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知一下
海量新知
5 9 0 9 6 3 6

从“水变油”到“千亿弘芯”,政商骗局为何总能成功?

景辰 | 互联网科技金融自媒体 2020/09/26 10:39

新知达人, 从“水变油”到“千亿弘芯”,政商骗局为何总能成功?

1.水变油

1993年,一位名为王洪成的“神人”走上历史的舞台。

他的绝活是“水变油”,据他本人介绍,只要把一种特殊的母液按照1:10万的比例加到普通的水里,就能配制成一种“水基燃料”,直接可以代替汽油,用于发动汽车,成本极低,大概仅为汽油的千分之一。

这位王洪成,是哈尔滨人,祖上三代没出过文化人,他本人曾多次因逃学和考试不及格而被勒令退学,唯一的学历证书是初中毕业证,据说是辍学之后养猪时候用猪肉从老师那换来的。

就这么一位“神人”,从书本上得知水是由氢和氧构成,而这两种物质又均为可燃物,随后,这哥们就发明了一种能够让两者不分解的情况下就可以直接燃烧的方法。

你看,读书不在多,而在于精,别看人家王洪成没啥文化,就读这么两页,就抓住了问题的根源本质。

不过,也是吃了没读过书的亏,但凡上过初中化学课的人,都知道水变油就是扯淡,这哥们但凡再多翻两页也能知道自己这个理论太荒谬了。

但是你别看王洪成读书读得少,但是脑子活,你们不是不相信这个理论吗,没事,我表演给你看,王洪成多次当着各级领导和媒体记者的面表演水变油的戏法,甚至让领导亲自开一瓶矿泉水然后滴入他所谓的催化剂,然后就变成油了,还能全部烧掉。

这不难,就是戏法嘛,王林也会,他还能空杯来酒、空盆取蛇呢,这水变油是魔术戏法里比较基础的手法之一。

正因为是戏法,他这套理论是不灵的,领导举荐王洪成两次进京鉴定,均以失败告终。

不过这并不影响王洪成的骗局,他和哈尔滨工业大学组织了异常鉴定会,大庆石油化工设计院甚至还成为王洪成的拥趸,1985年还和他合作成立了“庆滨公司”。

甚至他还多次登上《人民日报》、《经济日报》等主流媒体,当时的主流科学界大佬何祚庥曾撰文批判水变油的事,但是没有一家主流媒体愿意为他刊登,《经济日报》甚至质问:为什么如此重大的发明,至今未能得以推广?

王洪成从1993年之后就成了一位“时代网红”,四处兜售、忽悠他的理论,号召各地的政商都参与到他的这种所谓的“膨化燃料”中来。

新知达人, 从“水变油”到“千亿弘芯”,政商骗局为何总能成功?

其实,揭穿王洪成甚至都不需要什么科学知识,如果他这理论有效果,不用谁批准,他去真正投产就好了,哪怕是小批量的呢,赚钱就是了,何必四处给人表现耍猴呢。

直到1995年,41位科技界政协委员联名提案,要求详细彻查各地水变油项目情况,才把王洪成的骗局彻底揭穿,结果显示,有十几个省上百家单位受骗,甚至得到了许多地方领导的支持,诈骗金额在4亿以上,你想想,那可是茅台7块钱一瓶的年代,他靠着这么个不入流的骗术骗了4个亿。

2.水氢发动机

如果你觉得王洪成的骗术能成功是得益于时代的局限性,那么2019年河南的水氢发动机就是现实魔幻主义了。

新知达人, 从“水变油”到“千亿弘芯”,政商骗局为何总能成功?

水氢发动机的发明人叫庞青年,他比王洪成还懒,都不变油了,直接转化氢气。

新知达人, 从“水变油”到“千亿弘芯”,政商骗局为何总能成功?

他的理论是这样的:水氢燃料是通过特殊的转换装置,将水转换成氢气,再输入氢燃料反应堆,产生电能,然后就可以产生动力驱动汽车了。

这哥们比王洪成的进步之处是,他生活在社会主义现代化社会,在车里随便哪个地方都可以藏块电池,这个戏法更好变了。

水制氢,这符合化学知识了,但是效率达不到啊,而且如果你一边加水还一边加其他燃料,这转换效率也太低了,如果是使用电解水制氢,然后再用氢去发电,这有点脱了裤子放屁的意思了。

但是就这么一个破项目,庞青年忽悠河南南阳市政府出资40亿元。

随后事情败露,在全国人民面前漏多大脸现多大眼啊,河南有关部门也跟进调查,对青年汽车进行了处罚,处罚的理由更魔幻:实际安装电池容量小于公告容量。

河南有关部门也挺给领导脸的,不说项目是假的,而是因为青年汽车上实际安装电池容量小于公告容量,哈哈哈,也算是官场鬼才了。

不知道河南那40个亿的智商税还能不能追缴回来。

3.你离发家致富只差一个故事

其实按道理说,庞青年这事有点冤,也是吃了没有文化的亏。

他的这套操作模式,很常见,但是不是这个玩法,目的都是圈钱,但是圈钱方法不一样,结果就不一样了,失之毫厘谬以千里。

你都想到新能源了,却讲这么一个不靠谱的故事干嘛呢?

给大家讲个思路,大家听听看。

首先,你成立一家新能源汽车生产公司,别搞什么水氢这些不靠谱的玩意,你就弄电车就行,技术成熟,成本大概每辆车4万左右。

生产出来,然后就要销售了嘛,定价15万就好了,不为了真的卖出去,你就标这个价就行了。

然后你再成立一家租车公司,用租车公司去购买你自己生产的汽车,可以套取国家补贴6万一辆,这样,你一辆车就净赚2万元了吧。

然后由租车公司将车辆全部抵押给银行,银行肯定要调研,他们能弄清楚你实际生产成本,还要给你打个7折,没关系,你每辆车抵押3万就好了,再给银行高管每辆车1万的回扣,每辆车又净赚2万吧。

等差不多租车公司规模到了,就开始申请破产,把车扔给银行就完了。

好了,每辆车净赚4万。

以上不是故事,是国内某家新能源龙头企业到现在还在玩的模式,他家的租车公司名字很有意思,和三国有关。

所以说啊,你离发家致富就差一个好的故事。

4.还得有政治加持

这事古今中外都通用。

再讲个前苏联科学家的发家史,这哥们叫李森科。

新知达人, 从“水变油”到“千亿弘芯”,政商骗局为何总能成功?

1898年,据说当天电闪雷鸣,天空中的云彩都呈现出镰刀和锤头的形状,“裤衩一声震天响,生下李森科当院长”,开玩笑开玩笑,那会儿没有天气预报,也不知道当天发生了啥,反正李森科就是降生了。

农民出身的李森科,从小没表现出啥异常,凭借自己努力考上了基辅农学院,毕业后被分配到阿塞拜疆一个偏远的育种站,到这里,这哥们都一直默默无闻的。

估计他也一直在盼望这河里啥时候能出个一只眼的石人、肚子里有白绸的死鱼、遇见条白蛇啥的,但是啥也没发生,这哥们在1925年,工作中发现一件事,就是冬天埋在雪地里的冬小麦,经历过极寒之后,来年春天播种后悔提前开花。

至此这哥们开始飘了,他给这一发现理论化,提出了名为“春化处理”的理论,即将小麦种子高湿度低温度处理,以促进其来年提前开花。

其实啊,这一理论早在1854年就有人发现了,1918年还被德国植物学家进一步研究扩展,提出了黑麦冬性和春性之分,这只是越冬植物的自然习性。

但是李森科是吃了读书少的亏,不知道这事,随后他又进一步神话自己的“春化理论”,认为经过春化的小麦能增产3倍!

这对积贫积弱的前苏联来说,可算是找到得救之道了,随后李森科就被推向了神坛,一步登天被调任农业部工作,其实春化处理只是有一定价值的科学方法而已,远没有增产3倍那么神奇。

但是李森科不这么认为,所有不认可他的科学发现的人,都成了反革命,那些用事实说话的人也成了反革命,李森科学会了用政治的手段打压这些所谓的异见者。

因为这方法确实有一定的增产作用,但没那么大,你不能说他全错,也不能说他对,所以从1935年,李森科不断将其科学理论上升到政治高度,甚至得到了斯大林的支持,李森科不出所料的成为了院士,之后对那些科学异见者更加凶狠。

远在美国的穆勒表达了不同意见,李森科甚至派出秘密警察跨国抓捕,如此看来,只是跨省的鸿茅药酒弱爆了。

成为斯大林科学红衣主教的李森科就这么着硬生生把苏联遗传学这个科学门类给暂停了,有超过3000位遗传学家失业……

同行已经没法阻止这位李森科了,这时候物理学界有人看不过去了。

新知达人, 从“水变油”到“千亿弘芯”,政商骗局为何总能成功?

物理学家朗道站出来,装作一副谦虚的样子,问李森科: “我是外行,按照您春化就能导致基因改变的观点,那么您的意思是,如果割掉每一代牛的耳朵,那就能培养出一种不长耳朵的牛吗?”

李森科大吃一惊,可也还是淡然的说“是的。”

谁知道朗道接着说:“那为什么世界上还有处女膜呢?”

虽然大家都知道了李森科在撒谎,但是鉴于斯大林对他的盲目支持,谁也没办法说啥,甚至于那位敢在联合国会议上用皮鞋敲桌子的赫鲁晓夫,依然还是支持李森科,哎,没文化是真的可怕。

新知达人, 从“水变油”到“千亿弘芯”,政商骗局为何总能成功?

直到1964年,赫鲁晓夫也下台了,这场持续了30年的闹剧,才收场。

科学界对李森科的反对从未停止,但反对的声音一直像黑暗中的枪声一样,是谁让李森科不断敲响科学的丧钟?

如果这些所谓的科学没有得到政治的加持会怎么样呢?

2016年河北科技大学韩春雨,发表了一篇关于NgAgo技术的论文,就不详细解释这个技术了,反正是引起了全球轰动,甚至被誉为诺贝尔奖级别的发现。

这如果被证实,那么将会是旷世奇迹。

但是仅仅几个月之后,多方实验室表示均无法重复其实验,没有政治护体的韩春雨,也只能匆匆撤稿,潦草收场。

还是2016年,还是河北,秦皇岛还出现了另一个旷世发明——巴铁。

新知达人, 从“水变油”到“千亿弘芯”,政商骗局为何总能成功?

就这么一个没有流体力学基础、没有工程学基础、没有安全性基础的所谓城市“治堵神器”,连转弯问题都没很好地解决,就干出去圈钱。

《巴铁项目投资推介报告》显示,北京天尔投资基金管理有限公司正在销售该款“北京巴铁项目基金”,基金规模 5000 万元到 1 亿元,认购金额为 100 万元起,预期年化收益 12%。

但是最终因为没有得到任何政府部分的审批,没有政治加持,此圈钱项目在国家打击P2P的过程中,意外阵亡了。

你看,讲好一个故事,找到政治加持,你就能发家致富。

5.千亿弘芯谁买单?

符合国家政策、讲好资本故事、得到政治加持,就能成功吗?

是的。

一个名为曹山的人就成功了。这是一位神龙见首不见尾的人,所谓的图片也是疑似是他本人,他本人还有几个其他的名字,身份证上名为鲍恩保,安徽庐江人,以前是以点子上的名义到处搞项目圈钱,先后经历过马鞍山、庐江、灵璧,所到之处皆是烂尾楼和债务。

现在他改名为曹山,项目也改为芯片,又开始新的一轮……

新知达人, 从“水变油”到“千亿弘芯”,政商骗局为何总能成功?

他在多地搞虚假项目圈地烂尾之后,去济南搞了一个泉芯的芯片项目,甚至还得到了地方政府领导的视察,很风光。

随后这位曹山和李雪艳在北京设立了一家名为北京光量蓝图科技有限公司的空壳企业,仅仅13天之后,由高人指点,到武汉和武汉市政府合资成立了武汉弘芯半导体制造有限公司,注册资本20亿,武汉政府注资2亿,占股10%,他一毛钱都没出。

看,空手套白狼的典范。

因为他讲好了国家紧缺的芯片故事,又有高人指点,所以设立非常顺利,甚至一路被武汉市推举为湖北省重点项目:

新知达人, 从“水变油”到“千亿弘芯”,政商骗局为何总能成功?

文件显示,弘芯的总投资达到了惊人的1280亿,随后武汉还给配套了相应的土地。

弘芯也挺像样,一方面加紧房地产开发,另一方面加紧招募人才,甚至将台积电张忠谋的左膀右臂——蒋尚义都给请出山了,号称将要建7纳米以下逻辑工艺生产线,蒋尚义也不含糊,搞来一帮原来的部下,大有撸起袖子干一场的架势。

甚至机器都买了,号称突破美国层层封锁,斥资千万美元买了一台ASML光刻机,还煞有其事地做了一个进厂仪式。

新知达人, 从“水变油”到“千亿弘芯”,政商骗局为何总能成功?

打出了弘芯报国、圆梦中华的口号,真真的让人热血沸腾。

但就这么如火如荼的一场游戏,也是戛然而止,到去年11月之前,弘芯资金链断裂,在开发土地被法院查封,所谓价值5.8亿元的光刻机也被弘芯抵押给银行贷款了,这里的贷款也很魔幻,价值4.9亿的光刻机,居然能贷款5.8亿,多出的一个亿是银行看在有武汉政府背书的基础上,为其爱国心给的吗?

而且那台光刻机也被证实是国外淘汰的机器,没有所宣称的生产7纳米芯片的功能。

随后武汉东西湖区政府发布了一份《上半年东西湖区投资建设领域经济运行分析》报告,正式宣告了武汉千亿级芯片项目——武汉弘芯半导体制造有限公司(HSMC武汉弘芯)“烂尾”危机,现在项目发酵,区政府把这份文件给删除了。

项目说烂尾就烂尾,那么咱们来看看实际到账的钱数吧, 武汉弘芯半导体制造项目分为两期,一期总投资额520亿元,工程于2018年初开工,2019年7月厂房主体结构封顶。二期投资额760亿元,工程于2018年9月开工,目前在建。弘芯两期共计1280亿元,截至2019年底已累计完成投资153亿元,预计2020年投资额为87亿元。

项目烂尾了,没聘用几个员工、土地是武汉给的、施工单位的钱还没付,那么,政府投资的那么这些钱花哪里了?

武汉政府投出去的这些钱谁来买单?

2014年国务院政策出台之后,包括上海、深圳、南京、武汉、合肥、成都、贵阳在内的多个城市都在重金布局芯片产业,争取国家资源。

国际半导体产业协会(SEMI)的一份报告也指出,2020年-2021年,中国将拥有全球最多的新建或计划建设的芯片工厂。

作为这里面的明星项目,武汉弘信千亿级项目尚且如此,那么我们要这全球最多干嘛用?

工厂不在多,而在精,就算你建了全球最多的芯片工厂,一片也没生产出来不也是胡扯淡吗?

对于芯片这种卡脖子的产业,各个地方政府肯定都是大力支持,甚至出现地方政府争相建芯片产业基地的现象,目前虽然没有看到什么政绩,但是却看到很多问题。

除了武汉弘芯,还有南京德克码、陕西坤同半导体等都宣布破产申请,这成立没有几年,政府的投资拿了,政府的地拿了,活没怎么干,就开始破产,那么也请当地政府认真审查下,那些投资都用在什么地方了,有没有国有资产流失的情况?

另外,面对芯片这种卡脖子的产业,政策的倾斜和支持是有必要的,但是首先应该以市场资源配置为基础吧,对于芯片这种技术要求特别高的产业,不是地方政府有地就能搞产业集群的,更不能盲目地搞大干快上那一套,尤其是在投资之前,是否应该多请一些专业机构做充分的前期调研,免得被那些钻产业孔子的人所利用。

当然,也应该奉劝那些钻产业空子的人,你们10年搞大数据,14年搞云计算、15年搞VR、17年搞人工智能、到了19年又一股脑扑倒芯片产业上来,你们不是搞产业的,你们就是在胡搞。

对这种钻产业空子套钱圈地的人,应该严查,摸根,不放走一条漏网之鱼,要不,这曹山为什么能够以前用电子厂在马鞍山等处胡搞,在济南搞完烂尾的泉芯,又跑去武汉搞个烂尾的弘芯。

查询曹山的名字,也是各种老赖的判决,但依然还在肆意妄为,还有人管没人管?

钱投出去了,项目烂尾了,是不是还得追责一下,不能管死不管埋吧。 

更多“骗局”相关内容

更多“骗局”相关内容

新知精选

更多新知精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