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知一下
海量新知
6 2 9 1 1 1 8

GDP,不能丢!

功夫财经 | 这里是财经江湖,这里有真功夫。 2020/04/06 15:41

给陈老师打 call

今年经济增长很不乐观,情势之坏,超出了最乐观者的预期。

但是,不设定过高的GDP增速目标,不意味着放弃GDP统计和考核。

想想看,没有GDP增长这个标尺,地方“善治”的标准就是千奇百怪。

1

2020年,经济增长很严峻

受疫情冲击,今年经济增长很不乐观,尤其一季度简直惨不忍睹。随着国外疫情扩散,经济学家普遍调低预期。

中金公司首席经济学家梁红2月份还预测,本次疫情的影响不超过2003年非典,而她最新的看法是,2020年1季度中国经济增速将为-9.3%。 情势之坏,超出了最乐观者的预期。

梁红的预测还不算最悲观。美国最近也受困于疫情,德意志银行对美国经济的预测是,二季度GDP将同比降低13%,高盛的研究更吓人,他们认为会减少三分之一。

新知达人, GDP,不能丢!

堪比大萧条的数据,证实了今年中国经济糟糕的外部环境。 受疫情蔓延影响,2020年的中国经济增长,大概率会成为改革开放以来最差的一年。

最近,央行货币政策委员会委员马骏接受采访,建议今年不再设定GDP增长目标。他的理由是,今年经济有很大不确定性,设定不切实际的GDP增速,地方政府就要搞基建,上投资,而基建投资发挥经济作用,需要很长时间。冲动之下的投资,很可能造成浪费。

GDP增长目标不能过高,但一定要有

马骏的担心有一定道理。政府主导经济增长,一旦面临巨大压力,难免行为扭曲。最近看到一篇报道,讲浙江某纺织企业没有订单,但是为完成地方复工复产的任务,只得开了制冷机、空调、电热毯之类的机器空转,一天就用掉1万度电。

这还只是微观层面的胡闹,放在宏观层面,如果大搞量化宽松、经济刺激,势必要造成长远的危害。

疫情发生后,美国利率水平一降再降,最近推出2万亿美元财政刺激计划,这些对中国而言,都不是好榜样。当年4万亿刺激的殷鉴不远,这次中国没有宣布大规模刺激方案,这是很值得赞赏的定力。

但是,不设定过高的GDP增速目标,不意味着放弃GDP统计和考核。 在这个问题上,我比较赞成中泰证券首席经济学家李迅雷的主张:保留GDP考核,放开目标区间。

也就是说,对地方经济的GDP统计和考核,该有还是要有,并且要保证真实;目标没有必要定得太高,不给地方过大压力,但也不能无视一些地方的GDP溃败。

重视GDP增长,就是以经济建设为中心

GDP目标增速别设得太高,这一点好理解;为什么还要统计考核GDP,它的意义何在?要搞清GDP核算的价值,最好先放下对GDP的迷信,才能对它有更全面的理解。

GDP以价格对市场活动进行核算,有很多缺陷。 比如说,它没法衡量不同市场主体活动的长期影响。政府搞低效率的基础建设,或者大消费刺激,这对经济是长期伤害,短期GDP数据却很容易拉上去。

此外,温和通胀会让通胀的各项数据显得更好看,尽管这期间没有真实的财富增长——这些都是GDP核算的缺陷。

但是,GDP核算的意义在于,它是当代对市场活动最全面的统计。 它的核算标尺是市场价格,对各个生产部门的产值估算,要扣掉成本部分;最后统计时,还要扣掉通胀水分。

商品生产越多,服务越丰富,货币比值越高,GDP数据越好看。GDP不甚准确,却有相当合理性,它是最全面反映经济活动的总数据。反映一个国家地区的经济水平,它的参考价值最大。

2017年中国各省人均GDP与世界各国对比(来源:网络)

美国是GDP总量最大的国家,这意味着美国的商品生产和人力服务很发达,美元也很值钱,能在全世界买东西。一个GDP数据很难看的国家,无论这个国家如何吹嘘风景优美,人民幸福指数高,它的商品生产和市场服务一定贫瘠。GDP是冷冰冰的,没有办法骗人。

当一个国家的治理以GDP增长为目标,意味着“一切以经济建设为中心”,不再是空泛口号,而是有着现实激励。中央政府的主题工作,不再是一年一变换;地方政府之间竞争,就不是各种虚头八脑的地方特色。

想想看,没有GDP增长这个标尺,地方“善治”的标准就是千奇百怪。 有些地方拼经济,有些省份讲政治,还有一些地方长官用维稳和犯罪率来标榜政绩。而一旦有了GDP这个硬指标,地方政府无论做些什么,都要考虑到经济发展。

“不再唯GDP论”,这是一个陷阱

长期来看,想让GDP数字增长,只能依经济发展。短时期内,政府确实可以人为拔高GDP,但饮鸩不能止渴,借钱始终要还,经济没有实质性发展,GDP核算最终会使其显出原形。

而一旦政府宣称“不再紧盯GDP”,意味着各种反经济的活动就要大行其道。

最近几年,地方政府出于各种原因,经常短期放弃发展目标,进行某个单项治理。有些是出于环保,比如雾霾一起就封停工厂,汽车限购限行;有些是为市场秩序,比如说房产限购,整顿资质不全的小企业;还有出于其他原因的折腾,比如拆除违建。这些对市场的伤害,最终都会体现在GDP 。

因此,当我们看到一些地方政府抛出“不再唯GDP论”,一定要小心,那样意味着大规模整治来临。 再往大说,哪一天中国不再“以经济建设为中心”,我们应当感到忧心而不是高兴。

回到今年的疫情,假设突然有一天政策宣布,放弃GDP增长经济目标,可能发生什么?

地方政府就会以防疫为唯一工作重心,毫无节制地扩张权力,将人们的衣食住行纳入管理。无需组织复工复产,也不需要招商引资,只要人员控制和不断填表就可以了。相比于发展经济,防疫其实要简单得多。

更多“GDP”相关内容

更多“GDP”相关内容

新知精选

更多新知精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