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知一下
海量新知
6 0 7 9 5 5 4

乐高中国“摘桃”殃及孩童,家长控诉乐高“六宗罪”

蓝鲸财经 | 专注财经新闻报道、财经事件解读。 2019/12/25 10:28

近日,一位家长拍摄的孩子因为乐高活动中心关门无法继续上课而哭泣的视频在网络广为流传,同样在网络广为流传的一张小男孩在闭门的乐高活动中心门口张望的照片同样让很多人看了心碎,不论乐高是否早已预料到这样的结果,但这一切的发生与乐高似乎很难撇清关系。

新知达人, 乐高中国“摘桃”殃及孩童,家长控诉乐高“六宗罪”

12月24日,受乐高门店关停的家长代表们联合向媒体发布了一则声明,指责乐高教育“六宗罪”。此前,蓝鲸财经独家首发报道了上海多家乐高活动中心关店的消息,随后此事引发政府监管方、媒体和社会大众的关注,然而直至现在,事件尚未有很好的解决方案。

与此同时,随着关店导致大量喜爱乐高产品的孩童无法上课引发众多家长愤怒,并向蓝鲸财经发来声明,对乐高提出六大质疑,认为家长和孩子的遭遇,乐高要承担责任。对此,乐高方面向蓝鲸财经表示,无法予以回应。

缘起:乐高中心风靡,加盟商被“踢开”

在了解家长质疑前,我们简单梳理一下乐高闭店事件来龙去脉。在国外,基本上提到乐高教育,都是以教室的形式,而不是国内这类基本上300平方米以上的乐高活动中心的模式。数年前,乐高决定在中国开设乐高活动中心这一模式,并由西觅亚代理,自建或授权一批公司开设乐高活动中心,在多方的共同努力下,逐渐形成了今天中国乐高活动中心的模式,可以说,今天乐高活动中心模式的形成乐高以及加盟商都有功劳。

然而,今年年初,乐高以侵犯知识产权等理由,与“乐高教育校外活动中心”(简称“乐高活动中心”)特许授权方西觅亚终止合作。然而直到今年8月,乐高才出具了一份时长11个月的过渡方案,分为两阶段,第一阶段西觅亚旗下自营及授权门店使用“乐高教育”品牌及课程到今年年底,第二阶段,到2020年7月31日被授权方停止使用乐高教育教材。乐高方面认为,这个时间足够被授权的第三方乐高活动中心有充足的时间通知家长,并继续为已购买课程的家长提供课时。据悉,受影响门店超过130家。

看似合理的过渡安排,却在今年8月乐高方面向130多家活动中心宣布停止续约以及过渡方案时候带来不满,很多中心拒绝在过渡协议上签名。

部分中心委托北京盈科律师事务所发出的律师函一针见血指出了乐高过渡方案的问题,一方面,过渡期方案没有考虑到现有加盟商最终出路。从过渡方案来看,无论现有加盟商协议是否到期,都最终将加盟商逼入死胡同。另一方面,乐高要求加盟商发布公告,将会对乐高品牌产生负面评价。不仅直接会带来会员的退费潮,还会造成物业要求加盟商承担违约责任。一旦波及消费者,甚至会引起媒体关注,演变成社会舆情事件,品牌信用危机。

乐高方面并未理会,据一家乐高活动中心负责人透露,9月24日乐高律师于承伟以邮件方式告知全国未签署过渡协议的中心负责人,提出的“过渡协议”是唯一方案,不可更改,不可协商。未签署者视为未授权中心,将采取必要措施进行制裁,并不再给予提前通知。各中心负责人分别向乐高授权律师表示,希望与乐高方进行协商,但均未得到回复。

随后的发生的事情如盈科律师事务所律师函所言一样,大量乐高活动中心出现退费潮,这就出现了上海多家乐高活动中心以运营难以继续为由暂时关店,从而带来大量孩童无法继续上课、家长退费困难事件。

缘灭:乐高“摘桃”,殃及孩童

CIC灼识咨询咨询总监冯彦娇表示,乐高教育取消西觅亚授权是可以理解的。经过多年的发展,乐高教育发展了多家代理机构,对西觅亚的依赖性已经不强;其次,乐高教育并不能享受西觅亚旗下加盟机构的业务收入。但是这些乐高活动中心似乎并没有看到有什么特别大的过错,甚至还做出了很大贡献。

据此次门店关停的乐高活动中心负责人方杰称:“旗下乐高活动中心(瑞虹店)开业时,乐高教育高层出席了剪彩仪式,并将该门店的风格借(chao)鉴(xi)至全国所有的乐高活动中心中。在SI体系、品牌图库建设等方面,我们与乐高都有合作。”

据一位知情人士表示:“在法律层面,乐高完全没问题,无非就是品牌受一点影响,乐高早就预料到这点,等风头过了,乐高就会开店,对外可以宣称是直营店,此前的经验以及市场调研让乐高看得很清楚,中国市场很大,不怕没顾客,至于代理商,既然已经帮乐高教育把模式摸索出来以及品牌打响,也就再无利用价值,那就自己来做了。”

不过,乐高给蓝鲸财经的解释是:“致力于在培养未来的建设者方面发挥积极作用,帮助孩子们培养拥抱未来所必须的技能和自信。”

当然,不管各方目的如何,最受伤的要数家长和孩子,在家长们看来,乐高在这方面的处理显然有失妥当。这也就引发家长代表向蓝鲸财经对乐高提出了六点质疑:

二、乐高在中国的法律架构完全是在故意规避风险,乐高玩具2014年就成立了,但是在16年通过海外公司授权西觅亚在中国开展业务,有避税嫌疑,而且西觅亚并没有教育资质,乐高并不尽合理审查义务。

三、乐高去过第三方门店,他们明知是这些门店是二级授权但没有披露给消费者,也明知方杰的课包售卖形式,在取消授权的时候根本不做考虑。

四、发布官网披露不通知下属授权商,这并不是合理过渡,而是撇清自身责任并且为进一步新业态捞金作准备。

五、全国二级授权商在乐高发布公告后有出律师函以及警示过会产生消费者侵权问题,你乐高是明知仍一意孤行,有违民法的诚实信用原则。

六、乐高出给授权商的切结书(承诺书),明显是用商业利益进行胁迫,其实授权商签了也可以主张无效的。但是这种态度进一步显示了他们是恶意的。

一位家长哭诉道:“我们明明是按照你乐高指引去了你认可的门店买了一年、两年、三年、四年的课程,而你的官方平台只字未提门店的授权截止日期,现在突然只给我们八个半月完成,难道要让我们的孩子离开全日制学校、离开九年义务制教育体系,全托在你即将收走授权的乐高活动中心吗?抑或是明明买的是正版乐高课程,却要在八个半月后不得不让我们得孩子接受他们并不喜欢的其他非乐高课程?这绝不是我们这些爸爸妈妈当初掏出真金白银的初衷。”

对于家长代表提出的六大质疑,乐高方面表示一切以乐高发布的公告为准,暂无更多回复。根据乐高提供的声明称:“作为一所负责任的企业,我们已与有关部门合作,探寻解决方案。然而,此次事件无法仅凭乐高教育一己之力解决。我们十分感谢有关部门对乐高教育品牌给予的支持,并督促方杰先生(此次关停的乐高活动中心负责人)和西觅亚公司履行其应尽的责任。我们十分需要西觅亚公司和方杰先生承担相应责任,并且愿意与其共同采取行动,解决问题。”

新知精选

更多新知精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