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知一下
海量新知
5 9 9 4 7 8 6

1990-2020教培激荡三十年(技术篇) : 改变教培行业的“大浪大潮”

教培校长参考 | 让教培校长不再孤独 2020/05/26 19:13

新知达人, 1990-2020教培激荡三十年(技术篇) : 改变教培行业的“大浪大潮”

本文约5600字,阅读7分钟

作者 | 张沉浮

原创 | 教培参考

教培校长参考、教培创投参考

疫情之下,OMO火了。100万教培机构在生死的边缘徘徊,1000万教培从业者陷入无尽的焦虑中。“OMO万能论”和“OMO妖魔论”都找到了自己的信徒。

当一个名词过热,本身必定有泡沫,一定会有投机者披着新技术新模式的圣衣招摇撞骗。另一方面,物极必反,一定会有人站出来唱反调,将刚萌芽的新技术新模式一棍子打死。

不妨以一个更为宏大的视角,俯视着复盘 1990年到2020年,技术影响下的教培激荡三十年。

也许你会发现,太阳底下无新事,OMO 只不过是沧海一粟。技术对教育的影响在加深,但教育仍然还是教育。

也确有 改变 教培行业的 “大浪大潮”, 它们 翻滚着、拍打着、激荡着向前 ……

新知达人, 1990-2020教培激荡三十年(技术篇) : 改变教培行业的“大浪大潮”

1990年到1999年 ,是前互联网时代,技术对教育培训的影响处于 “辅助阶段” 。这个时代的教培行业,继承了言传身授、手写板书、印刷出版等传统传播技术,也探索了广播电视、远程网线等新兴传播技术。

2000年到2009年 ,是 PC互联网时代,技术对教育培训的影响处于 “升级阶段” PC互联网开始影响这个时代的教培行业,从黑板粉笔到投影PPT,从MOOC慕课到在线网校,在互联网技术下,教育培训行业被改革升级。

2010年到2019年 ,是移动互联网时代,技术对教育培训的影响处于 “颠覆阶段” 。直播技术是最大的颠覆,衍生而来的 1对1、小班课、大班课,开始复制搭建一个云中教室。互联网技术进一步发展,从O2O到OMO,技术模式深度应用于教培场景。

2020年及以后 ,将是后互联网时代,技术对教育培训的影响将进入 “重构阶段” 随着人工智能、脑科学、大数据、 5G技术的进一步发展应用,技术不仅继续改变老师和学生之间的传播教学过程,甚至将直接改变老师或者直接改变学生。

90年代 算起,整个教培行业也才刚刚 30年。 站在2020年,回看被技术影响改变的教培激荡三十年,我们 能更加理性客观地看待 OMO、AI、5G等新的技术模式。

每个技术都是时代的机遇,每个企业都是时代的企业。每一个教育从业者,都应对技术充满信心,同时也要对教育保持敬畏。

01

1990-1999:

前互联网时代

辅助阶段

新知达人, 1990-2020教培激荡三十年(技术篇) : 改变教培行业的“大浪大潮”

没有成功的企业,只有时代的企业。

无论是俞敏洪的新东方英语,还是吴俊保的新东方烹饪,这两个90年代的教培双子星,早期教学方式都是传统且粗糙的“言传身授”加“手写板书”。

“言传身授” “手写板书” 是90年代及以前的主流传播方式,尚且谈不上教育技术。 直到有了 “印刷出版” ,技术才算正式叩响了教育培训的大门。

将印刷出版在中国教育培训行业发扬光大的有三个人,分别是王后雄、任志鸿和卫鑫。湖北黄冈的王后雄,先凭借《化学竞赛》系列书籍闻名,之后凭借《完全解析》在教辅界封神。任志鸿凭借《志鸿优化》进入千千万万的学校,他的企业世纪天鸿更是成为山东唯一的教辅上市企业。卫鑫的个人声名不如前两个大,但他打造的《三年高考五年模拟》在 21世纪几乎做到了高考生人手必备。

印刷出版毕竟还是老技术,与之相比,电影、广播、电视的科技感要更足一些。随着电子媒介的诞生,有人惊呼:教育技术革命,到来了!

最早预言教育技术的人是爱迪生。早在 1913年,他便称:“十年之后,电影将取代学校成为教育的主要方式”。 历史证明爱迪生的预言是错误的。不仅过去了 10年,100年后的今天,电影仍然没有取代学校。

类似爱迪生的判断,还在不断地出现。比如,慕课 MOOC将取代学校,直播将取代学校, 人工智能将取代学校 ……

当一个新技术出现,其影响一定会被无限放大。这时候不要盲目相信,独立思考和理性判断尤为重要。当然,爱迪生们的预言也不无参考价值。如今我们获取知识,很大一部分都是通过电影、广播、电视、互联网等新的技术媒介。

广播电视 继承了电影的遗志。开始是一些人通过收音机听 VOA练习英语,通过电视节目学习教育知识。后来甚至产生了一个特殊的教育模式——广播电视大学。早在1979年,中央广播电视大学和28个地方广播电视大学开始办学 。如今的国家开放大学,就是原来的 中央广播电视大学。

正是电影、广播、电视等教育技术的应用,教育技术开始被更多学者关注和提及。到了90年代, “教育技术学” 诞生了。

教育技术学 94定义认为,“教学技术是为了促进学习而对有关的过程和资源进行设计、开发、利用、管理和评价的理论与实践”。

如果说电视及以前的技术都只是小打小闹, 90年代末 诞生的一项新技术有了改朝换代的味道,这个新技术就是 互联网

提到互联网企业,大家会想到 BAT。其中,百度成立于1999年,阿里成立于1999年,腾讯成立于1998年。其实,互联网应用 在教育领域也很早,比如弘成 101网校诞生于1996年,黄冈中学网校诞生于1998年,北京四中网校诞生于2001年。

互联网对教育的改变即将开始。这时,人们对互联网技术也抱有两种态度。一是互联网跟广播电视一样,雷声大雨点小,只能起到辅助作用。二是互联网是一种完全不同的技术,将极大地改变教育行业。

0 2

200 0- 200 9:

PC互联网时代

升级阶段

新知达人, 1990-2020教培激荡三十年(技术篇) : 改变教培行业的“大浪大潮”

在教育技术领域,有个著名的 “乔布斯之问”

比尔盖茨曾到乔布斯家中探望,两人交流了关于教育的看法。乔布斯提出疑问: “为什么计算机改变了几乎所有领域,却唯独对学校教育的影响小得令人吃惊?”

2000年到2009年,互联网之于教育产生了很多新的技术和模式。比如,教育信息化、MOOC慕课、网校、学习机等等。但十年并没有取得令人震惊的突破,和电商、社交、娱乐等领域相比,教育 的落后让人有些失望。 “乔布斯之问”仿佛是对这一个十年的疑问式总结。

无论是美国还是中国, 教育信息化 都是轰轰烈烈的大工程。2009年,美国教育部对2.1万名中学生抽样调查。调查结果显示,教育信息化投入很大但产出极小,甚至跟三十年前没有显著差异。有人戏谑称,教育信息化最大的影响,就是把黑板粉笔变成了投影PPT。

但也不能小瞧了互联网和 PPT。 教育信息化成就了第一批A股上市的教育企业,比如科大讯飞、全通教育、拓维信息等等。教育信息化在公立校攻城略地的同时,点读机学习机等 电子硬件 也在全国各地遍地开花。其中,步步高、读书郎、优学派 就是这个领域的佼佼者。

此外,互联网也深深地影响了培训企业。 比如好未来(学而思)和中公教育。 2002年,李永新创办中国公务员考试资讯网,简称中公网。2003年,张邦鑫创办了奥数网,同时在线下开设数学小班授课 。李永新和张邦鑫,从创业之初就有互联网基因,这正是 90年代的俞敏洪和吴俊保所欠缺的。此外,俞敏洪的新东方学校当初是“粉笔板书”,张邦鑫的学而思培优则是“投影PPT”,时代塑造了两者名师化和标准化 的差异。

还是那句话,没有成功的企业,只有时代的企业。

2006年,美国的Khan Academy(可汗学院)创立, 这个世界级的免费 MOOC 平台让教育行业接触了一个新的技术模式 —— MOOC慕课 。之后MOOC技术模式更加流行,从高等教育到K12教育,从美国到中国,从公办教育到民办教育……

MOOC的故事一直讲到下一个十年,自身也产生了一些分支比如SPOC、MPOC。但整体来看,MOOC慕课的完成率极 低,效果也不尽人意。这也和学习机等电子硬件以及教育信息化一样。三者都类似上个十年的广播电视大学,雷声大雨点小,投入高产出低。

至此,很多人会觉得互联网对教育的影响也不过如此。

但另一方面,2008年之后网校网课相继诞生。中国大陆兴起第一波语言网校潮,这又让大家对互联网技术在教育领域的应用产生了新的期待。

新东方在线、沪江网校、 tutor abc等 在线网校 ,直接把线下课堂教学搬到了线上。2001年,非营利性质的BBS论坛沪江语林网成立,到了2009年 正式推出沪江网校。新东方在线则成立于 2005年,2008 年也开始向大学提供学习库等在线教育服务。 2009年,台湾企业iTutorGroup进入大陆市场,推出在线教育平台tutor abc

当时语言类在线网校的火热程度,类似今日的 K12直播 大班网校。其中,新东方在线拿到了腾讯的投资,沪江网校拿到了百度的投资, iTutorGroup 拿到了阿里的投资。集齐了 BAT的语言类在线网校,带领着教育技术走到了下一个十年……

0 3

2010 - 201 9:

移动互联网时代

颠覆阶段

新知达人, 1990-2020教培激荡三十年(技术篇) : 改变教培行业的“大浪大潮”

无论是互联网人还是教育人,都在 2010年前后反复思考两组词:线下和线 上、录播和直播。

表面上,三者只是时空的不同组合。线下的面对面,同一时间,同一空间。线上的直播,同一时间 不同空间。线上的录播,不同时间,不同空间。实际上,大家都是在思考:什么才是教育培训更好的方式?

在PC互联网时代,线上并不比线下高效,直播也不如录播方便。直到移动互联网时代到来,新教育技术开始井喷,在线教育进入新的高速发展时期。

影响教培行业最大的技术是—— 直播 2005年,PC秀场直播开始兴起,YY、9158、六间房是直播1.0时代的主力军。2014年,游戏直播后来居上,YY孵化了虎牙,A站独立出斗鱼,王思聪成立 了熊猫,直播 2.0时代 到来了。此后,直播技术从秀场、娱乐,蔓延到电商、教育。教育直播的大幕正式拉开!

直接 ToC的在线直播教育企业, 又细分成三大阵营。 1对1模式,比如掌门1对1和VIPKID;小班课模式,比如东方优播和魔力耳朵;大班课模式,则以作业帮、猿辅导、跟谁学、学而思网校为主,这也是目前 最被市场看好的模式。

在线直播教育企业大多在 2013年到2015年之间成立,之后凭借技术、产品、模式、资本 的优势,五年左右的时间便发展到独角兽企业级别,或者直接IPO上市。

2018年最火的企业是 VIPKID ,这一年 VIPKID 达到 50亿元营收 ,并完成了 5亿美元的D+轮融资。当年一次教育大佬饭局上, 米雯娟坐在了俞敏洪和张邦鑫的中间。到了 2019年,风口浪潮从1对1转到大班课,从少儿英语转到学科辅导。VIPKID和掌门1对1开始 黯淡,作业帮、猿辅导、跟谁学等直播大班课企业站到了在线教育的舞台中央。 2020年,作业帮拉来中国女排代言,累计激活用户超8亿。猿辅导完成10亿美元的最大轮融资,也让教育企业出现在了春晚的舞台。

直播技术催火了在线教育,卖铁锹的 ToB教育技术企业也纷纷成立。有提供直播工具的,比如好未来直播云 、伯索云课堂、 ClassIn;有提供双师内容的,比如爱学习、外教易、乐乐课堂;有提供综合管理的,比如钉钉、校宝、校管家。

其实,在直播技术和直播模式成熟之前,创业者和投资人更关心的是 题库 O2O

2012年之后,题库类项目出现。李勇离开网易创业,成立猿题库和小猿搜题。刘畅离开了新东方, 成立了一起作业。侯建彬在百度孵化出了作业帮,之后分拆独立运营。

2014年之后,O2O类项目大热。 陈向东辞去新东方执行总裁职务,创办了跟谁学。刘常科辞去昂立教育董事长职务,创办轻轻家教。张浩放弃了快乐学习 70%的股份,创办疯狂老师

到了 2015年下半年,O2O泡沫破碎,跟谁学转型大班课,疯狂老师停止运营,轻轻家教All in 1对1。题库类企业也开始转型,作业帮摸索出直播课,一起作业推出一起学,猿题库也全力做 了猿辅导。

无论是O2O还是题库,最终都回归到了教育直播课,殊途同归。

2020年,新冠疫情又催火一个词—— OMO ,不禁让人想到了O2O。其实,两者完全不是一个概念。O2O是线上带动线下,OMO是线下融合线上。自称O2O的企业多是颠覆性的姿态,提倡OMO的企业则是赋能升级的角色。

回顾技术影响下的教培三十年。 OMO一定不会颠覆 什么,不必为之焦虑和担心。但历史又告诉大家,技术确实影响和改变了教育,有余力的教培企业要抓住 “大浪大潮”的时代机遇

类似 OMO ,近两年在教育领域还有一个名词很火 —— AI人工智能 。如果认为 AI会 取代老师,就好比爱迪生认为电影会取代学校一样虚妄。想想人们曾经对广播电视大学、教育信息化、慕课 MOOC等技术模式 的过分期待,最终无一不灰心失望。

除了直播、题库、 O2O、OMO、AI,基于移动互联网的 超级生态平台 也在这个十年里相继诞生。从微博和微信,到抖音和快手,再到钉钉。总有一部分个人或机构成为生态平台的受益者,也会有更多的人和机构投入大量精力后,碌碌无为。

2000年到2019 年,是互联网时代的辉煌 20年。其中,PC互联网时代是白银十年,移动互联网时代是黄金十年。 互联网天然可以双向互动, 从而构成教与学的闭环,这也是在线教育蓬勃发展的底层原因。

后互联网时代,下一个改变教培行业的“大浪大潮”是什么呢?

0 4

20 2 0 请回答

新知达人, 1990-2020教培激荡三十年(技术篇) : 改变教培行业的“大浪大潮”

2020年的疫情让很多企业的积累付诸流水 企业机构不再仰望星空,而是脚踏实地、埋头苦干、开源节流。

疫情之下,信心和技术尤其重要。在此次战 “疫”过程中,技术 便发挥了重大作用。 比如,疫情动态地图让信息透明,无人机无接触地空投口罩,技术更是让大家在线上实现工作、学习和娱乐 ……

具体到教育培训领域,新的技术不会因为疫情而放慢脚步。好未来、新东方、作业帮、松鼠AI等众多教育企业,仍在不断探索技术之于教育的边界。 人工智能 脑科学 大数据 5G技术 等新的技术浪潮,或将教育培训推向下一个时代。

1990年到2020年,教培激荡的30年, 回顾那些改变了教培行业的 “大浪大潮”:

90年代 及以前 的“言传身授”、“手写板书”、“印刷出版”、“广播电视”、“远程网校”; 00年代 的“教育信息化”、“电子硬件”、“MOOC”、“在线网校”; 10年代 的 “直播”、“题库”、“O2O” 、“OMO” 、“人工智能”、“超级平台”; 20 20年 及以后 ,“AI” “5G” 脑科学 大数据 ”……

技术的发展不是均匀的,而是以浪潮的形式出现。

在教培行业出现的三十年里,技术的 “大浪大潮” 迭代着激荡向前,似乎改变了很多,又似乎没太大改变。

不禁让人再次思考:技术和教育的关系是什么?技术是工具?教育是本质?那么,教育本质又是什么?

或许,技术本身就是教育本质的一部分。

一起期待和拥抱改变教培行业的 “大浪大潮” 吧! 悲观者往往正确,乐观者往往成功。

注:本文为教培校长参考原创,作者张沉浮。《教培校长参考》是垂直于教培领域的知识型媒体。宗旨是:让教培校长不再孤独,让教培行业受人尊重。使命是:生产并分享教培干货,赋能并成就教培校长。我们也成立了教培行业“一同抗疫,报团取暖”社群,扫描下方二维码进入。

更多“教培”相关内容

更多“教培”相关内容

新知精选

更多新知精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