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知一下
海量新知
5 9 7 0 4 8 1

写给2021年的物业

程鹏观物业 | 有价值的物业行业新模式、新知识 2021/01/01 07:39

一个月前《万科向左,碧桂园向右,而保利选择向前》的文章刷屏。无论是万科物业更名为万物云,倡导物业操作系统的概念,还是碧桂园服务提倡的新物业理念,抑或保利物业倡导的软基建意涵,这几家头部企业都在诠释物业未来的形态,争夺物业未来的话语权。这让我想起另外一家头部物业公司 ——绿城服务。我估计绿城服务十有八九在憋大招,如果绿城服务撰写下一篇热文《万科向左,碧桂园向右,保利向前,绿城选择未来》也不足为奇。

为什么物业公司突然开始宣传概念呢?因为物业公司发展之路进入深水区和无人区。 如果头部物业公司错误判断趋势,导致战略上的保守,很容易被下一个浪潮快速淘汰,理解和判断我们到底在什么样的时代,面临什么样的机会,是战略决策的第一步。没有人能够看清五年后的世界,甚至一年后的世界。当我们看不清未来,又必须做出决定的时候怎么办?唯有通过行动和实验,摸索出新的方向,战略制定和执行最关键的一点是一定要逼近最接近未来的那条主航道。为了测试出这个方向,浪费一些资源是完全值得的。

头部物业公司未来发展的状态,和我们学术界 前沿研究的状态一样,都是在无人区摸索。 我们学术界很早就流行一句话:攻山头、插红旗。 插上了红旗,这个就是我的领地了。表面上占领的领域别人也可以插两脚,实际上背后是学者常年默默耕耘的结果,并不那么容易被模仿和超越的。我想,头部物业公司也亦然。

在无人区摸索,并不是瞎摸索,背后一定是有本质的东西没有变化过,那就是构建依托物业公司自身商业属性的升维打击体系。

商业最重要的属性就是大规模结成网络,物业服务本质是一幅非常复杂的网络协同图,它的核心机制就是企业外部合作伙伴、企业内部、客户和业主方的关系在连接和互动中不断演化与深化。如何让网络中的节点协同完成一件事情,就需要一种新商业组织方式的支撑。只不过在工业文明和数字文明时期,支撑网络协同存在差异。物业公司在工业文明时期典型的打法是,尝试用统一的服务品牌,统一的服务标准,采取直营、加盟等方式扩大服务网络。头部物业公司的收入,一部分是直营获取的物业服务费收入、增值收入,另一部分是获取的加盟费、管理费等。物业公司在工业文明的网络结构是封闭的,没有新鲜理念、新力量进入,更多讲求规模经济。与其大家都在跟对手在同一战线死磕,或者尝试在品质提升的路上做到极致,莫不如设计有一种更高的格局,这个就是升维攻击。

我们课题组2019年对物业公司供应商调研发现,即使是头部物业公司的供应商也具有明显的本地属性。物业公司的地域性特征,供应商的本地性特征,活力不足严重束缚了物业行业的运行效率。 升维攻击就是打破工业文明时期建立的物业服务链和价值链, 纳入越来越多的功能和服务各异企业共同参与互动,形成服务生态。服务生态的企业提供的服务越是交错缠绕,企业的活力越大,整个生态的竞争力就越强。也就是说,生态涵盖的服务足够多,完成交易需要的互动足够丰富,就会产生更大的吸附力,将越来越多的企业,或者服务、产品纳入到生态体系。

生态体系产生的网络效应恰恰是物业公司在数字文明时期典型的打法。网络效应就要建造一张协同网络。物业公司都知道网络的好处,却不具备网络的能力,根本不明白网络的核心因素是网络效应。网络效应需要系统化架构能力,需要公司设计、战略、组织、理念、信息化等运营体系匹配。在 “数字搭台,管理唱戏”的大背景下,以四格互联为代表的国内物业信息化公司积极打造物业数字底座,重新定义物业信息基础设施,积极赋能物业网络效应所需的系统化架构能力。

回头再看,无论是万物云倡导物业操作系统的概念,还是保利物业倡导的软基建意涵,都已经在网络效应开始布局。同样,我在一周前在 2020 广东物业行业发展报告的发言,以及接下来在碧桂园服务关于项目网络优化和精确市场拓展的交流,核心观点也是物业公司网络效应的构建问题。正如万物云 CEO 朱保全给我的微信留言:“物业作为有边界的社区,如何组网非常难,但是不组网,没戏”。

升维打击,是我们观察2021年物业的关键词。


更多“物业”相关内容

更多“物业”相关内容

新知精选

更多新知精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