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知一下
海量新知
6 0 8 6 4 2 3

《终极消费品》

终极问题研究所 | 看得多远,必将站得多高。 2020/04/23 09:05



写作说明: 金融危机和疫,情以来很多人都在关心世界问题,每天也都看到各种悲喜交加,但又缺乏zheng治学和经济学,包括生物学基本常识的内容,似乎大家只关心的是扯皮,还是没有人关心“世界经济”背后的深层次运作机制—— 有时候我觉得正是由于我们祖祖辈辈保护 “私有财富” 这条糟糕的,且最动物化,又本能至极的激励模式的法律,而让无数无知的资本家后代们让我们人类文明一代代的都陷入败家的危机。( 我个人严重的不相信,一些含着金钥匙出身的人就能打开人类文明的大门,这是完全反人性的,自认为真理就在天生贵族之中,而这样的“资本繁衍”,我不是仇恨,而是以金融专业的角度上高度怀疑……)


实质上,接下来糟糕的世界,无非就是逆全球化,重新开始拉帮结派,各自形成阵营,世界经济又衰退到类似于1930年左右的世界格局,上演同样类似的新的悲剧——至于商业文明的底层竞争,本质上就是消费品,和生产商,之间的博弈。


还不是吃喝拉撒,衣食住行和柴米油盐的本能及七情六欲的需求这些东西吗?只不过一直在换着马甲上演着同样的“动物世界”故事。


真的有高级的“消费品”或者是,系统性能解决人类消费品大升级的办法吗?我看难,要升级比等天还难,一环套一环的俄罗斯套娃包装的“动物游戏”~!


新知达人, 《终极消费品》


《终极消费品》


23世纪,经过十几次周而复始的金融危机及疫情,包括人类在开垦数字世界新大陆的时候,所有的zheng府和资本家们发现,“数字地球”的建设和瓜分还应该以“娱乐至死”为主,因为那样才可以更好的控制自己的民众,当然理论上每一个新出生的孩子也完全经受不住发达的数字世界“娱乐至死30.0”的诱惑。

那些被人类曾经仰望的“知识经济”,“智慧经济”以及数字文明,最后变得越来越虚无,使得整个人类文明又停滞了整个21世纪50年代到22世纪80年代末……

这就好像,人类文明在数字经济的冲击下,最后让123亿的人类都一生在网络游戏5.0里充实的度过,而那个时候传统的衣食住行吃喝拉撒以及奢侈品包括交通和旅游业房地产们等“三维度的消费品”也都变得不太重要了。

因为人们只要在任何情况下佩戴虚拟现实眼镜,以及在发达的整容业向数字整容业进化的过程中,电子设备可以被完美的通过整容和人类传统的眼耳鼻舌口产生信息的无缝链接,而且电子嗅觉系统更为发达,随时可以上网的同时,还可以探测到比传统肉体更多元化的复杂信息。

但是随着人类文明的不断发展,虽然当时的很多领导人认为数字世界就是一切,但当数字世界发展到中期的时候,后来的领导人们才发现,原来在数字世界里,一个人就是一个“平行宇宙”,只要给一个人提供基本的食物,电和网络,人们甚至在狗窝里都会生活的很好,幸福感很强。

而最后操控世界的则是数字世界的资本家,政治家们也被沦为给资本家打工的对象,而且人们根本不听政治家的话,只在乎资本家爸爸妈妈们的游戏制度。

其根本的原因就是“唯心主义”当被数字世界以代码的方式全盘打开之后,每个人“灵魂的本能弱点”也像曾经的物质世界里的七情六欲,性和本能一样一发不可收拾。

也就是说,人们原生的精神信仰,就是消极堕落和不思进取,过去是满脑子胡思乱想,现在还可以满脑子胡思乱想以后的数字化社交,人类天生的拥有主观的狭隘。

所以,全球的zheng治家在2180年的时候终于首次的各个guo家联合了起来,打算对已经拥有一定机器人军队的资本家进行联合式的秘密绞杀行动。

绞杀的方式是以“擒贼先擒王”的方式,锁定散布在全球每个角落里的数字游戏开发商们,并直接霸占其公司的所有权,从而开始慢慢的篡改游戏,引导人们走出数字唯心主义的虚无陷阱。

这也被称为一场基于全人类的“唯物主义教育大ge命”。

30年以后,也就是2210年,从数字世界走出来的人们捡起了已经停滞了160年的太空探索技术,重新的进行二次开发,并且各国的zheng府还提出了把人类精英和精英的孩子们全部送到火星的新战略。

因为TA们认为,地球上虽然资源生态要比“火星”好太多太多了,但恰恰是因为太好了,导致整个地球上蔓延着一种不可救药的“安逸病毒”,而 人类文明脆弱性就好像温室里的一朵花一样,永远也长不大,永远也扶不上墙。

即使再伟大的zheng治家,再伟大的精英所制定的完美战略到最后通通都会失败 ,而那些无处不在的资本家们,哪怕杀死了领导人,又会像九头蛇一样快速的变化成新的形态,操控着人性的方方面面弱点,操控着地球,甚至还出现过资本家对zheng治家的种种刺杀行为。

长久以来,一些有志之士的zheng治家们想要在地球上修改臭名昭著的“保护私人财富”的这条法律。但是屡屡遭到资本家所建构的世界两极分化势力的处处阻碍;回过头来却总受到资本家的明里暗里的威胁,有些zheng治家甚至早就准备好了“棺材”而去竞选当总统,但这些人的下场都并不好。

机器人军队和人力军队看起来是zheng治家在领导,而实际上资本家们的爪牙早已伸向了全世界的方方面面……

唯有移民,唯有重拾荒废了160年的太空探索技术,去那颗看起来更不美好的星球上,才能让人类最优秀精英的才华有所作为。

这就好像你去翻看20世纪末人类“城市文明”的版图你会发现,那些伟大的城市,几乎都集中在温寒带一样,从巴黎,伦敦,到东京,纽约,华盛顿,旧金山,再到北京。

寒冷,是个好东西,它时刻的从各个方面告诫人们自己的渺小和脆弱不堪,用大自然最原生的方式激励着人们团结协作及深谋远虑……

但即使如此,整个地球上的人类都还是太幸福了,因此也就太无能了,无能到永远也学不会真正的仰望星空。

不断的被[低级的动物需求]衣食住行吃喝拉撒所绑架,若不然就是被精神世界的娱乐至死所蒙蔽,而找不到真正的知识与智慧。

2210年,人类各个guo家的精英们,就好像经历过了一场超级全球性的戒网瘾以后,又发展了30年的新太空探索技术,终于移民到了条件更差的火星,载着人类文明唯心主义最光明的梦想,开始了TA们全新的生活,力图为子孙后代们开拓出来一条通往探索宇宙的崭新之路……

而离开地球,意味着zheng治家精英们最终在地球的生态里,表面上看起来是赢了,实际上TA们是输了,因为地球上的资本家就好像可以死而复生的“耶稣”一样,永远也不可能灭绝,那条最反人性的法律也永远不可能修改。

所以,火星上的新人类,为了不让地球的悲剧在火星上重演,TA们废除了“血缘关系中的“父母和孩子”这两个角色,实行但凡是人都一律平等的政策。

只不过孩子的教育,全部由guo家来抚养,而曾经的父母们可以通过自己的工作,以纳税的方式瞻仰全社会的孩子,使得每个人都是社会的公共父母和公共孩子。

并且更重要的是,在火星上兴办的新人类大学,将最好的师资和科研中心都在大学里面完成,并且除了孩子们成长的大学以外,每个成年人也都可以为了提高自己,以及价值社交而不断申报大学,在不影响成年人主职工作以外。(双学历系统)

并且每个大学毕业生都可以免费的获得一大笔奖学金,足够TA们毕业后用奖学金创业3-5次,在火星上没有“就业者”的说法,只有一种通用职业那就是“创业者”,也没有资本家,只有“zheng治家”——也就是说,这是由一个,学生+创业者+zheng治家组成的一个新世界,当然学生中包含(80%科学家和20%新zheng治家)两个体系的学科。

这样的设计,是为了让人类最年轻力壮以及仰望星空的中年人掌握新人类发展的命运,以TA们为核心的驱动力中心,其次是年轻人,而老年人通常在40岁中位数以后,扮演两个角色,A:助梦人,B:智库。TA们只享有名誉称号,但不具有分配权利和掌管财富的机制,并且所有的年富力强的企业家和zheng治家们退下来以后,要将所有的财富捐献给以学校为中心的新奖学金系统,使之下一代的毕业生越来越有能力创业,且像滚雪球一样,拥有的资源越来越多,凝聚力,驱动力越来越强。

所以在火星上,人们发狠的将自己的青春和最美好的年华透支给所有的事业和梦想上,无数的男男女女都单身者疯狂的奋斗,而使得繁衍孩子的方式也完全通过捐献卵子和精子在科技的帮助下培育孩子,因为TA们没有时间去像地球人一样选择安逸且传统的繁衍。

是的,或许造物主很公平,或许造物主又极为不公平。

造物主既然设定了“新生和死亡”以及生老病死的矛盾年限。同时造物主还设计了更矛盾的在两性发育最好,最成熟时候的繁衍周期。

这对地球人而言,地球人让老年人,将死之人统治者所有财富和权利,甚至“保护私有财富以后”让死去的人还可以向活着的人源源不断的收取各种各样的税收和割活人韭菜。但地球人或许让火星上的新人类羡慕的一点就是,TA们可以在最美好的青春年华里,单纯的性满足,虽然也谈不上有高度的爱情,因为地球上的一切资源都倾向与老年人,特别是死人对世界的操控。

所以,某种意义上你可以将地球人类两性文明当作“一夜情”文明,就好像TA们出名的“2.14号情人节”等等。

这在更严酷的火星上是不行的,年富力强,生命力旺盛的年轻人和中年人被各种各样的工作排得满满的,根本无暇发生性关系,但通常TA们卸任以后都会在工作中认识非常志同道合,又彼此都很优秀的另一半,而往后的衰老成为智库及助梦者的时候,才会选择去结婚,也不用担心孩子的抚养问题,因为科技早就匿名的给人们配备了很多公众孩子,并且在那些孩子中“就像曾经的中国人吃饺子里面包硬币一样,你也分不清哪一个是自己的孩子”所以,大家都会把孩子们当自己的孩子一样去关心,去爱,在任何一个目力所及的地方。

这些年纪大了已婚的夫妻,后面还会继续学习,继续工作只不过在[伯乐学校],年轻人则在[千里马学校],而且伯乐学校虽然没有千里马学校创造力强,但也时不时的发明创造出也非常有自己特色的新科学技术。

由于火星上严酷的资源,这很早的迫使zheng府和科学家们联合,在传统的[太空食品]基础上


不断的开发适用于男性女性健康的[标准食物],并且在火星的城市里,除了国有标准食品公司的两性健康食品以外,没有任何像地球上的食品公司的广告一样。至于人们穿的衣服也都被国有公司大大的标准化的量身定做,并一辈子外包,住房也不用操心全部是顶级的城市科学家规划师,为每个人最大化公平的设计的房间。

越是中心城区房屋越小,越标准化,楼宇更高,但是周边的配套学校和实验室,研究所都非常的恢弘大气,城市中心没有任何40岁以上的老年人居住,因为老年人居住在郊区,交通也非常方便全部是半太空公共交通及极简自动化小型自行车。



后记:


随着火星上的新人类不断发展,TA们从一开始就和地球人类的关系不好,彼此互相封锁,历史书中都抹去了彼此的存在,被称为最糟糕且不易生存的星球。


但火星的zheng府明显要比地球的野心要大很多,从火星上的新人类文明开始以后,经过了60年的发展TA们探索出了将人类一切的肉体基本的三维需求彻底的国有化,并且最终实现了基于两性不同特征的大统一,也就是说所有满足人类物质需求的欲望被彻底的通过计划经济标准化了,以最科学和最健康的方式,甚至反而使得新人类的寿命延长了40岁,在更恶劣的环境里普遍达到了120岁的年龄。


与此同时,60年的发展,一开始从重视教育起步,还借助数字经济,知识经济以及自动化经济,将火星的货币刚开始按照二元化的50%:50%,物质消费和精神消费所分配,到后来随着不断的对知识经济的扩张以及自动化程度的提高,这种消费比例最高的时候达到了,物质消费占比3%,而精神消费占比达到了97%左右。


在这97%的精神消费之中,zheng府们试过将货币绑定知识,绑定审美,绑定认知,绑定使命,绑定信仰,绑定人们的专利技术,绑定绝妙的解决方案,还绑定过发明创造,绑定过价值社交,以至于在最黑暗的时候绑定过领导力,绑定过天文地理以及新数学,包括对暗物质的探索,以及机器人自动化的开发,和宇宙飞船的制造,还有绑定过能源,绑定过水,绑定过重启火星的生态学大计划——总之zheng府们试着极具创新的绑定过方方面面的各行各业的新学科,试图最大化激励所有的人们聚焦性的发展火星。


而在货币尝试绑定各种各样资源和发展战略的时候,火星上的消费者和生产者的定义也全部由货币的绑定方向所决定。


但到后来的后来,25世纪的时候,火星因为声势浩大的“重启火星”生态的计划失败以后,整个火星上弥漫着各式各样的悲伤的情绪。


领导人最后决定,让货币和人类两性最虚无的“爱情绑定”,并且还给大家放了一个漫长的3年假期,让人们自己去寻找后火星发展时代的新计划,反而开始鼓励人们谈恋爱,并且货币天然的和一半男性和一半女性所绑定。


但是由于火星上的已经生活了240年的男男女女们,祖祖辈辈都追求精益求精的奋斗精神,人们不是科学家就一定是zheng治家,而且长时间的在工作中结实的两性关系,且都非常晚婚,所以一夫一妻制也都非常稳定。


唯一有所区别的是,很多家庭,不是男性是科学家,就是女性是科学家,或者是男性zheng治家,女性zheng治家,再或者是完全彼此对调的跨两科职业。


所以,TA们完全不像曾经的地球人类那样谈恋爱,即使guo家给所有人都放假了,但TA们自由谈恋爱过程中,不是谈科学就是谈zheng治,反而在放假的3年里,人们不约而同的提出了很多建设性的发展火星的意见和想法,甚至很多家庭3年的时间里还做了诸多的其他新的实验……


以至于到3年的假期以后,自己都有点灰心丧气的guo家看到了所有的子民竟然都一对对这么优秀,感动的泣不成声,因此TA们最后决定,让火星的货币永远和“两性爱情”绑定,并且给火星人永久的放假,货币一分为二,一半给女性银行,一半给男性银行——在超级国有企业继续免费发放标准食物,以及guo家级抚养孩子以后,让两性99%的灵魂,成为最终极的消费品,同时也让两性的大脑成为加载最美灵魂的终极生产协作工厂。


在guo家彻底解决了一切两性的肉体和本能上的后顾之忧以后,让无数个两性家庭的纯粹爱情去带领火星人类的文明,去创造一个有一个新的奇迹吧。


从此火星人类的国有企业被彻底AI自动化以后,火星上的唯一组织就是“一夫一妻制无孩家庭”,也不需要任何的婚姻证明,似乎一切都非常有秩序的被神分配过一样的完美,而唯一的终极消费品和终极生产工厂就是“家庭的爱工厂和爱消费”,没有任何多余的类地球上的七情六欲,甚至性也都不需要,但两性爱情这个终极消费品,则是无限大,无限远,无限美好又无限乐观及积极向上的,永远不会有终点站,只会迭代,永无休止……



当时有一个生物科学家称:一切都是造物主最完美的设计,这才是打开人类文明的最完美方式,其余的都是动物行为(包括地球人类)



新知精选

更多新知精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