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知一下
海量新知
6 6 1 7 8 1 4

“创一代”进入家族财富交接班阶段 中国式“家族信托”黄金时代来临!

金融首席观察 | 深度解读财经资讯 2019/10/15 23:21

一边是中国“创一代”经过了几十年的摸爬滚打、财富积累后,开始进入财富传承阶段;一边是部分金融机构的高管们纷纷跳槽寻求有稀缺信托牌照的机构,提前做好布局,种种迹象表明,中国“家族信托”的黄金时代来临!

新知达人, “创一代”进入家族财富交接班阶段 中国式“家族信托”黄金时代来临!

根据《中国私人银行2019》数据显示,截至2018年末,国内个人可投资600万元以上金融资产的高净值人士数量达到167万人,近五年年平均增速为8%。预计到2023年,国内高净值人士数量将增长至241万人。

另据今年6月招商银行联合贝恩公司发布的《2019中国私人财富报告》显示,自2013年以来,高净值人群始终将“财富保障”作为首要目标,但“财富传承”的重要性排序则由两年前的第五位提升到第二位。

家族信托已成顶层财富工具之一

不可否认的是,改革开放以后,特别是中国加入WTO的近20年,在中国这片土地上缔造了一个个商业神话。经过几十年的创富历程,中国的创一代企业家缔造和建立了庞大的商业帝国已经纷纷进入实质性的交接班阶段。

对许多高净值企业家而言,家庭财富积累到一定阶段后,面临财富传承、财产保护、家族企业交班、子女成长教育、老人赡养等问题,需要专业而有前瞻性的筹划。

通过设立家族信托,由家族信托承担后代生活费用,一方面可以保障家族后代衣食无忧,另一方面可以将这部分财产独立于女儿婚后的夫妻共同财产,防范未来婚姻问题导致的财富外流风险。与签订婚前财产协议相比,家族信托更为私密,不仅不易损伤夫妻感情,而且对于财富保密能够起到更好的保护作用。

而家族信托设立的最重要意义,就是风险隔离作用。一旦企业主在经营企业时,不经意的企业资产和个人资产混同,或者企业投融资时承担的连带责任担保,使得当企业面临财务危机时,企业家个人资产也会成为债权人追偿的对象。这不但使自己辛辛苦苦一手创办的企业全部付之东流,也可能会因此而搭上自己多年来积攒的个人资产。面对家族企业这一现象,家族信托可以有效帮助企业主化解危机。因为大部分人的奋斗目的就是让家人生活更幸福。财富保护和传承的意义在于表达对家人的爱心和责任感,激励后代更好的发展。

其次,家族信托在避免遗嘱继承的纠纷方面也具有极其有效的意义,因为一份详细的遗嘱并不必然等同于完美的财富传承方案,且该传承发生在被继承人身故后,由于被继承人失去对家族的控制力,往往导致后代争产。遗嘱在继承的时候,其最为普遍性的问题是继承权公证,它需要全部继承人共同配合前往公证处进行办理,需要每一位继承人录音、录像、签字同意遗产分割方案,直到领取继承权公证书后,才能进行遗产过户。

对于多数高净值客户而言,由于常年忙于奔波,无暇顾及传承,一旦发生意外,后果将无法预测。西方发达国家的经验证明,家族信托实现的传承效果远好于立下的遗嘱。

避免法定继承中的不确定性,是成立家族信托的一个重要意义,当父母将资产传承给子女时,若不采取风险防范措施,将导致资产严重外流。有相当多的企业家,在把家族企业传承给下一代的时候,并未意识到当下一代发生婚变或意外身故时,会导致自己辛苦打拼下来的资产被分割的风险。

在防范金融资产代持风险方面,很多高端客户因资产代持的隐秘性和灵活性,故将其作为一种财富管理手段来实现债务保护。在资产代持实操中,代持对象的选择大多是自己信任的亲属,以为这样就可以高枕无忧了。但其实资产代持也是一把双刃剑,好用的同时风险也极高,因代持而产生的财产纠纷也是不计其数。家族信托在实现债务保护功能的同时,亦可以避免发生财产纠纷。

新知达人, “创一代”进入家族财富交接班阶段 中国式“家族信托”黄金时代来临!

纵观西方发达国家发展史,家族信托已然成为传承规划中的顶层财富工具的重要一环。

离岸家族信托为何 赢得诸多境内富豪青睐?

在明确设立家族信托的初衷后,离岸or在岸,成了富豪们要考虑的首要问题,近年来,马云、刘强东、孙宏斌、雷军、王兴等境内知名富豪均已设立或将股权转让给离岸家族信托。

事实上,信托发源于英美普通法系国家,而中国是大陆法系国家,对于家族信托可能存在法律上的、文化上的、认知上的问题,显然中国并非家族信托存在的最好的土壤。

离岸家族信托一般是指非离岸管辖区居民的委托人在离岸管辖区设立的家族信托。目前,主要离岸地包括中国香港、英属维尔京群岛、开曼群岛、百慕大、库克群岛、塞浦路斯、新加坡、新西兰等。离岸家族信托通常设在开曼群岛、英属维尔京群岛、中国香港等热门离岸地。

其中,英属维尔京群岛在信托存续期、受托人权利制约、资产保护等方面拥有完善的法律体系,开曼群岛的信托基金市场较为发达,税收制度灵活,监管制度也更健全。

从设计架构来看 ,比较经典的模式是在海外实际控制架构的顶层嵌入家族信托进行持股,即以离岸上市公司直接或间接控制国内及海外资产,再通过家族信托间接控制离岸公司。

离岸家族信托与国内家族信托相比,有着更为宽松的法律、税收环境。例如,离岸地对信托结构进行严格保密,信托外部人员无从得知信托当事人信息;享受特殊税收优惠,财富家族可通过合理安排达到降低税负效果;允许信托文件选择信托的法律适用,委托人可选择对其更有利的法律;谨慎承认域外司法裁判,客观上起到保护信托财产作用。

从当前国内信托业发展来看,事务管理等业务发展并不充分,与之相互适应的法律解释和配套制度还不健全。“相比之下,境外家族信托起步早,法律法规相对完备,业务开展也很成熟。”业内人士如是分析。

此外,相对于国内家族信托,离岸信托保密性更强、税务规划更灵活、资产和债务隔离更彻底。以新加坡为例,不仅没有资本利得税,个税也相对较低。

这些离岸家族信托自身具备的特性,可以更大程度上满足高净值人群的财富管理诉求,尤其是对一些资产风险较高、有全球资产配置需求的客户。

企业和家业永续可谓百年大计,而家族企业的传承,并非简单的所有权转移,也不仅仅是接班人的培养和选任。只能同时完成所有权的规划设计、企业治理和家族治理,家族企业传承才有可能真正得以实现。

因此家族企业的传承是个复杂的系统工程,不仅包括企业传承、财富传承,还包括精神传承和文化传承。而要实现企业永续、福荫后代、惠及社会的目标,企业家们需要把传承作为系统工程,进行顶层设计、长远规划已是当务之急。

更多“家族信托”相关内容

更多“家族信托”相关内容

新知精选

更多新知精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