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mage

手机开放和空地互联产业发展

2018/03/14 16:00

免费

新探直播:探讨中国民航客机空中互联网业务,如何引入互联网经营方式,走出一条开放资源、专业化经营、创造价值共享的开放平台商业生态环境之路。

王淼先生是中国空地互联网产业联盟总干事,北京旺塔科技有限公司联合创始人、COO。曾任中国国航机上网络项目高级经理,国航电子商务高级经理。在民航机载网络应用、民航电子商务领域、电子支付和电子客票业务方面,有较丰富的工作经历和突出业绩。

直播主要内容:

中国互联网的发展,现在已经非常成熟,但是整个互联网还有一块净土还没被打扰。现在,大家随地都能上网,但是飞机上相对还有一些困难。

虽然现在从技术和安全上来说,在飞机上上网已经完全可以实现,好多航空公司,都已经提供在飞机上上网这样的服务了,但是费用贵一直都是瓶颈。

现在,在美国,在飞机上上网,旅客需要支付23美元左右,近200元。当然也有一些航空公司不是按流量收费,而是直接将费用折算在机票中。不管怎样,羊毛出在羊身上。

中国空地互联网产业联盟总干事,北京旺塔科技有限公司联合创始人、COO王淼在商业新知新探直播节目中提出,现在互联网的经济模式已经发生了变化,“羊毛出在狗身上,猪来买单”。

王淼介绍,中国空地互联网产业联盟是整个空地互联网产业链条中企业合作的一个组织。

中国空地互联网产业联盟最开始考虑飞机上上网这件事,把空地互联网叫“空中对”,后来发现单纯的只在天上不行,必须要跟地面上进行结合,才能构建完整的产业链。最后, 40多家企业,包括航空公司、机场、航电企业、互联网企业联合起来,明确目标,成立了中国空地互联网产业联盟。

中国空地互联网产业联盟2012年成立,希望用一个产业联盟的方式来促进产业的发展。它不是简简单单做互联网和航空旅行服务相结合的一些服务项目,更重要的是它会改变整个航空运输业的经营方式。

现在中国空地互联网产业联盟的业务已经跨越了交通、运输、文化、传播、互联网、科技等领域。

2012年开始,中国的飞机上网几乎跟美国和欧洲是同步的,当时国航、东航、南航、海航,包括深圳航空公司,这几家公司都已经开始尝试在飞机上上网的实验,但是因为中国的航空公司执行的是全世界最高的安全标准,所以发展得一直很慢。

王淼说,到目前为止,还没有任何的证据能证明在飞机上使用带有飞行模式的手机,会影响到航空安全。但是飞机上开放手机上网这件事情,还得感谢十八大的召开。2018年的1月份,民航局正式地允许手机在飞机中使用,但使用的时候要提醒要回到飞行模式。

在飞机上部署一套可以实现低空上网的设备成本是非常高的,大概一架飞机要几百万投资。大家享受便利服务的时候,背后有几百万的设备。这是没有快速铺开的很重要的一个原因。如果提供这样的一个服务,只有非常少比例的人在用,那么实际上服务的投入就等于被浪费掉了。

王淼说,现在,大家都最少有一部手机,有的人还有两、三部。手机开放了之后,在飞机上总要看点什么。甚至有人上了飞机才想起来,很重要的事情忘了跟别人及时沟通。

这些都是比较好的场景,这实际上一下子让使用的人数变多了,使用人数变多了,那么航空公司就更愿意在这个领域投入更多的资金和服务资源,这是一个用户驱动。

这个事情其实只要用户量大,航空公司有需求了,不管对于运营商来说,还是对设备供应商来说,还是给飞机上提供上网服务的这种供应商来说,其实都没有技术上的壁垒,主要的问题就是刚才你提到手机一开放市场就有了,有了它会驱动整个产业链条的创新。

现在国内的航空公司加在一起,能够实现低空上网的飞机有一百架左右,主要集中在一些宽体机,一是用户数大,另外这些飞机主要执行的是国际航线。

这些飞机执行国际航线,航空公司也在尝试做投入,原因就是国外的航空公司已经有这项服务了,为了参与国际竞争,一些概念比较领先,服务意识比较鲜的公司已经在做这样的事。

国际航班用的基站是国外的,更多用的都是卫星了。卫星它有一个特点,就是它可以覆盖除了南极北极以外的这个区域。

最近手机开放了之后,我也见到很多朋友跟我抱怨,说中国的航空公司飞机上提供免费上网,结果用微信发了一张图,发了七分钟。

我说这个原因其实是每架飞机带宽容量是有限的,航空公司也是投入的时候,它这里面就有一个悖论,他很想给你的更好服务,但是他又受到成本的限制。

航空公司之前所做的所有的商业模式都变成上游的供应商,提供好的服务好的资源,公司要买单,买单了之后他又没办法向旅客收费,中间没有商业模式,他受夹板气。

王淼说,我们看到航空公司除了拥有航线网络资源之外,它还拥有高端旅客的无聊时间。比如说你去美国十几个小时,你很无聊。这个时候其实恰恰是互联网企业,媒体行业广告主特别喜欢的时候。那么航空公司如何经营好这部分的资源,会成为未来航空运输业经营方式转型的一个很重要的平台。想要做这件事,我经常说很简单,你先把网络接上。

我们想未来飞机上网络连接一旦建立了之后,我们要做的不简简单单是把传统的这种经营方式电子化,而是真正地通过这种连接,把空中的旅客的时间的价值挖掘出来。所以说我们经常说飞机上接了互联网,好像我们真正地发现了一个矿藏。

对航空公司来说,它可以挖掘高端旅客的无聊的事情,把这个时间变成价值。对于整个产业大家还有很多的点子非常好,我相信很多专业的人士会比较关心。

其实大家也看到在美国最出色的航电供应商叫松下航电,可以说他在这个领域赚得盆满钵满。

1943年第一家航空公司把电影搬到了飞机上,所以从此就有客舱的娱乐,这样孕育出了一系列的航空电子的供应商,而且这个供应商因为它附着在整个航空产业链条上,它有一定的门槛,不是所有的能放到飞机上来用,不可以,它需要有一些安全认证。

传统的娱乐系统它是没有互联网的内容,那么这个时候那个时候好莱坞的片商也好,或者说电影院的版权方也好,它就会高昂的把这些版权卖给航空公司,航空公司为了服务旅客,他得花这笔钱,而且往往航空公司安排比较新的片子。

现在一个大型的国内比较大的航空公司,每年在版权方面的投入1亿币左右,他购买对于相关的版权。

然后这里面还有另一个商业机会,咱们也提到了航空公司它主要的业务是经营运输,他特别的擅长。所以你们会看到航空公司为了保障安全,要非常严密的流程来设计来保障这件事情。

但是航空公司面临互联网的时候,它需要有很多的互联网思维方式的合作伙伴来跟他一起共同经营这样的一个平台,共同经营高端旅客的时间,所以这里面就有很大的机会。

第三个机会就是说我们如何开发这个时间。我们很多媒体人有很大的发言权,当我们能够知道这个人是谁,他什么时间在飞机上的时候,其实我们可以非常精准的定位,相当于可以做到千人千面前面个性化。

我们都观测到未来有一件事情更重要,就是大数据,有多少数据意味着未来的企业的价值有多高?所以说我们认为航空公司单纯的只收集了机票的数据,那么把航公司价值做小了。

航空公司跟旅客接触的时间最长的时候是他坐飞机,飞行的过程。我们如何能够通过一个互联网的平台,当然有很多这种做大数据的企业,跟航空公司一起来收集,管理好自己的数据资产,并且做最详尽的分析,来支持航空公司自己的主业和互联网更多的业务的支撑,我们认为价值非常大。

也就是说在飞机上能够在线的话,那么实际上它们可以通过旅客的在线的行为,可以更好的去跟判断这个旅客。

王淼说,最近,国家进行了部委调整,这是一个利好。我们中国空地互联网产业联盟将和企业来一起共同制定一些产业的标准,在现在利好的政策环境下,如何来推动更好地发展我们的产业。

没有相关数据

打开APP
观看回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