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知一下
海量新知
5 9 9 2 7 4 7

黄光裕归来

攸克地产 | 不以清高弹唱自许,也不以污名异 2020/06/24 15:13

失去人身自由4000多天之后,黄光裕回来了。6月24日,市场有消息称,黄光裕已于近日获释。

2008年11月27日21点55分,北京市公安局经侦大队的警员们被通知紧急集合。警灯闪烁,他们配发了全套装备——这对于长期处理经济案件的他们来说,并不多见。他们还发现,带队行动的是时任北京市公安局的主要领导,而且,他们直至集合也没有被告知,去哪里,执行什么任务,抓谁。

直到一排警车在一栋办公楼前停下时,警员们这才被告知,今天的抓捕对象是首富黄光裕。

2008年11月27日的那个深夜,将黄光裕的人生辟为两半。

0 1

1969年的中国,中苏关系紧张到极点,边境陈兵百万,一触即发。在这样的气氛里,黄光裕出生了。尽管那时是文化大革命渐入高潮的年代,但黄光裕的妈妈曾婵贞还是坚持给自己的刚出生的孩子“受洗”——黄光裕出生在一个天主教家庭,曾婵贞的孩子,都是一出生就受洗。

虽然时处文革,但黄光裕的老家“革命氛围”并不浓厚。多年之后,黄光裕发迹,按照当地的习惯重修祖宅。在祖宅 “四点金”结构的敞阔外墙上,贴满了与邻居家不同花纹的潮汕雕砖,别人家的雕砖上都是戏曲人物,黄家祖宅的雕砖,是瓶花的图案,那是天主教家庭特有的装饰图案。

大门两侧,是石刻的对联:“圣德古今第一圣,家道长流化万家”,上下联之首字,取意“圣家”。后来,黄光裕还出资400万元,在自己的家乡修建了一座天主教教堂,这个教堂,由黄光裕的母亲曾婵贞亲自照管。

黄光裕和他哥哥起家经商继而北上发家的故事,早已为人们熟知。黄光裕和他的兄妹,似乎都具备海盗式的冒险精神。但只有熟悉曾婵贞和黄光裕童年的人清楚,天主教徒曾婵贞在黄光裕兄妹的童年一直在教导他们守规矩,学本事,即使是自己家受了欺负,也不去欺负别人,而是要让他们争气。 “争气、不惹事、对人有礼貌、兄妹团结”,是曾婵贞对孩子们的要求。

曾婵贞从来不打孩子,黄光裕小时候也没有什么 “顽劣”的性格。发迹之后,仅初中毕业(据说没拿毕业证)的黄光裕衣锦还乡,被视作比尔盖茨一样的偶像。一位家长向他提问,“你这么成功,能不能告诉我,小孩子上学究竟有没有用?”黄光裕不假思索地答到:“如果我上了更多的学,国美会比现在更成功。”

那时的黄光裕,纵横捭阖之中,花团簇拥之上,是中国当代文化中最为推崇的成功者画像——出身贫苦、胆识过人、精于计算、敢拼敢赌。这一切,即便在他跌落于首富神坛之后,这些标签仍未被撕去。谈起黄光裕的跌落,人们通常会问——黄光裕得罪了谁?

0 2

黄光裕的前半生,有两次转折,一是北上北京,创立国美,结识妻子杜鹃。二是南下香港,成为一位资本玩家。结识在银行工作的杜鹃,为国美的发展起到了至关重要的作用,然而,是谁为黄光裕打开了资本玩家的大门,又是谁在身边助力,却始终是个谜题。

很多人认为是有壳王之称的詹培忠。国美完成借壳,香港上市,固然途经詹培忠。尽管詹培忠日后对黄光裕评价甚高,但黄光裕向身边人说起詹培忠却只是说:他(詹培忠)只是卖给我壳的庄家。

真正论为黄光裕打开资本玩家大门,并充当高参的,另有其人,而其声名远逊于詹培忠。他叫张玉栋,北大毕业,是一位商法领域的律师,一度出任北京著名的思峰律师事务所主任。

然而,成败皆萧何,张玉栋为黄光裕打开光鲜亮丽的资本运作的大门,但黄光裕最终的跌落,实际上也由张玉栋引出。

从1996年开始,思峰律师事务所就在鹏润大厦B605办公,一直要到2005年,思峰所才搬到了长安街畔。鹏润大厦也是黄光裕的重要领地之一。 在这段时间里,要么通过电话,要么当场见面,不超过两周,黄光裕就要跟张玉栋联系一次。张玉栋畅谈中国内地近十年来资本运作创造财富的“秘笈”,这正是令黄光裕醉心的所在。

但是,出身山东农村的张玉栋有一个致命的弱点,虚荣、爱吹牛。他经常炫耀自己认识谁谁谁,经历过什么重大事件。

2007年,黄光裕决定收购迪信通,这是一家当年威震江湖的手机卖场,张玉栋成为这次收购的法律顾问。那时候,长城饭店还是北京名流十分热衷流连的场所,迪信通负责谈判的人时常把张玉栋约到长城饭店“相谈”。没想到,被张玉栋劈头盖脸一阵“批评”。

他斥责对方的理由非常明确:长城饭店是商界名流出入的地方,“连小姐都开着宝马和保时捷”,他甚至和对方说,说不定黄光裕就在长城饭店。张玉栋认为,在这里谈生意,人多嘴杂,一点都不安全。

0 3

张玉栋的话音未落,黄光裕就出现了。张玉栋见状赶快上前,把黄光裕连搂带抱地推出门去。这一切,让对方看在眼中,张玉栋心满意足,他认为,这让对方见识到了他和首富的关系,以及他准确的判断力。但其实,了解内情的人都会知道,这不过是张玉栋耍小聪明,做的一个局而已。

每个光鲜亮丽的精英,往往都有着另一面,或是对财富的贪婪,或是对美色的垂涎与占有,间或兼而有之。 张玉栋同样愿意在美女面前吹嘘自己,夸夸其谈,而他北大的光环、朴实中的成熟与自信,谈吐之间刻意展现的优雅,确实赢得多位女性的倾心。其中不乏才貌双全,家资显赫者。

但这是一把双刃剑。当这样一位成功女性发现张玉栋与多名女性有染,还是一个感情赛场上的“高手”时,女人对于感情“独占欲”的驱使之下,她雇佣了北京最好的私家侦探调查张玉栋,并动用了包括GPS定位、电话监听等高科技的手段。其结果,她不仅获取了张玉栋感情生活的秘密,与此一道,张玉栋与黄光裕,以及与商务部条法司官员郭京毅之间的一切秘密,也都被这位女子掌握。

事实上,张玉栋除了是黄光裕的“军师”,还是黄光裕通向政商关系的“重要枢纽”之一。他和商务部条法司官员郭京毅是北大的大学同学。而在相当长的时间里,商务部是外资公司、内地公司海外资本运作不可绕开的“隘口”,而郭京毅,当时则是这个隘口的重要守门人。

张玉栋由此发达。外资公司的各种法务文件,经由张玉栋之手,递交于郭京毅,效率便可翻倍。黄光裕也得益于此。2004年,黄光裕借壳上市时曾表示,为规避商务部对合资商业企业外资比例的规定(不超过65%),他将持有剩余35%的股权。但事实上,在黄光裕报批此事时,商务部适用的是1999年颁布的《外商投资商业企业试点办法》,该办法中规定的上限只有49%。

这其中,张玉栋发挥了重要的作用。

张玉栋与这位才貌双全的女子之间的情感纠葛,最终被她演化成为了一场举报,首富跌落的第一张多米诺骨牌,被她推倒了。

0 4

就在有关监管部门以对张玉栋的举报为突破口,掌握张玉栋、郭京毅连带出黄光裕种种事发线索的时候, 张玉栋还在另一条线上无意当中“误了黄光裕”的大事,从那时起,风生水起、春风得意的黄光裕,似乎将要开启一个人生的转折点。

张玉栋为人精明,但最终毁在虚荣与吹牛的习惯上。当时的黄光裕,在地产业务发展和上市公司中关村重组方面,感受到了资金的压力。于是,黄光裕把目光定在了迪信通上——因为迪信通是当时全国主要的手机卖场之一,有着良好的现金流。收购迪信通,只要价格合理,黄光裕的燃眉之急即可缓解。

但是,张玉栋屡次在收购对手迪信通面前展现自己的“面子”,让对方看到了他的弱点。在迪信通方面代表屡次吹捧之后,已经在“云里雾里”的张玉栋,向对方提起了国美当时如何在香港借壳上市的事宜。这立刻让迪信通的谈判代表“立起了耳朵”,并且不断追问。

迪信通的心思非常明显,自己卖手机,和当年国美卖电器的境遇十分相近,如果国美可以借壳在海外上市,迪信通也可以,何必要走让黄光裕收购的这一步呢?但是, 已经“高处不胜寒”的张玉栋,丝毫没有察觉迪信通方面的意图,对于国美当年在海外借壳上市的全程细节、关键要点,合盘托出。

在迪信通了解了这一切之后,张玉栋作为国美方面的代表,很久没有得到迪信通的消息。黄光裕给张玉栋打电话,要求他加快收购谈判的速度。张玉栋电话约迪信通的代表“再谈”,结果,迪信通一举涨价18亿元。张玉栋傻了,黄光裕得知后勃然大怒,他认为迪信通没有固定资产,坐地涨价18亿简直是天方夜谭。

很快,黄光裕和张玉栋都意识到一个问题,迪信通的坐地涨价,只是一种礼貌的“回应”或者托词而已,迪信通是在借此婉拒国美,得知了国美借壳海外上市的全程秘笈之后,迪信通决定效法国美,在海外买壳上市。

0 5

被张玉栋“耽误”的迪信通收购,给黄光裕带来了全局性的影响。因为当时的黄光裕,正在A股上市公司中关村中,骑虎难下。

除去已经成熟的国美,黄光裕也介入了地产业务。按照当时国美一位高管的说法,如果黄光裕不是四处出击,那么,国美的资金链根本不存在紧绷的问题。但是, 如果只会“守业”,黄光裕就不是黄光裕。此时,黄光裕正在为他的地产业务寻找资本出路。

黄光裕有一个“老乡”,许钟民。他和中国老一代企业家里的代表段永基,当时正陷在上市公司中关村的泥潭中难以自拔。由于当时中关村与广东方面的CDMA项目陷入停滞,其担保的巨额贷款需要偿还,段永基动了撤退的心,但是,撤退也要有人接盘才行。

许钟民想起了自己的潮汕老乡,已经是首富的黄光裕。

黄光裕此前给自己地产业务找的壳是宁城老窖,本来一切顺利,但是,最终被宁城老窖所在地的政府否决。黄光裕对于中关村背后的复杂情况其实非常了解,不过, 最终,敢于冒险的黄光裕还是答应许钟民,一起重组中关村。历史将证明,一入侯门深似海。

黄光裕入局中关村,经过协商,由许钟民出任董事长,由黄光裕方面的鹏润地产老总王会生担任总经理。“老一辈”企业家段永基出任副董事长。但是,2007年11月,段永基突然宣布辞去副董事长职务,只象征性的保留5%的公司股权。段永基的突然离去,最关键的影响在于,在邀请黄光裕入局的时候,段永基向首富承诺,他将在公司处理干净广东CDMA项目的担保贷款问题。

老狐狸段永基先撤了,没有兑现当年对黄光裕的承诺,据说要去非洲开矿了。现在,这个麻烦留给了黄光裕。

首富不是没有萌生退意,一度从中关村撤出国美的管理团队,但最终他还是选择和老乡许钟民共进退。黄光裕为人义气的一面,在这里展现无遗。日后,他“知恩图报”地料理那些曾经帮助过他的贵人的方式,也颇令人赞叹。

0 6

中关村此时已经四面楚歌,一方面,广发行逼债,另一方面,由于对黄光裕试图注入的地产业务和物业的估值存在分歧,黄光裕此时也是骑虎难下。他深知,自己现在只能以相对高的股价完成对中关村的重组,以黄光裕的性格,他可以吞下这颗苦果,但是,首富不会认亏。

后来, 黄光裕采用了一种方式,就是从二级市场上炒股赚钱,来弥补这一部分“差价”。 他炒作的股票,就是中关村上市公司的股票,他使用了各种方式,在二级市场上拉高中关村股价,然后伺机出逃,套现获利。

由此,中关村的股价各种异动的表现,引起了监管部门的高度关注。2006年,黄光裕入局中关村的时候,中关村的股价只有2.50元左右,到了2008年5月8日以后,中关村的股价一度高达17.80元,涨幅超过6倍。

监管层开始关注中关村的资金盘面,看似确实没有什么大问题,进出的都是散户账户,只有两点看起来不太正常,一是散户的资金量基本上是以千万量级,二是这些资金的进出,买入与抛售基本上踩准了中关村上市公司的每一个节点。 这让监管部门相信,这些资金不那么简单。

黄光裕的赌性非常强,这同样表现在资本市场。当时,在国美的高管层会议上,黄光裕通常一人坐在主席台上,他不说话,通常没有高管敢于说话。但即便这样,他的桌子上还是摆着电脑,电脑旁放着电话,在会议其间,他会盯着电脑屏幕,打电话,亲自下达买入或者卖出的指令,兴奋起来,他还会对着电话大喊。全场高管看着他表演。

这一次,黄光裕的赌性再度浮现。发现监管层对中关村股价异动开始调查之后,他让公司发布停牌公告,并抛出“与潜在购买方联络,变现资产和股权”的信息,意图转移监管层的视线。他自信监管层的视线已经被转移,在此时,仍从位于沈阳的交易席位买入中关村的股票。但是, 这一次,监管层始终盯住资金流动不放,黄光裕的“炒作”,终于暴露在监管层面前。

这些账户,虽然都是散户所有,但是,后来的调查表明,这些账户所用的身份证,都是买来的,而其资金,来自境外。这些,都与黄光裕难脱关系。

最终,黄光裕操纵股价的证据被坐实。再加上与张玉栋关系密切的女子对张玉栋、郭京毅等一干人等的举报,中央部门拍板,抓捕黄光裕。

于是,就有了2008年11月27日晚间的那一幕。

0 7

黄光裕并非首次遇到大麻烦。上一次黄光裕和他的兄长黄俊钦陷入司法麻烦时,各种预备方案,还有黄光裕的太太杜鹃。但这一次,在国美方面准备的应急方案中,已经没有杜鹃的名字。这意味着,杜鹃也被牵涉其中。

事后证明,确实如此。只不过杜鹃较之于丈夫黄光裕更早恢复自由,独撑国美大局。 国美最艰难的时候,杜鹃依靠国美发达时代买下的保险,一点一点扶持国美度过难关。 黄光裕后来被判有罪入狱服刑,但国美一步一步稳定下来,走出危机。

在监狱里,黄光裕接到陈晓写来的信,诉说国美面临的危机,并且提出要引入外资战略投资者。陈晓当时是国美的总裁,董事会成员。 黄光裕能脱开国美实际业务的琐事,专心于资本运作,很大程度上得益于陈晓对国美日常事务的管理。

陈晓是个瘸子,比黄光裕大10岁,创业比黄光裕晚十年。后来,国美收购永乐,陈晓成了嫁妆,他从原来的永乐老板成了老板黄光裕的职业经理人。黄光裕也很给陈晓面子,对外,黄光裕坚称国美和永乐是合并,不是谁收购谁。后来,陈晓当了国美的总裁,黄光裕自己换车,黄光裕还把自己的迈巴赫轿车配给陈晓,而在国美的总部,陈晓的办公室也和黄光裕的一样大,这也是黄光裕亲自点头授意的。

陈晓对国美的兢兢业业,在后来的风波中,才会慢慢发现,陈晓的内心,他是在为国美工作,而不是为黄光裕工作。

接到陈晓的信,黄光裕复信陈晓,可以引入外资战投,但他保持大股东的地位不能改变。陈晓得到授意,遂引入了贝恩资本。但黄光裕和黄家人其时没有想到,这将为以后关于国美控制权的一场更大的风波,埋下伏笔。

陈晓与贝恩资本等携手,试图改组董事会,获得国美的控制权, 这引发了中国改革开放以来一场最大的民营企业夺权之战。

0 8

2010年7月19日,黄家听到风声,说陈晓正在联合贝恩资本试图通过定向增发股份,来稀释黄光裕家族在国美的股份。陈晓对于国美控制权的觊觎,由此完全展现在黄光裕家族成员面前。黄光裕自己也很着急。

黄光裕家族迅速做出反应,收回了国美董事会拥有的授权。这个授权的内容,是授权董事会可以向认为合适的机构定向增发股权。 如果这个授权不被收回,当时陈晓可以通过向贝恩资本定向发行股份,从而稀释黄光裕家族在国美的股权。

一旦失去了大股东的地位,黄光裕就会成为陈晓和贝恩资本的猎物,随时可以赶他出局。

黄光裕家族派出代表和陈晓谈判,要求改组董事会,重新确立黄光裕家族在董事会的控制地位。陈晓拒绝了这个要求。由此,陈晓与黄光裕和他的家族,彻底决裂。

由此, 一场围绕董事会席位、国美发展前途、国美控制权的大战彻底打响,双方你来我往,互有攻守。 但是,一个陈晓没有预料到的情况出现了,他发现,贝恩资本和黄光裕家族有着很多接触,他慢慢明白,他联手的贝恩资本,完全可以把自己当作一个棋子,以及向黄光裕及其家族要价的筹码。

黄光裕在狱中,始终保持着自己对这场控制权争夺的控制力。他不仅能向董事会发出要求召开特别股东大会,他还能在狱中给国美的投资者写信,以谦逊的姿态承认自己的错误,排布未来国美的发展宏图,以期获得国美投资者的支持。

与此同时,黄光裕的太太杜鹃上诉缓刑得到上诉法院的支持,不久就恢复人身自由,杜鹃后来开始在香港拜会贝恩资本等投资者,黄光裕和杜鹃联手发力,压力开始向陈晓方面转移。

在整个围绕董事会席位的过程中,贝恩资本始终以各种方式,与黄家人保持着接触,黄光裕的妹妹黄秀红、太太杜鹃、妹夫张志铭等,都曾参与各种接触与谈判。贝恩资本的目标很明确,只要能保证贝恩资本的利益最大化,一切都可以。

虽然在2010年9月28日的股东大会上,陈晓没有被驱赶出局,黄家也没有取得意料中的全胜,但是站在道德、忠诚、信义对立面的陈晓,还是出局。 最终,这个比黄光裕大10岁的“昔日创业者”,从此告别了中国的商业舞台。

这是一场无胜方的战斗,陈晓出局,国美也伤了元气,自此之后,移形换影,国美辉煌不再。他们开始等待,等待黄光裕的归来。


尾声

在黄光裕的家乡,有一条河,把一个镇子,隔成两半。小时候,黄光裕时常要游到河的对面。黄光裕发达之后回乡省亲,他曾承诺,要在这里,花上几千万修上一座桥,让小孩子们不再像自己小时候一样游泳过河。但这个承诺,因为后来他的命运变化未能实现。

现在,他回来了,他会兑现当年的这个承诺么?

参考文献:

《黄光裕真相1》 作者:李德林 尹峰

《黄光裕真相2》 作者:尹峰

《黄光裕与汕头老家》 三联生活周刊  2009年第42期  作者:王恺

更多“黄光裕”相关内容

更多“黄光裕”相关内容

新知精选

更多新知精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