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知一下
海量新知
6 3 0 4 2 6 0

互联网大厂的如厕自由

图情范儿 | 图书情报界的一个小个体 2020/11/21 18:17
最近,《人物》公众号的一篇 《互联网大厂的厕所难题》 的文章引发了一波关注。

说到互联网公司,大家的第一反应,可能就是,工资高,福利好,996。

很多互联网公司,尤其是大厂,虽然工资高,福利好,办公地点也十分高大上。

但,美中不足的是,坑位太少。导致很多互联网人无法实现“如厕自由”,甚至,还出现了某些公司的员工把大号拉在了小便池中的无奈。

这一次,《人物》把笔尖转向“互联网人”的膀胱--“如厕自由”的焦点上,引发了不少互联网“打工人”的共鸣。

毕竟,带薪拉屎,可是“打工人”的梦想。

身为互联网打工人,上班最爽的摸鱼时刻,莫过于“带薪拉屎”。

有网友简单粗暴地算了一笔账:每天去公司20分钟上厕所,每月22天,一年就是5280分钟。

如果按一天工作8小时计算,那就相当于11天带薪年假。

所以,“带薪拉屎”对员工来说,算是不小的福利。然而,对公司来说,却是一笔不小的成本。

新知达人, 互联网大厂的如厕自由

好吧,既然没法从思想上打消员工“带薪拉屎”的想法,那就在行动上进行“改造”。

《互联网大厂的厕所难题》这篇文章就是基于这样一个背景下,采用以小见大的方式,从 P dd 、快手、360等互联网大厂的办公楼厕所制度出发,来说明效率对互联网企业员工的压迫-- 在管理者的眼中,厕所是效率的敌人。

厕所是效率的敌人?在快节奏的互联网时代,效率至上。如今看来,互联网人的“如厕自由”,似乎显得有点难。

今天,我们就来聊聊“如厕自由”的话题。


1,人类和厕所的斗争-- 如厕难


说起“如厕自由”,不得不提及的一部印度电影--《厕所英雄》。

常有人问:在印度建个厕所,有那么难吗?事实是,你的思维限制了你对神奇印度的想象。

在印度,建厕所就是那么难!

于是,在片中看到,印度女人们必须步行很远,去到一个偏僻的地方解手,并且都是结伴出行,要尽可能选择在夜里,还要有死规定:一天两次。

影片中,女主角的一段台词很有深意:“为什么我们女人在野外上厕所被男人看见了你们选择遮住脸而不是屁股?

而男人的老婆,女儿被别的男人看见她们在野外上厕所不去打那个男人而是问我们女人有没有遮住脸?”

其实,在我们看来一个简单的如厕,竟然能存在这么大的问题,是很难想象的。

如果一个 国家 ,连人最起码的生理生存问题都没有解决,那么,生活在其中的人,得有多么痛苦。

可见,在印度,要实现“如厕自由”,有多难。

因此,有一句话说,“厕所建得好,老婆跑不了。”

新知达人, 互联网大厂的如厕自由

事实上,人类和厕所的斗争,一直都没有停止过。

且不说远的,就是在国内,一些贫穷的地方,家里也是没有厕所的。有些农村里,是公共茅厕,真的是很原始的那种用茅草搭建起来的厕所。

放眼望去,各行各业,也都会遭遇到一种无法自由如厕的辛苦。

例如,在疫病期间坚守的医护人员,穿着全副武装,脱穿难度可想而知,更别谈自由如厕了。

正在驾驶中的滴滴司机,送餐途中的外卖员,快递员......

如今,互联网公司们,在员工“如厕自由”的问题上,可谓煞费苦心,打造出各种各样的互联网式的“如厕制度”。


2,互联网打工人的“带薪拉屎”


说到“如厕自由”,又怎么绕得过打工人最关心的“带薪拉屎”呢?
新知达人, 互联网大厂的如厕自由
设想一下,一个互联网公司“打工人”的一天是什么样的?

上班,开会,接需求,写代码,改bug,收发邮件......

当然,中间还要吃喝拉撒,还避免不了一些摸鱼时光,例如,“带薪喝水”,“带薪抽烟”,“带薪发呆”,“带薪拉屎”......

新知达人, 互联网大厂的如厕自由

而且很多员工在厕所一待就是半小时。发呆,听音乐,聊天,刷抖音或者打王者......

人生如戏,蹲坑需要演技。于是,上演各种花式蹲坑。

新知达人, 互联网大厂的如厕自由

当大家都心急如焚地排队等坑的时候,如果你的坑位传出了类似抖音的神曲,可想而知,当你如释重负,走出坑位的那一瞬间,你的下场会是怎样(画面太美,不敢想象)。

新知达人, 互联网大厂的如厕自由

其实 ,放眼全世界,“带薪拉屎”的问题,是一个遍及的矛盾。

据英国工会联盟2010年的报道,英国有些员工在上厕所前需要举手示意,并在获得核准后才能放行。

有些公司则会要求员工记录每一次如厕情形和如厕时间;

甚至有些时候,雇主还会鼓励员工尽量少喝些水,以免增添不需要的麻烦。

也有人为了减少员工“ 带薪拉屎”的时长,专门设计了一款特别的马桶。

新知达人, 互联网大厂的如厕自由

当然,也有例外的。例如,谷歌。

谷歌是出了名不怕员工因为如厕就摸鱼的公司。

在谷歌,有个“ 马桶上的内测 ”文化相当出名。

工程师们将分歧产物的代码做成一个个解谜游戏,然后张贴在公司的 500 个厕所内,以此作为一个启发程序员写出高质量代码的小窍门。

公司似乎确信,员工的能力与效率不会因为“带薪拉屎”就被折损。

程序员是一个很有创造力的群体。说不定,在如厕的某个瞬间,真的就有灵感闪现,“茅塞顿开”。


3,互联网大厂的“如厕制度”奇观


很多互联网公司上厕所要排队!

在人口密集的互联网大厂,厕所像是一种稀缺资源。

根据拉勾网调查统计的《互联网人如厕报告》显示, 互联网大厂厕所幸福度排行榜,其中 360、自如、爱奇艺位居前三,网易和腾讯分别位列第四和第五。


360占据互联网大厂幸福度排行榜榜首,据说是在解决员工上厕所的痛点这件事上,走在了其他互联网公司的前面。

据相关人士称,360园区分为AB两座,A座每层男女厕所都只有3个坑,常常「 人多坑少,坑位靠找 」。

为了解决痛点, 360开发了一个‘去哪蹲’的小程序,能帮助员工更快找到厕所。

用程序解决如厕难题,不愧是 家技术公司。难怪员工幸福度提升得如此高。

新知达人, 互联网大厂的如厕自由

看来「 人多坑少 」的问题,给互联网打工人带来的困扰真不少。

前段时间,Pdd就曾因厕所坑位不足,导致员工在小便池里拉屎上了热搜, 因此被网友调侃: 上厕所比上王者还难

新知达人, 互联网大厂的如厕自由

而且在 P dd 公司厕所墙上还贴着: “上厕所不要带手机 。”


公司每层楼上千人,只有8个坑位,平均排队时间20分钟。


如果厕所里多一个人玩手机,那么,就意味着厕所外的人要多几分焦虑。


但是,上厕所不带手机?那上大号上到一半的时候发现没纸巾,怎么办?这不是呼天天不应,叫地地不灵吗?

别担心!一位有经验的同事支了个招:“秘诀在于,三个字: 等,风,来! ”(开个玩笑)

好不容易,P dd 的厕所风波刚刚平复,10月份,另一互联网公司又因为“如厕问题”登上了互联网圈的头条。


互联网公司“如厕自由”的问题,真是一浪接一浪。


据爆料,是因为该公司在厕所顶部额外加装了一个计时器-- 一个人踏入厕所关门开始计时, 可以精确到秒,显示里面的人究竟蹲了多久。

虽然后来有解释称, 计时器的安装, 是为了测试每天卫生间使用次数和时间,便于判断需要增加的移动厕所坑位数量。


通过数据分析,考虑增加移动公厕,缓解大家的如厕压力。


但很多网友似乎并不买账,感慨说:


互联网打工人,连厕所自由都成了奢侈 。”


新知达人, 互联网大厂的如厕自由

字节跳动,最简单粗暴--厕所直接没网;


新知达人, 互联网大厂的如厕自由


阿里的厕所则成了宣传阿里价值观的场所;

TX曾因为员工没在工位上坐够8个小时,直指员工偷懒;

网易公司安装屏蔽器,原因是希望员工“专心如厕”。

新知达人, 互联网大厂的如厕自由

在“拼效率”这件事上,大公司们可谓奇招百出。相比之下,百度真是太佛系。

在百度上厕所完全没有限制。


4, 互联网人回归自我的最后净土


根据拉勾数据研究院的数据显示, 86%的互联网人把厕所当作回归自我的最后净土,而32%的设计热衷于“厕所社交”,会结伴入厕……


对一些人来说,上厕所的意义,远大于其功能本身。


“如厕自由”,除了能解决生理需求,还能缓解压力。因而被互联网人当作回归自我的最后净土。

现在互联网人的压力非常大,如厕这件事,也自然成为了人们解压的一种方式。

而厕所这个小空间刚好能给人一丝踹气的机会,也能给人带来安全感。

据说, 人的一生约有3年 在厕所度过。 关上门, 这里是 情绪的避难所

在这里,可以发呆,听音乐,聊天,刷抖音或者打王者,可以把压力泄一泄,把坏情绪冲进下水道。

打开门,还是崭新的自己,然后又能量满满地回到工作岗位继续战斗。

而在效率至上的互联网行业,随着 流量红利的日渐消失,所有公司都要面临存量市场的博弈。

员工效率的竞争 ,已经从厕所里开始了。

有些公司连「 上厕所的时间都成了隐性考核目标,上厕所时间太长也要挨批。


“比谁走得更晚”已经成为职场潜规则。


但问题来了。如厕不自由的时候,人会感应到本身处在樊笼之中,又谈何“脑袋灵光”,高效率工作?

当然了,如厕虽则可以解压,但是在如厕时间上,还是应该适量控制一下,毕竟蹲太久,也不利于身体健康, 这是一个值得权衡的问题。


推荐阅读:
程序员怎么达到年薪百万?我的一些经历和看法
84岁日本老奶奶:IOS 女性独立开发者,一生传奇!
越努力,越贬值?
奋斗逼又来了!
程序员高薪盛宴背后:程序员正在消失?
大厂的学历歧视?你关心的学历问题都在这里

新知精选

更多新知精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