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知一下
海量新知
5 9 9 3 0 0 6

不倒翁许家印

深悦会 | 泛地产人居新知 2019/12/22 11:34

01

少年郎

1958年,寒露,有位仙风道骨的算命先生,走进了河南太康县的一个小山村。

村子很小,属于小到芝麻绿豆大事情都可以迅传遍整个村庄的那种。

算命先生此番前来,是给刚出生没多久的一个小娃娃看相。

先生掐指一算,说,这孩子,将来是要端金饭碗的。

他娘喜笑颜开,只是那时候只想着吃饱穿暖的她,压根就不知道算命都是骗人的,后来的孩子,别说「金饭碗」了,碗里连猪肉都没见过几次。

1岁3个月的时候,他娘得了病,没钱看,也没地方看,最后跟那时候旧中国的许多人一样,无可奈何的病死了,娃就成了半个孤儿,由年迈的奶奶抚养。

他很喜欢看书,读的第一本成年读物是繁体字的《三国演义》,而且还是文革的遗物,黄旧不堪,破损严重,少年对那大鼓齐鸣刀光剑影的刚烈文字不怎么喜欢,反倒是一本叫《尼采:在世纪的转折点上》的书,翻来覆去看了很多遍。

书中自有黄金屋。

生活苦,但是少年的心不苦,命苦,但少年吃苦的同时,不认命。

在无师自通的学会了画画,搞小发明之余,他经常趴到篱笆或者土墙后狠狠瞪大眼睛,看着山,看着云和天空,想象着书中描述的外面世界。

十岁之前,少年到过最大的地方就是读书时的高贤乡镇,不到一万人的规模。

往后的八年间,也才去过一次太康县,是学校组织的。

当时他和同学们走了40多里地,来回花了2天,没有钱住招待所,少年在马路边上睡了一夜,他都不晓得怎么入睡的,只晓得在入睡前,他是用双手枕着脑袋看遥远的星空,心中想着聚台岗村与太康县之间的巨大差距,再想着更远地方的北京、上海。

虽然那些大城市对于他而言,就只有书上几段苍白的描述,经济,繁华,时尚。

虽然这些词汇,抽象得像他看了无数遍,却怎么看都没看出啥花样的名画《向日葵》,但这并不妨碍少年对大城市的向往。

「去更大更远的地方,看更好更广阔的世界」,成为了这个少年未来几年朝思暮想的事儿。

这个尚不能叫野心,只能称之为:梦想。

02

鲤鱼

作为一山村少年,在彼时若想鲤鱼跃龙门,唯一的方法,不用怀疑,就是读书,真正的知识改变命运。

为了能考出去,少年没悬梁刺股那么夸张,但青灯黄卷挑灯夜读是常有的事儿,而且成绩优异。

只不过命运这婊子很喜欢开玩笑的。

读完高中后,高考被废除了,那扇心中期盼的龙门,自然被堵上了。

村里的一位老者见此便问道:“小许,这读书是读不成了,也不能这么荒废着,必须学点手艺,有了一技傍身,将来去哪里都不带怕的。”

少年看着旁边一只制作简陋的篮球架,怔怔没回。

老人继续说道:“要不,就在我们村开拖拉机吧,只不过得经过村支书的同意。“

少年犹疑了一下,最终还是点了点头。

拖拉机对于现在的年轻人来说可算想象力的极致,但是在当初真的是一份挺拉风,且不知多人梦寐以求的好工作,不用卖体力还能学门手艺。

他之所以犹疑,纯粹因为心中的梦想在作祟。

然后,他第一次展露了自己过人的社交天赋,为了开上拖拉机,这个没试考家庭潦倒穷困的十八岁高中生,硬是请村支书喝了一场大酒。

这拖拉机一开就是两年。

两年间,他的表现极为出色,开拖拉机之余,主动帮村民干其他事情,手勤脚快,做事井井有条,因为文化程度高,他被重用,协助生产队队长的工作,两年来,他从来没有被黄土和黄山掩埋掉自己的梦想,有时候在开拖拉机不经意望向远方的时候,眼睛里,有星辰和大海。

在不是农忙的时候,他会拉着堂兄一起尝试做点贩卖的小生意赚钱,把石灰、煤炭、大米、稻草等物资,从一个地方运到另一个地方,赚取其中的差价。

虎豹之子,虽未成纹,已有食牛之气。

1978是一个神奇的年份,有一天是艳阳天,在遥远的南方,一位老人在海边画了一个圈。

而少年许家印在窗前坐得笔直,也在记账的本子上轻轻用没装墨水的钢笔画了一个圈,随后,他从抽屉里拿出红白相间的信纸,写了一封信,信是写给邻居的舅舅——那是当时少年心中的偶像,因为此人在市公安局里工作——那该是多大的官,在村里虽然风生水起,但从小就立下宏愿的许家印可不会偏安一隅,他想请对方帮忙在城里给自己找份工作,无论做什么,只要能进城,并且活下就行了。

许家印的想象很丰满,但现实的确骨感,信寄出后,石沉大海。

但他没有丝毫沮丧,没怨,没恨,该干什么干什么,反正粗粮可以养胃,书籍可以养气,挫折可以养心。

正是这件小事,反应出了许家印一个特别优秀的品格:只要想,就去做,无论最后的结局成功与否。

做了不成功,叫遗憾,不做,那就连成功的影子都摸不到!

不久,高考恢复了,许家印也终于如愿以偿的考入武汉钢铁学院,在人口1000万的周口市,他的高考成绩排到了第三。

从河南一个穷乡僻壤的小山村,到当时的中部第一城,加起来也不过400公里的距离,许家印足足走了二十年。

二十年间他走的每一步路,都有极强的目的性,包括在大学选专业的时候, 许家印也动了心思,最后选了 冶金系“金属材料及热处理”。

此时的目的很简单,当时的他还没有后来流芳百世的想法,只想跟当初算命先生说的那样,端起金饭碗。

而冶金嘛,再差也能当个钢铁工人,吃国家饭,还能实现少年时的梦想——去大城市,然后留下来,好好的活下去。

在武汉学冶金的第二年,孙宏斌也来到了武汉,进入武汉水利电力大学,不知道孙宏斌咋想的,这位大侠的专业是:治水。

两个日后在中国房地产的战场掀起滔天巨浪的大佬,少年时期,在武汉有了第一次的交集。

03

猛虎

曾经有位女神对某一心想娶他回家的男人说了一番话:

唐僧取经要九九八十一难,吃我的肉的确没法子让你长生,可你总得做出翻山越岭过五关斩六将的姿态吧,太容易到手的东西谁都不会珍惜,对你对我,都是如此。

许家印当时虽然年纪轻轻,但懂得珍惜这个理儿。

尤其是世道给予他善意的时候,特别会抓住,这也为日后他长袖善舞,总能一脚踩准节点埋下了伏笔。

在大学干了四年卫生委员后,积攒了初步的管理经验之后,许家印被分配到河南舞阳钢铁厂。

第三个年头他就从技术员干到了车间副主任,深埋的野心初露锋芒的同时,也将他的管理才能展现得淋漓尽致。

那时候的舞钢是白加黑两班倒的模式,值夜班的人很多都爱打盹,毕竟是钢铁厂,一眯眼,兴许就埋下了安全隐患,无奈之下,许副主任提出了一个考核办法,这就是日后大名鼎鼎的「150度考核法」——当值班人员身体打开的幅度超过150度时,便定性为打瞌睡,要罚款的。

他的管理风格怎么说呢,如果舞钢也有《四大名捕》,铁手这个名号,非许家印莫属。

然而,150度考核法,仅仅只是开始。

在当副主任的几年间,许家印陆陆续续的开发出很多匪夷所思的管理条例,统称:生产管理300条,后来被厂里编制成册,后来恒大的诸多管理制度,都是从这个300条和各种考核方法里头脱胎换骨的,最终衍化出了多达几十万字的各类手册,涵盖了企业管理的方方面面,巨细无遗。

小皇帝的铁血作风,也为日后一个指令半小时传达最基层员工打下了坚实的基础。

值得一提的是许副主任在那本管理小册子的第82页,一直夹着英国诗人西格里夫·萨松的那行不朽的诗句:“In me the tiger sniffes the rose。”。

这句英文诗,后来被余光中先生译成中文是:我心里有猛虎,在细嗅蔷薇。

许家印和宋卫平同年,同属狗,还有一个属狗的来自的潮汕姚老板,比这两人小了一轮。

他们三都有一个共同点,就是特喜欢毛泽东,说是铁杆粉丝不为过。

而且还有着现代饭圈的那种狂热,似乎那时代出生的企业家,年轻时都是毛泽东的崇拜者,都热爱镜头,积极入世。

用马云的话来说,许家印是看到结局仍为之,乃真境界。

1992年开年不久,还是那位老人在中国的南海边写下了诗篇,这是一个神奇的年份,是各行业业大佬们的人生转折点。

这一年,棉纺工人出身,但早已名声遐迩的张艺谋导演了一部名叫《秋菊打官司》的电影,获得了第49届威尼斯国际电影节最佳影片大奖—金狮奖;任正非迎来了人生的一个转机,华为自主研发的大型交换机终于在这年研制成功,也很喜欢读《毛泽东选集》的任正非想起了“农村包围城市”的战略,以低价和城镇市场为突破点,到年底,华为的销售额超过了1亿元。

这一年,中国证券教父管金生出访台湾,偶遇香港一年轻美貌女子柳梦娥,柳梦娥当时在某集团香港公司从事证券业务,两人邂逅,一拍即合,红颜祸水,管金生的犯罪,正是从认识这个女人开始的。

而史玉柱在深圳决定建巨人大厦,在众人的怂恿下,他一口气把楼层定在了70层,就这样,危机潜伏其后,导火线已咝咝地冒出青烟。

这一年,被村里称作“杨BOSS”的一个工地包工头,已经将碧江岸边的荒地上的4000套滞销别墅接了下来,命名为「碧桂园」。

同样是这一年,没捧上「金饭碗」但「铁饭碗」牢靠无比的许家印,突然离开了舞阳钢铁厂,南下深圳打工了。

那一片满地是黄金的弹丸之地下,埋有尸骨,还葬有野心。

天地间荡起滚滚春潮,征途上扬起浩浩风帆。

04

种子

很多人说起这个堪称许家印人生重大转折时都会说,这个选择不过是因为野心在作祟。

因为在许的潜意识里,舞钢不过是另一个大点儿的聚台岗村罢了,四面都是山,他一直有离开闯荡的想法,颇有浅水困不了蛟龙的意味。

但据我所知,事实并非如此,丢掉了处级干部这个铁饭碗。

个中滋味有些像当年尚在联想的孙宏斌与柳传志,鲜衣怒马,风头无两,再处事谨慎如鼠,但总归是管理心狠如狼,锋芒太露,极刚易折,第三年就是副主任的他,七年之后,依旧在副这个位置上雷打不动,最后是被逼南下谋生。

南下广东的头几年也不是很顺利,刚去一年左右还曾回到舞阳一次,不过没呆多久就二次南下,这才终于杀进了地产江湖。

塞翁失马,焉知非福。

此次的被动选择,和宋卫平那年为舟山党校所不容一样。

这个世上从来不缺有野心的人,而有的时代,对有野心的人却相对友好。

那时候的许家印,没有一点房地产经验,甚至连容积率是什么都不懂,但靠着小时候经常无师自通的自学能力,就这么现学现卖的一路杀了过来,短短两年时间,月薪三千的他给公司赚了上千万,经验条已满的许经理因为不满付出与回报比,决定自己单干。

在走之前,他选择了老板进行了一次夜谈,说道:“我这个人要强,做事,要么不做,要做就一定会做到最好。“

顿了一顿,许家印继续说道:“但从管理的角度而言,人都是有价值的,什么样的人,什么样的贡献,就一定要有什么样的待遇。”

老板道:”浅水永远困不住蛟龙,你啊,到哪都是宁做鸡头不做凤尾的人。“

许家印不置可否,已经心领神会的他只是淡淡说道:”无论日后如何,你是我在房地产这一行的领路老师,教会了我很多事,我永远对您心怀感激。”

老板看似漫不经心的的瞥了一眼做起事来透着一股河南人特有的狠劲的年轻人,那双看了几十年人生沉浮的眼睛里,透出一抹欣慰的笑意。

一列呼啸的火车,在开到终点之前,沿途哪里都只是临时停车点。

许家印算是真正的开局一把刀,没有资金没有人力。

无论是电影《让子弹飞》里的哥几个,还是历史上的明修栈道暗度陈仓,又或者现实中的360与QQ,都是经典借势手法。

许家印当然也会。

他先是通过之前积攒的人脉,去银行贷到了2000万元的启动资金,然后利用这两千万的噱头,收购了一家公司,再然后就顺理成章的取得了一个名为珠岛花园的地产项目。

许家印能够白手起家,除了野心之外,其实最大的底牌有两张,第一张是逆势,第二张是借势。

虽然只有一字之差,但是意义和功能性完全不同,取得珠岛花园是借势,但将其迅速走货,却是逆势而为的极致表现。

当时的广州楼市,几乎是清一色的大户型为主。

许家印转念一想,如果对拼大户型,跟那些老江湖比起来,几乎毫无胜算,索性独树一帜,用绝对的差异化来赢得市场,所以,反其道而行的直接盖起了小户型,并且用低价格来开路,速度快,效率高,一炮而红。

这一年,他帮公司赚了足足上亿,算是实现了少年时期的梦想——在朝思暮想的大城市广州,彻底的站稳脚跟。

这天深夜,许家印坐在自己的车内,睁眼看着车窗外的摩天大楼,心中才生出一种与深圳这座省府城市相匹配地归属感,梦想实现后,自然生出更多的野心,不,更多的雄心壮志。

而且,野心的种子只需要扎根发芽,就会迅速被社会大染缸给滋润催肥。

要么木秀于林最终被世道八风摧破,要么最终长成参天大树。

而许家印就是第二种。

05

钓大鲸

第二年,鹏达由于种种原因宣布退出母公司天帝,并将其持有股份的40%股权,转让给许家印创办的空壳公司广州凯隆。

半年后,恒大公司正式成立,许家印任董事长。

那时正值亚洲金融风暴,国内企业界一片哀鸿,巨人史玉柱败走珠海,秦池姬长孔身陷绝境,而房地整片江湖,更是深陷“政策晦明不定,经营半死不活”的泥潭。

朋友不理解,问许家印:“你这人啊,有一块钱,总想做二十块钱的事儿,之前几次虽然成功了,但多少也算站在了大风口,但这回世道不一样了,你这是一头往行业低谷上撞啊。”

“况且,这次农药厂的那块地,已经拍很多年了,但一直没人敢接手。”

见他不答,朋友继续问道:”你到底在想些什么?“

许家印微微一笑,悠悠吟了几句诗:“世人皆醉我独醒,得意失意又何妨,昆仑山巅凤凰游,蓬莱岛中遇麒麟,愿为沧海持竿叟,苦候半生钓大鲸。”

历史上的枭雄虎人大多出自屠狗辈,而那个年代能笑傲江湖者,大多都是能精准的反其道而行之人,而且敢赌,认准了一件事就疯狂死磕。

孙宏斌,左晖,包括杨国强,甚至姓姚的潮汕人都是这种,许家印当然也是。

地没人敢接?我来接,地皮重新刮,土重新换,正应了喜欢的那位伟人《七律.到韶山》里头的那句:敢叫日月换青天。

不赚钱?再不赚钱蚊子腿也是肉。

大家都喜欢慢悠悠的等行情回暖,我姓许的偏不,就是要快!快!快!

拿地一定要拿好地段的?狗屁理论!

反正就是花最少的钱拿最多的地卖最便宜的价格,用一年盖108个公章的速度去干。

许家印提了提腰间的皮带,抿了一口酒,在朋友的痛心疾首的话语和眼神中推门而去,而后一头栽进了这个叫做恒大金碧花园的项目之中,以一种比后来孙宏斌还要夸张的快打旋风的速度完成了项目的工程。

开盘那天,许家印端着酒杯坐在办公室,看着外面的人头涌动,心中豪气顿生:

总有一天,我要让广东片土地上,到处都有恒大的名字,恒者,古往今来连绵不绝,大者,天地万物增益发展。

然后,在金融危机冲击之中多数项目寸步难行的情况下,金碧花园只花了短短两个小时,便销售一空,对德州扑克情有独钟的许家印,用300万的首付拿地金,足足换回了8000万的销售额。

此后,许家印以一种匪夷所思的速度撒开丫子狂奔,短短两年,当初那个做梦都想要一块梅花表的开拖拉机的少年,便站到了广州地产江湖的巅峰。

春风得意马蹄疾,一朝看尽长安花。

但任何一个心有猛虎之人,都不会满足于在方寸之间称王称霸,许家印本身就认为没有战略的企业,就如同恶劣气候中飞行的飞机,在暴雨中穿行,最后可能迷失方向,长于规划的他紧跟着便弄出了著名的「恒大五个三年计划」。

佛家讲究一个于小事得道于大事成佛。

而许家印就是于小处着手,于大处着眼。

顺着五个三个计划,以他不按常规出牌的思维方式,大开大阖的操作手法,不达目的决不罢休的强硬手段。

踏上了一条在国内土地市场跑马圈地,资本市场纵横捭阖的的康庄大道。

06

野心与野草

2004 年6月,人送外号「商圣」的黄光裕在香港敲钟成功,随即就登上了首富王座,发布会的时候,有记者搞事情问道: “你这个首富,是花钱从胡润那买来的吧?

被业内人调侃为「左手倒右手」的黄光裕哈哈大笑: “我烦死胡润了,还给他钱? 他的这个榜是通缉令,谁上谁倒霉!

大佬就是这样,都是一副嘴上说不要,但身体还是很诚实的。

是夜,有两个人躺在床上一边看着电视上意气风发的商圣,左手端着美酒,右手噼里啪啦的打着算盘,点着自己的财富。

这两人,一个叫王健林,另外一个就叫许家印!

生前美酒万万杯,不如身后千古名。

这一刻,已经是全国十强,但仅仅只是全国十强的恒大许家印,心中的野心与窗外的野草一样,春风一吹,瞬间蔓延成大片大片望不到尽头的离离草原。

“进军世界五百强! 让中国的民营企业,站到与世界跨国企业同台竞争的舞台上!

尽管那时候的地产江湖上的房企合生创展已经成为首个销售破百亿的房企,后来连续多年霸榜的万科销售额也高达91.6亿,自己的恒大才20亿出头。

但那时候的许家印就是这样,从不掩饰自己的野心,事事都想争先,当仁不让,舍我其谁!

想要站到国际舞台一展英姿,首先得在国内拔尖,而拔尖的首要条件在许家印看来,就是先当首富。

有所执,方有所成。

从此以后的几年,许家印带着恒大开始了频频冲击首富之路,但由于恒大一直在玩高负债高杠杆的游戏,资本市场从新奇到厌倦,再到担忧,市盈率一直很低,身家也上不去。

不过,前文已经说了,许家印最大的两张底牌,其中有一张叫「借势」。

毕竟那些年的香港,投资者钱多人傻,成为首富有终南捷径可走。

比如国际投行包装了一个拥有5000万平米三四线城市远郊土地的碧桂园,卖给了香港资本市场,瞬间就将杨国强送上了福布斯的榜首。

但是这又怎么样呢?

许老板对着窗户扬起一个笑脸:

话语权永远掌握在强者的手中,旁门八百,左道三千,只要成功就是王道。

ps:故事是这么个故事,不过是以小说形式来表现,跟地产江湖传奇人物系列开篇的《疯子孙宏斌》一样,文章字数太多,就分了上下两部。

更多“许家印”相关内容

更多“许家印”相关内容

新知精选

更多新知精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