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找新知
  • 找服务/产品
  • 找课程
  • 找LIVE
  • 找活动
  • 找达人
搜服务 搜商家
新知一下
海量新知
2 2 4 2 8 9 3

为车所困的互联网大佬们

老冀说科技 | 一线报道科技行业的大事小情 2020/05/29 15:41

贾跃亭、李斌、李想、陆正耀 ……放在互联网等新经济领域,哪个不是人人皆知的大佬?可是,他们却都被同一件事情给拖累了,那就是造车。

新知图谱, 为车所困的互联网大佬们

FF汽车创始人贾跃亭

如今,贾跃亭已经在美国宣布个人破产,就是为了保住他心心念念的 FF汽车;李斌倒是利用“中国的特斯拉”概念成功在美国上市了,可是如今仍然是在低谷中苦苦挣扎;李想推出的首款汽车理想ONE,由于起火事件被大众声讨;就连一直都是元气满满的陆正耀,似乎也是在收购了宝沃汽车之后厄运连连……当然,还有同样出身于互联网的何小鹏仍然在路上……

这么一看,大部分成功的互联网企业家,在进入造车领域之后似乎都遇到了很大的挫折。仔细分析,背后有一些共同的原因。

老冀之前在公众场合听过李斌的演讲,他表示不理解为什么电子产品和互联网产品的迭代速度如此之快,而汽车的更新速度却如此之慢。对于包括电动汽车在内的汽车行业来说,这确实是个问题,很多车主确实都在吐槽自己的汽车娱乐系统、汽车导航系统,它们与那些成熟的智能音箱、手机导航软件比起来确实差很多。

新知图谱, 为车所困的互联网大佬们

蔚来汽车创始人李斌

不过,电动汽车毕竟还是汽车,还是妥妥的制造业,制造的还是关系到使用者身家性命的产品,这就决定了汽车行业必须以比互联网严谨得多的速度演进,也意味着它不可能完全用互联网思维去改造。

过去,这些互联网巨头们最擅长的还是商业模式创新,搞流量、发展用户,再通过广告或者撮合交易变现,玩得溜溜的。互联网公司开发一款软件、发布一项服务,主要的开发成本就是养的那些产品经理和程序员,租个家用住宅就能干起来。然后通过购买流量、运营粉丝获得用户,单个用户的获取成本也就几十元。

问题是汽车没法这么玩。 就说电动汽车,如今 “三电”系统已经比较成熟,研发成本相对不那么高了。但是,既然你做的是电动汽车,ADAS辅助系统、自动驾驶这一系列的核心技术你还得研发,要不然没法跟对手拉开差距呀。

就算把车开发出来了,后来还有一大 “吞金”环节就是生产制造。一条汽车生产线的投入都是以百亿元起步,所涉及的零部件组装流程又有几千项。当然你可以找代工,但是那样很难控制上市节奏和品质,只要自己建厂就得扔几百亿元进去。

正因为如此,李斌的蔚来汽车成立不过 4年的时间,累积亏损竟然超过了200多亿元。据说每卖掉1台ES8就要亏掉92万元。也正是经历了这番折腾之后,李斌才深有感触地说,没有200亿元就不要造车。如果按蔚来的模式玩下去,要达到盈亏平衡,至少需要卖出40万辆。

在获取过海量用户的互联网大佬们看来, 40万似乎并不是多么大的一个数字,不过如今要实现却非常之难。

新知图谱, 为车所困的互联网大佬们

理想汽车创始人李想

一方面,经过了 16年磕磕绊绊的特拉斯,已经把能踩过的坑全部踩了一遍,如今已经成精了。通过在上海建设超级工厂,将大部分零部件本土化采购,未来的特斯拉还有很大的降价空间,从目前的27万元降到20万元应该不会太久。一旦进入了国产电动汽车的密集价格区间,它们将如何自持?

另一方面,需求并没有之前想象的那么旺盛。 2019年,中国市场上新能源汽车(纯电动汽车和插电式混合动力车等合计)的销量仅为120万辆,比2018年减少了4%,这也是首次下降。今年受疫情影响,需求仍然不太乐观。受此影响,一些电动汽车厂商已经悄悄开始了裁员。

如果当初就能够看到现在的窘境,不知道这些互联网大佬们还会不会满腔热情地杀入汽车领域?当然,现在要想全身而退,估计也难。

更多“汽车”相关内容

更多“汽车”相关内容

新知精选

更多新知精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