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知一下
海量新知
6 2 9 1 1 1 8

蔚来渡劫

异观财经 | 关注美股、港股、A股上市公司 2019/09/26 00:58

蔚来正在经历至暗时刻。9月24日最新财报发布后,蔚来汽车一度暴跌28%、4年巨亏400亿上热搜、自建工程“流产”、ES8多起自燃、大面积召回、裁员1200人、硅谷办公室被曝关闭……

曾经被称之为“中国版特斯拉”的蔚来,如今已落魄至此,大洋彼岸造车的贾跃亭怎么样了?

观财经消息,9月24日,蔚来汽车(NYSE:NIO)发布了截至2019年6月30日的2019财年第二季度未经审计的财务业绩报告。

财报数据显示,报告期内,蔚来总营收15.08亿元,较第一季度下滑7.5%。汽车交付方面,2019年第二季度共交付3,553台产品。其中ES8交付数量为3,140辆,较上季度的3989辆下降15.51%;ES6交付数量为413辆。

蔚来创始人、董事长兼首席执行官李斌表示:“从10月起,我们将开始交付配备84千瓦时电池包的ES6和ES8,车辆的综合工况续航里程将分别提升至510公里和430公里。我们会进一步通过技术进步加强产品竞争力,进而持续提升销售。”

单季亏损32亿,4年累计亏损超400亿,蔚来闹钱荒

蔚来最新财报数据显示,蔚来二季度净亏损32.858亿元,较一季度增25.2%,较去年同期增83.1%。

不按照美国通用会计准则(Non-GAAP),蔚来二季度净亏损31.936亿元,环比增27.5%,同比增84.5%。

二季度归属于蔚来普通股股东的净亏损为33.137亿元,环比增24.9%,同比减少45.8%。

不按照美国通用会计准则(Non-GAAP),二季度归属于蔚来普通股股东的净亏损为31.899亿元。

异观财经发现,蔚来自2014年成立以来,一直处于烧钱状态,亏损持续扩大。成立4年累计亏损超400亿元,仅仅2019年二季度亏损32.86亿元。

新知达人, 蔚来渡劫

来源:财报

造车新势力一直处于烧钱状态。今年以来,汽车市场形势不容乐观,同时资本市场遇冷,现金流吃紧,蔚来的融资压力不断增大。

财报数据显示,截至2019年6月30日,蔚来持有的现金、现金等价物、受限制现金和短期投资为34.556亿元。 按照二季度亏损数额来看,全部现金流加起来,恐怕也很难让蔚来熬过2019年的冬天。蔚来必须尽找到自救之路。

销售成本和市场营销费用、研发费用是蔚来的主要支出项。

财报数据披露,二季度蔚来汽车总运营费用为27.22亿元,其中销售和管理费用为14.21亿元,占总营收的94.2%;研发费用为13.01亿元,占总营收的86.2%。

财报披露,自公司成立至今,蔚来总体研发投入超过100亿元,其中六项核心技术比肩特斯拉。此外,蔚来已拥有全球授权专利及申请中的专利4000多项。其中仅换电站就拥有专利超过500个。

新知达人, 蔚来渡劫

来源:财报

7月,因电池自燃隐患,蔚来主动召回4,803辆ES8。 异观财经根据财报披露数据,简单做了测算,二季度蔚来销售成本为20.13亿元,扣除计提召回成本后的销售成本为16.74亿元人民币,由此推算,蔚来汽车此次召回成本在3.39亿元

此外,由于优先满足召回电池的生产,影响了正常车辆的交付,导致7、8月蔚来汽车销量明显下滑。

面对持续的亏损,为了应对钱荒,李斌选择用裁员的方式来优化成本。

今年8月22日,李斌在全员内部信中写道:“按照进一步的精益运营计划,九月底前公司在全球范围内将减少1200个工作岗位,调整后公司的人员规模大概在7500人左右。”

除裁员外,8月份,蔚来先后出售FE赛车业务,并计划剥离充电业务。在财报中,蔚来汽车表示:“在新赛季,蔚来将由直接所有模式转换到赞助模式,通过车队冠名的形式参与FE。与此同时,蔚来可将更多的资金投入核心业务。”

9月5日,蔚来汽车发布公告称,已与腾讯旗下一家附属公司及蔚来汽车董事长兼首席执行官李斌签署了2亿美元(约合人民币14.3亿元)可转换债券认购协议,预计将于今年9月底前完成。

根据协议,腾讯旗下的附属公司和李斌将分别认购1亿美元的可转换债券本金,且各自分两次平均认购。

第一批发行的债券将在360天内到期,不会产生利息,但要求蔚来汽车在到期时支付本金2%的溢价,转股价格为2.98美元。第二批发行的债券将在三年内到期,也不会产生利息,但要求蔚来汽车在到期时支付本金6%的溢价,转股价格为3.12美元。

毋庸置疑,蔚来出现严重的钱荒,李斌领导的蔚来,正在想尽一切办法开源节流,融资续命。

异观财经发现,蔚来财报发布后,股价曾上涨 4%。然而,在公告宣布取消电话会议后,蔚来股价开始下跌,一度暴跌20%截至发稿前,蔚来汽车报2.170美元,总市值22.80亿美元。

对于取消电话会议,有网友评论称,蔚来难以应答分析师提出的问题,如今蔚来已讲不出新的故事,造车新势力“先驱”蔚来已黔驴技穷,给投资者“画饼”的勇气都没有了。

对此, 蔚来则回应称,电话会议一般是季报的补充,我们认为此次季报已充分涵盖目前需披露的信息。如公司有其他重大事项发生,将会再次通过公告的形式披露。

投资者对蔚来正在失去信心。 蔚来渡劫,能否在自救的同时,挽回市场和投资者对蔚来的信心,或许很快就会见分晓。

政策滑坡,竞对环伺,蔚来生存状态更加艰难

众所周知,中国新能源汽车行业的快速发展,与国家补贴政策息息相关。 财政补贴自2017年开始明显退坡,2019年继续加速退出,2020年后完全退出

当下,新能源汽车市场正在经历补贴退坡的阵痛期。

目前行业政策主要包括三方面导向:1)补贴加速退坡,2020年后完全退出,补购置转向补运营与基础设施。2)提高能耗要求,以双积分政策为核心构建行业发展长效机制。3)放开外资股比限制,扩大整车与动力电池行业对外开放,鼓励高质量竞争。

从供给端看,新能源乘用车生产企业按照背景可分为三大阵营: 传统自主品牌、造车新势力、外资品牌。

据中汽协数据,2019上半年国内新能源汽车销售61.7万辆,同比增长49.6%,其中乘用车56.3万辆,同比增长57.7%。

造车新势力中,仅蔚来、小鹏、威马等少数几家企业实现量产交付,不过销量都均未超过2万辆。 根据中机中心合格证数据统计,2019上半年,国内新能源乘用车市场销量前十名皆为传统汽车品牌,排名从高到低依次是比亚迪、上汽、北汽、吉利、长安、江淮、长城、奇瑞、广汽、华晨。

下半年,造车新势力公司的生存状态会更加困难,造车新势力公司将面临洗牌。

此外,“中国版特斯拉”和特斯拉所面临的情况却全然不同。

如今的蔚来面临生死一战,特斯拉却是为未来腾飞一战;蔚来依靠品牌宣传和大规模营销生存,特斯拉则依靠技术创新,不断推出新产品生存;特斯拉目前正在上海建设“超级工厂3号”,按照计 划,特斯拉上海工厂生产的Model 3有望在年底前或者明年初交付。 相反,蔚来却取消自建厂计划,采取代工模式,与江淮汽车合作。

在对比看下双方的股价和市值,特斯拉如今的股价223.210美元,总市值402.26亿美元,蔚来是股价跌至 2.170 美元,总市值仅22.80亿美元。“中国版特斯拉”蔚来,正在被拉斯拉本尊远远甩在身后,蔚来恐只能望其项背。

蔚来已落魄至此,大洋彼岸的贾跃亭现在怎么样了

李斌领导的蔚来汽车面临资金紧张的窘境,这不难让人联想到同样资金窘迫、数次濒临破产 的FF(Faraday Future,法拉第未来)。 蔚来汽车已落魄至此,大洋彼岸的贾跃亭现在怎么样了?

今年的8月28日,有媒体爆料称,贾跃亭将辞去FF的CEO职务,企业将进行重组计划,推出合伙人制度,把公司的顶层治理权交给“合伙人委员会”。同时,贾跃亭将设立个人还债信托基金,偿还国内债务。

9月3日,FF公开内容证实了这一消息。FF发布的公告显示,贾跃亭将辞去CEO职位,任命宝马集团原副总裁毕福康为全球CEO,这意味着贾跃亭正通过合伙人制度把FF控制权从他个人手中交到“合伙人委员会”。

近日,毕福康表示,贾跃亭将不再参与公司的融资事务,而由自己全权负责融资相关活动,贾跃亭则将全身心投入到公司的产品和用户体验上。

毕福康负责融资活动在情理之中。毕竟,贾跃亭早在2018年就被列为“老赖”。贾跃亭作为FF实控人,身负巨额债务,很难从银行等机构拿到融资。根据第一电动报道,有内部人士透露,截至目前为止,虽然与投资方有过多轮接触,但并没有真正的战略投资人准备入场。

毕福康接手法拉第未来的最重要的任务就是为量产FF 91筹集资金,目前还有数亿美元的资金缺口。毕福康曾明确表示,他们计划在未来12个月内在加州汉福德工厂正式开工生产,而另外两款中低端车型计划将在中国生产,量产时间在两年半以后。

一个不容忽视的事实是,在资金链紧张的情况,如果无法拿到融资,FF 91则无法实现量产,FF 91将继续存在于FF官方的描述中。

更多“蔚来”相关内容

更多“蔚来”相关内容

新知精选

更多新知精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