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找新知
  • 找服务/产品
  • 找课程
  • 找LIVE
  • 找活动
  • 找达人
搜服务 搜商家
新知一下
海量新知
2 2 2 2 9 8 8

陆正耀,一场从瑞幸死局脱身的内斗大戏

零售老板内参 | 新零售时代的专业媒体 2020/06/30 14:27

新知图谱, 陆正耀,一场从瑞幸死局脱身的内斗大戏

陆正耀甚至谋划 从这场死局中平安落地。

文 | 谢康玉

出品 | 零售老板内参 微信ID:lslb168

今天开始,瑞幸正式停牌,接下来的每一天都是退市倒计时。在其所有上诉期上诉期届满后,瑞幸将拿到一份退市通知,然后从纳斯达克摘牌。

现实永远比电影更精彩,自爆出财务造假之后,瑞幸一边应对着外部的追债、制裁、声讨,一边还在内部展开着一场甩锅与自保的精彩内斗,如果把每个时间点串起来去看,会发现精彩程度绝对不输大片。

在最快上市、最快退市、高速扩张的魔幻桥段之外,陆正耀和他的“朋友们”还正在上演着一场精彩绝伦的脱身术。

新知图谱, 陆正耀,一场从瑞幸死局脱身的内斗大戏

瑞幸内部:陆正耀派系 VS 邵孝恒派系

6月26日晚,瑞幸连发出三个公告,让原本在台面之下的内斗公开化。三个公告的背后,是三个不同的利益集体。

时间最早的一个是宣布撤回听证会请求,进入退市流程。

其后是由陆正耀控制的家族信托Haode Investment Inc.发起于7月5日召开股东大会,讨论解除邵孝恒、黎辉、刘二海、陆正耀的董事职务、任命两位新董事等事项。

紧接着瑞幸董事会又发起了讨论陆正耀辞去董事和董事长职务的董事会,同时反对解除邵孝恒职位的提议。

这个后发制人的公告把董事会时间设在更早的时间——7月2日。也就是说不等陆正耀把邵孝恒、黎辉、刘二海给清洗了,邵孝恒一派想先让陆正耀出局。

不过后发制人也不见得有更强的杀伤力,善于玩弄财技的陆正耀也并不怕被罢免。在第二个公告中,有一个神操作,陆正耀自己罢免自己。事实上,陆正耀至今仍是瑞幸的最大股东,加上自己撤下再提名新董事,怎么看于他都是影响不大。

最新股权信息显示,目前陆正耀持股25.75%,拥有29.98%的投票权;瑞幸前CEO钱治亚持股 16.60%,拥有19.32%的投票权;陆正耀的姐姐Sunying Wong持股9.72%,拥有12.17%的投票权,也就是说整个"神州系"把持着瑞幸52.81%的股份和61.47%的投票权。

而自己罢免自己的另外一重可能在于,陆正耀已经被邵孝恒一派拿住了把柄。第三封公告中给出了一个关键信息点:陆正耀在内部调查中存在不配合的情况。

关于罢免陆正耀的原因,公告中称,是基于调查中发现的其他证据和评估了陆正耀在内部调查中的配合程度之后作出的。也就是说,在此前关于财务造假的内部的调查中可能有证据指向陆正耀,且陆正耀存在不配合调查的情况。

如果说陆正耀真的被发现存在问题,那么自己罢免自己可能是比较体面的一种方式。

陆正耀打的算盘是,自己卸任的同时把几个对手一起拉下马,再在董事会中补上两个自己人,来维持不会失去对公司的控制权。

截止5月11日的信息,目前瑞幸的董事会中,除了朴天若已于6月19日辞任,再除去陆正耀想要罢免的邵孝恒、黎辉、刘二海,此前为内部调查成立的特别委员会成员之一庄伟元(如果邵孝恒也离开,委员会将仅剩下庄伟元)。

剩下的郭谨一5月刚刚接任CEO,此前曾是陆正耀在神州租车的助理,曹文宝和吴刚为5月新任命的董事会成员、均为公司业务负责人,目前站队不明。

加上陆正耀希望补上的YingZeng、Jie Yang,这样一来陆正耀虽然退出董事会,但却在董事会中有至少3个自己人,这样一来依然能保持对公司的控制权。

新知图谱, 陆正耀,一场从瑞幸死局脱身的内斗大戏

步步为营的陆正耀

而7月5日这个日子,可能也是陆正耀算计好了的。

英属维京群岛法院的文件显示,7月6日将公布关于瑞信要求清算钱治亚家族信托 Summer Fame Limited 和陆正耀家族信托 Haode Investments Inc. 的诉讼结果。

此前,瑞士信贷的新加坡分行曾向法院英属维京群岛法院申请,指定Haode Investment Inc.为被清算方。在这之前,4月3日,瑞信、高盛等贷款机构发出通知,要求瑞幸咖啡强制性提前偿还此前股权质押所获得的5.32亿美元贷款。

之后的两个月,瑞信等机构通过抛售股票获得了约2.1亿美元的资金,而剩下的3.2亿美元则将通过清算陆正耀控制的 Primus Investments Fund 和 Mayer Investments Fund 两家公司来偿还债务。

而陆正耀所持有的瑞幸股票主要就是通 Haode Investment Inc.、 Primus Investments Fund 和 Mayer Investments Fund 这三家公司,这样一来陆正耀所通过 Haode Investment Inc. 持有的股票将面临威胁,投票权也将随之化为乌有。

所以陆正耀想到了提前召开股东大会,通过清除异己、安插自己人的方式来守卫对公司的控制权。

一边把控着瑞幸的控制权,另一边陆正耀还在忙着找钱。

不愿被清算的陆正耀,此前曾通过 Haode Investments Inc. 在5月19日起诉瑞信,要求后者就涉嫌违反一项5.32亿美元贷款安排中的职责作出赔偿,并申请了禁令,禁止瑞信在香港以外的任何司法管辖区启动法律程序。

不过这一诉讼最终在6月22日以瑞幸的败诉告终,而这一败诉或许也在陆正耀的预料之中。

从5月到6月的这一个月时间里,陆正耀办成了一件大事,为旗下的另一家公司神州优车找到了接盘侠。

6月1日,神州租车在港交所发布公告称,神州优车已于5月31日与北京汽车集团有限公司订立一份无法律约束力的战略合作协议。根据战略合作协议,北汽集团将向神州优车收购不多于4.5亿股股份,相当于本公司于本公告日期已发行股本总额约21.26%,这也是神州优车所持神州租车的全部股份。

这样一来,北汽成为了神州租车第二大股东,而陆正耀通过这一笔交易获得了13亿港元的资金,可以暂时解燃眉之急了,从这个角度来说,此前诉讼瑞信的操作也算是为筹集资金争取了时间。

不过13亿港元也是难以堵住瑞幸这个大窟窿,而这笔钱是否会用在瑞幸身上目前也不得而知。

其实在很多人看来,瑞幸这家公司已然是个难以回天的“烫山芋”了,这样一家公司,陆正耀和他的“朋友们”怎么还不抽身,还要这么拼尽全力的争夺呢?

这个答案可能就在上文中提到的第三个公告中,看似双方是在争夺公司的控制权,实则可能是在争夺内部调查的控制权。

我们在此前的报道中曾提到,瑞幸造假事件存在诓骗审计的可能性,因为审计证据的真伪是由提供方保证的,审计只负责检查证据是否符合逻辑性。从这个角度来说,既然审计都查不出的问题,外部的监管部门恐怕也很难查出个所以然。

所以最终调查的出口可能还是要来自内部调查,这就给了调查结果可操作性,如果按照瑞幸公告中的说法有证据指向陆正耀涉嫌内部造假,那这场争权就极有可能是为了掩盖真相。

这是不是不大符合陆正耀在很多人心中的形象,毕竟过去几个月里他一直在对外扮演着一个“元气满满”、誓与瑞幸共存亡的良心企业家。

一边扮演着受委屈的弱者形象,一边推刘剑、钱治亚出去顶罪。随着外界识破了这是两个“背锅侠”,刚刚上任没几天的Thomas P. Meier 、朴天若恰好“主动”离职,又刚刚好腾出了两个位置给陆正耀引荐的YingZeng、Jie Yang,一切是如此的巧合,又如此的一环扣着一环。

陆正耀用现身说法的方式在为整个商界讲述着,如何从一个死局中全身而退。

不过对于陆正耀是否能真的如他所计划的全身而退,我们还不得而知,这还得要等即将精彩上演的股东大会来给出答案。

更多“瑞幸”相关内容

更多“瑞幸”相关内容

新知精选

更多新知精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