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找新知
  • 找服务/产品
  • 找课程
  • 找LIVE
  • 找活动
  • 找达人
搜服务 搜商家
新知一下
海量新知
2 2 3 8 2 1 2

何帆:现在的年轻人,到底怎么管?

笔记侠 | 中国新商业知识干货笔记平台 2020/04/08 11:26

内容来源: 2020年3月15日, 安泰视界第五期课程的直播。

讲者简介: 何帆,上海交通大学安泰经济与管理学院教授、EMBA《博弈论》课程教授。

注:笔记侠经主办方与讲者审阅,授权发布。

高级笔记达人 | 飘过

责任编辑 | 浮灯

4723 篇深度好文:7911 字 | 5 分钟阅读

商业思维

本文优质度:★★ ★+ 口感:纯牛奶

笔记君说:

在过去的一年中,何帆老师又观察到了哪 些新的小趋势?这些小趋势有长成参天大树的潜质吗?这些小趋势中,有你的一份力量吗?

赶紧来看看~

2018 年我给自己定了一个长期的研究计划:每年写一本书,一直写 30 年,记录中国从 2019 年到 2049 年这 30 年的变化。

这个庞大的研究计划是在一次吃午饭的时候,用不到五分钟的时间定下来的。

有一次我跟罗振宇一起吃饭,刚好聊到美国记者威廉•曼彻斯特写的一套书,叫《光荣与梦想》,记录了美国的大国崛起过程,我们觉得中国也需要这样一套书。

我不小心吹了一个牛,我说:“这书如果让我写,会比威廉•曼彻斯特写得更好。”

罗老师就很认真地问:“你干吗不写呢?”

理由有很多了,最主要的还是畏难情绪,这书写起来太难了。

罗老师又问:“你知道流氓是怎么打架的吗?”他说过去流氓打架,会先往自己身上插一刀,这样才显得你够狠,别人就不敢动你了。他的意思是:你要想干成一件大事,必须要对自己狠一点。

所以我就往自己身上插了 30 把刀,给自己挖了一个大坑,现在爬不出来了。

那么,这样宏大的研究计划,如何找到一个切入点呢?我的切入点是小趋势,因为很多大趋势是从小趋势来的。

新知图谱, 何帆:现在的年轻人,到底怎么管?

那些看起来平凡的人,能够做出来不平凡的成就,是因为这个时代给他们提供了一个平台,让他们创造出来比自己更伟大的东西。

还有一个重要的原因是互联网。

我们现在接受的信息基本上都来自互联网,这也带来一个问题,比如说,在一个人的朋友圈里面刷屏的文章,在另一个人的朋友圈里可能从来都没有出现,所以我们很可能是躲在自己的信息泡泡里。

那怎样才能了解真实的世界呢?我们必须要走出自己的圈子。这就是为什么我们下定决心要用脚去丈量中国的土地,要亲身去调研,然后把我们看到的、听到的故事再讲给大家听,这就是我们从小趋势的角度来做研究。

2019 年,我们慢慢发现小趋势背后其实隐含着一种 演化算法。 为什么呢?因为小趋势其实相当于中国经济中的基因突变。

演化算法是一个从生物学借鉴的概念,我学的是经济学,不是生物学,所以我心里没底,就去问了一个好朋友,生物学家王立明教授。

我说我杜撰一个词,叫演化算法,你帮我看看合不合适?

他说这个提法太好了, 演化算法是地球上唯一一个成功学。 为什么呢?地球上几十亿年的生命演化过程中,曾经存在的物种有 99.9% 以上都灭绝了,现在还生活在地球上的物种,其实都是成功者。

新知图谱, 何帆:现在的年轻人,到底怎么管?

在生命演化的过程中,有无数经验和教训值得我们去总结和借鉴。王立明教授帮我提炼出演化算法的五种核心招式: 试错、突变、适应、协作和混搭。

今天我要重点跟大家介绍其中的三个打法:突变、适应、混搭。

一、突变

咱们先来讲突变,突变讲的是年轻人的故事。

1. 年轻人太难管?

最近几年,我在做企业调研时,几乎每一个行业的企业家都跟我说:“现在的年轻人太难管。”

2019 年你很可能会听到一个说法: 996.ICU ,来自互联网公司的程序员——工作从早上 9 点工作到晚上 9 点,一周干 6 天,太累了,干脆到最后直接进了 ICU

你看到 996.ICU ,你会对年轻人有什么印象?年轻人讨厌加班时间长,年轻人讨厌科层制,年轻人讨厌这样的 KPI 考核。

同样在 2019 年,我调研了一个很奇怪的年轻人部落,叫饭圈,就是偶像的粉丝圈。

在饭圈里有一个女孩偶像叫杨超越,她非常有意思,站在舞台上经常会哭,但她的粉丝非常多。

2019 年,杨超越的粉丝自发组织了一个“杨超越编程大赛”,比赛项目五花八门,有做区块链的、有做人工智能的、有做大数据的、有做游戏的。

最后评出来的杨超越编程大赛前十名,有小学生制作的游戏,还工具类软件,还有几个游戏,有一个是作为心理咨询的游戏。

我们为什么要去关注杨超越编程大赛呢?你仔细看,参赛的这些程序员,很可能就是那些抱怨 996.ICU 的程序员们。

那问题就来了,马云让他干的事情他不愿意做,杨超越不会给他发工资、发奖金,为什么他会去做呢?

新知图谱, 何帆:现在的年轻人,到底怎么管?

我们觉得年轻人讨厌 KPI ,可是饭圈有严格的 KPI ;我们觉得年轻人讨厌加班,可是饭圈里他们天天加班,而且都是夜班;我们觉得年轻人讨厌科层制,可是饭圈同样有严格的科层制。

所以,当我们理解了“饭圈”这个非常独特的年轻人部落之后,你会发现原来你对年轻人有很多错误印象。

所以, 当我们讲突变时,我们讲的是年轻一代和年长一代到底有什么区别。

2. 年轻人的位置

宽泛地讲, 60 后、 70 后、 80 后都是一代人,这一代人共同特点是:成长在经济高速增长时期。

我把我们这一代人的动力叫做“贫穷动力”——你如果不努力的工作,就没有办法挣到足够多的钱,就没有办法过上体面的生活。

那么 90 后、 00 后呢?生存对他们来说已经不再是一件迫切的事,在这个时代,想把自己饿死都是一件有技术含量的事。

他们最迫切的需求是什么?我把这个叫做“嗨动力”——什么东西能够让他感到嗨,他就会愿意去付出。

问题来了,贫穷动力的燃点很低,所以很好掌握,但是嗨动力去哪儿找呢?

我给大家两个提示:

第一, 必须让他能够表达自我,他才会嗨。

有一次我们到一个公司里面去调研,董事长过来讲话,讲完之后董事长问:“你们还有什么话要讲的呢?”下面坐了很多60后、70后、80后,大家心照不宣地沉默。

这个时候站起来一个实习生,实习生说:“董事长你讲得非常好,下面我也来讲一讲。”

你到底让不让他讲呢?如果你不让他讲,就会失去让他把自己的才智贡献给公司的机会。

第二, 必须要让他行动起来,他才会嗨。

在这次疫情里,我们看到很多饭圈女孩驰援武汉。大家觉得很奇怪,都是一群十几岁、二十几岁的小姑娘,怎么会有这么强大的执行力呢?

很简单,因为他们一向都是这么做的,他们平常早就已经训练有素,所以年轻一代的执行力超过我们想象。

新知图谱, 何帆:现在的年轻人,到底怎么管?

那么问题来了,我们该怎么来应对这样一批年轻人呢?

有一些事情是适合让年轻人做的——那些需要更多地去表达意见,更多地需要行动起来的事情,你大可以把他们交给年轻人,他们会做得非常好。

如果一定要让他们按照一个既定程序,一步一步去做,对不起,年轻人会做得非常糟糕。

什么是好的领导?好的领导知道把什么样的人放在什么样合适的位置上。

二、适应

讲完突变,我们再来讲第二个演化算法的招式。

2019 年,我微信朋友圈里面看到一篇刷屏文章,讲到中国的很多超级小镇。

如果你买宠物食品,基本上都是河北南和县生产的;你买假发,基本都是河南许昌生产的……我们可以看到一镇一品,甚至一村一品的现象;可是奇怪的是,小镇的消费并没有随之而起。

最近几年,由于基础设施的发展,小镇的消费理念和大城市已经差不了太多——北京有咖啡馆,小镇也有;北京有音乐酒吧,小镇也有。但是小镇居民能够消费到的却不是高品质的产品和服务。

问题来了:为什么在中国巨大的生产能力和巨大的消费能力之间存在这样一个断裂呢?问题既不出在生产环节,也不出在消费环节,而是出在中间的流通环节。

新知图谱, 何帆:现在的年轻人,到底怎么管?

这里我要给大家讲两个模式,一个是沃尔玛模式,一个是家乐福模式。

当中国企业刚刚进入全球化时,我们习惯的是沃尔玛模式。

什么是沃尔玛模式? 沃尔玛在中国采购产品,卖到国外市场上,这个时候,中国工厂并不知道产品要卖给谁,也不需要知道,只需要按照订单把产品生产出来,沃尔玛就会付钱。

当然,由于你不知道消费渠道到底在什么地方,你能够拿到的利润也很薄,但是你非常安全,这个不是中国制造,只是中国加工。因为流通环节并没有掌握在自己手里。

什么是家乐福模式? 家乐福进入中国之后,是在中国的市场上卖货。

如果你去家乐福卖货,要给它缴通道费,如果你货卖得不好,要给它缴保底费,而且并不是你把货给它,它马上就给你钱,会占用你的帐期。

我们再想想,当各种各样的购物商场出来了之后,那些百货大楼会帮你卖东西吗?不会, 它是一种房地产模式,它是招商引资收你租金,你还是要自己去卖货。

再后来出现了电商,电商当然不需要在线下铺货,但是你想想,你在家乐福把你的货放在货柜最显眼的地方,和你在天猫和京东把你的货放在你的首页上,是不是一样的道理?流通渠道同样是被这些企业所占有的。

所以,当流通渠道被垄断了之后,生产厂商就受到越来越多的挤压,而且没办法和消费者直接对接。

新知图谱, 何帆:现在的年轻人,到底怎么管?

那我们怎样才能把生产商和消费者直接对接起来呢?

其实很简单,我提一个概念,叫 “苟且红利”

举个例子,薛兆丰老师写了一本新书叫《薛兆丰经济学讲义》,然后要做一个新书发布会。

当时他们找了一个菜市场,然后把整个菜市场重新布置了一遍,搞得很花哨,什么海鲜店、亚当斯密牛肉铺,而且它不是一次做一个活动,它做的这些招牌是可以永久使用的,到现在还留着。

得到的同事告诉我这就叫苟且红利,我们如果去理解的话,苟且的反义词就是认真——你只要比别人更认真,你的机会就会更多。

你说这不是太简单了嘛,我早就知道这个道理。

其实苟且红利要讲的比认真更重要,因为我们其实很容易做到认真,我们很多人天天非常认真地混日子,我们有很多人在非常认真地搞形式主义,我们并没有得到苟且红利。

苟且的反义词是有信仰的认真。

你是不是真的感觉到你的时代已经到来了?

比如,我们看到国货的时代已经到来了。最早的手机,都是国外的;现在,最时髦的手机是国产的,是华为的折叠屏,而且很贵,买不起。

我们会看到越来越多的国货潮品的出现,我们看到故宫这样一个非常古老的 IP 现在做成了潮品,我们看到有很多古装现在变得非常时髦,所有这些市场上发生的变化都在告诉你一个道理,国货的时代很快就要到来了。

那我们怎么样才能够抓住这个红利?你必须要对自己有三个灵魂拷问:

第一,你是不是真的相信你的消费者? 你是把你的消费者当成流量、韭菜,还是真的理解他,真的能洞察他那些看起来卑微,自己都不好意思说出来,但是非常光明正大、非常正当的需求?

第二,你是不是真的相信你自己? 你是在模仿别人、抄袭别人,还是真的在创造比别人更好、更酷的东西?

第三,你是不是真的相信这个时代? 你是不是真的相信未来最大的商机是在中国这个市场上,你敢不敢把你一生的心血全部投入进来?

新知图谱, 何帆:现在的年轻人,到底怎么管?

三、混搭

我们接着讲第三个演化算法的打法:混搭。混搭讲的是技术创新。

很多人会觉得技术创新就是在核心技术的方面要出现革命性的突破,这个理解太狭隘了。在我看来,中国的技术创新是来自四面八方的,从东西南北四个方向汇集出四路大军。

我们先来看东派。 东派是来自体制的溢出效应。

有一家做人造卫星的公司,叫千层,这是他们的卫星检测车,他们在监测刚刚发射出来的一个卫星。

这套监测车如果军方去做,至少一两百万,他们十几万就搞定了。我们去年还采访了做火箭发动机的企业。

这些企业的创始人和骨干都有一个共同的特点,他们很多都是从体制内出来的。

为什么我们突然发现最近几年中国的民用航天出现井喷?因为原来就有基础。

我们有很多在航天科技公司、航天院所呆着的熟练的产业工人,只是原来它像一个地下河一样,你一直没有注意到,在这些积累上,有了新的市场机会,我们就会看到体制内培养出的力量和体制外的优势结合起来,一下子出现了井喷。这是东派。

西派是指引进国外技术。

这里我想给大家介绍一下中国的大飞机,我们一开始想通过自主研发的方式来造大飞机,结果黄了,然后我们又 180 度转变,想完全借用国外技术来造大飞机,结果也黄了。

等到我们现在再开发 C919 大飞机项目时,我们的一个核心概念是开发平台——我们可以引进国外最先进的技术,但是开发平台掌握自己手里。

所以西派讲的是我们经过学习,把很多国外技术融化到自己的血液里面,然后在开发平台上继续用开放的模式跟各国的先进技术进行合作。

新知图谱, 何帆:现在的年轻人,到底怎么管?

那南派是什么呢?南派是用市场的力量倒逼技术研发。

在深圳有一家做机器人的公司叫优必选,他们请了一个日本的机器人科学家高桥智隆来做他们的首席科学家。

这事很有意思,日本是一个机器人大国,日本的机器人技术是全球最发达的,高桥智隆在日本,一边在大学里教书,一边有一个自己的机器人公司。有意思 的是,如果你有自己的机器人公司,干嘛还要跑到中国深圳一个刚刚建立起来的公司担任首席科学家呢?

我问高桥智隆你干吗要过来?他说我有一个梦想,让每一个人都能够有一台机器人。

高桥智隆自己的机器人公司在做什么?他做了很多机器人的原型,每一个原型都是他自己从头到尾手工打造出来的,这个模式很像你做私房菜,一天最多能做几个。

但如果你的梦想是让机器人走到千家万户,市场规模就非常重要,他不得不来到中国。因为中国有庞大的市场,提供了技术的应用机会,而技术应用会倒逼核心技术的研发,这就是南派的力量。

北派就是很多大学和科研院所里的新发明、新技术来到市场上。

比如我们都非常自豪的蛟龙号,就是我们上海交通大学的科学家发明的,以后中国会涌现出越来越多的新技术。

新知图谱, 何帆:现在的年轻人,到底怎么管?

所以,我们看到技术不是在单线突破,而是乱七八糟、从四面八方汇聚过来的,你可能觉得这种打法没有那么高端,但是我告诉你,技术创新就是混搭,而且,中国人最擅长混搭打法。

而且著名历史学家许倬云告诉我们,中华民族就是混搭出来的,如果我们去测每个人的基因,会发现你的祖先是来自各个不同的方向,所以我们的血脉里面流着混搭的基因。

四、中国经济基本盘

总结一下,为什么我们要来提经济的基本盘?因为到了 2020 年,经济的基本盘会变得更加重要。

过去,我们讲到中国有很多红利,比如,过去有人口红利,但是现在人口老龄化了。过去有全球化红利,但现在各个国家都在搞贸易保护主义。过去有后发优势,但现在我们走到了技术前沿。

我们过去拥有的红利都没有了,现在经济的基本盘是什么?

简单地说,我们的新一代会成长起来;我们过去可能犯过很多错,比如教育改革,当被逼到绝路时,会绝地重生;我们庞大的生产能力和消费能力很可能会产生化学反应,最后引爆一场商业革命。

我们会看到中国企业和国外企业在全球供应链的网络里,协作程度越来越高;我们也会看到中国的技术创新来自东西南北四个方向,速度会越来越快。

这是我们讲的中国经济的基本盘。

1. 疫情影响

2020 年,我们遭遇了一场新冠病毒的冲击。到现在为止,我们国内的第一波蔓延已经控制住,问题是第二波又开始出现了,第二波主要出现在境外。

突然之间我们关心的不再是中国新增的确诊病例,而是在美国发生了什么,在欧洲发生了什么。

那么,新冠会怎么影响中国经济呢?无非是通过供给、需求和预期。

在供给方面,我们知道现在有很多工厂还没有复工、复产,所以对供给会带来影响。

在需求方面,我们不能出去理发、聚餐了,对需求会有影响。如果疫情再持续,当人们的收入下降了之后,对需求也会有负面影响。

在预期方面,很多时候,人们的观望态度会进一步的导致需求和投资的下滑。

我们看到供给、需求和预期这三个影响其实是混杂在一起的,大概是有三个阶段:

第一个阶段,由于大家全部都隔离在家,没有办法到大街上去,所以对需求带来了冲击。

第二个阶段,由于这么长的时间没有恢复生产,会影响到全球供应链,带来供给的冲击。

第三个阶段,如果再持续下去,我们很可能会遇到新一轮的需求冲击,也就是随着大家收入的下降和预期的下降,会进一步带来需求的下降。

在未来三个月,我们会遇到什么情况?很大可能是,在三个月之后,我们仍然在讨论新冠病毒,因为第二波、甚至第三波有可能会过来。

我们现在讨论的第二波疫情蔓延,是从国外输入的新病例,但是不要忘了在 1918 年大流感时,曾经有过三波蔓延,所以我们要做好持久战的准备。

新知图谱, 何帆:现在的年轻人,到底怎么管?

我们讲到基本盘的时候,大家也可以看到很有意思的现象,其实到了疫情蔓延的时候,各国拼的都是基本盘。

我们已经注意到每个国家的防疫方法非常不一样,这是由每一个国家的基本盘决定的。大国拼的是忍耐力、广阔的腹地,小国只能寄希望于它的工作能够更加精准,居民能够更加理性。

当疫情蔓延到全球之后,我们很可能会看到一个新趋势,各国的防疫做法会变得越来越趋同,所以在未来 3 个月,我们要密切关注疫情的发展。

到了三年以后呢?有很多人在讨论三年之后,这场疫情对我们会有什么影响?

其实从长期来看,疫情本身对我们的生产、生活不会带来太大的影响,但是一定会带来一些变化, 疫情很像海浪,会把一些已经存在的趋势推到一个更高的程度,然后发现退不下来了。

我们回想非典的时候,什么产业被推到了一个更高的高度?汽车产业被推高了, IT 产业被推高了。

那么在未来 3 年,哪些已经出现的趋势会在疫情的影响之下达到一个新的高度?

新知图谱, 何帆:现在的年轻人,到底怎么管?

2. 新趋势

我给大家提供三个线索,供大家参考。

第一,本土时代会到来。

第二,宅家的生活会更加流行。

第三,社区一定会出现一个重建的趋势。

很多人希望各国会联手防疫,这个预期太乐观了,我们已经不再像 2007 年、 2008 年那样,在全球金融危机之后由 20 国集团来联手刺激经济,共同解决问题。

未来我们很可能会看到全球化的退潮,这对不同的产业会有不同的影响,对哪些产业可能是不好的影响呢?比如出国旅游的生意会越来越难做。

那对什么产业可能会是一个好消息呢?进口替代的市场空间一定会越来越大。 比如我们现在在讲的新基础设施投资的时候,有很多 IT 人士讲到我们要去 IOE ,我们要用国产力量把未来的基础设施、供应链中的核心环节补上。

所以,这是一个跟我们过去 20 年、 30 年都非常不一样的时代,这是本土的时代,你必须要更好的了解中国的市场、中国的生产,才能够抓住这一波的红利。

第二个变化是宅家生活。

这些天我们一直宅在家里面,我们突然发现原来家跟我们原来想的不一样,家不是一个回来睡觉吃饭的地方,有很多活动发生在家里面。

比如现在中小学生都在家里面上课,这件事情挺有意思,因为我每天在家里观察我们家孩子上网课。他早上跟我去跑步,课间休息的时候过来跟我打一架,我看他过得很爽,没有要回学校上学的意思。

当然,我非常希望他回学校,他回学校了我才能够清静。

新知图谱, 何帆:现在的年轻人,到底怎么管?

但是,如果我是一个中小学的校长,我会觉得很害怕,如果这轮疫情让大家都意识到学校不是唯一一个或者学校不是最好的能够让孩子接受教育的地方,学校其实就是一个把孩子圈养起来的地方,那中小学的未来、教育的未来会发生很大变化。

我们也会看到越来越多的人选择在家工作,这也会带来很多变化,你的养老保险、医疗保险怎么办呢?你的带薪休假怎么算?。

第三个变化是,我们突然发现社区非常重要。

因为在疫情面前,必须让这个社区里的每个人都健康,我们才能够健康。

我们原来讲了很多智慧社区,当疫情真正到来的时候,我们会发现你进出小区的时候,还是靠门卫和保安来查你。

我们原来讲我们已经做了网格化的管理,在疫情时我们发现,当你提供小区居民的日常用品时,当你关注弱势群体时,我们的网格化管理还是跟不上。

所以,从这个角度来讲,新冠病毒是我们需要非常敬畏的,像新冠病毒这样的流感病毒,在我们人类出现之前它就已经出现了,甚至在我们人类这个物种灭绝之后,它仍然会存在。我们人类的文化差异、意识形态、科层制度、财富与贫困,它全部不 care

新冠病毒是一个试金石,是一个能够检验出来真和假的试金石,遇到新冠病毒我们该怎么办?

法国作家伏尔泰在他的小说《老实人》的结尾讲了一句话:“ 我们必须照顾我们自己的花园。

这句话讲得非常好,身体是我们自己的花园,家庭是我们自己的花园,社区也是我们自己的花园,我们只有照顾好自己的花园,才能够渡过风险,能够过得更好,能够过得更有意义。

谢谢大家。

*文章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笔记侠立场。

主办方简介 ——

交大安泰EMBA,中国首批获准开办的EMBA项目。

2019年,英国《金融时报》全球EMBA排名,位列第11位,三年平均独立办学项目全球第1。以“贡献管理智慧,培养有德的领导者,引领经济社会发展”为使命,5800余名来自业界的杰出校友构成了极具影响力与价值的全球菁英网络。

更多“年轻人”相关内容

更多“年轻人”相关内容

新知精选

更多新知精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