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知一下
海量新知
5 9 0 9 8 2 8

以平常心看待苟晶

涛哥乱弹琴 | 坚持原创,坚持乱弹琴 2020/07/05 21:01

今天我本来是准备好好休息一下,啥都不干的。看了关于苟晶事件的几篇最新 报道 争论,灵机一动,索性也来 凑一下热闹 蹭一下流量。


废话不说,先直接表明我对苟晶事件的基本观点:


  1. 虽然苟晶在反映自己“连续两年被冒名顶替上学”等问题时,存在大量夸大其词甚至无中生有的虚假事实描述, 我对苟晶勇于公开举报违法犯罪行为的举动始终坚定地表示支持


  2. 山东省相关部门对苟晶所反映的问题,在事情发生二十多年后,“及时”进行了全面、深入的调查,还原了苟晶班主任邱印林次女邱小慧冒名顶替苟晶入学北京煤炭工业学校整个过程的全貌,依法严肃处理了15名相关当事人, 必须点赞


  3. 苟晶的父母是农民,苟晶读高中时,其二妹为了补贴家用,初中读完就辍学去打工,接济上学的苟晶和小妹。2003年小妹上大学后,学费、生活费等由苟晶提供。苟晶2000年来杭州工作,经过20年的努力,如今已在杭州买房安家。 苟晶的奋斗精神值得我们钦佩


  4. 苟晶所反映的问题,除冒名顶替上学这个基本事实为真外,其他绝大部分细节属夸大或杜撰。 我一向习惯于以最大的善意推测别人的动机,曾认为不排除苟晶因无法掌握真相、自我感觉良好等原因而臆测了这些虚假的“事实”,或者为了引起有关部门注意而被迫“善意”造假 。但看了苟晶在调查结论出来后接受媒体采访的视频, 我对她在达到目的(让自己经营的淘宝网店走红)后流露出来的得意洋洋的神情,以及对在举报材料中捏造虚假事实不以为耻、反以为荣的态度,我深表不屑,并极度怀疑苟晶是否具备经商和做人所需的最基本的诚信意识。


官方调查结论出来后,网民们从全民力挺苟晶,分裂成了水火不容的两派。一派对苟晶吹毛求疵甚至破口大骂,另一派则“先天下之忧而忧”,发出“我们此刻以怎样的态度对待苟晶,或许将决定我们将来被怎样对待”的感慨。


前一派把对苟晶事件的关注点,放在了很多并不值得过分关心的问题上 ,比如:1.苟晶的成绩只够勉强上个中专,“学农”居然谎称自己是“学霸”;2.苟晶严格地来说只是被“冒名”,并非被“顶替”;3.邱小慧在苟晶自愿放弃入学资格后的冒名顶替,对苟晶的人生没有任何影响,苟晶不是受害者;4.邱印林并非大奸大恶之人;5.苟晶自己也是得益者,不应该对自己的老师过意不去;6.苟晶第二年经调剂就读的湖北黄冈水利水电学校不是野鸡学校;7. 邱印林带儿子到浙江找苟晶通融求情,但苟晶不见,邱印林一人在楼下站等了六小时;8. 苟晶的网店营业额达到700万/月,不应再在乎学历和23年前的冒名顶替。


苟晶事件的意义,在于引起社会对高考冒名顶替黑幕的广泛关注,这是事关社会进步的大事。在这点上,无论其动机为何,苟晶功不可没。 我第一次仔细阅读的有关高考冒名顶替黑幕的文章,就是关于苟晶的,然后才再翻回去看了一些关于陈春秀等人的。至于苟晶是学霸还是学农,被冒名顶替对她的人生有没有影响,这些只能充作茶余饭后的谈资,不应成为对苟晶事件如何评价的决定性因素。只要苟晶被冒名顶替的基本事实属实,相关违法犯罪当事人就应当受到处罚,杜绝高考冒名顶替黑幕就应引起政府相关部门的足够重视。 受害人无需完美。甚至,哪怕没有具体的受害人,如果高考制度的公平公正性受到了影响,我们全体公民都是实质上的受害人。


也有人走向了另一个极端。只要看到有人在骂苟晶或者只是批评苟晶,他们就悲叹人们“看不到系统性的恶,看不到处于系统性作恶之中个体的困境,却还在批评困境中不够完美的受害人”。


他们担心,如果我们现在批评苟晶,那么将来有一天,我们都“随时可能会被冒名、被欺负”。


我们要始终关注如何消除系统性的恶,促进社会的不断进步,这毫无疑问是对的。 网民这几天骂苟晶,实际上是发现自己的善意被苟晶用于个人牟利后情绪的一种宣泄(也不排除邱家亲朋好友带节奏推波助澜的可能),不意味着人们对苟晶个人小恶的鄙视超过了对系统性大恶的痛恨。 我相信,绝大部分人都不是“受害人完美主义”者,他们批评苟晶不意味着他们反对苟晶的举报。


苟晶别有用心的举报,令我联想起了几十年前的第一批职业打假人。客观上来说,这批最早的职业打假人,推动了《消费者权益保护法》的落实, 但在人们的维权意识已经普遍高度觉醒后, 如果继续对职业打假行为一味予以鼓励和纵容,恶意敲诈行为泛滥而影响商家的正常经营,反而会不利于消费者权益的真正保护。


准备收尾之时,我偶然看到胡锡进有这么一句话:“ 转而斥责苟晶的人绝大部分依然痛恨高考的冒名顶替现象,大家保持着对陈春秀那些真正受害者的同情,冒名顶替上学案件无论在法律上还是道义上都不可能翻盘。 ”虽然我有时不太赞同老胡的观点,但这次我深以为然。


苟晶事件的正面价值,是不可能被抹杀的。批评苟晶几句,天塌不下来。 多一点平常心,少一些面红耳赤。

新知精选

更多新知精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