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什么会在别人身上,看到不喜欢的自己?
评论 2018/09/15

为什么你会在别人身上看到令人讨厌的自己?

那些让你厌恶的人,真的如你想吗?

讨厌一个人就代表自己是这种人,这是什么变态理论?

为什么我们用伤害人际关系的方式,换取心理平衡?

 1 

一个女人在一夜之间,从“非婚主义者”回到传统的恋爱结婚的道路上,其间发生了什么?一位女作家在她的专栏中,讲述了这么一段经历: 

她在超市收银台排队,一时好奇,研究起排在她前面的那个女人购物车,竟发现和自己的很相似,一看就是大龄未婚女青年的标配。

看着她一个人把东西一件件放进购物袋里,她忍不住仔细瞧瞧了那人的脸,立刻石化了,那神情,那气质,活脱脱就是五年后依然形单影孤却青春不在的自己啊。

回到空荡荡的家里,女专栏作家觉得整个世界都崩溃了,所有的家具都在嘲笑她的未来。当晚,她就给同事发消息:“上次你说的男生,要不就安排一下见面吧?”

“你站在桥上看风景,看风景的人在楼上看你”,有时候,自己和自己的生活离得太近,反而看不明白,需要在别人身上看到自己,就像在镜子迷宫里,忽然看到一个自己微驼的背影和渐秃的后脑壳,才能让你惊出一身冷汗来。

但为什么你在别人身上看到的,常常是悲伤的、讨厌的自己呢?

 2 

很多年前,曾经有一个特别让我讨厌的同事,没有什么大的冲突,就是看不惯他,觉得他说话很尖刻,喜欢打击别人,显摆自己,姑且叫他“显摆先生”吧。 

悲摧的是,有回和同事聊天,居然有人说我和那个“显摆先生”有点像,我如同被捏住了老二,胃部又被狠狠地顶了一下:“啥、啥、啥,我像他。我吐,我狂吐……”

同事没料到我会有这么大的妊娠反应,又想不出原因,一脸茫然:“不对吗,我觉得你们都很有想法,很有个性……”

不知道这是她的掩饰,还是她的本意。但仔细想一想,这两者的区别恐怕不大吧。一个人有想法、有个性,在另一个人看来,很可能就是说话尖刻、自我显摆。或者换个说法,每一种性格都有它的另一面,“有想法、有个性”的另一面,就是“说话尖刻、自我显摆”。

但自己是这样的人吗?当时不觉得,所以从别人口中听到,难免震惊。就像在别人的身上看到了自己,而且是一个令自己讨厌的自己。

这才是自己那么讨厌那位“显摆先生”的原因吧?其实是潜意识里知道自己性格中潜藏着这样的因素,害怕自己成为令自己讨厌的人,所以才对别人的评价有那么大的妊娠反应吧?

伟大领袖毛主席教导我们;“世界上从来没有无缘无故的爱,也没有无缘无故的恨”。

作家赫尔曼•黑塞说:“如果你憎恨某人,你必定是憎恨他身上属于你自己的某部分。”

我们得承认,自己的某些情绪反应是有点过度了,那些让你厌恶的人,真的如你想吗?

开头说到的那位女专栏作家,在文章的结尾忽然来了个大反转: 

半年之后,正在谈婚论嫁的她,在超市又看到了那个“大一码的自己”,令她好生失望的是,这回伦家是一家三口幸福地逛超市,再看看那人的脸,不就是一张标准的“国营饭店收银员”的脸吗?能从她身上看到五年后的自己,当初是怎样一双高度幻视的眼睛啊。

还有那位“显摆先生”,在我经过了年轻时急于洗白自己的心态后,再遇见他,也觉得他并没有我印象中那么讨厌。

心理学家说,这只是一种“心理投射”。

试着看下图,你觉得那个女人在干什么?

A:悲伤,女人发现丈夫的婚外情

B:忧虑,丈夫酒醉在床上

C:关心,丈夫病重躺在床上

答案吗?没有,画面的信息并没有明确指向,你“看到”的东西,都是你内心世界的“投影”,所以像“罗夏墨迹测验”这一类心理投射测试,在心理治疗中,常常用来了解被测试人隐秘的心理精神状态。

“讨厌一个人”这种常见的职场心态,用“心理投射”的理论解释,就是把自己内心不被自己接受的那一部分,放在别人的身上,时时鄙视一下,以平衡自己的心态。

这么说,有人一定会反对,讨厌一个人就代表自己是这种人,这是什么变态理论?事实上,我们首先要排除“价值判断”意义上的“讨厌”,比如对“插队的人”这种不针对特定对象的讨厌,还要排除讨厌川普、容嬷嬷、马蓉这些挑战人类普遍价值观的人。

剩下来的,比较符合“心理投射”效应的讨厌,往往是一种强烈的情绪,那种让你莫名其妙地从心里产生的强烈的讨厌,还有那些相互伤害又无法分离的长期心理冷战,那些爱之深恨之切的亲密关系。

在这类关系中,你也许没有意识到其中的“心理投射”,在那些讨厌的人中,你丝毫不觉得其中有自己的影子。

因为那是你的“心魔”。

 4 

Tonny,台湾人,我以前合作过的一家影视广告制作公司的老板,也是我见过最敬业的制片人,典型的计划性极强的自律型人格。PPM会议一开,整个人就像机器一样自动高速运转,特别是最后几天在片场,白天拍片,晚上做计划,事无巨细,件件过问,常常几天几夜不合眼。 

Tonny的制片助理小陈却相反,完全不像是这个行业的人,虽然人很聪明,但懒散,开会迟到,丢三落四,每天不被Tonny骂十回,骨头就不舒服。

骂多了,我也看不下去了,劝Tonny不适合就换一个人吧,何必勉强呢。Tonny却说,年轻人都是这样,我当初也是这么骂出来的。

事实上,反倒是小陈不止一次要离职,每提一次,Tonny就给他加一次薪留他,一直把他加成了这个行业最贵的制片助理。

这就奇了怪了,你真不爽他,人家要走不是正合你意吗?

有一回,一个项目完成后,Tonny请吃我饭,谈起小陈时,他忽然发出了这样的感慨:

“还真是羡慕他,可以这样没心没肺的生活。”

那天他的状态非常放松,只有项目空闲期,Tonny才会表现出台湾人身上特有的“小确幸”,跟他工作的状态完全相反。我心里忽然闪过一个念头:

“也许,这就是你既不喜欢小陈,又一直给他加薪不愿放他走的原因吧。”

如果你尝试过极度自律的生活,你一定会常常产生疲惫感,还会忍不住反问自己:“你那辛苦,到底为了啥?” 你也知道,心理疲惫和自我怀疑是自律的第一大杀手,于是竭力压抑住这个念头。

这种压抑到了一定程度,就需要释放一下。 

此时,如果你身边出现了一个自由散漫、无拘无束的人时,你就可以通过鄙视、痛骂他们一顿来释放自己紧张的情绪,把内心的紧张转化为外部的人际冲突。

小陈就是Tonny的情绪释放口,骂小陈就是在骂自己身上想懈怠的那一部分,这也是Tonny潜意识里明明知道他不合适,却硬要留他的原因。

把自己压抑的心理阴暗面投射到另一个人身上,这是用伤害人际关系的方式,换取心理平衡,这种心态常常出现在比较亲近的关系中——

父母明明自己不读书整天打麻将玩游戏,却责怪孩子逃学,这是借教育孩子来逃避对自己的自律;

在单位是“好好先生”,回家却成了“家暴先生”,借口是因为“妻子不理解自己”而痛苦,其实正如王小波所说:所有的痛苦是对自己无能的愤怒;

朋友获得成功,自己嘴上祝福,内心却认为“这小子不过是走了狗屎”,以此缓解自己内心的焦虑。

有人问,这种“心理投射”到底好不好? 我觉得,当你认识到自己的情绪来自何方时,你就已经把这种负面影响降到了较低的程度。

 6 

在我后台的留言中,人际关系的困惑占了相当的比重,大家都希望有一些简单的方法,可以让我们和别人更愉快地相处。 

很遗憾,没有。

人际关系的本质,不是如何与别人相处,而是如何面对自我。它就像一面镜子,通过那些相处愉快的人,你看到了被接受的自我;通过那些讨厌的人,你看到了被否定的自我。

所以一个愤怒的年轻人,什么都看不惯,到处得罪人,那实际上是把自己最排斥的部分投射到这个世界,这根本不是什么人际关系的问题。

大部分的人际矛盾都是你内心冲突的外化。

只有经历岁月的磨砺,理解自己的焦虑,接受被否定的自我,与自己和解,你才能拥有真正和谐的人际关系,才能和这个世界好好谈一谈。

封面
盖茨的新革命
工程师思维可以最终解决公共卫生问题么?
成长的烦恼
看似稳固的视频一梯队,实则焦虑重重。
焦灼的腾讯
没有什么比一份正在回暖的财报更能挽回外界对一家正处于焦虑转型之中公司的信心。
免责声明:本文采集自互联网,若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进行处理
联系方式:system@shangyexinzhi.com
2000+知识点 7000+案例
商业新知助力数字化转型
下载