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知一下
海量新知
6 0 7 9 5 5 4

IP价值“基本观”:把时间交给时间,让IP回到IP | 五角沙龙

IP价值官 | 发现IP新价值 2019/12/16 22:48

新知达人, IP价值“基本观”:把时间交给时间,让IP回到IP | 五角沙龙


影视行业寒冬已经持续了将近两年。曾经围绕IP改编影视剧的种种争论,比如“影视寒冬是大IP的寒冬”,如今行情和形势又有了新的变化,影视以及整个文化产业需要重新认识IP的价值。
在这个特殊的时间节点,“IP价值官”特举办第一期“IP五角沙龙”,邀请处于IP影视行业核心的意见领袖,面向未来,对“IP”进行了一次彻底的解构、重构。
新知达人, IP价值“基本观”:把时间交给时间,让IP回到IP | 五角沙龙
IP价值“基本观”: 反对“唯IP论”,回归内容为王
IP有没有价值?价值有多大?在哪里?出于每个人的身份、价值标准,得到的答案有所差别。
但总体共识是,IP经过一个过山车式的周期变化,应该并且正在回到它应该在的位置。
作为过去3-5年间“反IP”的代言人,编剧、中国电影文学学会副会长宋方金表示,反对IP概念,反对的是拿着IP概念来骗人。
“IP是资本为了矮化创作者而创造出来的一种打压手段,用这样一个概念剥削年轻演员、剥削年轻编剧、剥削各个制作公司。”
在IP概念下,影视作品被解构成各种各样的概念,如剧本是男性向还是女性向,是什么类型,甚至是什么星座。“像盘道一样,被这些概念盘来盘去”,而影视作品本身最重要的“剧作”反而被忽视。
新知达人, IP价值“基本观”:把时间交给时间,让IP回到IP | 五角沙龙

作为编剧、北京师范大学教授,梁振华从产业和学术的角度,分别分析了IP热的起源,以及IP应有的价值。
梁振华表示,作为编剧,抨击的并不是“IP改编”,而是“唯IP论”。所有影视作品中,数量有七成是改编,但是一个健康、正常的改编,需要尊重影视剧创作本身的规律。
“原著是一个起点,而原著改编抵达什么方向,不是原著作者说了算,而是作为影视创作者的编剧说了算。”
从学术研究的角度,梁振华认为,“IP”特指在网生内容崛起之后,具有互联网情趣的作品。这种网络文学,因为“迅捷、轻佻、爽感、空心”,在传统文学生态之外,开辟了另外一种趣味空间。
新知达人, IP价值“基本观”:把时间交给时间,让IP回到IP | 五角沙龙

恰恰作为这种网络文学出版和影视改编的运营者,白马时光传媒董事长李国靖经历了网络文学改编的“过山车式的行情”。从“无人问津的时代”,到“2013年以后,闭着眼睛买的阶段”,到“烂片频出的时候,开始抨击和怀疑,觉得IP是个P”,再到如今“影视寒冬中,面对被炒到高价的IP,开始理性思考的年代”。
在这个过程中,李国靖表示,“自己遵从的最朴素的真理还是那四个字:内容为王。”
“买了IP,进入改编阶段,剧本就是一切影视剧的根本,好的编剧真的是可以力挽狂澜。但是很多影视公司的人都知道这个道理,但90%都选择漠视。”
回归内容为王,需要看到,在网生内容、严肃文学之外,处于公共版权领域的中国传统文化作为一个IP内容来源,需要被开发、传承和保护。
作为山海经中国馆馆长,山海经IP体系品牌架构师,刘璐用三十年时间钻研《山海经》。“《山海经》不属于某一个人,而是属于中华民族。《山海经》里的经典故事,比如女娲补天、盘古开天、精卫填海、后羿射日、嫦娥奔月、蚩尤大战,代表的中华文化,需要守护和保护,这是一份更高层面的精神世界的情怀的存在,这份情怀可能存在于每个中国人的灵魂深处。”
新知达人, IP价值“基本观”:把时间交给时间,让IP回到IP | 五角沙龙
厘清原创与IP的关系: 如何从0到1再到N?
而从内容本位出发,原创和IP不是绝对对立的关系。
梁振华总结了“IP价值的四个关键词”,首先就是原创力。“如果说IP价值最大的是什么,就是原创力。任何艺术作品,最关键的就是它在常规的表达经验之外,提供的创造力和想象力到底是什么。”
从编剧职业角度来说,梁振华认为,编剧拥有选择原创和改编的自由。“是否改编小说,选择什么样的改编,都是你的自由。当然有一个前提,编剧面向市场和创作,要有比较成熟的能力去承担创作的责任。”
但是宋方金认为,“成熟的、成名的编剧,不要接IP的改编,而要多做原创。”,第一是因为“改编的机会要给年轻编剧”,第二是因为“小说改编往往美学不成熟,带来了趣味,但没有形成美学思想”。
一个IP的源头一定是原创。在原创力的基础上,一个优秀的作品具备成为IP的基础,还需要“共情点”、“差异性”、“专业度”。
但是从市场的角度来说,李国靖认为,“目前中国影视行业从0到1的基础还没有打好,所以从1到N的更是凤毛麟角,少之又少。而做好了第一步,系列化开发、商业价值实现,一定是水到渠成的事情。”
新知达人, IP价值“基本观”:把时间交给时间,让IP回到IP | 五角沙龙

以《陈情令》为例,虽然经营青春文学多年,但李国靖仍然没有预料到,《陈情令》类型的风口能够迅速渗透到出版和影视行业,且日渐成为一种主流之相。当它成为一种新的爆款风向标,所以后来才有了演唱会、各种衍生品,包括跨界国潮带货。“其实很多都是后知后觉的。”
梁振华也认为,对比欧美和中国,《权力的游戏》《越狱》等等美剧早已形成系列化,“但在中国,真正围绕当下影视产业把所谓的IP产业链打通的有几部?几乎是零。我们终于看到了,这就是一个泡沫。”
不可否认的是,欧美在IP产业链上的领先给中国提供了一个可参照的坐标,一个可追赶的对象。但是当《功夫熊猫》《花木兰》等中国传统文化元素和好莱坞电影叙事完美结合的时候,很多优秀的中国故事远远未被挖掘。正如刘璐所说的,“《山海经》再讲体系和产业,也都是它的明天,它可能现在还是从负数到0的阶段,只有“山海经”这三个字,其他什么都还没有。”

新知达人, IP价值“基本观”:把时间交给时间,让IP回到IP | 五角沙龙


新知达人, IP价值“基本观”:把时间交给时间,让IP回到IP | 五角沙龙
IP向未来: 把时间交给时间,让IP回到IP
如果把时间放到足够长,会发现一个事物的产生、发展、衰落、消失,都会遵循一个客观的生命周期规律。
“IP概念”从兴起到潮涨潮落,前后不过经历了5年时间。网络文学从世纪之初开始兴起,到现在20年左右。山海经从缘起至今经过了5000年。但是一个概念、事物的生命力、生命周期,往往难以预料。
所以就像梁振华所说的那样,“把时间交给时间”。“在时间的沉淀下,网络文学、网络文学的写作者在成长。互联网趣味带来和赋能的IP概念,同样交给时间。”
“把时间交给时间”,“让IP回归IP”。
IP概念兴起短短五年,但已经经历了从一个极端到另一个极端的波动。在IP像任何一种概念股一样被炒作的时候,有一批像宋方金一样的内容人站在它的对立面。“所有人高估IP的时候,我们必须贬低它。在鸡蛋和高墙之间,我们必须站在鸡蛋这一边,否则我们和那些奴隶主有什么区别?”
而在今天,当IP回归到一个相对正常的状态,也是宋方金第一个提出“让IP回归IP”。
“IP这个词,如果我们想用它,必须要把它关回到一个权力的笼子里面,必须是一个中性的词,要真正认识IP这个概念的局限性和它的延展性,才能让IP去到未来。”
无论是IP概念、网络文学、传统文化,内容行业有一条不变的真理“内容为王”。具体到影视行业,内容为王,决定改编影视剧结果的,并不是原著小说本身的影响力,而仍然是作为一剧之本的剧本。所以“让IP回到IP”,需要“让专业回到专业”。

新知达人, IP价值“基本观”:把时间交给时间,让IP回到IP | 五角沙龙


结语
IP五角沙龙第一期,“让IP向未来”,我们从IP源头出发,邀请编剧、文学经营者、传统文化研究者,他们同时也是IP处于风口浪尖之时的亲历者、见证者,影视行业的意见领袖、议题设置者。
从产业、学术、文化的角度,彻底解构“IP”的概念、内涵、延展。IP应该回到它本该在的那个位置。作为“Intellectual Property”(知识产权)的缩写,IP不应该被妖魔化,也不应该被贬得一文不值,IP需要被正名,并且发挥它应该有的价值。
未来,IP五角沙龙将围绕“IP”,继续邀请IP产业链内,不同领域的从业者、意见领袖,在“碰撞、交锋”中得到“新知”。

-End-

新知达人, IP价值“基本观”:把时间交给时间,让IP回到IP | 五角沙龙
本文系「IP价值官」原创,请勿以任何形式抄袭,申请转载请加微信【ipvaluer】备注【开白】
「IP价值官」长期招募撰稿人,详情请见主页 加入我们
新知达人, IP价值“基本观”:把时间交给时间,让IP回到IP | 五角沙龙
新知达人, IP价值“基本观”:把时间交给时间,让IP回到IP | 五角沙龙
新知达人, IP价值“基本观”:把时间交给时间,让IP回到IP | 五角沙龙
分享到朋友圈,你会更好看 新知达人, IP价值“基本观”:把时间交给时间,让IP回到IP | 五角沙龙

新知精选

更多新知精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