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知一下
海量新知
5 9 7 0 4 4 3

何小鹏的第二个梦想

FN商业 | 只生产商业必需品 2021/07/07 11:20

新知达人, 何小鹏的第二个梦想

作者 | 王叁

来源 | FN商业

造车新势力中,小鹏最晚登陆美股。然而在纽交所上市不满一年,它已完成“双重主要上市”。

7月7日,小鹏汽车登陆港交所,开盘涨1.82%,发行价165港元,总市值2842亿港元。小鹏抢跑“港股智能电动车第一股”,很可能掀起新造车企业回港上市的潮流。

小鹏汽车何小鹏,带着他的第二个梦想,朝新造车的深水区不断下潜。

1

2014年6月11日,阿里巴巴以43.5亿美元的现金加股权收购UC,创下了国内移动互联网史上的并购记录。成为阿里全资子公司后,UC被合并至阿里体系内。

创办UC整整十年后,实现了财务自由的何小鹏,与俞永福一起加入阿里,这一年,马云是中国首富。

进入阿里之后,何小鹏担任UC的CEO,一年后成为阿里移动事业群总裁,后又调任阿里游戏董事长,2017年担任土豆网总裁。

但何小鹏的内心深处仍然埋藏着创业梦,等待被激活。或许他自己都没有察觉,这颗种子早在他独自走下大巴车的时候就已经埋下了。

1999年,华南理工迎来毕业季,何小鹏和另外两位同学上了一辆大巴车,跟随导师去不同的企业面试,其中有两家国企,一家私企。

大巴车停在这家名为“亚信科技”的私企门前,只有何小鹏一人下了车,在那个年代,很少有人愿意放弃国企的铁饭碗。但何小鹏的想法很不一样,他的愿望是40岁之前实现财务自由,然后退休。

没有人能预测未来,命运眷顾幸运者的方式充满了戏剧性。

亚信科技的创始人田朔宁,是后来鼎鼎有名的“互联网先生”,亚信则是“中国互联网的建筑师”,不过,这都是后话了。

毕业之后,何小鹏正式进入亚信广州办事处,从软件测试工程师做起。

在亚信工作期间,何小鹏认识了同系师兄梁捷。梁捷技术实力强,擅长写代码。两人在同一个研发团队,配合非常默契,共同开发了大容量邮件系统,成为公司的旗舰产品。

2000年,亚信在纳斯达克上市,何小鹏入职满一年,有1500股,按照20美元的上市股价,相当于3万美元。他的领导给他股权协议书时说,“你一来公司就有一套房了。”

但在2004年,何小鹏觉得每个月拿几千块的打工人无法实现财务自由,于是他辞职创业,跟随移动互联网刚刚兴起的潮流,与梁捷一起创办了UC。

那时,中国的互联网行业刚刚迈入第一个十年,何小鹏和梁捷都是最早一批用手机“网上冲浪”的人,也最早发现了移动互联网的创业机会。

创业初期,UC开发出了两款产品:UC Mail和UC Web。UC代表You Can,意思是“你(随时)可以收发邮件和访问互联网”。

新知达人, 何小鹏的第二个梦想

但是,受限于移动互联网和硬件设备的普及程度,用户尚未养成用手机收发邮件的习惯,不过这款产品引起了丁磊的注意。丁磊同样是做邮箱起家,对于市面上的同类产品非常敏感。

好巧不巧,网易邮箱的开发人员之一陈磊华,是何小鹏的同学,由他牵线搭桥,双方见了面。

酒桌上,丁磊听说UC的团队连办公室都租不起,先是借了80万,又把自己的办公室借给何小鹏办公。这间办公室,再次为何小鹏打开了幸运的大门。

UC的团队搬进丁磊的办公室,隔壁就是网易总编辑李学凌。李学凌后来辞职创业,就是YY的创始人。2006年,李学凌把何小鹏介绍给联想投资(现君联资本)副总裁俞永福,俞永福非常想投资UC,但项目因为一票之差没有通过。

俞永福不甘心,他曾在UC考察过半年,非常看好这个项目。于是,投资决策会议结束的当晚,俞永福在北京街头的酒吧里见到了雷军,而雷军听完后只说了一句话:“你去UC,我就投。”

于是,俞永福辞掉了联想投资副总裁的职位,成为UC董事长和CEO,并很快为UC完成了400万元的融资,其中200万是雷军给的。

新知达人, 何小鹏的第二个梦想

再后来,雷军离开金山之后,也曾担任过UC董事长。他是何小鹏的湖北老乡,也是何小鹏两次创业的投资人。

2

时间回到2014年6月13日,UC刚被并入阿里第二天,大洋彼岸的蝴蝶扇动了翅膀,马斯克宣布特斯拉将采取“开源模式”,随后,造车新势力“蔚小理”相继成立。

同一年,马斯克来到中国,向国内用户交付了首批特斯拉汽车,何小鹏是首批用户。他曾不止一次提到,坐上特斯拉之后,“第一感受就是世界要变,汽车行业的变革来了。”

何小鹏在一篇自述中提到,“2014年阿里整合UC之后,我提出在阿里体系造车,被无情否掉了。我喜欢汽车,也相信智能汽车的未来,但自己造车可能面临更多责任、焦虑和压力,也许作为投资人更好。”

那时候,37岁的何小鹏提前三年完成了财务自由的目标,但他首先想到的不是退休,而是财务自由后的痛苦、空虚和迷茫。

于是,何小鹏开始以投资人的身份发起并推动造车项目。

这个造车团队中,有出身于清华大学汽车工程专业的夏珩,他曾在广汽传祺刚刚成立时加入,参与了传祺诞生的整个过程。

打造“中国特斯拉”的想法让夏珩很兴奋,于是他毅然离开了广汽。

创立小鹏之前,夏珩的身份是广汽新能源中心控制科科长,在广汽负责开展多款新能源汽车及智能汽车的控制系统开发工作。

另一位小鹏汽车创始人何涛,是夏珩的学弟和同事。2010年毕业后进入广汽研究院工作,从事新能源汽车车辆控制相关系统的研发工作。由于技术能力较强,何涛随后又以项目经理的身份统筹广汽的无人驾驶项目推进。

新知达人, 何小鹏的第二个梦想

(何涛、何小鹏、夏珩)

小鹏汽车的初创团队成立之后,距离何小鹏从投资人变成创始人,还差了一通电话。

2017年2月16日,何小鹏的孩子出生,刚刚抱上几分钟,就接到一个电话。这个电话来自于被他调侃为“促使我创业的坏人”——GGV纪源资本管理合伙人符绩勋。

“制造业升级,出行行业升级,已经大势所趋了。你要赶紧出来,再不出来这个Windows(窗口期)就没有了。”

据何小鹏回忆,自从以投资人的身份组建造车团队后,就一直有再次创业与造车的想法,直到接到电话的那一刻,内心突然产生了一种强烈的情感:要做一些事情证明给儿子看。

这通电话,正式激活了何小鹏的创业梦。

半年后,在UC 13岁生日那天,何小鹏正式离开阿里。时任阿里文化娱乐集团董事长兼CEO俞永福在内部信中说,何小鹏将正式“荣退”,并“开启自己新的一段追梦之旅”。

那一天,何小鹏发了一条朋友圈:创业一轮回,苦辣酸甜咸,归来仍是少年。

3

在何小鹏正式加入之前,小鹏汽车的造车计划已经开始推进,包括获得Pre-A轮融资和22亿元A轮融资、发布首款量产车Beta版、百亿级生产基地落户肇庆市区、获得销售资格等。何小鹏的加入,带来了创业经验和广阔的人脉。加入一年内,小鹏汽车完成了20亿融资,股东包括阿里、富士康、IDG等投资巨头。同时,何小鹏还挖来多位技术高管,补充团队人才。2017年10月12日,何小鹏加入小鹏汽车两个多月后,小鹏汽车首款量产车型正式下线,成为造车新势力中最先实现量产的。2018年1月10日,小鹏汽车G3在美国CES国际电子消费展上全球首发。在国内,小鹏汽车G3现身极客公园创新节展台。同月,小鹏汽车交付了首批39辆新车。2018年3月,小鹏汽车1.0量产车型获得中国造车新势力量产车落地的首张新能源号牌。

然而,随之而来的是小鹏的降速,小鹏汽车首批产品并未上市销售,而是给员工在不同的场景继续驾驶测试。何小鹏态度很坚决:“消费者绝不应该是我们的首批用户。”直到2018年12月12日,小鹏汽车宣布G3正式上市,并同期启动交付,新车分为G3 520、G3 400两个型号,综合补贴后全国统一售价区间为14.38-19.68万元,首批卖出一万多辆。但这时,小鹏汽车在交付层面上已经被蔚来汽车赶超。进入2019年,小鹏汽车的发展计划中提到,前端要建成200座超级充电站,增幅为50%;中端小鹏汽车要将公司规模拓展至5000人,增幅为40%;后端肇庆工厂要开工并交付4万部新车,增幅超过7563%。于是,小鹏汽车开始搭建VIE结构,并随之传出了启动在美IPO的消息,但新能源市场的剧变来得猝不及防。2019年3月,有关部门下发《关于进一步完善新能源汽车推广应用财政补贴政策的通知》,到6月底,新能源车国补减半、地补直接消失。

随后,新能源汽车市场初次遇冷。

“目前,小鹏汽车对于IPO的时间和地点都没有计划表。”3月28日,何小鹏对外宣布。除了市场方面的波动和尚未列进计划的IPO,小鹏汽车也开始遭遇用户的质疑。2019年7月,小鹏汽车推出G3 2020款,但很快引发小鹏汽车老车主的强烈不满。对比2019款G3,新款车型不仅续航能力提升,且价格还低于老款。

7月13日,小鹏汽车遭遇了最大的危机,一大波车主跑到小鹏汽车总部,各个城市的服务中心,拉起横幅维权,控诉小鹏汽车涉嫌消费欺诈。

新知达人, 何小鹏的第二个梦想

无奈之下,小鹏汽车给出补偿方案:老车主在3年之内增换购小鹏汽车任何一款车型时,在享受拟购买新车当期所有促销政策权益的基础上,额外享受1万元专属补贴权益。

一个多月后,何小鹏在接受媒体采访时发出感叹,“在汽车行业里面除了体力累、脑力累,还有一个心累”。用他的话说,自己是从互联网圈的“舒适区”进入了汽车圈“艰苦区”。

实际上,从2018年到2020年中旬,何小鹏多次流露负面情绪。

他曾经对于交付充满痛苦:“以前我认为研发和制造很难,交付不是很难,但现在发现交付的难度远远比造出几百台要高。为了交付,需要有预定和销售环节,内部要建一个巨大的CRM(客户关系管理系统),数十个信息化系统。为了销售,在全国要开四十多个公司,因为每一个地方要进行交付,要开发票。我们在每个地方都要有充电站,售后怎么办,维修怎么办……现在的痛苦我觉得会持续两年,持续到2020年。”

到了2020年,痛苦仍然持续。这一年6月,何小鹏在微博发出一张合照,照片中何小鹏、李斌、李想相依而坐,李斌的双手亲密地搭在旁边两人的肩上。何小鹏配文说:“三个苦逼,在忆苦思变......”

新知达人, 何小鹏的第二个梦想

好在一时的“艰苦”并不会打倒一个行业,尤其是新能源汽车这种注定会上升的行业。

2020年7月,小鹏汽车又发布了第二款量产车型P7智能轿跑。P7对标国产特斯拉Model 3,续航里程达到了706公里,补贴后售价23万元左右。

造车新势力最大的“难”在于自建工厂,不过当初投资20亿建造的肇庆工厂已经开始收获成果,P7就是由肇庆工厂生产的。

每个月的交付数量督促着何小鹏不断前进,但在这个“烧钱”成为共识的战场上,融资问题一直困扰着圈内的各个玩家。

由于量产的需求,造车对于资金的要求极高,200亿只是入行的门槛。何小鹏自己先后投入的3亿美金像是毛毛雨,小鹏汽车累计10轮融资超过180亿元,投资方除了老朋友阿里巴巴和小米集团,还有红杉、高瓴、富士康和IDG资本。

在这个时候,蔚来汽车已经成为造车三剑客中领跑的一方,于2018年9月12日在美国纽交所上市,募集了10亿美元;李想的理想汽车紧随其后,于2020年7月30日在美国纳斯达克上市,募集10.5亿美元。

而小鹏汽车8月27日登陆美国纽交所,募集资金15亿美元。

4

小鹏汽车即将登陆港股,完成“双重主要上市”。

由于相距纽交所挂牌上市时间不满一年,与京东、百度、哔哩哔哩等一批赴港二次上市的中概股不同,小鹏汽车无法满足港交所对于“两个会计年度”的要求,只能选择“双重一级市场”的方式赴港募资。

与此同时,蔚来和理想也透露出赴香港上市的意愿。

迫切的上市需求折射出新能源汽车行业的发展现状:对于资金的渴求和资本市场的认可相得益彰;而相约回港上市,也从侧面反映了新能源汽车核心市场的悄然转变。

在资本市场上,新能源汽车行业的想象空间持续滋养着新势力的股价。

特斯拉成为市值最高的车企,蔚小理的市值也超过了很多百年车企。但从销量规模来看,双方的差距仍大。

今年刚进入7月,造车新势力们便迫不及待地亮出6月销量成绩单。其中,蔚来以8083辆交付量继续领跑,理想以7713辆的成绩成为第二,小鹏交付6565辆,位列第三。

2021年以来,新能源汽车行业的规模平稳扩大,交付量最高的蔚来正在冲击10万辆的年销量,理想、小鹏则有机会冲击8万辆年销量。

不过,以千为单位的月交付量,放在百万级出货量的汽车市场上仍然显得小众,这是产能所造成的限制,也是想象力拓展的空间。

得益于出货量的提升,小鹏汽车的营收与毛利同步增长,并开始缩小与同行的距离。其招股书显示,小鹏汽车2021年第一季度共实现营收29.51亿人民币,较2020年4.12亿人民币同比增长616.1%,增速层面超过了481.8%的蔚来汽车和319.8%的理想汽车,不过同期蔚来汽车营收79.8亿人民币,理想汽车营收35.8亿人民币。

此外,小鹏汽车开始进入产能爬坡阶段。招股书显示,小鹏汽车生产线利用率已经接近40%,其中海马工厂产能利用率由2018年的6.4%已提升至40.6%,肇庆新工厂的产能利用率也达到38.5%,接近中国乘用车40%的平均产能利用率。

不过,小鹏汽车依然没有摆脱亏损困境。小鹏在招股书中预警风险,企业目前仍在产生亏损和负经营现金流,这一情况可能还会持续一段时间。

财报显示,过去三年小鹏已累计亏损超78亿元。2021年1-3月,小鹏净亏损为7.866亿元,相比去年同期6.498亿元进一步扩大,亏损的主要原因是高额投入的研发费用、营销推广和广告费用,其中,研发费用达到5.351 亿元。

造车新势力三巨头中,蔚来汽车以品牌定位和服务体系领先,理想汽车喜欢讲述增程技术背后的电量焦虑故事,而小鹏汽车为自己打造的护城河则是“智能”。

在招股书中,小鹏汽车也表示其最关键的核心竞争力是智能,即所有软件和核心硬件都进行自主研发。不同于其他主机厂,小鹏汽车自主设计和开发了全栈式的自动驾驶技术和操作系统,并表示是第一家自主研发出自动驾驶软件,并将其实现商业化应用的造车新势力公司。

以技术为核,是由小鹏汽车创始团队的基因决定的,除了两位联合创始人的技术出身,还有占比近40%的研发岗位。招股书提到,截止2021年3月31日,小鹏汽车全球共有员工6132人,其中39.8%是研发岗,包括汽车设计与工程、自动驾驶和智能操作系统三大类别。

而在“双重主要上市”之后,配合新能源市场讲不完的故事,和以自建工厂为轴所实现的研发、设计、生产、销售服务的完整闭环,资金已经不再是最大的难题。

下一个坎,在于商业模式层面的自我造血,技术层面的智能研发,以及手机厂商们的凶猛入侵。

5

“我欢迎更多人进来,这五年还是有一些机会,2025年以后就是一个从春秋到战国的变革。”在上海车展上,何小鹏曾如此描述新能源汽车市场的竞争。

当初为何小鹏解决燃眉之急的雷军,已经手持百亿美元站在了新造车的风口上。十年一个轮回,新旧故事交替上演。

而连续创业者何小鹏,虽然提前三年完成了财富自由的梦想,但依然下定决心进入了新造车的浑水之中。一年之内两次上市,小鹏汽车的身份在探路者、追赶者与领先者之间完成了转换。

更多“何小鹏”相关内容

更多“何小鹏”相关内容

新知精选

更多新知精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