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知一下
海量新知
6 3 0 4 2 5 0

2019年民营医疗:淘汰、回归和创新

林掌柜 | 有料有干货,有趣有态度! 2019/09/10 10:07

2019年民营医疗:淘汰、回归和创新

(文/林掌柜,微信公众号:kanbingtong

篇首语:这是掌柜2018年底旧文,如今2019年只剩不到四个月,放眼民营医疗这九个月来的种种境况,重读此文,掌柜展望可谓相当精准。

~正文始~

喜大普奔,令人讨厌的8102年,总算要Game Over啦!这一年,多数人过得都不太好。民营医疗也极其不平静,多数从业者只能强颜欢笑、咬牙坚持乃至靠鸡汤度日,即便身处别人眼中的未来大金矿和资本避险池,也能强烈地感受到嗖嗖寒意,就连前期扎堆涌入的土豪投资人,不少已经或正在掉进坑里

2019年,民营医疗将是怎样的光景呢?或者说,未来会有怎样的趋势呢?且让掌柜展望,权当鞭策自勉。你非要当共勉,掌柜也不反对。

一、淘汰

每年每月每天,淘汰无时无刻无处不在。我们的身体,时刻都在淘汰老弱细胞,我们的行业,也同样如此。只是,2019年,淘汰或许会来得更猛烈更集中一些。掌柜认为,2019年,民营医疗市场,“合规”死一批、“合法”死一批、“合理”死一批。

“合规”,对应的就是“违规”。回顾民营医疗跌宕起伏、诡异莫测、野蛮生长的四十年,可以说,没有一位从业者不是从违规中一路闯过来的。是的,谁也无法独善其身,谁也不是洁白无暇。我们不能再自己骗自己,闹“五十步笑百步”的笑话。何况,规则其实一直在改。

改革,确实大多从违规开始,甚至有些还从违法起家!某种意义上,“都是同行,讲什么素质啊”。吃医保的,从未医保违规?走自费的,从未过度诊疗?营利性的,从没偷税漏税?非营利性的,从没变相分红?即便这些都能侥幸过关,自己个税交足了吗?员工社保交足了吗?

然而,这些都是也必须是过去式。违规乃至违法行为,不能总拿改革做挡箭牌或遮羞布,这还要看类别和性质,更要看时代和形势。照当前形势,民营医疗合规之路不再是“走不走”的选择题,而是“不得不走”的必选项。医疗从业者赚钱前必须要审慎考量是否合规,不要再做“乱世出英雄”的春秋美梦,也不要心存侥幸妄图蒙混过关。有关部门不究过往,就算大发慈悲了,别再不知死活硬碰硬。这年头,个人都没隐私了,行业还能有秘密?

掌柜知道,仍会有很多人不思悔改,继续惯性运营、任由自己性子胡来,从而“合规”地死一批。

“合法”,对立面就是“违法"。国人向来“怕违法不怕违规”,更会掩耳盗铃地将“违法”当“违规”,却不知过去“违法”之所以没被抓或被抓也按违规轻罚处理,只是执法者没较真而已,即便“让子弹飞”,也只能“飞一会”,不是“一直飞”。

最明显的例证就是,不要再把“骗保套保”违法行为当“违规”。况且,原先介于“违规”和“违法”之间的边界模糊不清地带,也早已或正在加快修订补充和细则明确,总体形势是趋严趋紧而不是趋宽趋松!

掌柜也知道,还会有不少人不怕死,在刀口上舔血,不惜以身试法,甚至讥讽掌柜“危言耸听、胆小怕事”,然后“合法”地死一批。

“合理”,相对词,掌柜只想到“无理”。在过去的大江大河浪潮中,民营医疗涌现了很多医疗集团乃至上市公司,产生了一批又一批隐形亿万富豪,其赚钱逻辑大多不合常理、更没道理,统称“无理”。

你想呀,凭什么医生开个医疗机构那么难,没啥文化的农民却能做成医疗集团?凭什么受过临床正规教育多年的医生看病,还得听从不懂医学的外行人指手画脚?凭什么原本小钱就能治的病,要花大价钱大成本去治?

同样,凭什么肉价菜价洗脚按摩费上涨这么快,关乎健康生命的专业医疗服务收费却几十年没见实质性上涨?凭什么同样为百姓提供诊疗服务,要分公立和民营乃至“三六九等”区别对待?凭什么同在一个地区,诸多审批和监管政策措施和落地执行要有显著差异?

医疗服务行业沉疴已久,要想彻底改变,绝非一朝一夕之功。当前,民营医疗普遍面临人力成本陡升、药品耗材价格骤降、税费成本居高不下和营销模式尚需探索等多重挤压,民营医疗合理化赚钱之路,愈加曲折艰难。但再难的路,也得匍匐前行。

在这条荆棘之路,难免有人会放弃、会掉队、会走岔路、回老路,从而“合理”地死一批。

2019年,第一个关键词就是“淘汰”。民营医疗的首要目标,也是“活下去”活不下去的,要么尽快放弃或转型,要么干脆让别人捡个漏。在医疗服务市场具体业态上,连锁当道,单体艰难;“小而美”吃香,“大而全”吃亏。在医疗服务热门细分领域,如眼科、医美和口腔等专科,将可能出现“黑天鹅”或“灰犀牛”事件,从而加速淘汰部分专科医疗机构。

二、回归

行业要回归,回归到符合逻辑的正常发展轨道,野蛮暴利时代彻底完结;临床要回归,回归到治病救人、延年益寿以及帮助人们找回青春和美丽新生,诊疗方案决策权逐步回归到医生和患者手上;人也要回归,回归到常识、理性和人性,诊疗过程将越来越透明,神秘感所带来的信息不对称现象将越来越少(打死不说回归“chu xin”,不知道为啥,掌柜就是讨厌这俩字)。

民营医疗,理应让“上帝的归上帝,凯撒的归凯撒”。你要做基本医疗,就沉住气好好做,合理合规合法地靠医保生存,治病救人,造福一方,而不是“身在曹营心在汉”、“吃着碗里的看着锅里的”;你要做非基本医疗、细分专科医疗乃至增值医疗,就好好提升技术、修炼服务,让患者或客户心甘情愿付费或让商保机构支付,而不是靠“坑蒙拐骗”、“没有底线”赚钱,把“巧取豪夺”当本事、当经验宣扬;你要做非营利性,就老老实实地做,别再干“表面一套、背后一套”的蠢事,无法做到“表里如一、言行一致”就尽早变性,把陈年旧账理好,抓紧改回营利性;你要做营利性,就努力做个“站着把钱挣了的明白人”,合规经营、合法纳税、合理避税,别再把“无知”当“勇敢”、“无能”当“情怀”。

生物医药、医疗器械等医疗相关行业也将实现产品价值回归和国产替代回归。被流通环节和灰色地带层层推拉的虚高价格,将被彻底打回原形;原始性创新和自主化创新,将得到大力扶持和鼓励;药品营销的潜规则套路,将被强行拉回到学术和教育,医疗仪器设备销售的一次性买卖,将回归到持续提供增值服务,“渠道致胜”和“灰色暗流”将被“服务至上”和“量大从优”所替代。

卫生行政主管部门和超级医保局都将改变“重审批、轻监管”的隐性懒政不作为,回归到以“监管和服务”为主的轨道上来。以“放管服”为主导思路的行政改革指挥棒作用,将进一步在医疗服务行业中得到发挥和体现,准入可放宽,监管必从严,逐步将时点型环节监管转为时期型全程监管;医疗行政主管部门和行业相关学会或协会等社团组织之间直接的、显性的利益链条将被彻底斩断(间接的、隐性的利益链依然坚固),趋向回归各自原本应有的角色定位和职能作用;构建全局化、系统化、层次化、结构化的共生型医疗生态,将成为决策者和参与者共同期冀的目标。

三、创新

医疗从来不缺创新,也最缺创新。“创新”这玩意,如今既是便利品,也是奢侈品。

体制创新不是我们能考虑的事,机制创新则是我们不得不深思熟虑的大事。机制创新的核心是激励机制变革,“高保底高提成"不再“一招鲜吃遍天”,“给钱给权给地位”的组合拳才是激励王道。做医疗,没有靠谱的医生合伙,未来势必不再靠谱。光有医生合伙,没有运营团队更不靠谱。民营医疗,既是资本说话,更是医生和职业经理人说话,话语权天平会逐步向医生和职业经理人倾斜。

医生和职业经理人群体,经历了2014年到2018年这五年的觉醒、教育、洗礼和成长过程,已然成为民营医疗不可或缺且不可忽视的一股中坚力量。医生和职业经理人的职业角色,大概率无法重叠和切换。很多公立医院院长出身的伪职业经理人,要么被自然淘汰(年老体弱),要么被市场淘汰。2019年,将是医生和职业经理人合伙办医的集中爆发之年,有决策投票权的实质股权合伙人制度,将逐步替代或有收益权的虚拟期权合伙人制度,成为医疗合伙创业新常态。

运营创新则是民营医疗市场重头戏,其重中之重无疑是营销创新。靠某度搜索高价引流的时代将被加速抛弃,个性化、长尾化、场景化营销将成为主流。任何一个流量入口,都可能成为线下医疗实体的导流风口。无论是搞团购的、做电商的、玩社交的,还是知识分享、游戏竞技、耍宝卖萌,只要流量基数够大,都是民营医疗尤其是非基本医疗和专科医疗营销的兵家必争之地。甚至,市场上还有可能杀出全新的、类消费的医疗信息服务平台。

流量即媒体,用户即渠道,将迅速成为民营医疗从业者的普遍共识和深刻体悟。营销客服化,忠诚患者群和粉丝群乃至超级用户的精准运营和维护能力,将成为民营医疗机构的必杀技和决胜力。

管理创新是继机制创新和运营创新后又一内功,基础是人财物管理创新,本质则是服务创新。管人,将更加个性化、人性化和自主化,管财、管物也将更加规范化、智能化和电子化。无论是人、财还是物,都将大步迎来“不求所有、但求所用”的共享趋势,倒是向来不被重视的医疗核心信息和数据,很有可能成为利益各方激烈争夺的新要素。

人,主要指医生多点执业,就连三甲医院院长都越来越挡不住了;财,用自己的钱创业,用别人的钱扩张,融资发展将逐渐成为主流;物,主要是指高值仪器设备租赁化。还有,集人财物共享于一体的辅助科室或非核心业务科室共享化。管理即服务,服务对象除了患者或客户还有员工,服务创新将突出差异化、超预期等个性和优势,从而形成独特的价值主张和品牌标签。

“What's past is prologue.(凡是过往,皆为序章)”。纵君虐我千万遍,待君依然如初恋!8102年,快走不送。2019年,笑脸相迎!

~本文终~

如果你是医生,需要有医疗行业经验的合伙人或投资人;如果你是职业经理人,需要平台干点自己的事;如果你是医疗集团、医疗基金投资人或医疗机构股东,想要收购、转让或托管医疗机构,寻求专业运营团队合作。欢迎勾搭掌柜,发送消息或留言“微信号+姓名+机构”,加掌柜个人微信。

媒体若需转载,可留言申请“开白”。文首作者署名“林掌柜”,来源:“林掌柜”微信公众号(ID:kanbingtong)(文中配图来源网络)。

更多“民营医疗”相关内容

更多“民营医疗”相关内容

新知精选

更多新知精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