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知一下
海量新知
6 6 1 7 8 1 4

从不同角度看目前的编程教育

智能观 | 关注教育科技与教育创新 2019/04/10 10:50

随着民促法、校外培训机构整顿政策在近两年内接踵而至,政策收窄应试教育的门却也为素质教育打开了窗。2018年以来,资本市场对素质教育市场的关注持续增强。其中尤以STEAM赛道的分支——编程教育赛道最受市场关注。

据不完全统计,2018年编程赛道投融资达30余起,而在所有投资轮次中,种子轮占比12.1%、天使轮占比超过36.3%,仅从轮次上看,编程赛道仍处于中早期。

新知达人, 从不同角度看目前的编程教育

近年来声量极高的编程猫,在编程教育领域已经是少有的进入D轮的公司,据悉,其D轮融资金额在亿元级别以上,投后估值已在30亿元左右。智趣资本合伙人李晓光表示:童程童美与编程猫分别代表了赛道内已经初具规模的C端与B端机构,但其体量总体相较于成熟的K12企业来看,仍有不小的差距,尽管政策东风的利好一度让少儿编程被称为K12赛道新一座待挖掘的金矿,但教育行业始终是个讲究积累,“春风化雨润物无声”的慢行业,整体来说,行业格局还没有真正形成,所以对于编程赛道的机构来看,目前仍处于百家争鸣时期”。

2017年国务院印发的《新一代人工智能发展规划》(简称《规划》)中指出“实施全民智能教育项目,在中小学阶段设置人工智能相关课程,逐步推广编程教育”。以80、90后为代表的父母,其对于素质教育的焦虑,也随着政策的推出开始凸显。

俗话说有需求自有供给,父母的教育焦虑随着资本对编程教育的火热态度初见端倪。

面对编程教育的蓬勃发展,从投资方、从业者、研究者的视角上看,纷繁复杂的编程教育机构要如何分类?不同种类的机构之间,有何异同?

线上&线下,仍是最主流的分类方法

作为行业从业者,最为显见的类型划分是从上课平台的角度,也就是以线上和线下进行区分。

立乐教育联合创始人Aaron对此种分类方式表示认同。其认为线下教学中,课程体验相对较好,教师与学生的互动性相对更强。但其弊端同样明显,以线下教学为主体,家长和学生的时间成本高,老师的效率受限。其学术性太强,教学趣味性相对不足,学生学习兴趣不够。例如童程童美、小码王,便是这样类型的公司。

而对于线上教育机构,Aaron认为还可以从机构背景划分出国内和国际背景公司。

其表示,拥有国内背景的代表性公司有编程猫、西瓜创客、傲梦编程等。这些机构又可以按平台类型,教学类型进行划分。其表示,这一类公司拥有线上教育的普遍优点,学习便利,趣味性强等特点。但是,教学内容缺乏系统性, 线上教学内容没有在公立学校经过检验。 很多机构由于之前缺乏少儿教育的经验,趣味和学术性平衡不够。

新知达人, 从不同角度看目前的编程教育

至于立乐教育、乐高(编程)等具有国际背景的公司,Aaron表示,经过一定时间的课程和产品本地化后,该课程能较好的兼顾课程的学术和趣味。以立乐教育为例,其课程基因源自以色列,目前已进入上海80%的国际学校,得到了学校的一致认可。

从投资者的角度来看,朗玛峰创投投资总监房佳俊表示, 与其用机构的类型进行划分,不如探讨机构的创立目标是什么,其要帮助用户达到的目的是什么,以此反推产品的定义更加准确。

其认为,随着编程赛道的火热,现有部分机构并非是为了教育而举办,其单纯是为了赚家长的钱,这一现象有点像2013年的在线教育。

素质教育是一个非常棒的方向。目前来看,各机构的发展起始路径遵循了其擅长的领域,但最终拼的还是要看谁能坚持到最后。回归教育本质上来看,工具可以开源,但是内容一定要自己研发,相对于课程体系来讲,运营,销售能力同样重要。另外,教育属于服务行业,作为核心资源的应该是老师,目前来看,教师的产能不足是各家所走路线不同的影响因素之一。

其提醒,要斟酌政策在少儿领域的影响,所以,从其自身来看,2B类是其更加感兴趣的方向。

以教研、教学水平区分,才能凸显差异化

智趣资本合伙人李晓光表示,若论差异化,目前来看,各家机构的课程设置大体相同,基本上都是沿着scratch为底层工具,按着美国计算机教师协会的标准路径向前推进,但它还是需要结合中国孩子的发展状态重新优化设计,家长看不到孩子的明显进步与收获自然会导致脱课率增加。我们发现一些项目的内容体系之间并没有关联度,没有形成一个科学的认知成长体系,因此从机构的师资培训、教学教研、信息化水平等维度着手去判断是一个更好的推进方向。

若从产品角度,可以按照软件&硬件对编程教育机构进行划分。软件型公司卖服务,以内容为主,这种类型的机构比较多,基本扎根在培训领域,这是由体制以及人才选拔模式决定的,更适合当前的中国国情;硬件是教具/平台/系统或者是更高的解决方案,做出体系之后,经验证有效,未来可能会形成行业参照标准,目前国内此型的机构相对较少。

对于编程猫、MakeBlock等发展方向属于硬件类型, B端合作为主,输出工具/平台/内容体系,这一点可以从他们的营收比例方面得以佐证。

对于西瓜创客、核桃编程等以互联网运营获客,低收费、纯线上、专题式内容的模式,获取一个用户的成本比较高,但采用录播+辅导,老师成本占比会少很多,当然,要做到持续吸引用户关注、续费,以及循序渐进的学习效果,这一类型机构在教研上与推广上花的心思与精力必然更大。

新知达人, 从不同角度看目前的编程教育

对于小码王、vipcode虽然分属两个不同的商业模式,但销售上也都存在以低客单价或免费体验向正课导流,从结果导向看,这一部分课程与正课的教研逻辑也是不同的。进入正课,过去是一次性购买,新政后也是高客单价,家长的决断成本较高,所以在体验课程中,服务和体验要重于内容本身。

当然,实际上在教育行业里,多业态并存也是常见现象,即使分属线下、线上不同阵营的机构,这一逻辑也并不会有鲜见的不同。

其认为,在资本层面,不同阶段投资决策的要素不一样,不同背景投资机构的目的不一样,一般来说天使看团队,A轮看产品,B轮以后看模式、用户、增长。纯线上的运营推广获客和纯线下开店招生、跨区域管理,在转化、续费、增长等方面是同样的考量指标,只不过两种商业模式决定了投资的关注点会不太一样。虽然目前编程赛道的线上和线下机构界限还比较明显,但是,当赛道发展到一定阶段后,线上、线下融合的机构必然会诞生。

在谈及少儿编程教育的意义时,李晓光引用了Logo语言创始人Seymour Papert在《因计算机而强大:计算机如何改变我们的思考与学习》中的观点:“计算机(包括编程)的学习价值在于能帮助儿童以正确的方式学习各种知识,而不是论述编程教育本身有多重要”,其认为,相比于让孩子学会编程这件事本身,应该重点关注基于编程工具与儿童思考问题、学习知识方式的结合提升,需要机构有能力构建完整的教研体系,符合年龄成长的同时实现体系与跨度的串联。

— 完 —

文章来源:蓝鲸edu

关于我们

我们关注AI+教育。 致力于提供高附加值的知识,以帮助每一位老师和我们的读者不断学习并提高技能。

我们努力让发表的每一篇文章都具有最佳质量,以满足读者的需求。

新知精选

更多新知精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