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找新知
  • 找服务/产品
  • 找课程
  • 找LIVE
  • 找活动
  • 找达人
搜服务 搜商家
新知一下
海量新知
2 2 4 2 8 8 7

极度调查 | 什么时候,才能用上新冠疫苗?

财经国家周刊 | 传播财经正能量 2020/05/30 19:21

新知图谱, 极度调查 | 什么时候,才能用上新冠疫苗? 杨杨 |《财经国家周刊》记者


编者按:全世界都在等待新冠疫苗,它是结束隔离、复苏经济、防控疫情的一个关键工具。疫苗研发进展如何?存在什么难点?“安全有效”的疫苗何时能尽快出现?总共需要多少疫苗?能否生产足够的用量?围绕疫苗的焦点问题,《财经国家周刊》组织了一轮深度调研,采访了医药行业的专家,对话了疫苗研发一线的企业和机构,尝试呈现一个立体、严谨的疫苗现状图景。

5月21日下午,一家叫康希诺的中国生物科技公司(6185.HK,康希诺)股价忽然暴跌,一度超过20%。这出人意料,就在前一天,这家公司的股价才创下历史新高。

过山车般的戏剧变化,都是因为——新冠疫苗。

股价创历史5月20日,康希诺与加拿大生物科技公司PrecisionNano Systems达成协议、合作开发mRNA疫苗。由此,康希诺也有了“双保险”。此前其与军事科学院联合研制的另一款新冠疫苗,在全球范围内率先进入了临床II期。

股价暴跌的5月21日,牛津大学疫苗动物试验遇挫的新闻刷屏,虽然能产生抗体,但研究人员发现注射疫苗的恒河猴,仍会感染病毒。康希诺与合作单位联合开发的新冠疫苗,也采用牛津疫苗的技术路径。

受牵连的不仅是康希诺,全球资本市场的情绪,都在随着疫苗的动态而起起落落——它被很多人认为是恢复正常生活的希望所在,无论是拯救生命、结束隔离还是恢复经济秩序、防控疫情,疫苗都是关键。

全球各国、各类组织,早已在共同努力。世界卫生组织(WHO)此前公布的数据显示,有超过120个候选疫苗正在研发,10个疫苗进入临床试验,其中5个由中国企业/机构研发。

这是一场全球性的、与病毒的赛跑。

结束“长期斗争”的关键

因为新冠疫情,几乎人人都开始关注起疫苗。

目前,新冠疫情仍然在全球蔓延。至5月30日截稿时,全球新冠累计确诊病例已经超过580万例,死亡病例超过367万例。

在中国,新冠疫情已经得到了有效控制,但境外输入威胁仍然存在,“病毒没有国界”,如何防范病毒的境外输入,同时警惕国内的局部暴发,成为中国当下抗击疫情的两个重点。

在接受《财经国家周刊》记者采访的流行病学专家看来,对抗这种传染性强、人群普遍易感的病毒,疫苗成了最主要的希望。通过疫苗实现群体免疫,才有望真正享有安宁。

“这场战争在中国,已经从‘全面狙击战’进入到了‘游击战’。”中国医学科学院北京协和医院公共卫生学院院长刘远立说。虽然检测的覆盖面在扩大,但最终还是要靠疫苗。

对疫苗的需求,很可能会长期存在。现在大部分的流行病学家都认为,新冠病毒不太可能像SARS那样忽然消失,而是会长时间存在于人群中。人类与新冠病毒之间,会是一场长期的斗争。

5月25日,世卫组织提醒各国保持高度警惕,做好准备防范新冠疫情出现第二波高峰,这其中,也包括已成功遏制病毒的国家。

事实上,医学界已经有一种普遍的担忧,等夏天过去,随着天气转凉,疫情已经受控的地区,会不会再度传来坏消息?

应对这样一个“长期斗争”,希望还是疫苗。

如果没有疫苗,“我们能做的就是控制传染源和阻断传播路径。”苏州大学校长、免疫学专家熊思东说,而目前被证明有效的措施,就是严格的社交隔离。

英国帝国理工学院此前在一份分析中说,如果疫苗没能出现,封城、社交隔离与社会解封的循环,可能会无限循环下去。

如果疫苗不能及时出现,这种日子会持续多久?另一份研究报告认为,是5年。

“重返疫情前”的支点

这样的局面,谁都不想面对。

新冠疫情已经重创了全球经济。联合国经济和社会事务部发布的《世界经济形势与展望》指出,2020年全球经济将萎缩3.2%,这是自1930年大萧条以来最剧烈的经济收缩。最近这两年,全球经济累计将损失8.5万亿美元,相当于之前4年全球所有国家的经济收益。

封锁措施同样代价巨大。

亚洲开发银行最近在一份报告中指出,为应对疫情采取的边境管控、旅游限制等措施,将使全球贸易总额总额减少1.7万亿到2.6万亿美元。整个地区的经济活动陷于瘫痪,全世界有数以亿计的人失业。与之对应的,是航空、旅游、演艺、影院、餐饮等多个行业受到巨大冲击。

在这些看得见的损失之外,还有看不见的危害。

疫情造成了社会割裂,隔离拉开的不仅是人与人之间的距离,还在海外一些地区投下了怀疑和不信任的阴影,甚至已经打乱了全球的供应链体系、给全球化的世界制造了新的裂缝。

如果要“重返疫情前”状态,如果要退出管制和社交隔离政策,眼下的希望,依然是疫苗。如果有疫苗,有条件的国家和地区,就有更大的弹性调整防控策略。

美国公共卫生专家、美国西东大学全球卫生问题研究中心主任黄严忠说,好的公共政策在条件允许的情况下,应在保护人民健康和试图减轻对政治、社会、经济的冲击之间寻得平衡。

但现在,这还是个难题。没有疫苗、没有控制疫情扩散风险的工具,防控策略的调整不得慎之又慎。

今年1月以来,新冠肺炎在国内被纳入传染病防治法乙类传染病、实行甲类管理。即便在病例数已经很少的情况,为了防止疫情复燃,仍然需要维持高风险的应对措施,即便这样会显著降低社会运营效率。

用上疫苗还有多远?

“什么时候能打上疫苗”?成了人人都在问的问题。

从科学严谨的角度,医药界给出的普遍答案是,没有人知道确切时间。即使是临床试验的疫苗“先头部队”,也都处在非常早期。

比如牛津疫苗,也是这只“先头部队”的一员,其研究团队曾预测,疫苗在今年9月就能投入使用。但它的受挫再一次提醒:要靠疫苗“重返疫情前”的计划,可能还面临诸多变数。

一位受访专家告诉记者,按常规流程,一支疫苗从实验室走到使用,普遍要花费8到17年的时间。历史上研发时间最短的腮腺炎疫苗,从获取病毒样本到拿到上市资格,也花了近5年的时间。

新冠疫苗的研制,已经是“神速”。

这是一个公认的事实,从1月10日中国公布新冠病毒全基因组序列迄今,4个多月的时间里,已经有10个疫苗进入临床试验,其中3个处于临床II期,5个正在开展I期和II期合并的临床试验。

梅奥诊所疫苗研究部主任、《疫苗》(Vaccine)杂志主编高利·波兰(Gregory Poland)将新疫苗的研制比喻为“一边飞行、一边造飞机”,可见风险巨大。其中任何一个细节的偏差,无论是疫苗本身还是试验方法的问题,都可能导致失败。

更大的难处在于,追求速度之外,还要做到安全、有效。世卫组织官方近期再次强调,疫苗研制没有捷径,“必须按照安全有效的标准进行,不能跳过任何一个步骤”。

也因此,就目前研发形势,医药界一个相对普遍的判断是,研发出安全有效的疫苗,很可能需要12到18个月。

那么,那些进入了临床试验的“种子选手”,谁能顺利拿到上市许可?

答案也还是未知数。“所以我们鼓励多种技术路径、齐头并进”。流行病防范创新联盟(CEPI)CEO理查德·哈切特(Richard Hatchett)说,竞争有利于激发出好主意,这增加了找到可行疫苗的概率。比如中国的新冠疫苗研究,一开始就覆盖了5个主要技术路线。

为了疫苗,涉及其中的每个环节都已经“很拼”了,其中也包括政府部门。中国政府很早就把新冠疫苗研发提高到国家重大项目的高度,要求不惜一切代价尽快研制出疫苗。这同时也意味着巨大的投入,按照国际组织的估算,在接下去十几个月中,全球仅投到疫苗研制上的费用就超过20亿美元。

找到疫苗与最终实现人人有疫苗可用、疫情得控之间,还隔着生产、采购、运输、注射分配等等一系列复杂的问题。比如在选择备选疫苗时,国内外都把“可量产”作为重要指标。

到目前为止,全世界都还在求解第一个问题——找到新冠疫苗,控疫才能迈出关键的第一步。

新知图谱, 极度调查 | 什么时候,才能用上新冠疫苗?

本文中除标明来源的图片,其余均来自网络公开渠道,不能识别其来源,如有版权争议,请联系公号方。

总监制:王建军

监制:程瑛

责任编辑:陈荣


长按指纹自动识别二维码即刻关注

新知图谱, 极度调查 | 什么时候,才能用上新冠疫苗?

新知精选

更多新知精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