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知一下
海量新知
6 0 7 6 6 9 0

离岸人民币需求日益旺盛

财洞 | 洞察财富,实干兴邦。 2021/02/23 17:56


面对离岸人民币发展的机遇期,银行一方面可以为离岸人民币市场补足流动性,另一方面可为资产配置需求提供综合金融服务方案。

人民币国际化在开启第二个十年之际,即面临着中美贸易摩擦和全球新冠肺炎疫情扩散的巨大冲击。

对此,商业银行可乘势而为,积极运用各类金融产品为离岸人民币市场补足流动性,同时为旺盛的离岸人民币资产配置需求提供综合金融服务方案,促进离岸人民币跨境环流,实现可持续发展。


发展现状


中国银行离岸人民币指数跟踪报告及Wind数据显示,离岸人民币存款总规模经历先升后降阶段后,近年来总体平稳,2019年余额约1.85万亿元。

以中国香港为例,2014年年末,离岸人民币存款最高曾突破1万亿元,此后于2017年一季度跌至最低点近5000亿元;近年来逐步有所提升,2020年7月末已恢复至6500亿元以上。

离岸人民币贷款方面,由境外银行发放的贷款总体规模较小。

中国香港当地银行发放的人民币贷款最高于2016年突破3000亿元,目前下降至1500亿元左右。

由境内向境外发放的人民币贷款成为离岸贷款市场的主力军,近年来规模不断增长。

2020年7月末,境内发放的人民币境外贷款总规模已超过5700亿元,近5年的年复合增长率近15%。

多数情况下,离岸人民币市场利率水平整体高于在岸市场。

2020年1—8月,人民币香港银行同业拆借利率(HIBOR)隔夜拆借利率平均约为2.28%,高出上海银行同业拆借利率(SHIBOR)隔夜拆借利率约0.33%。

据人民银行《2020年人民币国际化报告》,2019年的人民币跨境收付中,经常项目下总额为6.04万亿元,同比增加18.2%,净流出0.72万亿元;资本项目下总额为13.62万亿,同比增加26.7%,净流入1.08万亿元(其中跨境直接投资净流入0.25万亿元、跨境证券投资净流入0.62万亿元、包括跨境融资、项目贷款等的其他投资净流入0.21万亿元)。

目前,离岸人民币市场主要依靠经常项下净流出提供流动性;而离岸人民币资金的使用场景中,向境内投资的占比很高,增速也很快。

未来发展的困境在于旺盛的投资性资金需求和较为紧缺的离岸人民币流动性之间的矛盾。


发展案例


新冠肺炎疫情发生后,美国、欧洲、英国等多个国家和地区央行推出了无限量宽松政策。

9月,美联储利率决议公布将基准利率维持在接近零的水平,并暗示至少维持至2023年。

而我国因应对疫情措施有效,并率先取得经济复苏,故人民币币值稳定,人民币资产市场估值相对较低,投资收益可观。

因此,离岸人民币的主要需求是人民币资产投资。

鉴此,商业银行一方面可通过各类金融产品和服务,为离岸人民币市场提供源头活水;另一方面,则可为多样化的离岸人民币使用场景提供综合服务,促进离岸人民币跨境环流,以此拓展离岸人民币市场的深度和广度。


案例一:提供人民币贸易融资产品帮助企业进口资源型商品


Y为跨国奶粉集团,境内成员分布于广东、上海、内蒙古等地,境外成员分布于中国香港、新西兰、澳洲等国家和地区。

境内生产基地所需的奶基原料,往往通过香港关联公司从境外新西兰等地采购。

在资金结算方面,境内生产基地采用跨境人民币支付给香港关联公司,香港关联公司再支付给新西兰基地。

境内X银行为Y集团提供了票据池质押开立人民币进口信用证,以及人民币进口押汇/代付等丰富的贸易融资产品。

通过此种交易模式,Y集团香港关联公司获得了大量的人民币资金沉淀。

我国是大宗资源类商品的进口大国,近年来一直在推动大宗商品以人民币计价和结算。

新形势下全球经济萎靡,中国进口对于资源出口大国的重要性凸显。

商业银行可借此机会进一步丰富跨境人民币进口贸易融资产品的适用性,帮助企业更多地使用跨境人民币进口大宗商品,进而为离岸人民币提供更多的流动性。


案例二:“一带一路”项目人民币出口买方信贷


G集团具备国家公路工程施工总承包特级资质并拥有对外经营权。

近年来,G集团与“一带一路”沿线国家和地区的经贸合作不断加深,陆续承建了境外多个大型项目。

G集团承接的M国某大型项目采用了人民币出口买方信贷方案。

出口买方信贷是出口国为了支持本国产品、成套设备、对外工程承包等资本性货物和服务的出口,由出口国银行在本国政府的支持下给予进口商或进口商银行的中长期融资便利。

以往的出口买方信贷业务主要以美元结算,该方案由中资K银行为G集团境外工程项目的业主方提供人民币贷款,业主方将该笔贷款支付给G集团,G集团则可有效规避汇率风险。

整体效果上,实现了资本项下的人民币对外输出,并通过服务贸易项下向境内回流人民币资金,有效带动了人民币的跨境循环。

商业银行可通过在微观层面发力,完善金融方案,依托在“一带一路”沿线国家和地区的项目,形成“商品贸易出口收取人民币+工程建设采购支出人民币”的循环,推进离岸人民币在“一带一路”国家和地区的使用。


案例三:人民币账户融资


人民币账户融资是指境内代理银行为境外参加银行的账户提供的人民币融资。

目前,该类融资期限最长为一年,账户融资比例不超过境内代理银行人民币各项存款上年末余额的3%。

通过该项业务,可为境外银行机构提供流动性支持。

如与境内X银行建有合作关系的境外银行P,经常存在临时性人民币资金需求,因而会根据资金头寸情况,在X银行办理同业存放业务。

目前,X银行已根据双方协商的报价,为P银行办理了多笔人民币账户融资业务。


案例四:跨境进口电商人民币支付


L支付公司为国内知名的第三方支付公司,拥有跨境外汇支付牌照及互联网支付牌照,并经当地人民银行备案,获准开办跨境人民币第三方支付业务。

Z公司为国内知名的跨境进口电商平台,在中国香港设立有子公司负责境外商品采购。

P银行为L支付公司提供银企直连方式支付清算接口,通过系统化、集成化的方式满足Z公司小额、高频的跨境支付需求,大幅度提高了跨境支付的效率,降低了支付成本。

近年来,国家先后在杭州、北京等105个城市和地区分批次设立了跨境电商综合试验区,并不断放宽跨境电商进口商品品类、限额,下调增值税和消费税,为跨境进口电商的发展提供良好的生长土壤。

据中国海关统计,今年上半年,海关跨境电商监管平台进口增长了24.4%。

国内消费者更倾向于商品采用人民币计价,银行与拥有跨境人民币三方支付资质的支付公司合作,可有效解决进口电商平台跨境支付痛点,为离岸人民币提供更多的流动性。


发展场景


场景一:债券市场开放场景


国际市场上,债券市场的资金容纳量、参与者和金融产品的丰富程度远超其他资本市场。

截至2020年7月末,我国债券市场托管余额109.4万亿元,其中境外机构持有2.67万亿元,外资持有率不足2.5%,远低于国际主要债券市场约38.5%的平均水平,市场潜力巨大。

目前境外投资者使用人民币参与国内债券市场的途径包括人民币合格境外投资者模式(RQFII)、银行间债券市场直接投资模式(CIBM Direct)和债券通模式。

2020年9月2日,人民银行、证监会、外汇局共同起草了《关于境外机构投资者投资中国债券市场有关事宜的公告(征求意见稿)》,旨在明确中国债券市场对外开放的整体性制度安排,进一步便利境外机构投资者配置人民币债券资产,允许已进入银行间债券市场的境外机构投资者直接或通过互联互通方式投资交易所债券市场。

RQFII现已全面放开额度限制,近期CIBM Direct也推出直接交易服务创新,境外投资者可直接通过彭博终端发送请求报价向做市机构询价,并可快速获得做市机构报价回应,更贴近境外机构投资者的交易习惯,因而可大幅提升债券交易询价的效率:债券市场正在加速对外开发。

基于以上债券市场开放的大背景,商业银行应把握市场机遇,为RQFII、CIBM Direct和债券通这三个债券市场对外开放的主渠道提供资金托管、代理结算、交易对手拓展、做市报价、投资研究、外汇和利率衍生品方案设计等综合金融服务。


场景二:外商人民币直接投资场景


除证券投资外,人民币外商直接投资(FDI)也是离岸人民币使用的重要方向。

2019年,直接投资项下人民币跨境收付金额合计2.78万亿元,净流入2448亿元。

2020年9月18日,人民银行、发改委、商务部、国资委、银保监会、外汇局共同发布《关于进一步优化跨境人民币政策支持稳外贸稳外资的通知(征求意见稿)》,对一系列跨境人民币政策与外币政策不一致之处进行了统一,大幅提高了外商直接投资项下人民币资本金使用的便利性。

传统的FDI模式,银行主要提供资本金账户开立、使用和跨境人民币结算业务服务。

银行可以此为基础,重点关注合格境外有限合伙人(QFLP)的政策机遇。


QFLP主要由境外企业或个人参与投资设立,以非公开方式向境外投资者募集资金,投资于国内非公开交易企业股权。

近年来,国内A股扩容步伐加快,非上市或准上市的企业股权也受到境外投资人的高度关注。

鉴此,多地已开始试点QFLP政策,吸引外商投资股权投资公司。


此外,商业银行还可重点为人民币合格境外有限合伙人(RQFLP)提供针对性的服务。

如X银行对H集团与澳门政府拟使用RQFLP模式在珠海横琴设立外商投资股权投资企业,投资广东省内基础设施和重点项目做出快速反应,为企业梳理并解读RQFLP的设立流程及运作模式;

而后,协助其向基金业协会进行基金、基金管理人备案等,跟进相关流程进度;在后续RQFLP的正式设立环节,该银行进一步为其办理RQFLP资格申请备案、外汇政策咨询,并由此赢得了后续资金托管、跨境资金收付等诸多业务机会,有效深化了银企合作。


场景三:期货市场开放场景


2020年4月,中共中央、国务院发布《关于构建更加完善的要素市场化配置体制机制的意见》,提出有序推进期货市场对外开放。期货市场现有原油、铁矿石、精对苯二甲酸(PTA)、20号胶四个对外开放的期货品种。

根据《中国石油报》报道,去年上半年共交割约2700万桶原油,同比增长150%。

上海原油期货的成交量目前已成为仅次于美布伦特Brent和美国WTI原油期货的全球第三大原油期货市场。

截至8月30日,上海原油期货吸引了亚洲、非洲、欧洲、北美洲、大洋洲五大洲共20多个国家和地区的客户参与。

商业银行可积极为境外交易者、境外经纪机构提供期货交易资金存管服务,使用境外机构境内人民币保证金专用账户,为境外交易者、境外经纪机构提供境内期货交易结算服务;

同时,也可联动境外分行与境外经纪机构合作,为境外投资人设计投资标的作为境内期货市场的资产管理产品,并提供资金配置和投资顾问服务。


发展建议


除以上案例及场景外,在离岸人民币资金来源方面,还可通过在境内市场发行熊猫债,在境外市场发行离岸人民币债券筹集人民币资金;

在离岸人民币资金使用方面,则可利用人民币全口径跨境融资、跨境资产转让,跨境理财通等场景。

此外,还可借助跨境人民币资金池及本外币跨境资金池管理制度,为跨国企业在境内外调拨人民币资金提供便利。

在这些业务场景中,商业银行均可找到适合自己的机会。

总体来看,在离岸人民币需求日益旺盛的机遇期,商业银行重点需做好以下三方面的工作:

一是提供信贷资金支持。

应运用好政策,通过贸易融资、走出去项目贷款、国际银团贷款、出口买方信贷、熊猫债,以及离岸人民币债券投资、人民币账户融资等多种方式,为境外客户和同业机构提供人民币资金支持,并借此发展自身的资产业务。

二是做好人民币跨境贸易和投资业务的交易银行服务。

离岸人民币多样化的跨境贸易和投资场景,对结算账户开立、跨境收付、资金托管、代理清/结算以及汇率风险管理的需求迫切,亟需银行专业化、系统化的综合服务。

鉴此,商业银行可针对这些场景的特点,针对性地对跨境收支系统及交易系统进行系统改造,加大金融科技投入,满足多场景需求,提高交易效率,降低交易成本。

三是做好跨境人民币开放政策的宣导工作,做资源整合的银行,做交易撮合的银行,提供专业投融资咨询服务。

银行应凭借丰富的客户关系资源及在政府、公共领域、社会服务领域的资源,提供专业服务方案,并在提供融资与交易结算的同时,主动承担起部分投融资顾问职能,最大程度地便利企业获得和使用离岸人民币资金。


公众号后台输入:108   提取文章  乌有帝国(一百零八)弱智的游戏


文中的信息或所表述的意见均不构成对任何人的投资建议,如有任何问题请在评论区留言,谢谢您的阅读。

-------------------------------------------------------

 洞察财富,实干兴邦


新知精选

更多新知精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