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队的夏天》停办,乐队怎么“摇起来”?

经观VTime群英汇 | 经济观察报下新媒体领域品牌活动 2021/06/17 15:43

新知达人, 《乐队的夏天》停办,乐队怎么“摇起来”?

经济观察报 记者 谢楚楚

没了《乐队的夏天》,不少摇滚乐迷认为夏天是不完整的。而他们今年的夏天注定要不完整了。不久前举办的爱奇艺世界大会上,《乐队的夏天》(以下简称《乐夏 》)主办方之一米未传媒CEO马东证实了《乐夏》今年停办的传言,“乐队的夏天,休息一夏”。

但这句看似轻松的话,在业内人士看来,实则隐藏着压力。“我们当时也问他们(米未传媒)第三季打算怎么做,他们当时也很苦恼。客观上讲,《乐夏》前两季是在收割过去20年独立音乐的成果,也就是那些顶级的、真正有作品和音乐素养的老牌独立乐队,以新裤子、痛仰、重塑为代表的,基本上该来的都来了。像万能青年旅店这种不来的,一辈子也不会来。”一位接近《乐夏》的业内人士说。

《乐夏》是一档由爱奇艺出品、米未传媒联合出品并制作的原创音乐综艺节目,已经举办过两季。这档节目曾让新裤子、痛仰、刺猬、五条人等一个个独立乐队名声大噪,也为乐队以及它们背后的唱片公司带来了流量红利,由此乐队的商业化有了实质性进步。如今,节目暂停,独立乐队接下来的出口在哪?

接棒

《乐夏》第一季播出的前一年,米未传媒CEO马东和米未联合创始人COO牟頔找到摩登天空创始人沈黎晖,表示自己想做一档乐队的综艺节目,邀请摩登天空旗下的签约乐队参与。第一季参赛的31支队伍中,有摩登天空“出战”的新裤子、痛仰等五支乐队。最后,节目七强中一半来自摩登天空,HOT5的前两名新裤子和痛仰都签约在沈黎晖旗下。第二季中,摩登天空的地位更是不言而喻,33支乐队中摩登天的乐队空占了十个,最后排名前五的重塑雕像的权利、五条人、达达乐队、大波浪和JOYSIDE均来自摩登天空。

如今《乐夏》退去,作为《乐夏》大赢家的摩登天空则顶了上来。据悉,摩登天空今年要推出自制音乐综艺《草莓星球来的人》,节目正片播出在即。

和经典老乐队轮番登场的《乐队的夏天》不同,《草莓星球来的人》瞄准了新生代。

新生代从何而来?根据摩登天空数字传媒CEO陶雷的说法,互联音乐平台兴起之前,乐迷主要从Live-house、音乐节等线下渠道接触乐队,这导致了独立音乐人纷纷前往资源更丰富的一线城市发展。但到了互联网时代,人们可以从线上平台听到这些歌,如今不少新乐队,他们能在东莞、惠州这些以往听起来与独立音乐没有关系的地方发展,“我们希望通过一档综艺,能让这些独立音乐人、独立音乐厂牌能更多走到台前,大家一起把生态做得更好。”

此前“中国新说唱”“我是唱作人”“说唱新世代”“乐夏”等独立音乐的综艺节目,正是因为挖掘了更多新生态而赢得了年轻人的关注,“我觉得这跟今天的年轻人自主选择自己喜好的文化是有关系的。”陶雷说。

更具性格的独立音乐人与音乐,使这一类综艺与其他音综相比特点更鲜明。独立音乐是原创作品。作词、作曲、编曲等作品需要完成的一系列步骤,独立音乐人都可独自完成。他们对综艺有着“独立”的价值观和判断。如此一来,这就与综艺要求的“设计”有着对应矛盾。无论是《乐夏》,还是《草莓星球来的人》,“综艺感”与“独立性”总会是制作方们矛盾焦点。但由于后者是由一家独立音乐公司共同出品的节目,所以这种矛盾是否能得到更好的解决将更是一件值得关注的事。

商业化

《草莓星球来的人》由优酷、摩 登天 空、大麦、沐光时代联合推出,是一档户外音乐节竞演真人秀。 其中最优秀的音乐人将会走上草莓音乐节主舞台。 从这个模式看,该综艺与摩登天空核心IP“草莓音乐节”有着直接的利益关联。 从《乐夏》过往经验看,独立乐队的大量曝光,直接反映到的是线下演出观众的增加。 所以出品方也包含了大麦的身影。 作为票务公司的大麦能发挥线下演出渠道优势。

“线下首先是得到了证明,才会被资本和平台看重,把它变成了一个线上的综艺题材。这个综艺播出了之后又反哺了线下。所以作为线下演出商,我们为什么不直接把这个线上内容也直接去做一做?”陶雷说。

节目“寿命”方面,摩登天空也似乎更占优势,“从艺人经纪、到音乐制作和版权,再到线下演出,摩登天空拥有一条完整的产业链。做了综艺后,比较大一个突破就是补上了线上这个重要的宣传推广渠道,价值链会变得更完整。”陶雷表示,目前不少音乐综艺虽然打开了局面,但后续缺少产业链的接续,即从节目走出来的乐队,之后就与节目没关系了。

作为唱片公司,摩登天空也试图通过《草莓星球来的人》探寻乐队商业化的更多途径。摩登天空创立于1997年12月,是目前中国具有规模的新音乐唱片公司,拥有国内头部原创音乐版权库。据了解,摩登天空主要收入包括音乐版权、艺人经纪和线下演出三大部分。其中,“草莓音乐节”是公司收入占比最大的部分。

在商业化的道路上,乐队们的生存状况长期处于不佳状态。根据《2020中国音乐人报告》,目前音乐人音乐收入的平均数仍处于偏低水平。数据显示,有52%的音乐人没有音乐收入,24%的音乐人的音乐收入占总收入的5%以内,7%的音乐人音乐收入占总收入的6-20%,仅7%的音乐人音乐收入占比达到100%。而当时《乐夏》的播出,让乐队快速获得了曝光度的提升,为乐队带来了更大的商业价值。

在外界看来,新裤子等乐队的爆红源于《乐夏》。事实上,节目之前,他们已在摇滚圈有足的地位。新裤子乐队目前已签约摩登天空长达22年,“乐队参加音乐节是有固定收入的,《乐队的夏天》之前,新裤子每场40万,痛仰45万。”沈黎晖此前接受媒体采访时曾经算过账,“中国一年有300个音乐节,(乐队)唱够20场,年收入接近1000万;拿票房分成的Livehouse,一年演50场不在话下,如果每场200块钱一张票,1000个观众就是20万。”参加节目之后,痛仰的出场费没有涨,但新裤子大概涨了12%。而大量的商演和代言让他们赚得钵满盆满,乐队主唱彭磊甚至成为了当年媒体界最具话题性的滚圈明星。五条人在被观众无数次“救活”后也成了商业品牌“宠儿”,代言、直播、综艺无处不见他们身影。

综艺之后

沈黎晖认为,这两支乐队本身已经起点很高了。参加节目给新裤子带来最直接的变化是,粉丝量的增长。可是,粉丝量增长之后呢?

MaoLivehouse成都店负责人认为,“综艺只能算是催化剂”。作为行业从业者,他们要的,不是乐队的名气,而是有实实在在的现场演出实力,“有些新乐队上了节目,得到了流量,如果后续新作品跟不上,就很有可能会被乐迷遗忘。他们音乐节、Livehouse演出预售就会稍微差一点”相反,没有参加过综艺的一些新生代乐队,仍在走摇滚乐的传统方式。从Livehouse的一场场演出磨练,也能慢慢打开自己的市场。

该负责人表示,当前独立音乐面临的问题,一是缺乏更多优质作品的独立音乐人加入,二是乐迷一直在流失,“那个年龄层的,他可能工作、生活压力大,结婚生子后,就没更多精力来看了,所以就需要源源不断地有年轻人来涌入到我们这场景里面来。”去年由于疫情,不少国外乐队进不来,留给国内乐队演出的份额变多,不少国内乐队会采取“拼盘”的方式进行演出。经过一年经验的积累,他们会在今年举办乐队巡演,竞争会加剧。但与同时,竞争中也能“优胜劣汰”,留下一批真正有实力、有作品的新生代乐队。

摩登天空一直强调自己是个内容公司,试图通过内容能力一步步构建属于自己的商业化版图。摩登天空内部成立了属于自己的视觉创意厂牌“MVM”,并以此对接外部客户,提供视觉内容服务。不久前在成都举办的“山河音乐节”出现在了摩登天空公众号推送中。但并不是一档属于摩登天空自己的音乐节,而是帮某品牌客户定制做的音乐节。除了内容能力之外,摩登天空专门推出了“正在现场”APP。粉丝能够享受专属福利。如注册会员要比非会员抢中音乐节门票的概率大得多。

更多“《乐队的夏天》”相关内容

更多“《乐队的夏天》”相关内容

新知精选

更多新知精选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