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找新知
  • 找服务/产品
  • 找课程
  • 找LIVE
  • 找活动
  • 找达人
搜服务 搜商家
新知一下
海量新知
2 2 2 2 0 5 5

【原创】保险真的可以避债吗?

睿合民商律师 | 专注创投和商务法律服务 2019/08/14 10:38

作者:杨艳秋,四川高扬律师事务所律师,高级合伙人,睿合民商律师团队

因为职业的关系,我的朋友圈有不少保险从业者,因此常常会看到跟保险有关的文章,文章中除了介绍保险应有的保障功能外,还会宣传保险在债务隔离、财富传承、税务筹划等方面所具有的不可替代的作用,说实话,这些功能的确能够吸引人们的关注和兴趣。不可否认,保险在实现其防御风险的核心功能以外,的确具有上述派生出来的功能,善加利用,确实是一个不错的财富管理工具。但是,对于这些功能的适用前提、实际效果,应当全面、客观、准确且善意地理解和应用,不应当过分夸大或者片面理解。今天我们就从法律层面对保险的债务隔离功能做一个详细分析,以期让大家对保险债务隔离有一个更为全面的认识。

 

在分析前,需要先对流传甚广的保险债务隔离功能做一个简单介绍,我所看到的部分公众号文章和某些保险产说会对于保险债务隔离的描述大致是:保险不会被法院强制执行,不会用来还债,保险具有避债的功能,是最安全的财产规划方式。那么这样的理解是否正确,保险的债务隔离功能究竟如何呢?

 

首先,债务隔离不是保险的应有之义,保险的核心意义和价值是抵御风险所带来的损失,因此,基于对受益人保险利益的保护,我国保险法第二十三条中规定:“任何单位和个人不得非法干预保险人履行赔偿或者给付保险金的义务,也不得限制被保险人或者受益人取得保险金的权利”,这是保险债务隔离功能一说产生的法律根源。但在实际生活中,该条被片面理解和误读,以至将保险的债务隔离作用绝对化。

 

保险法第二十三条这一规定,是对保险赔偿金的给付进行了强制性的要求,但是这一条款的适用有两个前提:

第一,保险合同本身是合法有效,受法律保护的,任何单位和个人不得非法干预,但如果依法“干预”,不在此条限制内。

第二,该条给付保险赔偿金的强制性规则,仅限满足给付条件时的适用,但对于未达到给付条件的保单不适用。

 

由此可见,针对保险法第二十三条的运用,实际上有很多例外,我们归纳了一下,主要有以下五类。

一、保险合同无效

如果保险合同存在合同法第五十二条规定情形之一的——(一)一方以欺诈、胁迫的手段订立合同,损害国家利益; (二)恶意串通,损害国家、集体或者第三人利益; (三)以合法形式掩盖非法目的; (四)损害社会公共利益; (五)违反法律、行政法规的强制性规定——如恶意逃避债务、转移财产、洗钱等——则保险合同被认定为无效,所谓的保险避债功能将无法实现。

二、保险赔偿金已经转化为受益人资产

保险事故发生后,由于指定受益人向保险人请求给付保险赔偿金的权利属于其专属债权,债权人不能行使代位权,也不能申请强制执行。但当受益人取得了保险人赔付的保险赔偿金,此时保险赔偿金则已转化为受益人的个人资产,如果受益人为债务人,债权人当然可以要求将此笔保险赔偿金用于偿还债务。

三、保险金作为被保险人的遗产继承

根据《保险法》第42条规定,被保险人死亡后,有下列情形之一的,保险金作为被保险人的遗产,由保险人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继承法》的规定履行给付保险金的义务:

(一)没有指定受益人,或者受益人指定不明无法确定的;

(二)受益人先于被保险人死亡,没有其他受益人的;

(三)受益人依法丧失受益权或者放弃受益权,没有其他受益人的。受益人与被保险人在同一事件中死亡,且不能确定死亡先后顺序的,推定受益人死亡在先。


这意味者保险赔偿金可能作为被保险人的遗产继承,而如果被保险人是债务人,那么继承人应当在所继承的保险赔偿金范围内对被保险人的债务承担偿还责任。

 

特别提示一点,保险合同中受益人约定为“法定”或者“法定继承人”的,以继承法规定的法定继承人为受益人,在该种情况下,受益人是明确指定的,而不属于《保险法》第42条第一款规定的情形,受益人所获保险赔偿金不属于遗产,不能用于偿还被保险人的债务。


四、保险现金价值等财产性权益可以强制执行

根据《保险法》第47条规定,在保险期内,投保人可通过单方自行解除保险合同而提取保险单的现金价值。由此可见,保险单的现金价值作为投保人所享有的财产权益,不仅在数额上具有确定性,而且投保人可随时无条件予以提取。基于此,在作为投保人的被执行人不能偿还债务,又不自行解除保险合同提取保险单的现金价值以偿还债务的情况下,人民法院在执行程序中有权强制代替被执行人对该保险单的现金价值予以扣划、提取。

 

同时,人寿保险虽然是以人的生命和身体为保险标的,但保险单本身具有储蓄性和有价性,其储蓄性和有价性体现在投保人可以通过解除保险合同提取保险单的现金价值。这种保险单的现金价值系基于投保人缴纳的保险费所形成,是投保人依法享有的财产权益,并构成投保人的责任财产。该财产权益在法律性质上并不具有人身依附性和专属性,也不是被执行人及其所扶养家属必需的生活物品和生活费用,不属于《最高人民法院关于人民法院民事执行中查封、扣押、冻结财产的规定》第五条规定的不得执行的财产。因此,保险单的现金价值依法可以作为强制执行的标的。

 

——引自《中国人寿保险公司莱芜分公司、何庆文民间借贷纠纷执行审查类执行裁定书》【案号(2016)鲁执复291号】。

 

另外,除了保险现金价值外,其他人身保险产品财产性权益也可由作为法院强制执行的对象,《浙江省高级人民法院《关于加强和规范对被执行人拥有的人身保险产品财产利益执行的通知》(浙高法执(2015)8号)、《江苏省高级人民法院关于加强和规范被执行人所有的人身保险产品财产性权益执行的通知》等规定都对此予以明确,虽不具有普遍适用性,但已经逐渐成为司法审判、执行的主流观点。


五、不属于人身保险

不是所有的保险都具有所谓的债务隔离功能,按保险合同的标的划分,保险合同可以分为财产保险合同和人身保险合同。而只有人身保险才会因为其极强的人身依附性和专属性,一定程度上排除债权人的代位权和法院的强制执行。

 

因此,保险的债务隔离功能即所谓的“避债”功能是相对的、有条件的,不宜笼统的以“保险可以避债”一言以蔽之,更不应作为营销的噱头夸大和曲解。作为保险来说,我个人认为还是应当更多地回归其核心的保障、降低风险损害的本质上,过分鼓吹甚至以背离诚实信用原则的方式逃避债务、转移财产,实在不在法律和道德所能接受的范围内。只有充分结合客户的实际情况,如实、客观地为客户进行分析、评估和资产筹划,才是这个行业健康发展和壮大的根本。


版权声明:本文系杨艳秋律师原创文章,欢迎分享及转发至朋友圈和微信群。如需转载或者引用本文任何内容,请私信沟通授权事宜,并于转载时在文章开头注明作者姓名及来源(公众号:智享律地)。未经授权不得以任何方式转载或者使用本文内容,谢谢您对作者辛勤原创的理解和支持!

新知精选

更多新知精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