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知一下
海量新知
6 3 0 4 1 5 0

“广积粮,高筑墙”能帮IP运营公司过冬吗?| 探IP之版权公司系列访

IP价值官 | 发现IP新价值 2019/08/07 02:14

新知达人, “广积粮,高筑墙”能帮IP运营公司过冬吗?| 探IP之版权公司系列访


文_孙畅

“要么IP无所不能,要么IP声名狼藉,影视圈对IP的共识永远充满偏见。 ”侯小强说。


从2015年影视行业IP兴起,到2018年影视寒冬,IP的行情从高到低。 在版权井喷时期,IP成交数量和成交价格都水涨船高,火星小说曾经“三天出版一本书,七天卖出一个影视版权”。
但在影视寒冬,有人认为“影视寒冬就是大IP的寒冬”,并且表示“幸灾乐祸”。
IP价值官发现,在IP井喷时期开始前后,确实催生了一批新的文学版权公司,而在寒冬期,成交数量、成交价格紧缩,是新老公司共同面临的问题。
文学版权公司为影视公司输出IP,是一个很重要的内容源头。 文学版权公司的运营情况、IP储备,很大程度上将影响下游影视制作公司的内容走向。
IP被唱衰,IP行情走低,会给文学版权公司、IP运营公司带来哪些直接影响,又会给影视行业带来哪些连锁反应? 在当前,版权公司怎么为影视公司输出IP,输出哪些IP,又有哪些新的变化?
IP价值官特别策划“版权公司系列访”专题,累计已探访6家文学版权公司(中文在线、一未文化、皮皮鲁总动员、白马时光、火星小说、中联百文)。

虽是寒冬,虽被唱衰,在这种双重不利条件下,多数公司选择不争辩,低调做事,持续为影视制作公司输出内容。
新知达人, “广积粮,高筑墙”能帮IP运营公司过冬吗?| 探IP之版权公司系列访
2014-2018 领头羊更替,新公司入局
在2014年,如果一位投资人在不同行业寻找机会,他一定不会错过正在成倍数增长的影视行业。电影、电视剧、网剧的数量,影院、视频平台的观众数,都在成倍增长。
在供给端,影视制作公司的数量,还吸引很多其他行业资本的进入。影视公司的文学策划、制片人,与文学版权公司的IP捕手们一起,寻找可供影视化改编的文学作品,“七天卖出一个影视版权”,头部IP成交价格超过千万,是这个时期的一个缩影。
IP价值官发现,这一时期,作为IP源头的文学版权公司,确实发生了很多变化。


在2014年之前,盛大文学最高时占据网络文学市场72%的市场份额。这个行业领头羊的位置,在2015年盛大文学被腾讯收购、整合之后,转移到了阅文集团。
从市值来看,盛大文学2014年估值最高时50亿人民币,与2017年阅文集团上市之后最高市值960亿人民币相比,短短几年时间,行业的体量扩充了十多倍。
这一时期的行业井喷催生了一批了新的文学版权公司、IP运营公司。2014-2016年,火星小说、白马时光、百度文学、阿里巴巴文学、爱奇艺文学相继成立。资本涌入的时候,除了BAT等互联网资本的入局,也有小米、云锋基金等创投资本进入。

新知达人, “广积粮,高筑墙”能帮IP运营公司过冬吗?| 探IP之版权公司系列访


虽然是新公司,但创始人、掌舵人几乎都是在文学影视行业多年,有过成功案例的老炮儿。白马时光创始人李国靖曾是儒意欣欣文化的总经理,作为辛夷坞等作家的经纪人,策划了2013年的爆款电影《致我们终将逝去的青春》。侯小强曾是盛大文学总经理,运营出最早的全版权大IP《鬼吹灯》。
几部大IP剧的失灵,资本退潮,影视寒冬的时候,文学版权公司面临整个行业舆论对IP的认知的急转直下,从IP万能到IP无用。
文学版权公司的版权交易业务受到直接影响。2018年中文在线净亏损15亿,同比扩大了20倍。白马时光的版权交易业务在总收入中的比重从四成下降到三成。
但对于IP运营者而言,寒冬期是“过滤期”。很多公司的过冬策略类似于“广积粮,高筑墙”,粮是囤积内容,墙是增加对IP的前期运营。
新知达人, “广积粮,高筑墙”能帮IP运营公司过冬吗?| 探IP之版权公司系列访
业务进化: 从图书、全版权运营到制作
整体而言,出版(包括在线阅读)、版权业务是文学版权公司的两大主体业务,虽然在不同公司之间,业务重要程度和占比有差别。
出版业务是最基础的业务。在白马时光的收入构成中,图书出版占比40%,且相对比较稳定。根据阅文集团2018年财报,在线阅读业务收入占总体收入的76%,但阅文集团联席CEO吴文辉提出,阅文集团未来版权运营收入占比要达到40%-50%。
版权运营收入,此前主要是影视版权交易收入,也是受影视寒冬影响最大的一条业务线。对此,文学版权公司的应对策略,几乎都选择了向下游继续渗透。

新知达人, “广积粮,高筑墙”能帮IP运营公司过冬吗?| 探IP之版权公司系列访


第一是从单纯的版权交易,到IP的精细化运营。 IP井喷时期,版权公司只需要提供简单的故事梗概、人物小传,而目前,版权公司增加了编剧、制片人团队,编剧会形成初步的剧本大纲,制片人也会从市场、政策等角度来解读作品的潜力。
第二,一个新的变化是,很多文学版权公司内部都成立了自己的影视制作公司,参与公司运营IP的出品制作,甚至主投主控。 白马时光、金影科技都有自己的影业子公司,儒意欣欣文化、爱奇艺文学、阿里文学从成立之初,就与公司的影视制作和投资业务紧密关联。2018年阅文集团以155亿收购新丽传媒,补充制作能力。
第三,版权运营从影视为主,到有声、游戏、漫画、文创全版权运营。 影视行业遇冷,促使版权公司的运营方向也做出相应的改变。
其中有声书正在受到越来越多公司的重视。首先是有声书的市场潜力越来越大,且对于文学作品来说,转化为有声书,直接将文字转化成声音,不改变叙事的逻辑,是一种快速、安全的转化方式。


精细化运营、全版权运营是IP运营公司的共识,但他们同时也认识到,到孵化出一个全版权转化的大IP,是一件困难的事。一个腰部IP一般能做到三到四种形态的转化。
因此IP的精细化运营不是将每一个IP都做成全版权,而是要选择与之最匹配的转化形态。
新知达人, “广积粮,高筑墙”能帮IP运营公司过冬吗?| 探IP之版权公司系列访
内容进化: 不看类型风向在变,只看内容本身
在外界看来,文学、影视作品的类型会随着时间推移有风向的变化。比如从IP元年至今,青春、悬疑、玄幻、古装、科幻、现实主义等类型,都曾经在一段时期内占据比较重要的位置,被人频繁提及和研究。
但对于影视制作和文学版权运营公司,这类做内容的公司来讲,风向的变化是“事后的逻辑自洽”,而在事前经验是有限的。影视作品前期筹备、制作,IP源头的阶段,“只有一个由数据、经验、想象组成的模糊的画像。”
因为一部影视剧从剧本、拍摄到制作完成、上映,一般会经历2-3年,甚至更长的时间。因此很难预测到作品与观众见面时的热门类型。
所以在IP价值官的采访中,很多版权公司经营者表示,不会把现时的类型风向作为决策的主要依据,而依据永远都是“内容”本身。

新知达人, “广积粮,高筑墙”能帮IP运营公司过冬吗?| 探IP之版权公司系列访

而不同公司对于内容的判断,求同存异,可以提炼出几个关键词。

一是“年轻化” 。这是由于网络视频平台的兴起,占据年轻群体越来越多的时间。“Z世代”的喜好的内容越来越被重视。
二是“女性向” 。相比于男性,女性对影视剧的消费时间更长。因此很多公司都把女性向内容作为重点,也出现了类似白马时光这样,定位于专注做女性内容的IP运营公司,主攻言情、青春、校园、爱情、古装、仙侠等类型。
三是“正能量”。 这是一个明确的价值取向,正向价值观的引导。博人眼球的、违背公序良俗的内容,长期来看是没有市场空间的。
四是“现实主义”。 进入2019年,现实主义成为最重要的题材之一,年代、家庭、都市职场、青春校园、推理等类型,都开始倾向于现实主义的创作手法。
很多行业人士预测,这一轮影视行业的洗牌重塑期,可能会持续到2021年。过冬的最好办法是补充脂肪,增加抗寒能力。对于处于文学影视内容源头的IP运营公司来讲,积累内容、作者、作品,提高精品率、转化效率,是未来一段时期的必须要做的事。
附: 公司案例
中文在线严冬突围战
新希望注资、梁晓声签约, 一未文化如何以“精”博大?
白马时光: 如何布局“女性内容全产业链”?
“童话大王”之子郑亚旗,如何打造“郑渊洁IP宇宙”?
专访侯小强: 2019,给影视内容公司的4个“过冬指南”
-End-


新知达人, “广积粮,高筑墙”能帮IP运营公司过冬吗?| 探IP之版权公司系列访
本文系「IP价值官」原创,请勿以任何形式抄袭,申请转载请加微信【ipvaluer】备注【开白】


「IP价值官」长期招募撰稿人,详情请见主页 加入我们


新知达人, “广积粮,高筑墙”能帮IP运营公司过冬吗?| 探IP之版权公司系列访
新知达人, “广积粮,高筑墙”能帮IP运营公司过冬吗?| 探IP之版权公司系列访
新知达人, “广积粮,高筑墙”能帮IP运营公司过冬吗?| 探IP之版权公司系列访
好看请分享到朋友圈 新知达人, “广积粮,高筑墙”能帮IP运营公司过冬吗?| 探IP之版权公司系列访

新知精选

更多新知精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