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知一下
海量新知
6 0 8 4 5 1 9

b站刷粉,b站刷赞加b站粉丝,24小时自助b站刷粉丝平台

b站刷粉播放平台 | 2021/03/29 19:29

b站刷粉,b站刷赞加b站粉丝,24小时自助b站刷粉丝平台:Sfsfw.cn

2019年的最后一天,B站凭借跨年晚会刮起了一阵强风。这台晚会的豆瓣评分高达9.2,直播同时在线观看8000万次,而仅过5天,回放视频的播放量就达到了6000多万次,弹幕总数接近130万条。“有生之年”、“崩溃泪目”、“吊打各大卫视”等赞美反复刷屏,堪称“最懂年轻人的晚会”。

2020的疫情期间,疫情迅速扩大,春节档电影全部撤档,各类 Livehouse 的演出、乐队巡演、音乐节和演唱会被全部延期或取消。可以说在这个“最宅寒假”,B站又迎来了新的机会。

“除了吃饭睡觉,就是刷B站”这可能成为了年轻人的一种常态。并且因为B站几乎独占住了视频战场的 PUGC 赛道,所以你会发现,疫情期间全网流传最广泛的几个爆红视频,作者几乎全部都来自于 B 站。

这个被夸疯了的“小破站”究竟会走向何处呢?

从二次元的土壤上栽种三次元的果实

过去“万物皆可B站”的口号显示B站作为文化社群的开放多元,但如今“B站皆可万物”。回顾过往,B站推出的节目为拜年祭、up主晚会、BML等节目,包含节目派生的线上线下互动,都相对偏向ACGN(Animation动画、Comic漫画、Game游戏、Novel小说)爱好者。用户们看着外人看不懂的梗,刷着“血书出番”等让圈外人一脸懵逼的弹幕。

冷静地观察B站跨年的晚会,你会发现B站的价值在于它清楚年轻人真正的兴趣,并以此为基础运营产品。

除了大量已经成为年轻人标志的游戏与二次元元素,B站将流行文化中的记忆不断再组合。例如请来琵琶演奏家方锦龙与虚拟偶像洛天依一同表演《茉莉花》,让80、90后童年最熟悉的钢琴王子理查德·克莱德曼弹奏《哈利·波特》电影主题曲《海德薇变奏曲》,演奏时,整个乐团都戴着巫师帽。

正是这种对年轻人追逐热点与怀旧混合的精确捕捉,让B站的跨年晚会不再是小众爱好者的“圈地自萌”,而是迅速出圈。它好像在说:“这一锅炖菜,总有一款是你喜欢吃的。”

实际上,晚会只是一次具象化的体现,拥抱三次元,B站早就动作频频。

2017年年底,B站推出了对并不属于平台核心优势内容ACG范畴的纪录片扶持计划,这期间,平台也不断向生活类内容倾斜。

2016年3月之后游戏区就牢牢占据首位,二次元主导的时代则渐行渐远。而在2016年12月和2018年2月,“生活”、“娱乐”和“影视”区的累计播放量也依次超过“番剧”区。

2018年年底,生活类视频是平台过去一年播放量和内容数量增长最快的品类,同比增长达80%。

从近两年百大UP主所属分区的变化也能感受出B站的变化。2019年,游戏区UP主入围数量仍是第一,为26个,但音乐区、鬼畜区、动画区、影视区等B站基本盘分区入选的UP主数量均有下降,变为9个、9个、7个和6个,与之相对的是生活区大崛起,入围UP主增长到了19个,生活区在B站的存在感越来越强。

以此同时,随着主力用户年龄以学生群体到即将走向社会的一类人群的转变,你会发现B站的泛财经、泛商业内容,正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增多。以目前B站泛商业领域目前最知名的 UP 主“巫师财经”为例,这位视频制作者主要浅显化的方式(惯用语是我们把 TA 直接幼儿园化 )借助分析商业事件来解析资本市场的运作规律,2019年 9 月 17 日发布第一个视频,到目前一共发布了 13 个视频就吸引到了近 250 万粉丝,成为了2019年度新人奖UP主。

B站基因的“变现焦虑”

B站瞄准年轻一代进行一系列布局,以商业的形式传递情怀。在兴趣催生之下,制造强烈的共鸣感,是B站一路走来的武器之一。

但与此同时,对用户越来越强的向心力,面对的却是资本市场的离心力。从二次元走向泛二次元,高粘性的社区用户为B站带来了源源不断的生机,但也改变不了亏损这个事实。B站的商业化道路在一片好评声中夹杂着质疑。

然而没有企业可以逃避商业化这个问题,即便是经常对用户“妥协”的B站。

首先,视频贴片广告未来难测:我们可以看到作为一个以视频内容为核心的网站,广告却不是B站的主要的营收手段,财报显示Q3广告收入达到2.47亿,占比总收入13.29%。

虽然有新番承包计划来作为不加贴片广告的解决方案,但就目前看来B站还是有点吃力,我们也很难预料在资本面前,徐逸许诺的“永远不加贴片广告”能够坚持多久。

其次,游戏业务仍需提升:B站从2014年着手游戏联运,此后的四年时间,手游一直是B站的核心业务。而在最新披露中,游戏业务增速最低,当季收入为9.3亿元,同比增长25%。并且B站的手游收入情况呈现出很明显的不平衡。2015年年底开始联运的《命运/冠位指定》(FGO)成了B站手游业务增长的最大推动力,作为核心业务中的核心项目,却还没等游戏的热度先退潮,因为FGO不参加B站9周年游戏福利活动,又让B站走向了风口浪尖。

还有,多项延伸的触角难免“碰壁”:在得到、喜马拉雅等平台掀起知识付费浪潮的背景下,B站也上线了知识付费服务,不过由于其独特的“分享”基因也使知识付费变现更加困难。在为电商导流方面,B站也已经与头条系相撞:2018年年底,B站与淘宝达成了合作,几个月后,淘宝正式入股B站,占股约8%。据晚点去年报道,抖音与淘宝签订了70亿的年度框架协议,60亿元广告,10亿元佣金。

不得不说,B站在陈睿“100亿的小目标”这条生死线中,还是任重而道远。

B站究竟是谁的小破站?

小众or大众,B站属于谁?

随着B站内容边界的不断扩大,文化冲突是必然的。

“为什么B站小学生越来越多?”这是近年来B站经常遭受的质疑,小学生也并非是字面含义,而是指与B站老司机相对的较低龄、与B站早期社区氛围格格不入的新用户。

另一个质疑是B站正在逐渐快手化、抖音化。随着B站生活类视频的大量涌入,土味视频也开始在B站上出现并不断增多,而这也让它与西瓜视频、与头条系在气质上越来越接近,最明显的就是华农兄弟。

但你要明白,小国寡民是开心,但你是世外桃源也会被坚船利炮干掉。小孩子只谈兴趣,对于大人来说,欲望本身就是兴趣的一部分。对于这些已经长大的80后、90后而言,他们不需要最好的B站、唯一的B站,更多人想看的,大概是一个相对来说,更好的B站、不同的B站。

新知精选

更多新知精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