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知一下
海量新知
5 9 7 0 4 4 3

再见了,酷派手机

BT财经 | 财经生活,国际视野,独立观点 2019/10/16 20:35

2013年,10个中学生里,有7个人手里拿的是酷派手机。

新知达人, 再见了,酷派手机

“中华酷联”的高光时刻

8月25号,酷派集团发布了上半年的业绩报告,报告中显示,截至2019年6月30日,酷派公司净利润亏损2682.8万港元,同比减少91.8%;公司每股基本及摊薄亏损为0.53港元。

四年下坡路,如今的酷派手机,在中国手机市场上几乎没有任何的存在感。曾经的“中华酷联”,如今也只剩下华为这一家,荣誉在,市场也在。

酷派集团最早主要是做BP机,当时黑莓手机的火爆让酷派创始人郭德英认准了手机市场的巨大潜力,于 2000年开始向手机行业全面进军。

那时候的手机市场,是只有中高层人士才能享有的特殊待遇,郭德英率先发现了这一趋势,先后推出了售价超过 5000 元的酷派手机,受到了中高层市场的热烈欢迎,只用了两年时间便打败了当时的国产手机巨头摩托罗拉,将酷派做到了内地第一。

如果把打败摩托罗拉比作是酷派崛起的第一步,那么3G时代的到来,毫无疑问就是酷派迄今为止的高光时刻。

2009 年,工信部为中国移动、中国电信、中国联通发放第三代移动通信(3G)牌照,中国正式进入3G时代。

2013年,中国智能手机市场刚刚萌芽,彼时要问起中国智能手机哪家强,“中华酷联”,无人不知。

作为最早一批在国内市场推出智能手机的手机生产商,酷派的手段不可谓不高明,通过与运营商合作的方式,迅速占领了国产手机接近11%的市场份额,成为当时中国手机品牌最大的市场赢家之一。

2014年,酷派收入达到了249亿港元(约合220亿元人民币),跻身全球智能手机销量第七名、中国智能手机销量第三名。

错的时机遇上错的人

2014年,国资委发文要求三大运营商减少营销成本以稳定利润,消费者从运营商渠道所获得的补贴越来越少,从而更愿意去店商平台或线下门店购买手机。这让运营商渠道在智能手机销量中所占比例越来越低。对于90%销售量都依靠运营商渠道的酷派来说,这是一个致命的打击,曾经巨大的市场优势,这时候已经荡然无存。

好在酷派集团比较早的醒悟到了这一点,将目光放在了开拓电商渠道上。作为一家传统手机制造厂商,在合作对象的选择上,酷派将橄榄枝抛给了传统互联网公司360,并在2014年与其一起成立了奇酷科技。按当初的公开信息显示,奇酷科技很早将目光聚焦在了移动智能设备,同时也向市场推出了以互联网为主要渠道的“大神”品牌系列智能手机,并计划建立一个移动生态系统。

理想总是美好的,起初的合作也是一切正常的,直到乐视入股酷派并且还成为了酷派集团的第二大股东。这意味着乐视将和360一样,能够掌握酷派内部研发技术,对于周鸿祎来说,这一点是坚决不能容忍和接受的,随即结束了与酷派集团的相关合作。

有当年的知情人士爆料,当初360和酷派划清界限经历了一个不短的时间周期,自从贾跃亭入驻酷派董事会后,便已经隐隐有了把奇酷科技当成了竞争对手而非合资公司的打算。如此一来,360的出走几乎已成定局。

失去的绝不仅仅是一场合作。

接下来的日子里,酷派这边才刚处理好与360和乐视之间三角关系,那边凑巧又碰上了乐视危机。一夜之间,酷派被乐视一把扯下国产手机神坛,裁员、卖地、拖欠银行欠款等负面新闻频出。

惨淡的日子持续到2017年3月,酷派集团股票停牌。

归来!重生?

一直到27个月之后,2019年7月19日,酷派集团骨股票实现复牌。在赢得这一场短暂胜利后,公司宣称在延续运营商定制服务的同时,将向印度市场推出其研发的5G手机。

截至10月14日,酷派集团股价为0.25港元,比7月19日复牌当天股价0.72港元下跌了65.27%。

从今年初高管团队“大换血”、成功复牌、推出新品手机......

酷派归来!

那么重生呢?

当然了,这又是另外一回事。

更多“酷派手机”相关内容

更多“酷派手机”相关内容

新知精选

更多新知精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