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知一下
海量新知
6 0 8 4 1 8 9

法院人,如何驾驭多种文体写作?

法律思维与法律写作 | 关注法律阅读、思维与写作 2020/06/15 11:44
文如其人


能够用不同的文体表达自己的观点和思想,是一个写作者的终身修炼。亦即,我们能扮演好多少种角色,人生的带宽就有多宽。


在疫情居家的特殊时期,很开心地邀请到法院里的作家曼筠女士,做了一期访谈,我们酣畅淋漓地谈了100分钟,彼此都感觉非常棒,整理出来,也希望给大家一些启发和帮助。


尤其,她说:“ 我们在不同文体的写作中,作为写作者的角色是不同的。 那么,当写作不同文体时,就要对自己的角 色进行调试和切换。 ”开头的感慨也来源于此。


Q:曼筠,你好!很高兴你接受“法律思维与法律写作”的邀请,今天的访谈,想跟你聊一聊写作。第一个问题,你是怎么看待写作的?

A:写作是心灵的表达,灵魂是思想,骨骼是逻辑,血肉是情感。对于我而言,写作既是挑战,也是放松。


写专业文章的时候比较辛苦,要全神贯注,高度紧张,保证思维的敏捷与严谨;写文学类文章,特别是散文随笔的时候则比较放松,情绪舒缓,感受创作中心流的美好体验。

Q:你提到的写作既是挑战,也是放松。我特别感兴趣,因为我发现,越来越多的人意识到写作是一个人的核心能力,很想锤炼写作能力,但是大多数觉得很有压力,也就是挑战的时候居多,什么样的场景,你觉得是挑战,什么样的场景,你觉得是放松?

A:对我来说,写作是一种主动的状态,写自己最想写的,涌上心头的,不吐不快的,所以是一种放松。很多人不热爱写作,或者感到词穷,是因为被动写作,应付式写作,没有把写作当成一种习惯,从中享受到乐趣。


前几天跟朋友笑谈,我说我已经写了二十多年了,从小时候写日记,到后来写博客、校内网日志等,一直保持着写作的习惯。


当然也有需要完成任务的情况,比如说一些党建类文章,还有工作中的一些公文材料的写作。这些对我来说是种挑战,因为这样的文章不仅代表个人,需要对法律、对社会有深刻的洞察和认知。我会仔细地阅读相关政策和公文,分析材料背后深层的逻辑,认真地理出公文框架,提高政治站位,用精准优美的语言表达,遵循规范,又不流于八股。


写作关键要有真情实感,所谓文贵在真。如果很排斥,不走心,很难写出真正动人的作品。主动表达和完成任务的写作都是如此。

Q:刚才你也提到了日常的写作和专业的写作,作为法律的专业人士,你怎么理解这二者的相同和不同之处?

A:我的工作主要写两方面文章,一方面是诉讼文书,另一方面是综合材料。生活里我主要写散文随笔,最近在打算向报告文学发展。


相同之处是逻辑和文脉,都要求有清晰的逻辑,有连贯性和层次感,不同之处是文风和措辞。法律文书更规范,公文厚重,论文严谨,诉讼文书细致。法律求真,美的价值次之;诗歌和散文灵动,对美的要求更高,文字要求更加清澈干净,细腻。


法律要求明确,就像把一个橙子整齐地切开,比较注重形式美。文学的美则如同将橙子揉碎,让韵味可意会不可言传,侧重于意象美。就像我们用粮食酿酒,酒无法再变回粮食。文学是语言的艺术,每一个字都有重量,有动感,在离地而起的一刹那就有了方向。


法律本质上也是靠写作为生的职业,只是在逻辑和文风上更为严谨,更加严肃,通过理性思辨而不是通过抒情和故事来讲述和表达。身处法律与文学的跨界之旅,我的体会是写作把严酷与浪漫相融,将理性与感性交汇,归结到了“人”这一原点。无论是法律写作和文学写作,都追求唯一性。所谓的唯一性,就是最终的最佳效果。“吟安一个字,捻断数茎须”就是这个意思。如同摄影,一个景物,最佳的角度、距离只有一个。最好的状态是唯一的。文字表达也追求这种精确性。


写作两种不同风格的文章,时间久了会相互影响。我相信很多写法律文书的人也有体会,法律的哲思会让文学的思考更加深邃,同时让文风更硬朗,而不像一个纯粹的文学家那样,文风有的热烈澎湃,有的曲径通幽。我觉得法律人的写作更加质朴,虽然语言并不华丽,但是耐读性和抗腐蚀性更强。

Q: 我们知道判决书或者公文写作跟散文写作,风格是迥异的,你也说不同风格的文章会相互影响,所以,我有个特别好奇的问题,相互影响容易,相互独立困难,你怎么能够既能够写好规范的公文,又能写好灵动的散文?

A:我们说文如其人,实际上在不同文体的写作中,我们作为写作者的角色是不同的。那么,当写作不同文体时,就要对自己的角色进行调试和切换。


当我们写判决书时是居中的裁判者,写讲话材料时是模拟统揽全局的领导者,写散文小说时是有一个对生活有感而发的自在的思考者、表达者。角色的切换与跨界是写作的两面,比如政治性文章文学化,散文类文章中加进法律的哲思,会发现原来还可以这样写,也会是创新。


写作不同的文体,除了角色的切换,我也会放不同的背景音乐,当写严肃文章时放庄重的音乐,当写随笔、散文时,放轻松的音乐。


此外,还有一个重要的技巧,就是当写某一种文体时,也多阅读这类文章,保持一种沉浸状态,对于写作也很有帮助。

Q:你分享的这个方法太妙了,我们常常觉得我们是某一种人,擅长写某种文风的内容,你的这个方法,似乎我们都可以有很多的分身,面临具体的任务时,召唤出匹配的那个。那么有个疑问,哪个是自在的,哪个是可以支配的,换言之,在写作中,哪些能力是天赋,哪些是可以锻炼,可以后天习得?


A:这个问题特别好,写作是天赋和习惯的综合。有些写作是我本身的表达,不需要思考,写起来非常流畅,没有停顿,一气呵成,回头来看,也不太需要修改。这种写作具有个人的风格,是别人无法模仿的,我认为是天赋。


而另一些写作,需要思考,研究,可以借鉴范文、模板,总结规律和方法,这种我觉得是可以通过练习加以精进的。


概括地说,就是有可以言传的,有方法的,技术层面的,可以后天习得;那种只可意会不可言传的,就属于艺术层面了,更多需要天赋。

Q: 我知道你在留学期间写了一本《留学修炼手记:你所不知道的留学故事》,是关于密歇根法学院学习和生活,美国社会和文化的书。留学的同学们一定有很多,但是将生活的点滴和思考写作成书的是极少数。你写书的想法是什么时候萌生的?当时是怎么写作的?

A:最初其实是我的写作习惯使然,那时常在校内网写日志,在美国的时候有很多感触,通过日记的形式记录下来,在校内网也收到很不错的反响。后来,即将毕业的时候想过成书,但积累的文字有几万字,还不够一本书,此外文稿不成体系,就暂时搁置了。


回国后有一段时间非常怀念,就开始整理当时的日记,回忆起很多点滴。受到一些作品的启发,比如当时的一些留学手记,如《美国常春藤上的中国蜗牛》《哈佛新鲜人》等,我就希望把自己的留学故事也出版,希望呈现这一段丰富的生活,让更多人了解留学生的所见所闻,所思所想,让有留学意向的学生读者有些获益。


我写作很快,确定了提纲之后,集中一段时间,平均每天写1500-2000字,多的时候可以写4000-5000字,最多时甚至一天可以写到一万字。中间也参阅了很多资料,比如阅读了徐刚的《梦巴黎》,林达的《历史深处的忧虑》,关于美国法律的一些学术著作,以及一些其他作者写的留学随笔。


写作是一个身临其境的状态,写作的时候如同回到当时的图书馆、校园、课堂,看到那时候的老师和同学,所以读者会比较有代入感。


我通常要选择一段时间,很投入,集中精力不被打扰,保证文字的连贯性。写完每篇后,通常会修改一到两遍,但改的时候也比较克制,尽量保留好的写作状态中留下的原汁原味的感觉。连续创作状态下出来的文字,基本上是改不动的,改一处,其他地方就要跟着改。


我一般会挑选精力体力好,同时心中萦绕着感情的时候,边听音乐边写。文学类的文章需要调动大量的情绪,因此我比较喜欢听一些感情充沛、节奏感强,又比较优美有气质的歌,欧美音乐和中国风都有。中国作协副主席张炜说,文学本质上也是一种音乐,我很赞同。韵律和感情非常重要。


新知达人, 法院人,如何驾驭多种文体写作?

(点击阅读原文链接,可购买此书)

Q: 你写作的题材真的很广泛,工作中的法律写作,业余的随笔,源源不断地写,是什么给你灵感,又是怎么选题的?

A:是日常生活。生活是文学的土壤。我很欣赏王蒙的一段话:“ 文学并不能产生文学,是天与地、是人与人、是金木水火土、是爱怨情仇生死别离、是工农兵学商党政军三百六十行产生文学。从中外文学史上看,写作者如果一辈子生活在文学圈子里,或者自己封闭起来,就太可怜了,他们容易失眠,容易自恋,容易发狂,容易因空虚酗酒、自杀,还容易互相嫉妒、窝里斗。让我们更多地接地气,接天气,接精神的高峰,接人气,也接仙气(浪漫与超越),接纯净的空气吧。眼界要再宽一点,心胸要再阔一点,知识要再多一点,身心要再强一些。我们绝对不能只满足于精神的消费,更要追求精神的营养、积累、提升与强化。”


选题有时候是对生活的感悟,比如成长的体会,工作和生活的心得。有时候是杂志的约稿,比如五四青年节、世界博物馆日等。我的作品,有海外生活,有旅行手记,有哲思小品,有心灵感怀……主要是希望借文字无限接近宇宙的真谛,无限探寻爱、生命、情感等终极话题,用自然、正面、关怀、友爱、健康、向上的文字给读者传递正能量。有朋友评价说我的文字很有吸引力,我想着本质上是因为我的写作目的比较清晰,通过文字传递一种思想和观点,关注大家普遍关注的生命、情感、伦理、成长等话题,而不是漫无目的地移步换景。


对生活的点滴感受,我会用手机随时记下来, 借着 感受的时效性抓紧写。因为时间久了都会忘掉。后续也会有新的经历和感触。对于时事问题,我也习惯尽快写成评论文章或者学术论文,抓住时间窗口,积极建言献策。

Q: 忙的 现代人,不仅有工作,而且有家庭,要应对很多事情,能感受到你是一个严格要求自己的人,如果同时做很多事情,且保持高要求?精力和时间是如果平衡和管理的?

A:我比较注重时间管理,会把任务逐项列出,再根据精力和状态进行分配,比如上午精神好的时候选择阅读,午休起来后心比较安静的时候处理工作材料,傍晚夜幕降临,情绪比较感伤的时候写散文随笔,夜深人静思路非常清晰的时候,高效地进行一些系统性的创作。


我写作也是项目制,集中一段时间写一段作品,不会拖得太久。就像建造一个工程,有施工进度表,不能轻易改变进度或者轻言放弃。


写作还需要给自己要求,要克服惰性和倦怠。我有健身的习惯,通过运动保持好的体力精力,同时保证睡眠质量,没有特殊情况需要赶稿子的时候,作息都比较规律,注重养生。


写作之余我也会多陪伴家人,烧菜煮饭,周末游园,享受跟家人在一起的乐趣。要写的时候就会比较专注,忘记周围的一切,提前跟家人沟通好,保证写作中不被打扰。

Q:你说的太好啦!这种跟着自然的节奏写作好有天人合一的感觉,而项目制的规划,又很自律和精确,特别有科学的精神。能够这么自然又自律地坚持写作,真的感到你非常热爱,你有没有想过写作的意义是什么?

A:写作当然可以写给自己,抒发情绪、表达观点,同时更应该写给读者。写作不仅有助于帮助我们整理和梳理自己的观点,把生活中的经历和思考通过文字记录下来,而且是一种生活美学。无论是实用性文体中的理性美,还是文学创作,都是一种艺术,艺术的本质是审美。我认为好的写作者应该多生产艺术作品,为社会提供更多丰富的美学素材。


写作还可以启迪和鼓舞很多人,比如徐迟的《哥德巴赫猜想》,深刻展现了陈景润的世界,激励了一代知识分子;路遥的《平凡的世界》,生动展示了一个时代的奋斗者,鼓舞了很多成长路上的行者;霍达的《穆斯林的葬礼》,真挚热烈,点燃了很多理想主义者心中的烈焰。


我觉得职业化对于写作者非常重要。严歌苓曾经说,中国作家缺乏职业训练,我们当下的很多写作者,语文基础和文学功底还不是很过硬,而文字表达能力无论对专业写作还是工作生活都非常重要。这里的职业化不一定非是专职,而是写作者的职业化思维,它是思考能力、问题处理能力、语言文字驾驭能力、对美的感受能力等的综合。职业化思维与写作是互动的,职业化思维会促进好作品的诞生,而写作也会训练我们的思维能力、语言组织能力和文字表达能力,更准确地表达意思,同时培养对美的品鉴力。

Q: 从对话中,我感觉到,写作就像你的日常,像你生命的一部分,接下来有什么写作计划?


A:近期完成的一本人文随笔即将出版。下半年我计划写两篇报告文学,一篇关于远去的烽烟,战火年代一位老英雄的故事。另一篇写我妈妈的1977,是关于我母亲在恢复高考第一年考上大学的故事。因为她们那一代人退休了,这段历史也会随着时间流逝逐渐被尘封,我希望尽早挖掘出来,还原那段历史,讲述关于教育的思考。这是个老话题,但我会加入一些新元素,比如在线教育、国内外教育对比,以及引起很多家长焦虑感的青少年教育。


再后来的写作,希望聚焦在法律题材,我曾经办理过几十个再审的案子,希望将这些故事凝练起来,写成短篇或长篇小说。今后也打算写一些关于法院和法庭题材的故事,将数字经济时代科技、商业与法律的交锋融汇在一起。


真的太值得期待了,今天的访谈聊得酣畅淋漓,感谢曼筠!希望我们的对话给更多朋友的写作带来启发和帮助。

新知精选

更多新知精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