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知一下
海量新知
6 6 4 5 9 0 1

在线教育“大开杀戒”,是慌了还是黄了?

逸马连锁圈 | 最新连锁资讯一网打尽! 2021/06/06 21:12

新知达人, 在线教育“大开杀戒”,是慌了还是黄了?

在线教育的不太平已持续多时,这不,一波未平一波又起,“在线教育最大裁员潮”又被推至热议的风口浪尖。

“暑期热”正快马加鞭赶来,大幅裁员为哪般? 这一次,漩涡里的在线教育是真的慌了吗?

新知达人, 在线教育“大开杀戒”,是慌了还是黄了?

资本捧红在线教育

现又“逃跑”

据中科院调查显示,2020年,使用网络在线学习的中小学生人数高达2亿多,在线教育有效推动了全国学生群体在疫情期间延续学习计划。

与此同时,疫情催化下,在线教育显露出巨大的行业潜力。 教育行业线上化率提升10%,实现占比25%; 整体市场规模同比增速35.5%,达到2573亿元。 这主要得益于幼儿及素质教育、K12学科培训两个细分市场的快速发展。

庞大的蛋糕近在咫尺,互联网巨头们没道理不分一杯羹,阿里巴巴、腾讯、字节跳动等纷纷下场,掀起一场资本和教育的狂欢。

据统计,在幼儿及素质教育赛道,2020年融资金额过亿的有17起。 其中,开课吧以5.5亿元人民币的A轮融资拔得头筹,编程猫的2.5亿元人民币C+轮融资也颇为亮眼。 在K12学科培训赛道,6家知名的头部玩家: 猿辅导、作业帮、好未来、新东方、跟谁学、一起教育,共斩获近120亿美元的融资,一举超过了行业往前10年的融资金额总和。

然而,在线教育的成功在新的一年未有延续,终究没能多撑过再一个春天。

纵观资本市场,几乎没有哪家上市的在线教育公司,能够逃开股价腰斩的魔咒。

  • “失速”的新东方在线,股价继承5月的疲态,在6月仍在跌、跌、跌; 一度快跌破到每股11港币,而去年同期最高值每股41.8港币。

  • “流血”的好未来,股价从2月90.96美元的高位,截至目前下跌了60%左右。

    在股价面前最抓耳挠腮的莫过于高途集团(更名前为: 跟谁学),仅近三个月在“一跌千丈”里损耗了80%的市值。

    ……

新知达人, 在线教育“大开杀戒”,是慌了还是黄了?

新知达人, 在线教育“大开杀戒”,是慌了还是黄了?

新知达人, 在线教育“大开杀戒”,是慌了还是黄了?

 图:股价下跌

(来源/网络,侵删,下同)

面对跌跌不休的股价,敏锐的资本开始策划并实行“逃跑”。

  • 2021年第一季度,高瓴资本大手笔减持教育中概股。 减持一起教育; 清仓好未来,抛售持有的405万股。

  • 景林资产同样在该季度减持好未来,将所持股数的77.61%即257.06万股卖出,仅剩74.14万股。

  • 老虎环球基金则将持有的高途302.08万股,全数清仓。

    ……

新知达人, 在线教育“大开杀戒”,是慌了还是黄了?

“大开杀戒”又为哪般?

日前,高途集团董事长陈向东召开万人内部会,宣布关停“小早启蒙”业务、信息流业务和直播业务。 同时,裁员30%即刻实施。

“小早启蒙”业务被放弃,失去饭碗的除了“板上钉钉”待入职的应届生们,还有近1000名正式员工。 高途给了正式员工们两个选择: 一是参与内部提供的“活水计划”(据高途内部其他业务的名额,员工重新应聘、面试); 二是如没找到合适岗位,就离职。

无独有偶,同为在线教育头部机构的猿辅导,也于近期临时更改、取消录用的岗位。

新知达人, 在线教育“大开杀戒”,是慌了还是黄了?

房子刚租好,工作却没了的“猿辅导受害者们”,因 无端被取消offer且不予任何回应,最终集聚猿辅导官方微博及超话内,爆屏的质问淹没评论区。 此外,他们还在多个社交平台公开讲述被“毁约”的奇葩经历。

眼看着暑期即将到位,放在过往,此时正是在线教育储备人力争夺市场的关键时刻。 现实恰恰相反,高途、猿辅导大量毁约应届生且大动作裁员,无疑是在线教育遇冷的缩影。

对在线教育而言,这个原本最火热的夏天,已骤然降温,似乎“寒冬”来袭。

新知达人, 在线教育“大开杀戒”,是慌了还是黄了?

野惯了的在线教育

碰上了硬石头

自2021年起,国家各相关部门陆续出台文件规范教培行业并处罚,大力整治行业肆意窜走的乱象。

① 监管上,重锤出击

1月, 《中国纪检监察报》发文批评 一些线上培训机构为了获取客源,加重家长焦虑。

两会上,随着#治理课外辅导班乱象话题的热议,多名代表委员建议“ 通过立法等手段规范并支持在线教育有序发展 ”。

3月底,教育部印发 《关于大力推进幼儿园与小学科学衔接的指导意见》, 要求: “校外培训机构不得对学前儿童违规进行培训”。

5月19日,北京市海淀区市监局联合海淀区教委发布 《教育培训行业广告发布重点内容提示书》 ,首次对教培行业的广告投放制定标准,严禁贩卖焦虑和保证性承诺式营销等。

5月21日,中央深改委第十九次会议审议通过 《关于进一步减轻义务教育阶段学生作业负担和校外培训负担的意见》 会议强调,“要全面规范管理校外培训机构,坚持从严治理,对存在不符合资质、管理混乱、借机敛财、虚假宣传、与学校勾连谋利等问题的机构,要严肃查处”。

6月1日起, 《中华人民共和国未成年人保护法》 修订案 正式施行,“幼儿园、校外培训机构不得对学龄前未成年人进行小学课程教育”。 这意味着对3至6岁的孩子进行小学课程教育是违法的,会面临严厉查处。

新知达人, 在线教育“大开杀戒”,是慌了还是黄了?

② 整治上,空前严格

4月25日,北京市监局对高途集团、学而思、新东方在线、高思、猿辅导、作业帮6家在线教育机构作顶格罚款50万元的处罚,原因是 价格违法、虚假宣传 等。

5月12日,北京市监局通报,因作业帮、猿辅导在其官网进行 虚假商业宣传、诱骗消费者交易 等,分别处以250万元顶格罚款。

6月1日,国家市监总局在新闻发布会上介绍,检查学而思、精锐教育、卓越等发现,15家校外培训机构均存在虚假宣传违法行为,13家校外培训机构存在价格欺诈违法行为;已对15家校外培训机构分别予以顶格罚款,共计 3650万 元。

为规避监管风险,抢占早教市场的大多数头部教培企业纷纷下架学前课程,为“启蒙”产品改名,以免触及“学科培训”的红线。

  • 猿辅导旗下“斑马AI课”更名“斑马”;

  • 好未来旗下“小猴AI课”更名“小猴启蒙”;

  • 字节跳动旗下“瓜瓜龙启蒙”上线美术课;

  • 火花思维旗下“小火花AI课”更名“小火花启蒙”。

新知达人, 在线教育“大开杀戒”,是慌了还是黄了?

烧钱营销难以续命

为谋求增长,在线教育陷入了烧钱营销的旋涡,密集投放广告,烧钱烧成了继电商、游戏后的第三大广告主。

以“作业帮直播课”为例,2020年赞助网台综艺节目逾21档,含植入 影视剧 《幸福三重奏》等。再如掌门一对一,在《小欢喜》里频繁出场

新知达人, 在线教育“大开杀戒”,是慌了还是黄了?

2020年的几组数据再次佐证,高途集团营收71.25亿元,销售费用为58.16亿元;网易有道全年营收31.68亿元,营销费用26.97亿元;一起教育全年净收入12.94亿元,营销费用10.98亿元;三家机构的营销费用占比均超过了 80%

据第三方估计,在线教育10家头部机构仅在7、8月的暑期市场投放量,很可能已超 100亿 元。

由于企业竞争加剧、行业内耗严重,野蛮无序的打法不仅没有带来期许的增长,反倒是引来了连年的“亏损”。

2020财年,高途课堂净亏损13.92亿元; 新东方在线净额亏损7.58亿元; 好未来净亏损为1.1亿美元,相较2019财年,由盈转亏……

头部企业尚且举步维艰,中小教育机构更是难以生存。 据统计,2020年,饱受资金和获客困难的摧残,多达 13.6万 家教培企业注销。

新知达人, 在线教育“大开杀戒”,是慌了还是黄了?

转机总 在转型后

“眼下投身在线教育行业,还算好机会吗?

“当锅里都没饭吃时,新端着碗来的还有好日子吗?

随着裁员风波和股价下跌的发酵,针对在线教育的质疑声此起彼伏。

教育是培育创新精神和人才的摇篮,这是永恒的价值。 且随着互联网探索更多可能带来的便捷,在线教育的形式是受欢迎的。 也就是说, 在线教育的商业模式和需求并存 ,命不该绝。

回归在线教育,只要资本入场,监管就不会缺席,关键还在于:

一,停止交锋价格战,降低获客成本,摆脱“内卷”;

二,提升师资力量、课程研发与用户服务等方面的预算,用心做教育,以优质内容突围。

这一场炎炎夏日里的“寒冬”,给了教育机构一个冷静、思考的机会。 相信经此一劫,越发趋于理性成熟的在线教育,前路万木春。

更多“在线教育”相关内容

更多“在线教育”相关内容

新知精选

更多新知精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