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知一下
海量新知
5 9 9 5 0 9 1

乾领实务 | 如何认定合同纠纷的争议标的?

乾领法律金融 | 2020/12/02 09:01

认定争议标的是确定合同履行地的前置条件,其往往影响到法院对于合同纠纷有无管辖权;唯有理清当事人诉讼请求所指向的合同义务,我们才能全面而准确地把握争议标的。

问题背景

《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二十三条(以下简称《民诉法》) 规定: 因合同纠纷提起的诉讼,由被告住所地或者合同履行地人民法院管辖。 由此可见,合同履行地的确定,关系到法院对于合同纠纷案件是否具备管辖权,一直以来都是司法实务中的难点。

《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 <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的解释》(以下简称《民诉解释》)第十八条 规定: 合同约定履行地点的,以约定的履行地点为合同履行地。合同对履行地点没有约定或者约定不明确, 争议标的为给付货币的,接收货币一方所在地为合同履行地; 交付不动产的,不动产所在地为合同履行地 其他标的,履行义务一方所在地为合同履行地。 即时结清的合 ,交易行为地为合同履行地。合同没有实际履行,当事人双方住所地都不在合同约定的履行地的,由被告住所地人民法院管辖。

由此可见,在合同缺乏约定或约定不明的情况下,争议标的与合同履行地的确定紧密相关。并且我们可以看出,《民诉解释》第十八条适用于给付之诉,针对的是与给付相关的权利义务,单纯的确认之诉不在其调整范围之内。在司法实践中,对于“给付货币”和“其他标的”的区分存在混乱,不同法院常常出现截然相反的理解和判断。而今,法院的裁判思路,逐渐由注重当事人诉讼请求的直接对象,向更加注重诉请背后的权利义务关系转换。

新知达人, 乾领实务 | 如何认定合同纠纷的争议标的?

裁判思路

经本文总结,法院对于争议标的及合同履行地的认定,主要的裁判思路有两种:

第一种裁判思路,本文将其概括为“诉讼请求审”,即:争议标的是指原告诉讼请求的对象和内容。通俗来说就是: 原告在诉请中提出了什么。 只要原告提出了“被告支付或返还货款或借款等”涉及款项交付的诉讼请求,争议标的就属于“给付货币”,不涉及款项交付和不动产交付的则属于“其他标的”。

上述裁判思路的优势在于,在管辖权审查中简便易行,有助于节约司法资源。但其不足也显而易见,即存在将“诉讼请求”与“争议标的”混为一谈的问题,忽视了合同纠纷所指向的实质性的权利义务关系。

第二种裁判思路,本文将其概括为 基于诉讼请求的权利义务审 即: 争议标的是指当事人诉讼请求所指向的权利义务关系,合同履行地应根据当事人诉讼请求并结合合同履行义务确定。 除了 “给付货币”这种以金钱履行为核心的义务之外,许多合同还包括提供劳务、交付货物等以非金钱履行为核心的义务。 按照这种裁判思路,法院往往将合同纠纷化约为: 被告违反了什么合同义务,原告由此主张怎样的权利救济。 为此,法院往往需要对涉案合同类型或性质有一个基本的认知,并且根据案件争议点与当事人诉请判断案件所指向的权利义务关系。

目前的司法实践中,尤其在处理管辖权异议时,坚持 “诉讼请求审”的法院仍然不在少数。但“ 基于诉讼请求的权利义务审 也正 逐渐 被法院所采纳并运用,其着重考察当事人诉讼请求所指向的权利义务关系,更符合“争议标的”的本意。以此思路为指引,结合被告所违反的合同义务,法院对争议标的及合同履行地的认定如下:

1. 被告违反了支付金钱对价的合同义务 → 原告请求支付金钱对价 → 法院认定争议标的为给付货币,接收货币一方所在地为合同履行地。

2. 被告违反了支付金钱对价、交付不动产之外的合同义务 → 原告请求:法院确认合同解除或合同无效;被告返还货款等相关款项;被告支付违约金并赔偿损失 → 法院认定争议标的为其他标的,履行义务一方所在地为合同履行地。

典型案例

张晨与杭州诚业箱包有限公司、刘庆强买卖合同纠纷民事裁定书 【(2020)最高法民辖34号】 中,最高人民法院认为:双方当事人没有签订书面合同,也没有证据证明其已经约定合同履行地。 对于合同没有约定履行地点或者约定不明确,不宜再以送货地、收货地、验货地来确定合同履行地,也不能以实际履行地作为认定标准, 要根据当事人争议或案件纠纷所针对的合同项下的某项特定义务来确定。本案中,原告是因被告违反了支付货款的合同义务,诉请被告给付货款,故本案争议标的为“给付货币”, 按照《民诉解释》规定,应以接受货币一方所在地作为合同履行地,即本案原告张晨的所在地滨海县为合同履行地。本案中,滨海县人民法院作为合同履行地的人民法院,对本案具有管辖权,其裁定移送管辖不当。

周鑫与赵青伟买卖合同纠纷民事裁定书【( 2019)最高法民辖61】 中,浙江省高级人民法院认为:本案争议标的为给付货币,合同履行地为接收货币一方即周鑫住所地。但最高人民法院认为: 《民诉解释》规定的 “争议标的”,是指当事人诉讼请求所指向的合同义务,而非原告的诉讼请求; 本案为买卖合同纠纷, 周鑫作为卖方,其起诉要求解除合同,返还已经支付的货款,该诉求所指向的合同义务是赵青伟应当按照约定交付钢材, 该案当事人争议标的不是给付货币和交付不动产,依据《民诉解释》“其他标的,履行义务一方所在地为合同履行地”的规定,本案合同履行地应为履行该义务的赵青伟所在地;本案被告住所地和合同履行地均在浙江省杭州市江干区,湖北省荆州市沙市区人民法院将案件移送浙江省杭州市江干区人民法院并无不当。

陈家武、吴耀升确认合同效力纠纷二审民事裁定书【( 2017)闽06民辖终59号】 中,当事人在《合作建房协议》中约定,上诉人(原审被告)将讼争房产过户登记至被上诉人(原审原告)名下。被上诉人已支付购房款,但因上诉人并非讼争房产的合法所有权人,致使房产过户未达成。故被上诉人诉求:法院确认《协议》无效;上诉人返还购房款及赔偿违约金。上诉人提起管辖权异议。福建省漳州市中级人民法院认为:本案争议的基础法律关系为房屋买卖合同关系, 争议标的是上诉人是否按照《协议》的约定将其拥有合法处分权的房屋转让给被上诉人,使被上诉人取得讼争房屋的产权, 属于“其他标的”,履行义务一方为上诉人,其所在地为本案的合同履行地,福建省长汀县人民法院作为本案的被告住所地和合同履行地法院对本案具有管辖权。

作者:丁沙沙、许瑄瑄、颜书哲


更多“合同纠纷”相关内容

更多“合同纠纷”相关内容

新知精选

更多新知精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