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远程医疗样本 四川省“一网双模”构建包虫病防控体系
大事件 2018/10/11

日前,国家卫生健康委正式印发了《互联网诊疗管理办法(试行)》《互联网医院管理办法(试行)》和《远程医疗服务管理规范(试行)》。通过互联网等远程医疗模式,可以解决哪些实际的问题?9月27日,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随卫健委,赴四川省调研在远程医疗推动下的包虫病防治工作有关情况。

包虫病危害严重

包虫病是一种人兽共患寄生虫病,其突出特征是肝区疼痛,腹部包块肿大坚硬,病重则将危害生命。

四川是全国包虫病流行较重的省份之一,疫情具有明显的地域特征,35个流行县中32个为藏区县,3个为藏区毗邻县。其中,甘孜州的包虫病发病最严重,患病率为1.86%,而甘孜州石渠县患病率高达12.09%。

甘孜州疾控中心主任李伟解释说,犬是包虫病的主要传染源。犬因食入牛羊等病畜的内脏而感染,病犬排出含有虫卵的粪便,污染牧场、食物、水源等,牛羊食入虫卵发病,如此循环往复在动物间形成传播链。

进一步讲,虫卵是感染包虫病的直接病原体,犬只(狼、狐)产生虫卵,是包虫病的传播源头,而牛、羊、鼠类和人是包虫病的受害者。

“人由于玩狗、不洗手、不注重环境卫生等,误食被虫卵污染的食品和水而发病,病灶主要发生在肝、肺等部位。人与人之间不传染包虫病。”李伟说。

由于包虫病对四川省藏区群众生命健康和经济社会发展带来严重危害,是藏区群众因病致贫、因病返贫的重要原因之一。

“石渠的情况比较严重,估计你们都不敢去,我在那里工作多年,亲朋好友都说我没得上包虫病真是幸运。”甘孜州疾控中心主任李伟这样向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谈及石渠县的疫情。

石渠县疾病预防控制中心主任谢飞,因长年与包虫病防治打交道,自己在2015年也被诊断患有包虫病。“我就是搞包虫病防治的,平时生活工作都十分注意,但还是被感染了,这说明石渠的包虫病是多么的肆虐。”谢飞说。

值得注意的是,由于早期包虫病患者检出率低,多数患者未及时接受治疗,一旦感染将面临病程治疗长、治疗费用高的严峻问题。四川大学华西医院肝脏外科副主任、甘孜州包虫病防治中心及包虫病研究所首席专家王文涛称,包虫病早期没有任何症状,到了中末期才有所表现。

“可以看到,流行于高原牧区的包虫病,与游牧状态的生产方式息息相关”, 一甘孜州地方疾控人员告诉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

一网双模防治包虫病

基于包虫病的危害性,2015年11月,国家、四川省启动石渠县包虫病综合防治试点工作,甘孜州同步打响全州包虫病综合防治攻坚战。

治疗包虫病,对于甘孜州的藏区人民来讲,曾是一场艰苦的“战役”。康定是甘孜州唯一的县级市,州医院坐落于此。而疫情较为严重的石渠县部分乡镇,距离康定远达750公里左右。

州医院包虫病治疗中心肝胆一科副主任陈颖告诉记者,以前交通不便的时候,石渠到康定要三天,康定到成都需两天。许多患者康定都是第一次来,更别提去成都治病。

如今,随着国家、四川省加大对包虫病的防治,以及在互联网远程医疗的配合下,情况已发生转变。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了解到,此前甘孜州医院每年只能做一二十台包虫病手术,目前手术量大幅增加且手术难度不断提升;住院人次由此前的一年一万多例提升至三万多例,手术并发症发生率降至3‰。

而在甘孜州医院的大门前,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也看到了“华西医院区域联盟中心医院”“四川大学华西医院远程教学、远程会诊定点医院”“成都军区总医院协作医院”“广东省第二人民医院对口援建医院”等多个牌照。

以四川大学华西医院为例,自2014年起,针对包虫病早期预防诊断、复杂疑难治疗、治愈后指导,建立了华西-藏区“一网双模”包虫病防控体系,对州医院医务人员进行同质化、规范化培训,帮扶其建设专业化医疗团队及关键性技术人才。

“在线”方面,远程培训、远程实时交互式会诊,让藏区医疗机构医务人员突破时空壁垒;“在位”方面,将管理输出和技术输出相结合,定期派出专家前往州医院现场帮扶。

“通过在线、在位两种模式,从2015年10月到现在,州医院包虫病服务数量达1316例,这是历史上的飞跃,过去包虫病在甘孜州每年只能做几十例;除了量的提升,甘孜州包虫病的死亡率低于0.3%,这是很好的结果了。85%以上的包虫病人在甘孜州就能得到非常有效的治疗。”王文涛说。

截至目前,四川省包虫病防治资金投入达1.76亿元。三年来,6-12岁儿童新病人检出率等数字的大幅下降,标志着包虫病防治取得的成效。

多措并举降低感染率

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了解到,除了包虫病的治疗,如何降低包虫病的感染率,也动用了当地卫生、公安、畜牧、水利、教育等各个部门的力量。

如为了让防控知识家喻户晓、人尽皆知,甘孜州采取了“全覆盖”的宣传方式。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看到,当地政府向牧民发放的生产生活所需的绝大部分物品,如铁铲、水杯、水壶,学生的书包、文具用品等,全部都印有“不玩狗、勤洗手、喝开水”等包虫病核心防控知识。

而在位于新都桥镇的康定市藏文中学,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还听到了“量身定制”的包虫病防治之歌。校方表示,学生们每天都要伴着防治歌做广播体操,通过对学生的健康教育,影响家长和整个家庭。

针对动物包虫病,畜牧部门也加大了防控,即控制传染源,确定犬驱虫日,坚持“犬犬投药,月月驱虫”、每年对羊只进行包虫病疫苗强制免疫、草原灭鼠、恢复草原植被、治理生态等;公安部门也率先开发运用包虫病犬只管理系统和电子芯片项圈,实现犬只身份管理。

截至2017年末,甘孜州6-12岁儿童新病人检出率、犬只感染率、畜牧患病率较2014年分别下降75%、16%和14%。不过,王文涛表示,尽管新的患病人口明显减少,但由于过去健康知识薄弱而从小患病的存量患者依然很大,已发病病人还在不断被发现。

此外,目前的包虫病防治,正面临新的挑战。四川省卫计委疾控处副处长胡平告诉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目前市(州)间、省(区)间联防联控格局尚未全面形成,畜间包虫病综合防治和草原灭鼠经费不足问题突出,四川藏区基层卫生人员人少质弱问题突出,患者内科用药依从性较差。

对此,他建议国家层面出台《犬只规范管理条例》,进一步加大支持力度,开展草原灭鼠;同时,希望国家层面按照“服务人口、服务半径、服务内容”等综合因素确定人员编制,并参照同类地区落实人员工资福利待遇,并给予专项经费予“立项”攻关新药或剂型优化,以进一步提高患者依从性和药品疗效。

封面
安静的先驱
他是微软联合创始人,他以安静和持久的方式创造了神奇的产品、经验和制度,并改变了世界!
蜜月过后
仅仅三个月后,恒大和FF的关系不仅光速恶化,而且还闹上了仲裁庭。
向隐疾开刀
腾讯显然是意识到了内部的危机。
免责声明:本文采集自互联网,若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进行处理
联系方式:system@shangyexinzhi.com
2000+知识点 7000+案例
商业新知助力数字化转型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