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知一下
海量新知
6 6 1 0 5 6 8

普惠金融:成长与进化

贸易金融 | 每天分享行业知识 2021/02/05 18:04

作者 |橙子同学

来源 |贸易金融

最近,阅读了姜建清(作者系中国工商银行原董事长)的《世界金融百年沧桑记忆3》,其中一个章节“纠缠千年的‘融资难’与‘融资贵’——历尽艰辛的普惠金融探索史”令人印象深刻。

该章节指出,从历史上来看人类社会相当长的时间内都处于“短缺经济”阶段。物质生产受自然条件影响较大,生产能力相当有限,人类为了基本生存需求而忙碌,贫富差距、暴政、战争、愚昧等落后现象普遍存在。金融背后体现的是社会总体生产生活水平,短缺的物质经济必然带来短缺的金融活动,融资难、融资贵问题则是不可避免的现象。

这个困扰了我们千百年的难题,但实际上就是一枚硬币的两个面,与金融供需两端的总体变化密切相关。金融发展本身就是不断满足需求、应对“短缺”的过程,也是金融“普惠”的过程。

尽管这个千百年难题仍未从根本上解决,也曾存在着目标迷失、发展失衡和经营异化的问题,但不可否认的是,金融创新的发展在一定程度推动了经济和科技发展。同时人们终于认识到了金融业的病患,第一次将普惠金融写在了金融业的旗帜上,其目的是要求金融业回归至为人们美好生活提供服务的初心,确立金融业更崇高的社会价值观。

这部“历尽艰辛的普惠金融探索史”对于我们普惠金融不断成长和进化有重大意义。如今中国蓬勃发展的小微企业贷款、微型金融、“三农”信贷等普惠金融实践,都可以被视为对普惠金融发展的新探索。

不断完善普惠金融发展政策支持

从发展历史来看,普惠金融是一种经济理念,也是一种社会思想。

自2005年,联合国在推广“国际小额信贷年”时提出了“普惠金融”的概念,金融机构要以可负担的成本为有金融服务需求的社会各阶层和群体提供适当、有效的金融服务,小微企业、农民、城镇低收入人群等弱势群体更要成为其重点服务对象。

近十几年,我国高度重视金融服务的可获得性,不断完善普惠金融发展的政策支持。2013年11月12日,中国共产党第十八届中央委员会第三次全体会议通过《中共中央关于全面深化改革若干重大问题的决定》,正式提出“发展普惠金融,鼓励金融创新”。2016年1月15日,国务院发布了《推进普惠金融发展规划(2016—2020年)》,首次将普惠金融纳入国家战略规划。

不难发现,在近几年普惠金融的政策频频下发。特别是在刚过去2020年,一场疫情将小微企业推上生死一线,融资问题进一步凸显。也是在这一年助力小微金融、小微企业发展的政策集中频发。同时,这一年我国银行业金融机构在逆境之中,表现出了极强的金融创新与金融服务能力。

根据中国人民银行近日发布的2020年金融机构贷款投向统计报告显示,普惠金融领域贷款增长速度加快。2020年末,人民币普惠金融领域贷款余额21.53万亿元,同比增长24.2%;普惠小微贷款余额15.1万亿元,同比增长30.3%。

数据的背后,足见政策的支持效应显著。

1月15日,中国人民银行副行长陈雨露表示,下一步,人民银行将继续用好结构性货币政策工具和精准滴灌的信贷政策,发挥好全国应收账款融资平台、动产和权利担保统一登记平台的支持作用,加大对小微企业发展的金融支持力度。

在中办、国办近日印发的《建设高标准市场体系行动方案》中也明确提出,降低实体经济融资成本。健全市场化利率形成和传导机制,促进银行对贷款市场报价利率(LPR)的运用,引导督促金融机构合理定价,发挥好定向降准、再贷款、再贴现等货币政策工具的引导作用。积极稳妥发展普惠金融,积极稳妥推进金融产品和服务方式创新。加大“信易贷”模式推广力度,支持开展信用融资,拓展贷款抵押质押物范围。

科技助力银行业金融创新

随着互联网信息技术逐渐对于金融业的渗透,中小企业上下游的交易行为可以通过大数据、云计算等进行精准画像,这对于信贷的定价和风险控制具有颠覆性的效果。从不具备抵质押物被拒之门外,到现在足不出户就可以完成线上秒批贷款,这是一个质的转变,更是数字经济、金融科技的助力使小微金融迈上了一个大的台阶。

前工商银行行长谷澍(现接任农行董事长)曾在一个金融论坛上表示,从长期看,中国经济潜力大、韧性足的特点没有改变,发展普惠金融的机遇和空间仍然非常大。为此,商业银行有必要从改革创新、科技赋能和加强管理等方面,进一步完善普惠金融可持续发展模式,不断提升业务发展与风险控制的匹配能力。

践行普惠金融是金融机构的己任,此前我们就分析过六大行的普惠金融隐忧与布局,从六大行的科技布局来看,都本着普惠业务数量多的特点,建设线上数字化场景,通过大数据、人工智能等技术加持,不断落地普惠客户画像、小微自动审批等线上产品。

而在模式和科技基础上,各家银行根据各自资源禀赋的不同,纷纷推出不同的特色化的普惠场景,比如工行的“工银普惠行”、建行的“惠懂你”、农行的“多平台金融服务”、邮储行的“邮银协同”和交通银行的“三方合作”,以及中行临近春节推出的“惠过年”等。

除了大行外,不少城商行也走出了自己独具特色的普惠金融之路。比如宁波银行创新推出“快审快贷”“捷算卡”等特色产品,不断升级“贷易融”等传统产品,辅之以标准化产品、集中化运营、线上服务等模式,有效满足小微企业不同的金融需求。

另外,上海银行积极运用长三角、京津冀、粤港澳经济发达地区的区位优势,搭建不同部分的合作生态体系,共建普惠生态圈。借助科技赋能,围绕具有集群效应小微企业生产经营场景,实现批量获客互荐和交易融合,不断地进行内部的流程改造和系统建设,通过极简高效的用户体验,提升普惠业务综合服务能力。

当然还有不少农村商业银行、村镇银行、民营银行同样在普惠金融领域不断探索。

中国普惠金融研究院CAFI院长贝多广认为,站在过去推进普惠金融发展五年规划到未来“十四五”规划的十字路口,需要把数字技术和传统金融进一步融合。如果能实现在所有行政村都建立起金融服务网点,并能够进行数字化,中国的数字普惠金融就能取得更高阶段的成就。

从普惠金融的整体发展来看,我们的确经历了一场进化,数字金融正在提升普惠金融,补充或替代传统金融。尽管数字金融服务相对于传统服务而言规模仍然很小,但是它们在各个地区和国家以不同的速度快速增长。普惠金融还有很长的路需要走,金融机构的创新也从未止息。

注:《世界金融百年沧桑记忆3》——“数百年来,全球金融变幻的历史深刻反映了全球政治格局、国家实力和经济地理等综合力量的变化。它像一面镜子,折射出经济霸主与金融强权走马灯般的转换。”回顾金融的兴衰成败及经验教训,对于中国更好的推进现代银行业发展具有十分重要的意义。作者姜建清也希望本书能对银行从业人员、金融管理者和金融历史研究学者等有所启迪。

更多“普惠金融”相关内容

更多“普惠金融”相关内容

新知精选

更多新知精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