进击的金融云与安土重迁的核心系统
image 金融云 05/18

进击的金融云与安土重迁的核心系统

数字化转型、金融科技潮流浩浩荡荡,席卷了所有金融机构,也成为各类机构的旗帜和标语。而金融上云是最基础的第一步,以云平台为基础,金融机构才能整合AI、大数据、区块链等技术应用解决方案。

内外因驱动金融机构上云

随着普惠金融战略的确立,金融机构尤其是银行业都纷纷推进零售转型,提高用户体验,拓展场景服务。而这一切金融创新都对技术和业务的创新能力提出挑战。更甚的是正在发展的移动金融趋势。

蚂蚁金服副总裁刘伟光认为,“未来的移动银行、移动保险、移动金融将不再是一个APP的概念,它将是一个集超级APP、生物核身、智能风控、大数据营销、交互体验设计为一体的新型事物,整合未来金融云的所有渠道,大大颠覆今天所有现有的移动端的平台和技术。”

比如,移动端的金融服务需求具有全天候、碎片化、高并发的特点,因此需要一种新型的全方位的分布式架构能力。

相关统计显示,中国智能手机用户突破7亿,人均每天打开移动设备150次以上,人均每天在移动端耗时超过3小时。《2017年中国银行业服务报告》指出,2017年,我国手机银行交易达到了969.29亿笔,同比增长103.42%。 

所以,过去几年,国外顶级银行如花旗、汇丰关于数字化转型的讨论,80%话题都集中在如何构建在云上的移动终数字化银行。刘伟光举例说明。

另一方面,作为数字化的基础,监管部门也在积极推动上云进程。据雷锋网了解,2016年7月银监会发布的《中国银行业信息科技“十三五”发展规划监管指导意见(征求意见稿)》(以下简称《意见》)中,银监会就已经对银行云发布了相关监管意见。《意见》明确指出,要积极开展云计算架构规划,明确实施架构迁移路线,计划到“十三五”末期,面向互联网场景的重要信息系统全部迁移至云计算架构平台,其他系统迁移比例不低于60%。

也就是说,金融上云受到了内外因的双重驱动。

根据IDC预计,我国云计算在银行IT支出中的渗透率刚过10%。面对这块前景可期的市场,行业内已经充斥着大大小小各类参与者,其中又以两类玩家最受关注:一是兴业数金、招银云创等银行系科技子公司,另一类是BAT、华为等为代表的科技公司。去年新近成立的监管嫡系——由银监会牵头、16家金融机构旗下公司联合成立的融联易云金融信息服务(北京)有限公司。

“云”不仅只是一朵云

实际上,“云”的涵义变得越来越宽泛,已经不只是将金融机构的数据、流程、服务部署到云端,更是以云为基础,结合AI、大数据、区块链等技术,将大数据风控、生物核身、数字化营销等能力嵌入具体场景。

在这种新定义下,汉口银行党委书记、董事长陈新民也曾撰文称,银行业金融机构以开放、分享的姿态和平台化输出方式,跨领域、跨行业与第三方合作,以达到为社会提供更丰富、安全和便捷的在线金融服务的目的。

在蚂蚁的语境中也同样如此。刘伟光表示,“云”不仅只是一朵云。“金融云”是蚂蚁金服科技开放的品牌名称,承载所有技术和业务能力的输出。据他介绍,“除了基础架构中的分布式数据库和中间件、大数据分析、移动开发框架等基础的IT能力之外,还包括金融行业所需要的的面向大数据和互联网时代的安全、信用、风控能力。”

在为金融机构赋能这个相同的目标上,主要的两类玩家各有所长。科技公司更注重于底层基础架构建设。蚂蚁金服在吸收开源软件的基础上,强调自主独立研发,比如推出了分布式数据库OceanBase等,刘伟光指出,目前大部分核心银行系统的设计和架构的代际还处于传统IBM大机时代或者IOE架构时代,以及基于这些技术的集中式架构,核心知识产权并不在银行手中。当然,银行系公司的优势在于银行业务的洞察能力,“应用系统需要什么架构、如何支持线上线下的融合等”,也有业内人士指出,银行系开发的系统更迎合监管需求。

另一方面,科技公司也将该行业的快速迭代能力带给了服务机构。

去年阿里巴巴、蚂蚁金服与南京银行达成合作,从“一张纸”开始谈到最终上线互金平台“鑫云+”,他们用了不到五个月,而按照传统流程,一般需要一年以上的时间。

据刘伟光介绍,这次合作工期的减少主要是“在项目实施交付上打破了传统IT项目中的流程和做法,不再用总包商、集成商、多方产品供应商组成多国部队联合作战的模式,而是采用一站式服务做法,并且利用了公有云和私有云的各自优势,以及DevOps的工具。”

他进一步解释说,“在过去为客户构建一个全新项目时,要组织多国部队,首先是底层系统提供商、包括IBM、EMC存储、交换机、路由器等公司;第二需要数据库、中间件的供应商。这时可能需要集成商来与我签订总体合同。虽然客户只面对一个技术提供方,但背后其实存在着一大批厂家。在过程中大家的目标经常会不一致,以及开发测试与生产环境可能不同,因此中间的推诿、扯皮的状况屡见不鲜。”

而现在,除了硬件之外,其余环节都由蚂蚁金服方面统一实现,包括方案咨询、集成、开方、项目管理等。当然,蚂蚁输出的方案更偏标准化,一般还需要传统的外包服务商提供“最后一公里”的服务,实现定制化目标。

一面是对手,一面是大象基因

值得注意的是,近期金融云的竞争者显得更加来势汹汹。去年底,银监会牵头16家金融机构出资成立了融联易云;百度也于4月底发布了金融行业云和专有云。腾讯金融云在接受媒体采访时声称与6000多家金融机构建立合作。

如何看待当前的竞争态势呢?针对银行系竞争对手,刘伟光表示,“大家的发展路线会不太一样,目标对象也不同,目前还未与他们在市场有过正面的竞争;另外我觉得未来有很多可以合作和畅想的空间,银行对于科技、对于金融行业的洞察,如果结合基础架构,那能迸发出一种新的能量来。”而面对同一阵营的竞争对手,蚂蚁方面则摆出了其在支付宝、网商银行的实践经验和成果。

而实际上,两个阵营的合作已经发生了。金山云方面称,其为招商银行、兴业数金等打造成了云行业解决方案和管理平台。金山云注重IaaS底层技术,而招银云创、兴业数金是业内较知名的行业云代表。

不过相对于同行的竞争,对于现有玩家来说,更难突破的可能还是金融行业的“大象”基因。

中国信息通信研究院发布的《金融行业云计算技术调查报告(2018)》指出,在金融行业,云计算仍是非常小的规模部署,大部分是在小规模测试阶段,更多的企业还是采用建设私有云的方式。另外,金融机构的IT系统颇有些安土重迁,即使系统迁徙上云,也大多是客服、人脸识别、生物核身系统辅助性系统,核心系统仍存储在机房或者自有私有云上。而承载了大部分银行对外的金融服务和关键主营业务的发展的核心系统又是银行IT转型中最重要的基础,刘伟光近日也撰文指出,只有这个基础发生了变革,才能从本质上支撑好以客户为中心的互联网线上经营模式,顺应时代发展趋势和环境的改变。

杨冰表示,所以当前有两条路径:一是孵化银行内部的创新业务,如信用卡、直销银行等部门将会跑去传统架构,基于全新的模式运作一套新系统,双核心共存,并在一段时间内逐步合一或者取代老系统。

第二是确立一个主机下移的长期项目,在后台建立两个核心,逐步做一些剥离、迁移的工作,向新核心演进,依然是两个核心共存,而前台都不会有感知。

“当然我认为公有云一定是大势所趋”,刘伟光指出该趋势已经在国外得到印证,美国、澳大利亚、日本的监管对于上云的限制更少,而由于计算成本问题的存在,公有云的优势更明显。

“未来的终极形态会是万物计算。但在国内发展,第一需要时间,而具体需要多久,我不能确定。第二是形式,当前政府、金融监管、公安等部门对于安全、数据有所考量,因此云计算有很多限制。问题的解决依赖可信技术的出现。”

简介:
数字化转型、金融科技潮流浩浩荡荡,席卷了所有金融机构,也成为各类机构的旗帜和...
本文采集自互联网,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进行处理。
联系方式:system@shangyexinzhi.com
2000+知识点 7000+案例
商业新知助力数字化转型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