中,维维股份详细披露了资金占用细节,公司也于去年底撤换了部分高管。

值得注意的是,维维股份已经多年业绩不振,今年一季度营收和净利润甚至大幅低于2019年同期。
业内人士分析称,植物蛋白饮料是个门槛低、玩家众多的行业,作为老玩家维维股份早已掉队,而公司历史上多次多元化努力也以失败告终。
如今消除了资金占用风险,又更换了高管,维维豆奶还“香”吗?

01
关联方多种方式占用公司9.37亿元

今年4月23日,维维股份收到上交所关注函。同一日公司还披露了立信事务所对公司2020年财务报表出具带强调事项段的无保留意见审计报告。
强调事项段为,维维股份第二大股东维维集团2020年度非经营性占用上市公司9.37亿元。而截至审计报告日,维维集团已经全额清偿以前年度占用资金的本息。
4月26日,维维股份发布风险警示公告,从4月27日起,A 股股票简称由“维维股份”变更为“ST 维维”。
在7月5日的关注函回复中,维维股份对关联方非经营性占用公司的途经进行了详细说明。
2016年5月、8月及2019年至2020年 4 月期间,维维股份或其子公司维维六朝松面粉产业有限公司、维维国际贸易有限公司通过支付货款或担保方式将资金划转至徐州正禾食品饮料有限公司、密山金源油脂油料有限公司、密山市物华食品有限公司、天津华得利工贸有限公司、安徽顺彤包装有限公司、山东联华包装有限公司、佟连成、曹欣欣、张金员、王心刚、郭小威、朱晓进、王丽、大连立祥国际贸易有限公司、镇江创元粮油有限公司、上海吉门凯食品有限公司和上海公振商贸有限公司等中间方,通过中间方将资金划转至维维集团。公司与维维集团之间发生资金往来 63 笔,累计发生金额 9.47亿元。
其中,2020 年度之前发生11笔(2016 年3笔,累计发生额5000万元;2019年8笔,累计发生额2.8亿元。2020 年度发生 52 笔,累计发生额 6.17亿元。截止 2020 年 12 月 31 日,资金占用本金 9.47亿元,占用形成的利息余额为2692.29万元。维维股份公告称,截止2021年4月22日,资金占用本金和利息已全部清偿毕。
资金占用方式分多种,第一种是违规担保,如2019年9月10日、20日,维维股份的供应商徐州正禾食品饮料有限公司与民生银行签署《保理服务合同》,由正禾食品提出申请,维维股份时任财务负责人张明扬和时任董事长杨启典同意,向其在民生银行办理的应收款保理贷款1.4亿元提供担保。2020年3月,贷款到期后由维维股份代还贷款形成资金占用1.4亿元。
第二种是承付商业承兑汇票,如2019年11月、12月,维维股份供应商密山金源油脂油料有限公司提出申请,维维股份时任财务负责人张明扬和时任董事长杨启典同意,在银行向密山金源开具商业承兑汇票2.8亿元,2020年商业承兑汇票到期后由维维股份承付,形成资金占用2.8亿元。
第三种是通过预付款转账形成的资金占用,如2020年2月至11月,由密山金源油脂油料有限公司申请,公司时任财务负责人张明扬和时任董事长杨启典同意,以银行电汇方式预付大豆和豆瓣款1.26亿元,形成资金占用。
在回复中,维维股份将相关责任全部推给了维维股份时任财务负责人张明扬和维维集团时任财务总监宋晓梅,称是其“个人行为造成”, 时任董事长杨启典知悉资金占用事项,且在资金占用相关的付款申请单上签字,三人为违规资金占用事项的直接负责人。
公司在2020年11月成立了新一届董事会,对部分董事、监事、高管人员进行了改选,并且在组织架构上完善了采购与付款、筹资与投资、公司盖章等流程。同时调整了管理总部的组织架构及徐州地区子公司的财务负责人。

02
业绩停滞多年,多元化救不了维维股份

维维股份被大众熟悉要从其主业豆奶说起。


新知达人, 维维豆奶为什么不“香”了?


目前,维维股份旗下拥有“维维”豆奶粉、“维维”液态豆奶、“天山雪”乳品等品牌。在90年代,“维维豆奶,欢乐开怀”的广告语火遍大江南北,销售额一度攀升,市场占有率达到70%。

豆奶业务的蹿红,让维维股份在资本市场层面也大受追捧,2000年维维股份成功上市。但上市的同时,也迎来了维维股份的转折点。从2012年起,维维股份就进入了业绩停滞期。

2012年营收为58.1亿元,净利润7762.73万元。而2019年,其营收及净利润分别为50.39亿元、7292.6万元,还低于2012年。扣非净利润更是惨不忍睹,只有三个年份是正的。
2020年营收下滑了4.77%,归母净利润大幅增至4.36亿元,但是扣非净利润仅为6111.52万元。今年一季度公司营收微增长0.83%,无论是营收还是净利润都低于2019年同期。

维维股份也意识到了自身局限,并选择走多元化之路来自救。

维维股份首先选择进军看似与豆奶“一墙之隔”的牛奶行业,在2002年,维维股份先后收购了珠三角最大牛奶公司珠江特区牛奶公司和新疆、西安等全国其他几家乳业公司。但因为多重因素导致维维股份的牛奶业务萎靡不振,投入产出严重失衡,以至于维维集团在牛奶业务上草草收场。

接下来的几年时间里,维维股份在主业外的延伸上展现了更大的野心勃勃,而且越走越远,完全偏离了主业。

2007年9月,维维股份发布公告,计划与中粮地产共同出资成立中粮维维联合置业有限公司,参与徐州市新城区的开发建设。这也宣告了维维股份正式进军地产业。然而,不到一年时间,这桩被看好的“联姻”就告吹。此外,维维股份还涉足矿产领域,只是也未能获得成功。

但在维维股份的多元化之路上最为吸引眼球的还是其在酒业上的布局。先后收购过三家白酒公司股权。但是,多元化业务却拖累了维维股份的业绩。2015年-2019年,维维股份扣非后归母净利润连续5年亏损。

这一次,终于让维维股份意识到多元化的艰难,决定收手回归到主业。2020年,公司转让了旗下湖北枝江酒业71%的股权,开始聚焦主业,公司经营情况也有所改善。2020年公司扣非后归母净利润由亏转盈,达到0.61亿元。


03
植物蛋白赛道拥挤,维维如何突围?
实际上,维维豆奶所处的植物蛋白饮料领域,一直以来都不乏玩家。
由于植物蛋白饮料行业门槛低,不断有品牌入局,其中既包括维维股份、养元饮品、维他奶这种传统玩家,还包括伊利、蒙牛、统一、达利等后来的巨头。

2014年,蒙牛集团推出植物蛋白饮品品牌“植朴磨坊”。当年底,植朴磨坊即推出了核桃及巴旦木两种坚果口味的植物蛋白饮品。2016年,植朴磨坊上市了包含醇香豆奶在内的系列产品,并突出“低糖”特点。
2017年,达利集团推出以“纯天然不添加”为卖点的豆奶品牌“豆本豆”,上市当年豆本豆便达成10亿元销售额,直接冲击了豆奶饮料的市场格局。今年初,集团再次上线了一款“好喝0负担”的常温型植物酸奶,横向拓展植物蛋白饮品市场。
此外,伊利、统一、娃哈哈、农夫山泉、维维、黑牛、北大荒等巨头也相继入局植物蛋白饮品市场,甚至家电品牌九阳也推出了磨豆匠系列盒装豆奶。
新玩家方面。2020年3月,麦片品牌“欧扎克”推出OATPLUS燕麦奶品牌;同年9月,“小麦欧耶”在产品上线2个月后便获得天使轮融资;紧接着的10月,植物蛋白饮品牌OATOAT在成立5个月之际就再获千万级Pre-A轮融资。

新知达人, 维维豆奶为什么不“香”了?
不止如此,JOOMA美仁、给予、谷为纤、每日盒子、甄养等新锐品牌也都纷纷推出以燕麦为主的植物蛋白饮品。且今天的市场上甚至还出现了更细分化的品牌,比如针对儿童的功能性植物基饮品“小蛙植饮”等。
与传统植物蛋白饮品相比,这些新品牌颜值更高、营销理念与策略更入时、适用场景更宽泛,也自然更受消费市场和资本的喜爱。
曾经,维维豆奶凭借“维维豆奶,欢乐开怀”的广告语流传大街小巷,如今的维维豆奶面临的局面却难言乐观。在新晋品牌不断涌入的当下,主打植物奶蛋白饮料的维维股份能否“东山再起”,还待市场考量。

(本文系食品观察家综合新浪财经等媒体报道)


更多“维维豆奶”相关内容

更多“维维豆奶”相关内容

新知精选

更多新知精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