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知一下
海量新知
6 2 9 1 1 1 8

上汽遇险

BusinessCars | 玩味汽车,解码商业! 2020/04/27 18:29

对于上汽集团而言,仅仅是活下去,就算胜利了吗?

“我昨天拿到了offer,月底离职。”

2020年3月5日,一份关于上汽大通《关于2020年薪酬及福利调整说明》的文件在网络上流传。文件中指出,“2020年2月是大通历史上第一次销售同比负增长,一季度也会如此,企业面临亏损。”

今年3月疫情复工的几天后,李明宇正式看到了这份《关于2020年薪酬及福利调整说明》,随即做出了离职的决定。

据悉,调整后的员工工资主要是在绩效奖金发放比例上进行了调整,根据岗位不同,调整后的月绩效奖金发放比例根据不同岗位进行打折,分为43%、71%、83%三档。此外,年休假补贴、技术中心服装费等取消。

新知达人, 上汽遇险

不光李明宇,王春明在今年春节后刚刚加入了上汽大通,然而履新几天后的她无奈必须接受这次的降薪安排,但她仍向公司HR确定了该消息是否包括新入职的员工,后来她得到的答案是,一视同仁。

上汽大通只是上汽集团最早实施降薪的一个板块,除此之外,上汽汇众、上汽乘用车、上汽通用泛亚均被称采取降薪措施,就连利润最好的两家整车厂上汽大众、上汽通用此后也难逃降薪的命运。

事实上,在2019年业绩增速显著下滑之后,上汽集团亟须在特殊时期利用降低成本的措施保证企业正常运营。

新知达人, 上汽遇险

据2019年年报显示,上汽集团实现营业收入8433.24亿元,同比下降6.53%;实现归母净利润256.03亿元,同比下降28.90%;实现扣非后归母净利润215.81亿元,同比下降33.41%。

值得注意的是,2019年全年国内市场销售整车2590.5万辆,同比下降8.0%;而上汽集团全年实现整车销售623.8万辆,同比下降11.5%,降幅高于行业平均。

外界普遍认为,在中国车市整体走低的环境下,上汽集团利润、销量下滑并不意外。

其实早在2019年半年年度报告中,上汽集团就曾解释下滑原因为受宏观经济下行压力加大、国五与国六车型切换加剧供需矛盾、新能源车补贴退坡等多重不利因素的叠加影响。在2019年年报中,上汽集团仍将下滑因素归结到上诉原因中。

这也是自2008年以来,上汽集团交出的最差成绩单。

滑坡态势加大

2019年7月23日,“偏执”于自主品牌的上汽乘用车总经理王晓秋被正式任命为上汽集团总裁,履新后的他首秀选择了为上汽乘用车首款智能移动座驾——RX5 MAX站台。

在当天接受采访时王晓秋谈到,“上汽必须要发展自主,不能合资独大。”但从上汽集团整体业绩表现来看,严重依赖合资品牌而合资品牌的整体下滑直接拖累了该集团的业绩表现。

新知达人, 上汽遇险

2019年,上汽大众实现营收2359.5亿元,同比下降9%,实现归母净利润200.25亿元,同比下降28.53%;上汽通用实现营收1878.21亿元,同比下降16.32%,实现归母净利润109.58亿元,同比下降29.85%;上汽通用五菱实现营收857.27亿元,同比下降15.45%,实现归母净利润16.99亿元,同比下降59.42%。

业绩的下滑势必是因为销量的失守。

具体来看,上汽大众、上汽通用、上汽通用五菱全年销量分别为200.18万辆、160.01万辆、166.00万辆,同比下滑3.07%、18.78%、19.42%,自主品牌上汽乘用车销量也同比下降了4.08%至67.32万辆。

不过目前“合资产品利润下降,自主产品实力不强”已成为目前多数中国汽车集团业绩承压的主要原因。虽然上汽大众、上汽通用、上汽通用五菱三大合资公司销售下滑相比其他更为明显,却仍然是上汽集团销量支柱,三家公司承担了上汽总销量85.5%,而自主品牌仍仅占10.6%。

新知达人, 上汽遇险

2019年,上汽大众的失速被每个人看在眼里。除了市占率逐渐被一汽大众挤压之外,譬如帕萨特、途观L等多款产品在细分市场的乏力也让打击了消费者的信心。

为了稳固市场份额,上汽大众也采用了下调价格的方式,以此也大幅损耗了利润。以上汽大众为例,数据显示,上汽大众2018年单车利润为15,188元,但是2019年单车利润为10,662元,降低了4,526元。

处在产品调整期的上汽通用也在中国市场迎来了少有的危机。

早在去年,通用就计划2019~2023年的五年间,将投放总计60款以上全新或改款车型。就实际情况来看,上汽通用已推出的20余款新车或改款车型并未取得良好的市场回馈。另外,“三缸机”也是上汽通用销量下滑的一个主要原因,目前上汽通用已将四缸机重新引入搭载,而这一过程上汽通用的用户有不少已经流失至德、日系竞品品牌。

与此同时,神车不再,面对汽车产业消费升级的时代变革,曾经作为脱贫工具的上汽通用五菱遭遇转型困局。尽管上汽通用五菱已经认识到了自己正处于自主品牌乏力、缺乏高端化市场布局以及市场竞争压力过大和产品竞争力有待加强等问题的困扰,但是之后推出新宝骏等转型,并没有帮助其摆脱下降之势。

就在刚刚去过去2020年第一季度,上汽集团各大业务板块压力并未有所缓解。

新知达人, 上汽遇险

受疫情和市场整体下滑的双重影响,该季度上汽大众累计销售新车18.30万辆,销量同比下降60.89%;上汽通用累计销售新车17.92万辆,同比下降58.03%;上汽通用五菱累计销售新车16.50万辆,同比下降61.53%。在自主品牌方面,上汽乘用车销量为9.9万辆,同比减少33.74%;上汽大通销量2.3万辆,同比减少21.86%。

在业内人士看来,上汽集团业绩下滑的本质仍是自主品牌核心技术的缺失和中国汽车消费者对于汽车产品的需求改变。另外,虽然在销量上仍然领跑,但上汽集团的下滑幅度,已经明显高于广汽集团、北汽集团等地方车企。

“就体量和结构而言,上汽集团当前状态颇具代表性,更像是国内大型汽车集团的缩影。”汽车行业评论员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表示。

而在行业增速明显放缓,叠加市场竞争环境持续加剧的背景下,上汽集团各大板块销量均遭遇不同情况的重挫也就在情理之中。

紧裤腰带“过日子”

接下来,上汽集团所面对的市场竞争势必更加强烈。

中汽协曾预计2020年中国汽车市场全年销售同比下滑2%。受疫情影响,这一目标难以达到。中汽协秘书长助理许海东表示,“2020 年汽车销量降幅将超过2%。但因国内外疫情尚不明朗,中汽协暂无法给出明确预期。此前,全国乘用车市场信息联席会已把2020年乘用车销量预期调整为下跌8%。”

新知达人, 上汽遇险

对此,上汽集团曾多次调整销量目标。2019年,上汽集团将原本预期的710万辆年销量目标下调至650万辆,却仍未达到。面对2020年,上汽集团将销量目标定为600万辆左右。

然而,2020年第一季度,上汽集团累计销售新车67.90万辆,同比下降55.71%,仅完成年度目标的11.31%。

面对市场的持续深度下行,多家汽车企业开始瞄准汽车行业发展新趋势,包括建立起全球联动的自主研发体系以及新能源汽车自主核心技术、智能网联和共享出行等项目。

上汽集团也不例外,王晓秋在上任后也提出了“电动化、智联化、共享化、国际化”的“新四化”战略。在业绩解读中,也将亮点放在了新能源车销量增长、以及海外市场的增长。

从短期发展来看,上汽集团的“新能源+走出去”战略有一定起色。数据显示,上汽集团2019年新能源汽车销量达到18万辆,同比增长30%;海外市场整车销量达到35万辆,同比增长26%。

新知达人, 上汽遇险

在“智联化”方面,上汽集团2019年共投入研发费用133.9亿元,围绕智能驾驶产业链,在域控制器、智能网关、智驾底盘、ADAS系统等领域均有相关布局。在推动企业转型方面,上汽乘用车与上汽大通跨足智能定制、数字化转型和智能驾驶等领域。另外,随着5G技术的发展,上汽集团也与包括阿里集团等互联网公司进一步深化战略合作,欲发力汽车出行平台、自动驾驶、汽车行业云等领域。

不过在外界看来,包括共享出行和智能网联等属于持续投资项目,短期盈利较为困难。

例如作为“共享化”代表的享道出行对于营收主体目前尚不能形成影响。而在自动驾驶业务方面,目前尚难成气候,百亿研发费用带来的增长短期内无法体现在营收与销售的数字中。

所以从业绩报告中也能够看出上汽集团正在压缩费用预算,全员勒紧裤腰带“过日子”。

报告显示,2019年上汽集团共投入147.68亿元用于研究和开发,较上年同期下滑7.25%。除研发转化率较低之外,上汽集团还可能存在研发迟迟没有具体成果从而导致研发中止的情况。

新知达人, 上汽遇险

另据《投资时报》数据显示,2019年上汽集团研发费用占营收比重为1.75%,而比亚迪为6.59%。不过从研发投资绝对值来看,上汽集团过百亿元的研发费用,仍位列A股24家上市车企之首。

随着未来市场不确定性继续加大,为此,上汽集团方面欲采取措施尽可能降低风险。

“活下来”

“车市道路千万条,活下去是第一条。”

王晓秋从上汽乘用车到上汽集团一直反复惦念着这句话。中国车市持续走低,市场格局已经从过去的“你好我好”变成了“你死我活”。谁能在车市寒冬“站得住”,谁就能赢得继续发展的机会。

新知达人, 上汽遇险

4月22日,上汽斯柯达宣布下调全系产品指导价,下调幅度为500元~2.45万元。斯柯达成为今年疫情期间首个全系产品进行官降的汽车品牌。这也是经过一年多的酝酿,斯柯达品牌终于决定重新调整在华品牌定位的第一步。

不过据媒体报道,斯柯达的官方降价并非是因疫情影响而被动降价,而是企业的主动而为。

上汽大众汽车有限公司销售与市场执行副总经理贾鸣镝在当天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此次调整也是基于积累了近一年的对斯柯达品牌的研究而做出的。从去年开始我们就做了很多工作,在做斯柯达品牌重定位的准备。”

早在2017年,由于市场环境逐步恶化,就发生过多次“官降潮”,不过成为今年首家宣布“官降”的汽车品牌,斯柯达想要仅凭降价就从市场竞争中取胜也并非易事。

从打响“降薪到官降”的双枪,上汽集团今年在求生欲方面表现的尤为突出。

不仅如此,为了在车市“寒冬”下更好生存,上汽集团还开启了“抱团取暖”的模式。去年12月,上汽集团与广汽集团联合发布公告,宣布签署为期5年的战略合作框架协议,这也是中国地方国资委旗下汽车集团公司首次进行战略合作。

新知达人, 上汽遇险

彼时,上汽集团是中国最大的汽车制造商,位列《财富》世界500强39位,旗下拥有上汽大众、上汽通用、上汽通用五菱、上汽乘用车、上汽大通、上汽红岩依维柯等整车品牌。广汽集团是中国排名前五的汽车制造商,位列世界500强第189位,旗下拥有广汽丰田、广汽本田、广汽乘用车、广汽新能源、广汽三菱、广汽菲克等整车品牌。

但此时,上汽集团和广汽集团产销分别出现显著下滑,也同时具备着做强、做大自身的需求。客观上,双方通过多渠道、多业务领域的合作,能够降低彼此的研发成本,同时使双方具备共抗风险的能力。

同时,这也并非中国汽车集团之间的首次强强合作。2018年3月,一汽集团、东风汽车和长安汽车制造领域合作项目正式签字启动,标志着中国汽车行业“国家队”战略合作开始落地,并逐步向纵深推进。

目前,除了不断降低成本并推出能够刺激市场的车型还有一系列正待上汽集团要去解决的问题。随着国内外市场环境的变化,竞争对手群越来越庞大,国内包括比亚迪、吉利、长城在内的更多自主品牌崛起以及合资品牌价格下探,上汽乘用车面临的竞争也将更为激烈。

新知达人, 上汽遇险

或许就如王晓秋所说,活下去是第一条。现在最重要的就是先活下去,没有销量就什么都没有,有销量就有希望。

可是对于上汽集团而言,仅仅是活下去,真的就算胜利了吗?

注:应受访者要求,均为化名。

更多“上汽”相关内容

更多“上汽”相关内容

新知精选

更多新知精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